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七章,久违浮现的回忆
本章来自《潋滟的桃花》 作者:王福光
发表时间:2017-08-13 点击数:502次 字数:

 对于欠箫淼的第一次约会,詹飞还得准备着,于是詹飞

 

  洗了洗就睡了。那这对小冤家,明天又到底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

1.jpg

 

  詹飞与大鹏早早的就去了学校,一路上,大鹏还担心着詹飞的身体,就不停的问着看着,等确定詹飞还没有吃药,就拉着詹飞去了附近的药房,说明了情况,拿了些药。朋友不需多,也许一个真心对你的就好。

 

  “哥,多亏了你呀,要不……”詹飞默默不语的紧紧抓住大鹏的手。可没等詹飞说完,大鹏却急忙忙的抽出手来,使劲的拍了拍詹飞那瘦弱的肩膀。

 

  也许此刻话儿是多余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已经刚刚好。

 

  箫淼也早早的起来了,她想起昨天的事,心里也是暖暖的,但考虑到詹飞的身体及家庭情况以及詹飞昨天所作的一切,于是她决定要买些营养品或好药好好的去珍惜詹飞,让詹飞知道,她是这么的在乎他。

 

  也许,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就在她提着药与补品准备下车的一刹那,她看到了大鹏与詹飞。

 

  于是她就急忙喊道:“詹飞,我在这里。”

 

  箫淼光顾着自己高兴,却没注意到这是在学校的大门口,况且现在已经有上学的同学来学校了。

 

  詹飞就赶紧做了手势,示意让她在他们说好的地方见。

 

  箫淼点了点头,高兴的坐上了车。车外的詹飞大鹏,车内的箫淼箫校长,他们彼此乐着笑着,今天可真是一个艳阳天!

 

  但愿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能成功,可老箫他毕竟是校长,自已看着自己的女儿约会,他不生气吗?还是已经默许了?

 

  不过真是可怜了天下父母心,箫校长还是偷偷的赶紧给管杂物的小马打了电话,让小马在昨天女儿等的那个地方堆了许多许多的花花草草。

 

  也许,箫校长他也只能这样去帮女儿了,去帮女儿留下那最美好、最纯真的回忆了。

 

  詹飞走到昨天他们约好的地方,见有很多花花草草,眼睛湿润了,他本想摘一朵送给她,但詹飞却一直不愿去伤害那些有生命的东西。因为,有时他自己就觉得自己就像那株草儿,只有自己顽强生存那才是他自己。

 

  不过,在看见这些花花草草的同时,詹飞他早就有了主意。

 

  不一会儿,箫淼就穿着那件粉色连衣裙远远的飘来了,她跑着笑着得意着,而她似乎却并没有注意这旁边的花花草草,因为她的眼里心里此刻就只有詹飞。

 

  初相视的那一刻,箫淼的心又“砰砰”直跳起来,而詹飞也紧张的手心也不由的出了汗。

 

  两个人就这样呆呆的望了一会儿,好像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他们彼此望着就好。

 

  过了一小会儿,詹飞就让箫淼先闭上眼,等他说“好了”,然后她再睁开眼。

 

  “詹飞,会吻我吗?”箫淼想着思索着,小心脏也不由加速跳动起来。

 

  “好了,睁开眼吧。”箫淼她还没品味好,却不料听见詹飞这样说道。

 

  看来这箫淼真的有点小失望了,不过当他看到她的手掌中有一朵玫瑰时,就忍不住开心的露出了笑容。

 

  原来,詹飞在手掌里画了一朵玫瑰,他趁水印没干,就又把玫瑰印到了箫淼的手上。原来爱还可以这样表达,这样的有滋有味。

 

  箫淼本想牵住詹飞的手,可一想手上那朵玫瑰,就不忍心去破坏这温馨的画面。

 

  只是,此时他们没注意到,那道两旁的花似乎开的更艳了,就好似真的是那一朵朵玫瑰花。

 

  箫淼与詹飞他们开心的聊着说着笑着,箫淼把药和补品递给詹飞,可是詹飞却不解的问箫淼多少钱?

 

  箫淼停了停,然后双手在空中撑起了一个心型。这个“心”型,似乎代表了一切。詹飞懂了笑了,瞬间也附和了一个心型。

 

  第一次约会,少男少女的第一次约会,箫淼与詹飞的爱意就这样被表达,也许真正的爱,不许太多华丽的词语与精美的礼物,也许心到了,情到了,爱也就到了。

 

  时光在不停的走,箫淼也因为詹飞爱上了学习,这是箫校长没想到的,不过这也是箫校长同意他们交往的前提。

 

  他们相亲相爱,不知不觉中也就走到了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

 

  箫淼与詹飞都是好孩子,自然成绩也不错。再加上爱情的滋润,他们学习就更努力了。

 

  詹飞是箫淼的男朋友,是箫校长的干儿子,那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可能唯一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也许就只有吴姐一个人了,因为詹飞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就一直瞒着。

 

  吴姐这天早早的从箫校长家回去,他本想做公交车回去,可不知公交车怎半路上坏了,于是他就紧张的下了车。

 

  可这一回神,她却看到儿子小飞与一个女孩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不过,等细看那个女孩时,她好像也认识,就不由的多看了几眼。等确定是箫淼时,吴姐就不忍心去打扰他们了。

 

  吴姐心里自然乐开了花,可不知自己儿子还能瞒自己多久?有点埋怨,但更有几分欣慰。

 

  吴姐可喜欢黄梅戏了,这情形再加上詹飞的爸伟峰也通过别人给自己了点消息,就不由的哼了几句。那俊俏的脸庞伴着霞光,简直真是美极了。

 

  回到家,看见詹飞又忙起来写作业,就不再去打搅他。她还记得昨天走的时候看见詹飞衣服上裂了一个口,可当她再次去看时,那里却完好如初。

 

  “小飞,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那个女孩是谁呀?”吴姐就笑了笑,就急匆匆的问道。

 

  “等我考上大学,再告诉你。”小飞见母亲这样问,就赶紧孩子气十足的回应着。吴姐见詹飞这样懂事,因故也就不再问了。

 

  时间就这样在那年的6月回荡,一切顺利,他们考过了,他们胜利了。

 

  箫淼与詹飞报了同一所大学,本来不是一个专业的他们,箫淼为了詹飞放弃了她喜欢的专业,也跟着詹飞去了同一所学校。

 

  詹飞也把那个女孩告诉了吴姐,其实吴姐她也早已知道。况且他们都如此优秀,都考上的大学,也就不再阻止他们了。

 

  大鹏没考好,就不上了,跟随父亲做起了生意。他眼瞅着詹飞跟箫淼这样恩恩爱爱的,那别说有多羡慕了。可谁让自己成绩不好呢?

 

  素梅也是女大十八变,昔日的肥胖在她积极的减肥下,已经与她丝毫没有半点关系了,可是大鹏就是还不喜欢她。也许,爱在最初时才是最真的,最不被亵渎的。

 

  过了一段时间,詹飞与箫淼该去上大学了。素梅因为心里有大鹏,所以就报了离家乡不远的学校,而詹飞与箫淼去的却是北京。

 

  大鹏与素梅目送他们离开,当然吴姐与箫校长也在,他们瞅着看着这两个孩子上了火车。

 

  吴姐竟不由的哭了起来,箫校长搀扶着吴姐走出了火车站,大鹏素梅看见他们就不停的说:“阿姨,叔叔,我们一有时间,就去看您们”。

 

  大鹏素梅走了,吴姐与箫校长也走了。

 

  “要不,搬到我家来住吧”,箫校长恳求道。

 

  “不了,老箫,孩子他爸伟峰可能就要回来了”。

 

  箫校长一听“伟峰”二字,就愣住了。

 

  因为在他年轻的时候曾帮助过一个人,这人就叫伟峰。

 

  原来,世界说大就大 ,说小就这么小。

 

  伟峰的妻子就是詹飞的妈,而箫校长也就是曾经不顾一切帮助过伟峰的箫大哥。

 

  那吴姐她又是怎知道伟峰要回来的,那可能或许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故事还要从20年前那个秋天说起,那时年轻气旺的詹伟峰刚参加工作,因为人缘好,长得也一表人才,高大帅气,所以只要自己不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就有很多姑娘喜欢他,天天粘着他。

 

  可就是说了反而喜欢他的人也有增无减。

 

  可见那时的伟峰,也的确是一个善良的通情达理的好青年。

 

  凭他的年轻,凭的帅气,他可以去耍去骗那些年轻漂亮单纯的女孩。或用现在的话来说,也许就只是不过玩玩而已,那又何必当真呢?

 

  可那伟峰可不是那多情种,薄情郎,因为詹伟峰在他大学没毕业时就喜欢上一个姑娘,而这个姑娘就是现在的吴姐吴倩莲,所以乐呵呵的伟峰一毕业,就不顾自己家庭的阻扰就跟吴姐结了婚。

 

  至于什么阻扰呢?也只不过是他们有点年轻,没什么生活经验罢了。那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多大算大?多小算小呢?

 

  但又因伟峰做人比较低调,而吴姐也不是那没事惹事的主,所以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谁还没事显摆显摆呢?

 

  也许,工厂就是考虑到他结了婚,所以就把有些比较有分量的事情交给了他。

 

  伟峰到公司两年后,老板看他工作比较踏实,又任劳任怨的,很是赏识,所以就跟伟峰加了薪水,把伟峰从一个比较的闲的职位,调到一个重要的职位:物资采购。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王福光
对《第七章,久违浮现的回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