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北戴河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10-28 点击数:556次 字数:

6

 

 

三天后的十二月三十日,突然接到了重工业部外事司的通知。

通知他们下午二时等候古牧副总理的接见。届时,就宝钢的建设问题中方将给予正式的答复。

那天,既没刮风,也没下雪。满天都是铅色的云。人也好、树也好,全都象是被冻僵了似地直冒寒气。

柿田专务穿上黑色开思米大衣,戴上防寒帽:

“阿弥陀佛,总算是赶在了年前,哪怕是在这最后一天……”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众人心里都明白他这几天是怎样在焦虑的等待之中熬过来的。

同行有人北京事务所所长和上海事务所所长,如此重要的会谈担任翻译的自然是东方商社的红谷社长。

北京事务所就设在北京饭店内。一行人走出北京饭店,直奔人民大会堂。

他们被领进了二楼的四川厅。

负责基本建设的古牧副总理端坐在中央的椅子上,周围是二十人左右的随从,气氛庄严。

戴着黑色眼镜,小头不高的古牧副总理一见他们一行,便马上迎了上来:

“柿田先生,欢迎、欢迎……”

“今天能见到多日不见的老朋友,真是无上荣幸。”

紧紧地握住了古牧副总理的双手。

三年前,分别代表日方和中方出席宝钢开工典礼的负责人便是稻村社长和古牧副总理。

“柿田先生,您好!”

古牧副总理身后满头银发的黎元部长主动向他招呼。

早就听说他被“解职”了,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了这种场合。柿田专务是既感惊呀更觉高兴。一把紧紧握住了黎元部长的手。

宽敞的会议室,一边是古牧副总理、黎元重工业部部长及其一大帮子党政要员,另一边,除了担任翻译的红谷社长之外,只来了北京和上海事务所的二位所长。

开工典礼那天,松本只是在远处见到过古牧副总理,如此面对面地从地一起,今天还是头一回。

古牧副总理曾长期担任过已故周总理的秘书,很善外交。主动给柿田上了一支烟之后,接着并不急于进入主题,依然是一派中国流作风:

“稻村先生,近来身体可好?”

寒喧问候道。

“很好,今天早上给他打电话汇报时,听说是古牧副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出面会谈,社长感到非常高兴。特意让我问候您的失眠症是不是好了一点?”

柿田只好耐着性子与其周旋。

“没办法。恐怕这一辈子都没希望治好了。过去长年跟随总理熬夜,体内的生物钟早就改变了时间。刚迷糊一会儿,就到了该起床的时间,草草地喝杯咖啡,就到了上班的时间。一天的工作就这么周而复始地开始了。”

古牧副总理笑容可掬地架起了二郎腿。

柿田抓住机会:

“其实,今天有件事还非得麻烦您不可。全人代之后,宝钢的建设似乎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日本方面非常担忧。也不知贵国对此事最后是作何考虑的。”

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们也不想这样。遗憾的是从我国目前的经济实力而言,工程恐怕不得不暂时‘下马’。”

古牧副总理不慌不忙地回答。

“下马?”

柿田一时间没领会出“下马”这二个字的意思来。

“‘下马’就是暂时中止的意思。”

红谷社长贴在柿田的耳边小声地解释道。

柿田的表情顿时凝固了起来。

松本上海事务所长听到“下马”这二个字时,身体顿时也开始僵硬了起来。

古牧副总理不为所动地:

“宝钢堪称我国的‘国宝’。将其比喻是‘马’,也是世间稀有的宝马。我们骑上这匹骏马,让它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气,连续不断地奔跑了二年,再要跑下去,非累垮不可。无论多么好的宝马,一旦疲劳过度,就只能下马。让其恢复脚力,然后再上马,跑起来就会更加轻快一些。这就是我们得出的结论。”

恰到好处地运用中国话里的“下马”和“上马”,将中日之间的重大工程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虽然答案早在预料之中,但直接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对柿田的打击力仍然是巨大的。

柿田默默无言地望着天花板,良久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好吧,为了让马恢复体力,暂时性地下马也行。作为权宜之计,可不可以让我们牵着马慢慢地溜达溜达?”

建议道。

也就是说,不要全面中止。下马期间,仍保持部分工程。如果全面中上,一旦上马时,工程费用将成倍增加。这点,中国方面也不是不知道的。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决定是‘下马’。”

古牧副总理故意将话题岔开了。

“那么,跑脱力了的宝马,要恢复脚力,直到能重新再奔跑起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您考虑过吗?”

“这得根据马的脚力而定。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古牧副总理说出的话,与他们打听到的其他政府高级官员所说的话并无二样。

柿田将脸转到了黎元部长这边。

黎元脸上毫无表情,依旧是一言不发。

古牧副总理并没有叫黎元作“补充发言”的意思。

“您不觉得这对日本民间的技术人员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吗?”

柿田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情绪,选用了“技术人员”这个名词。

“如此重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能早点儿通知我们呢?我们大老远从日本跑来,等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今天才得到你们的正式通知。我们只能说,‘非常遗憾!’。对于贵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我们也不是不了解,更不是不能谅解。这么重大的工程,是中日双方在相互信赖的基础上,签了正式合约的。怎么的,也该讲点儿信用吧。您知道,这对于我们及其相关的二百五十家合作公司,将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吗?”

语调开始变得严重起来。

“这么说,您是想跟我们打官司?”

“话不能这么说,发生了这种不愉快的事情,总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必要的话,我们会按照国际惯例给你们适当的补偿的。不过,东洋制铁,真的打算向我方提出这样的要求吗?”

“这个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只是希望贵国能派出使者,以正式文件的方式,按正常手续通知日本方面。同时也希望中日双方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相互信赖关系和友谊不会因此事而受到影响。

与古牧副总理约定好如何善后之后,会见结束了。

归途中,柿田感到全身虚脱,无力地躺靠在椅背上。松本更是像具僵尸一样,一路上一言不发,怔怔地望着天安门广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北戴河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