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六十七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7-08-14 点击数:596次 字数: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映浅红”, 车站边上春色迷人。火车重新启动,我们回到了包厢,大家都感到有点饿,我们在餐车像绅士般用了晚餐,这是出国以来创纪录奢侈的一顿,如此破格,是因为用北欧的眼光看,每人破费五个美元得以饱餐,而且是正餐,是绝对便宜的。

  六月欧洲开始进入昼长夜短的季节周期,窗外一片如画的景色,田野,河谷,高地和溪涧浓墨重彩,桃李漫山,斗艳争芳,不时可见村落,庄园和牧场,到了“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蛱蝶飞”的黄昏时分。世上有那么多纷繁各异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以及生活和思维方式,以至于相去甚远的国度和社会形态。但是无论在地球村的哪个角落,“溪路二三十里,烟村六七八家”的田园乐,却是如此的相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并无二致,淳朴憨厚的农夫村姑也似曾相识,人类最基本的秉性是相通的,这也就是世界的希望所在。

  捷克境内的西喀尔巴阡山区,岩岩清峙,壁立千仞,火车沿着曲折的铁路,蜿蜒而行,可谓九九八十一道弯,最急弯道的半径在数千公尺以内,长此以往,令人难免头晕目眩,默默数着列车行进过的弯道,仿佛在时空留下心中的寂寞和惆怅。这莫非是人类,社稷的启示录,世间没有永恒的康庄大道,如果勇往直前,就必须通过数不清的弯路和坡道。

  据统计,比较起来,笔直路段,容易掉以轻心,反而事故频发;而转折拐弯之处,小心翼翼不敢倦怠,意外少有发生,得以平安到达终点。大自然以至于天地万物,同样要经历各种曲折,没有一帆风顺,这恰恰是生命乐章不可或缺的部分。人类进化经历无数痛苦的磨砺,变异和演化,弯弯曲曲,路漫漫兮而上下求索,但也铸就了曲而不屈的精神。

  我们的列车来到了捷克的边境城市—Ceske,在这个静谧的车站停了好大一会儿。欧洲的边防通常只是入境检查,出境无人过问,既合乎逻辑又有效率。两位先前和我们照面的捷克警察,特意过来和我们握手道别,教授虽已离去,影响犹存。前面就是奥地利的领土,他们须在捷克边境城市下车。站台旁有个酒肆,卖花的捷克姑娘,是唯一吸引眼球的看点,有着天使般的美丽,在花丛的簇拥之下,分不清谁是丽人谁是花,令人想起“沽酒欲来风已醉,卖花人去路还香”的佳句。

  列车行进了五分钟,再次停下,这是奥地利的边境城市——Gmund。奥地利集边防,海关和检票一身的警察查验我们的签证,听说是留学生,一挥手道声“OK”就过去了。进入奥国国境,一片郁郁葱葱,森林,植被,湖泊,古堡风车和错落有致的乡村别墅,都告诉人们已经进入一个气候宜人,景色优美的国家。虽然能够进入漂亮的奥地利,无疑是烧高香了,不过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意识到,奥国最终成了自己后半生的第二故乡。那天是自己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九八七年的六月十六日。

  奥地利是典型的中欧国家,在地理上,西部和南部是属阿尔卑斯山脉延伸的崇山峻岭,山顶上的积雪终年不化,可谓“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北部和东北是丘陵地带和一马平川的平原,全国将近百分之五十的土地为森林植被覆盖,是个“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的好去处。西部和北部以及南部与富裕的西欧国家比邻:德国,瑞士,意大利和列支敦士登;东部与东欧的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相邻。所以在地缘和政治版图上,奥地利也是中立国家,是东西欧的缓冲区。

  Gmund边境站竖立着奥地利国徽和国旗,国徽是头戴金冠的老鹰,挣脱了锁链的双爪分别抓住锤子和镰刀,显然是象征获得自由解放的工农群众,从这个似曾相见的老鹰图腾,政治嗅觉灵敏的人们,会因此猜度奥地利莫非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后来岁月所积累的见地,某种程度证实了这样的看法并非完全是虚言。

  铁道线在森林,田野中穿行而过,火车顺滑着钢轨一溜烟的欢跑,似乎是不需动力单凭惯性划过气流的滑翔机。日落时分,窗外满目的绝胜烟树,漫山遍野,千娇百媚的野花,红紫斗芳菲。于茵茵草色中,牛羊悠然而食,只见夕烟岭麓下山翁,不禁自问:“日暮乡关何处是”?远处的湖泊,一道残阳,烟波粼粼。如果忽略路边外文的标记,即分不清此地是海内还是海外。

  最后一抹的夕阳没有了锋芒,周边的景色显得丝绒般的柔和与宁静。搏击长空的苍鹰销声匿迹,啭啼不停的流莺开始出没,乘夜暮降临前圆润歌喉。天色渐渐昏暗,日将尽未尽之时,夜将至未至之际,是地球最神奇的时刻。穹苍掠过迟来的一行朔雁,避风雨而南来,飞越万水千山,一路风餐露宿,降落到不远的栖身之地。经过漫长的旅途,我们也将要到达目的地。

  不远就是著名的维也纳,美得如梦一般。嵌在森林和多瑙流域之中,维也纳是中欧知名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并非偶然,和她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位置有关。维也纳为下奥州盆地和阿尔卑斯山东北麓相挟持,以多瑙河的南部为发端,千百年来拓展到了多瑙流域的两岸,是南北走向琥珀之路和东西走向多瑙河航线的结合部。维也纳依山傍水,风景如画,很有名气的维也纳森林三面环抱城市,东面即一马平川的东欧平原,蓝色多瑙河流贯全市,翳然林水,郁郁葱葱,华丽的住宅小区,错落于花园和葡萄园之间,山花烂漫,万紫千红。

  维也纳约有一百七十万人口,世人称之为“多瑙河的女神”,它既是文化名城, 又有“音乐之都”的盛誉,是联合国除纽约和日内瓦以外的官方驻地,国际原子能机构, 石油输出国组织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总部也设立在此地。世上的富人天生都精通风水,老外坐江山的政治精英,无论是开衙门还是开会,光是挑好地儿,绝对没有例外。

  正值“深林明月,水流花开”的季节,逐春风来到维也纳,已是晚上九点。我们出了维也纳的法兰斯约瑟夫车站,也没顾得上欣赏这座城市,来到地铁站,在行人中相中了一个东方青年,果然是位台湾同胞,在维也纳留学。八十年代的时候,和大陆出来的学生不同,在西方的台湾留学生普遍出生殷富,平时偶尔也打打工,无非体验社会熟悉环境,羡煞我们这帮清流寒士。台湾学生抱着“回岛内发展”的信念,大多在毕业后返回台湾。

  我们向这位台湾同胞问路,并且出示挪威于老板给我们的一个人名和地址。他一看,肃然起敬地说,“这不就是奥地利侨联的理事长吗?”并告诉我们,上面的地址是位于市中心步行街上的一家中国饭店,在维也纳是出了名的,也就是理事长的产业。我们问道,“你认识这位理事长吗?”他笑了,“我来奥国不久,只是闻其大名,未能攀识。”

  我们坐地铁来到的维也纳第一区,为著称“钻戒”的内环大道所环绕,两旁林荫蔽日的内环,与城市各区街道连接,呈交叉辐射状。内城马路,蜘蛛网似纵横交错,绝少现代高楼大厦,多为古董级的文艺复兴式,罗马式,和巴罗克式的建筑群。圣斯特凡大教堂和双塔教堂是内城的地标性古建筑,哥特式的尖顶指向天庭,象征中世纪与皇权并驾齐驱的教会无上荣耀的权力。

  钻戒大道两旁为自然历史博物馆,维也纳市政厅,国会大厦,维也纳大学和国家歌剧院等重量级建筑,成为欧洲最优美的都市观光大道之一。圣斯特凡大教堂和维也纳大学,是十三世纪的奥地利公爵鲁道夫四世建造,他曾一度被称为“皇都缔造者”,劳苦功高,但又不能免俗于帝王欲,热衷哈布斯堡皇位争夺,使当时的帝国陷于动乱和经济大衰退。看来世间的统治者,人非圣贤,大多是免不了毁誉参半。

  十五世纪哈布斯堡吞并匈牙利和波希米亚,维也纳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此后百余年中,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军两次围攻这座皇城不果,多亏了以内环大道为址的防御工事,如今当年的城墙要塞早已灰飞湮灭。十七世纪维也纳已经铺设了城市下水道和街道清洁系统,也是最早一批引入住宅标号制度和国家邮政系统的都市,而且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开科考试,和中国的科举和博学鸿词会试相媲美,开了现代公务员制度的先河。如果说奥地利是欧美现代化的鼻祖,并非夸张。

  我们进入的步行区,维也纳克恩顿大街拥有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这里有十余万平方米购物面积,是奥地利最大的商业区,也是世界十大著名商业步行街之一。在这条街上,世界名牌与传统的维也纳家族老字号并行不悖。两旁建筑有了年代,商铺鳞次栉比。这里弥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步行区的街头巷尾,各色艺术家即兴进行五花八门的表演,就像永不落幕的露天舞台,游人踏遍每个角落,纵横东西,乘兴而行,尽兴而归。

  说句公道话,这些业余表演都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准,路过的行人驻足观摩,不会忘记留下一些钱币和喝彩声,大有中国过去流浪艺人的“各位大叔大妈,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的光景。俗话说的好,艺多不压身,此时此刻不禁暗自后悔,当初为何就没有想到在国内学上几招,也可借此宝地或花拳绣腿,或丝竹筝瑟,挣上几个盘缠。

  天上一轮明月,玉盘高泻,光亮如昼,照得维也纳城纤毫皆见,不由得想起“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的佳句。步行街的一角,夜深入静,四顾悄然,突然间升起一缕莫扎特单簧管乐曲,闻声不见人,纯净清澈的音色,散入春风满皇城,勾起“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身处异国的思绪。

  我们在街角的电话亭,拨通了电话,十分走运,显然是理事长伊先生亲自接的, 他一听到是从挪威于老板介绍而来,非常客气地说,“二位请立刻过来,敝店就在M酒店的楼上,在维也纳这家酒店十分知名,找到它也就寻到敝处。我正和社交界朋友聚首,酒宴尚未开始,恭候大驾光临。”

  请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和《萍踪传书》续集以及相关文章的即时推送。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六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