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变节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9-13 点击数:246次 字数:

4

 

陆一心发觉背后有人追了上来。

“喂!刚一散会,你就要马上赶回去?”

赵丹青不避人眼地大声招呼道。

在重工业招待所,宝钢有关部门的协调工作会议刚刚结束。

协调会上,就黎元部长将要回答各界人民代表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模拟讨论。前一天,计划司就列出了所有可能被问及的问题。在今天的会议上,设计、基建、运输等各机关的有关人士,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最后的磋商。

丹青追了上来,与陆一心并肩而行。

“最近,看你往返北京、上海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总觉得有一种出了什么事的感觉。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出现今天停产的事,而你却故作镇静。”

丹青身着最流行的色彩鲜艳的罩衫,刻意突出腰部曲线美的绀色长裙。这身打扮在众多的女性中年干部中,格外抢眼。陆一心想拉开距离,暗自加快了脚步。

“喂,你失不失礼哟。人家和你说话呢,理都不理。再要装模作样,我可要喊了。听到没?!”

丹青自顾自说地提高了八度音。惹得周围的同事和其他单位的干部们都好奇地朝这边张望。无奈何,陆一心只好放慢步子,一边尽量不离开朝大门口退去的人流,一边还得煞费苦心地应付丹青的问话,又要不招人显眼。

出了招待所,走到东长安街时。正赶上三班倒上下班时间,上夜班的自行车龙,首尾不见头。超满员的公共汽车,象葡萄串一样一辆紧跟着一辆。

天还没黑,干爽的凉风拂动着人行道上栽种的树木的枝叶,嘎嘎直响。

出席协调会议的人,早已各奔东西。到了长安街时,只有丹青和陆一心在一块儿了。

“真奇怪,杨处长最近脸色特别憔悴,也不知是哪儿出了毛病?”

陆一心和丹青一样也有这种感觉。杨处长突然之间好象换了个人似的,给陆一心他们的批示也不象从前那么明快。总是打发他们做各自手头的工作,问他是不是太累了?他又说不是,只是有点儿胃痛。他总是借故避开参加各种不必要的会议。如果不是健康上的原因,那就是政治上的问题。可是,他又照常出席党的会议。最后的原因就剩下:宝钢又成了舆论攻击的目标。重工业内部也出现了两个相互对立的派系。正张弓拔弩,准备拚个你死我活。看来,杨处长是太劳心了。

陆一心望着丹青。

“我们内部出的内部刊物《钢铁报》上,刊登了一篇暴露性文章:《两条路线的斗争》,茅头直指部长。听说捉刀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爸爸哟。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放这么一炮?真让人难以理解。要知道受伤害的,不可能仅仅只是黎元部长一个人哟。”

报纸上署名的虽然不是赵大烈,而是某某评论班。但个中原委,还是传到了陆一心他们的耳朵里。

“看了那篇论文后,我也觉得很愤恨。我问过我们家姓冯的,可他说不知道作者是爸爸这回事。我也问过爸爸,可挨了一顿臭骂。哪儿有女儿教训老子的道理。唉,没办法。”

丹青叹息着说道。

迎面来了一大群进京参观的游人,丹青很自然地将身体靠近了陆一心。陆一心想躲着她点,可前后左右都是人,无法做到。

“你自己要是不好问,难道不可以叫你爱人去问吗?”

陆一心刻薄地言道。

冯长幸也参加了今天的会议。

“在家里,我俩之间没多少话好说。”

丹青淡淡地方道。听话音,显然丹青现在的家庭生活并不是十分理想。

陆一心有些后悔,不该唐突地提起她的家事,于是沉默了下来。丹青则更加靠拢了过来,柔软的肢体紧紧地依偎着陆一心。

“在上海建设工地现场,带领施工部队战高温流大汗的总指挥,竟然会临阵变节,遗憾!”

陆一心愤愤地言道。

“你别说了好不好?在今天的会议上,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么?”

平时一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丹青,竟然也低头小声讨饶起来。这时的丹青倒使陆一心回想起了大连工业大学时的丹青来了。个性要强,性格奔放。但另一方面,由于是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不通人情世故,又让人觉着可怜。怎么的啦!这种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回忆过去青春时代的痴心梦。该死!陆一心慌张张地想要切断这段回忆。赶紧将视线转移到了公路上的自行车流上。

“我,作为设计考察团的成员,最近可能要去日本一趟。”

丹青改换话题道。

“是下月中旬出发的那个团?”

“唉,我们院长去海外视察的机会很多,视野也很开阔。曾高度评价日本的钢铁技术堪称世界一流。不过,虽说技术公开,但日本人生性保守。好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总得多捞些便宜回来才是。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些路子?”

“对不起,我能有什么路子呀?”

陆一心回绝道。

“可是,你不是和上海的松本所长、东京本社地位很高的柿田先生经常谋面,而且同他们的关系处得很融洽吗?”

“别开国际玩笑了。松本所长是我们的谈判对手,至于柿田专务,只不过是给他当过翻译,认识而已。你们首都总设计院的院长,还有其他的上司,认识的日本人比我更多。”

曾被人打了小报告,密告他有“里通外国”之嫌。从此,陆一心尽量避免牵扯到日本方面的事情。

“什么呀,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耿耿于怀啊?“

没理由知道小报告的事。丹青还以为当年大学毕业时拒绝同日本人出身的陆一心结婚那件事,对方一直记恨于她呢。

丹青还想再谴责他几句。

“喂,喂喂!你俩打算就这么走着回去吗?”

回头一看,是冯长幸跟在他们身后。陆一心和丹青不由自觉地打量了下四周,上京旅游的团队早没了踪影,连公共汽车站走过了头也没注意。

人已经到了长安街上。

“没看到人家正在讨论问题吗?早发现人家走过了头,干嘛不早出声?”

丹青对丈夫的小人行为很感恼火。

“看你们有说有笑的,也不象是在讨论问题呀。既然到了这里,陆同志,同我们夫妇一起去吃顿饭,好吗?”

冯故做姿态地发出邀请道。

“谢了,我有事,还得先回重工业部一趟。失陪了。”

其实,陆一心还真有事得回部里去。他得抓时间整理好今天的协调会议的会议内容。

“是啊,内院失火,你们部里可是吵得够凶的。全人代会上,就看你的了。”

冯长幸不无讽刺地言道。说完,捉住丹青的手,硬把她从陆一心的身旁拽了过去。

 


  
上一章:变节 3
下一章:变节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变节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