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北戴河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10-21 点击数:916次 字数:

5

 

 

离开东京东洋制铁本部,经由上海辗转一星期,柿田专务终于在十二月的冬季,走进了北京事务所的接待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今天好象格外地冷,先来杯咖啡吧?”

北京事务所所长吩咐年轻的办事员快去弄几杯即冲咖啡来。从上海陪同柿田专务一起来的松本上海事务所所长,坐在柿田专务的斜对面。

外面,笼罩着一片铅色的云。北风透过厚厚的窗玻璃,吹得呜呜直响。

三个半月前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掀起了一场批判宝钢建设的风波。之后,建设工地、施工部队的工程进度顿时迟缓了下来。工地上工人的人数也明显地减少了。施工进度表,挂在墙上形同虚设。

松本找指挥部问了好多遍,北京事务所长也找到重工业部多次打探,均不得要领。中方的回答就一句话:“我们也都不知道。”这次将东京本部的柿田专务请来,只是寄希望于他能不能在上层摸一摸情况。

然而,柿田这次来不但没能见到重工业部黎元部长,就连副部长赵大烈的面也没能见着。无奈,柿田只好放低身段逐一拜访这三年中结识的“中国朋友”,今天总算是有了一点儿收获,见到了原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

咖啡来了。

柿田一口便吞进了肚子里。

“啊,味道不错。今天早上,在北京的四合院里站了几个小时,脚巴丫子冻得生痛。我算是服了。”

这会儿,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这么说,您上他家里去了?”

松本惊讶地问道。

“不,那好象是他们党中央开会的地方,又象是秘密接待外国来宾的地方。咋看之下同普通人居住四合院没什么两样,可给人的感觉绝不是居家过日子的场所。”

慢慢地呷了一口咖啡之后,柿田放下了杯子。

“至今为止不得要领的理由总算是弄明白了。被人们称之为‘代理部长’的重工业部赵大烈副部长已被革职,下放到贵州。去了一家铝厂任总经理。他早就不在北京了。黎元部长位子虽然未动,全人代闭幕后,他也极少在办公室露脸了。”

“怪不得,谣传赵大烈副部长今后再也用不着跟外国人打交道了。原来是这么回子事呀。看来,不久的将来,黎元部长的位子也会挪窝……。”

北京事务所所长猜测道。

“中国人一贯忌讳与外国人谈及人事问题。能打探到这些消息,真是不容易呀。”

松本由衷地佩服柿田专务在中国能有这么好的人际关系。抬头看了一眼挂历:

“今天,是十二月十七日。希望在年底能得到他们的明确答复。”

柿田重重地叹了口气:

“就算是过了新年(元旦),如果仍得不到中方的明确答复,除了等,你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要知道这可是关系着我们公司和其他二百五十多家相关企业的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呀!”

望着柿田日渐消瘦的身影,再想想中国方面不可思议的做法,松本的心情愈加沉重了起来。

窗外,一片一片的白色小点漫天飞舞。

下雪了。

被风吹得到处乱舞的雪花,仿佛组成了一道白色的障碍物遮挡住了柿田一行人的视线。

电话响了。

年轻的事务员拿起话筒:

“专务,是齐木社长打来的电话。”

柿田站起来,接过话筒:

“迟迟没有同您联系,实在对不起了。”

想想齐木社长发起火来的可怕样子,赶紧先说几句好听的。

“后天,是日本官厅同各企业开碰头会的日子,你知不知道?!”

劈头盖脑训了起来。

齐木社长果真发火了。

柿田忙不迭地将谈判停滞的状况简要地说明了一下。

“谁是负责人?什么时候重开会谈,你知不知道?”

“还不太清楚。您再多等个三、五日吧。”

“你老呆在中国,这边怎么办?真要呆到除夕夜吗?”

“有可能……”

“昨天的报纸,还没有到你们那里吧?”

“还没有。出什么事了?”

“日本的新闻媒介,好象嗅觉到了什么。《朝日新闻》写的是,宝华钢铁中日合作再次受挫,工程继续迫在眉睫。《经济产业新闻报》登载的是,东洋制铁向外推销靠进口原料的新型钢铁厂,激起了中国人民的义愤。”

报纸的内容,通过话筒清晰地传了过来。

柿田沉默不语。

“在这种状况下,宝钢是继续搞下去,还是暂时下马?中方是否要单方面撕毁合同?叫我如何答复?除了一个‘忍’字,稻村会长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作为经团联会的会长,每天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给人磕头作揖。忍,你叫我们还要忍多久?”

被社长这么一说,柿田专务更不知该作何回答了。

“无论如何,年内一定设法得到中国方面的明确答复!”

良久,终于下决心保证道。

“好!祝你年内谈判成功!”

说完,齐木社长“砰”地挂断了电话。

 


  
上一章:北戴河 4
下一章:北戴河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北戴河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