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告密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8-21 点击数:287次 字数:

    

2

 

 “我回来了。呃——是兰英呀。有日子没见您上家来了。”

陆一心进来了。说着很随便地用手拍打了一下兰英的肩膀。就象是一对真正的兄妹。

“叔托我带了一些东西来。祝贺您光荣入党。”

说着,兰英从袋子里取出一个纸包来。

陆一心打开一看:

“这不是父亲最喜欢的端溪石的墨砚吗?”

惊愕地出声叫了起来。

“生活在以书为王国的人,无论是什么时代都忘不了书的。通过练习书法,可以磨砺意志和身心。叔叫我这么着给您说的。”

“真难为您啦。大老远带了过来。”

陆一心深情地抚摸着父亲爱用的端溪石砚。就像慈父抚摸爱子一样。

“哥,大家伙都在为您入党的事儿而高兴不已的时候,您还忘不了过去三十五年下落不明的妹妹吗?真的?”

月梅一直站在旁边,听他俩无拘无束地谈话。

“突然间,怎么说起这事儿来呢……?您听到了什么关于我妹妹的消息!?”

陆一心的脸色骤然紧张起来,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

考虑到兰英在场,月梅原本打算到了晚上再找机会跟丈夫说这事儿的。见陆一心脸色不好,只好直说了:

“是这么回事儿,这次去河北省边远地区巡回医疗时,在一个缺水少电的贫困乡村,遇到了一个三十九岁的日本人出身的妇女。说是,五、六岁的时候,被人从长春带过来的。”

于是,将在西岱屯巡回医疗时遇到了张玉花的事情经过,简要地述说了一遍。

“真能肯定那个女人是日本人?”

 “她本人什么也没说。是她那恶婆婆骂出来的。骂她是日本人留下的孽种!说什么是他们家好心收养了她。还让她做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媳妇。我想这事儿不会有差错的。再说,我还亲眼看到了她手腕上有日本人特有的种痘后留下的疤痕。”

“嗯。其它方面的呢?比如,身体特征?本人的记忆什么的,有吗?”

 “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中生活,就算有什么记忆,恐怕也早就忘光了。人看上去相当的出老。不过,眼睛很大。很亮。我有印象。还有,从右手手肘到手腕有烧伤后留下的疤痕。”

“真是个苦命的孤儿!”

陆一心心里难受极了。然后一言不发地沉默了下来。见状,月梅退回厨房做饭去了。

兰英帮忙整理桌子。

“您说她右手手腕被火烧上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陆一心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看样子是相当久远的时候留下的旧疤。她本来对过去的事情就没什么记忆,再加上话也说不清楚。所以没问。不过,听说她只要一看到大火,就害怕的厉害。”

月梅一边点燃煤气灶,一边回答道。

煮饺子的水开了。然后开始做菜。这期间,陆一心一直在和兰英说话。不过,烧伤、怕火这两个字眼老是在眼前晃动。

烧伤、大火……突然,陆一心的眼前燃起了熊熊大火。兰英在说什么,一句也没往耳朵里去。他的思想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模模糊糊的记忆中。红红的火焰在燃烧,火光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痛!哥呀,我痛!”小女孩的哭喊声清晰地在耳边回荡。

这不是妹妹敦子的声音吗?

陆一心终于回忆起来了。

在佐渡开垦团驻地从苏军大屠杀中死里逃生,帮妹妹重新接好烧焦了的守护神袋的绳子。后来一块儿在什么地方躲藏了起来。这些个情境一个接着一个地在他的脑海里复苏了。

围着餐桌吃饭时,陆一心的心里还在想着妹妹的事儿。女儿燕燕正灵巧地用筷子将饺子夹起来放在盘子里。妹妹当时也正是这么大的年纪。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去那个村子,从北京往返一趟,得需要多少时间?”

陆一心放下筷子问道。

兰英站了起来:

“哥,难道您还真要上那儿去呀?”

“不,我只是问问而已。”

陆一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道。其实心中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上一章:告密 1
下一章:告密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告密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