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告密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8-17 点击数:394次 字数:

1

 

月梅用肥皂又清洗了一下满是消毒药水味的手。然后,开始动手包饺子。

从医疗队巡诊回来,照例说有三天的假期。可附近有了急诊病人,她照样和医生一起出诊。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丈夫的表妹秀兰,住在长春乡下范家屯的公爹都要来为陆一心入党的事儿庆贺。

月梅在饺子皮上,放上用猪肉、大蒜、白菜剁成的肉馅,然后再将饺子皮捏拢来。好些日子没有这样悠闲地呆在厨房里做饭菜了。做起来真是又细心,又开心。

“妈,兰英姑姑、爷爷、还有丁丁他们会一块儿来吗?”

燕燕跑到厨房里来了。

“是的,他们都要来的。所以,我做了这么多的饺子。”

 “哎?还有药水味?我洗的很干净了呀。”

月梅嗅了嗅手,自己怎么也嗅不出有啥气味。

“也不是今天,妈做的饺子 、馒头里总是有药水味。不过,很好吃的。”

燕燕象个小大人一样,有板有眼地评价道。

月梅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一定是长年累月的护士生活,消毒药水气味已经渗透到了自己的皮肤里面。

“你好,燕燕。”

从敞开着的房门,兰英一边擦着汗一边走了进来。燕燕飞起来似地扑了过去:

“丁丁呢?”

问道。

“丁丁没来。今天是少年先锋队乐队练习的日子。不过,给你带来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哟。有糖果,还有好多的肉。”

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一大包猪肉来。

“哇!这么多呀!都拿来了,丁丁还有吃的吗?”

猪肉是按计划供应的,在北京可是很难搞到手的。

“没问题,部队有特别供应。再说这是为了庆贺一心哥光荣入党。”

就象在自个儿家里一样,秀兰说话很随便的。秀兰是卧蚕眉、苹果脸,或许是穿戴整洁的缘故,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现在北京的解放军某部的附属中学做教师工作,这恐怕是她活泼、年轻的原因。利用学校放暑假,她回了趟范家屯娘家,当然也去了陆一心家。

“我叔他本想来北京的,为陆一心的事儿庆贺庆贺。可天气太热,身子骨恐怕吃不消。所以这次没来。”

见大人们要说话,燕燕拿着糖果袋到外面玩耍去了。

“真不好意思。平时陆一心难得回家,我又去了巡回医疗队,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们透信儿。爸爸、妈妈、二位老人的身体还好吗?”

“哎,身体好着呢,我叔他这次又被学校聘请为临时教师。只要让他站在讲台上,他就有了精神。听到陆一心入党的喜讯后,一个劲地说:我没有看错,就是没有看错陆一心是个人材,是国家的栋梁之材!当年供他上学是对的,是正确的决定。平时很要强的叔父,说着说着竟然眼泪都流了出来了。”

月梅的心里同样感受得到将陆一心培养成人的养父的喜悦之情。

“还有,叔他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带他老人家向月梅姐道谢。说您不仅是一心哥的好妻子,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月梅伏下了眼帘。有一个虽然毫无血缘关系,却如此关心陆一心的父亲,月梅觉得心窝窝热乎乎的。情不自禁地又回想起文革中,由于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隔离审查,受不了打击酷刑折磨而自杀了的亲生父亲。文革中,自杀等于自决于人民!自决于党!是严重的反革命行为!至今仍不能恢复名誉。月梅也就没了入党的资格。

“一心哥入党了,连我们家的那口子都高兴的不得了,特地从上海打来电话,叫我早点儿来向你们表示祝贺。”

“谢了。咱家的事儿总是要劳袁大哥费心。哦——对了,陆一心总是念念不忘的,生死离别的妹妹的消息,我打听到了。”

“什么?这事儿您还真就放在心上了。亏你呀,也不想想,重工业部计划司是国家机关的重要部门。一心哥刚入了党。现在这种时候,去寻找失散多年的日本人孤儿妹妹,您就不怕会引起组织上对他的误会?”

顷刻,兰英换上了做教师的口吻,教训起月梅来。

“不,那是陆一心唯一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怎能忍心不告诉他呢。”

月梅的眼睛湿润了。

兰英的卧蚕眉顿时皱了起来:

“在北京生,在北京长的你当然不知道啦。在东北乡下,一心哥打小就被人欺负,当小日本鬼子欺负!当时他是怎样被人欺负的,您知道吗?别人不说,就说我上面的哥哥吧。照样动不动就骂他是小日本鬼子。有一次差点儿没把他给活埋在粪坑里。要不是立本发现得早,一心哥早就被活埋掉了!”

听了这话,月梅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在学校,一心哥同样要受同学们的欺负。一心哥他是怎样才熬出来的?那些事儿您全都知道吗?现在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又入了党了。这不是他成为一个身心如一的中国人的最好的机会吗?”

兰英慷慨而言,越说越激动。

“有什么必要非要这个时候去找日本人妹妹呢?再说,事情都过去三十五年了。这么大个中国,上哪儿找去?”

兰英抛出一连串的疑问号。显然,她对此事是持反对态度。

“也许是我认识不足。思想觉悟不高。可是陆一心心里怎么想的,我不会不知道。既然我已经找到了他的妹妹,我又怎么能够在他跟前装聋作哑呢?”

月梅也禁不住地甩出了两个疑问号。

兰英沉默了一阵子之后:

“一心哥的妹妹,打小便以兄妹相称,一块儿长大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才是他唯一的妹妹!希望您能改变一下现在的看法!”

兰英突然冒出这么一连串的话。月梅感觉到兰英对陆一心的感情实在是远远地超出了一般的兄妹之情。

 


  
上一章:誓言 6
下一章:告密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告密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