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誓言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8-12 点击数:338次 字数:

5

 

下午四点钟后,医疗队结束了当天的工作,医生和护士被分派到各农家食宿。这里没有通电,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结束手头的工作。到了农家,农民们端上从很远的地方打来的满满的一脸盆子水,给他们作今晚和明天的洗脸水。用过的水不能轻易倒掉,农民们还得拿回去用。这里的农民从不洗脸。

吃的是小米饭和炒青菜。没有肉。鸡蛋是唯一的荤菜。但是,只有月梅他们桌子上才有。农民家自个儿的餐桌上,是见不到鸡蛋的影子的。鸡屁股是农家的“银行”,最重要的家庭经济来源。

天黑后,点上了煤油灯。隔着灶左右分开的两张炕上,一边睡着月梅和另外两名护士。被子恐怕有好几年没有拆洗过了,油墨油黑,酸臭气味刺鼻。躺下去后,臭虫整整来了一个加强团。没有电灯,无法起来捉拿。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是,用手嘎吱嘎吱不停地搔痒。就这样,白天太疲劳了,她们很快便睡死了。

第二天一早,用过小米粥和咸菜罗卜之后,直接上人民公社。象昨天一样继续看病。

傍晚,看完最后一名病人,刚想要结束工作的时候,一位梳着垂髻头的老大娘大声招呼道:

“请等一下!”

说着,牵着一位中年妇女的手过来了。

“什么事儿?哪儿不舒服?”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病……”

中年妇女拒绝看病。

老大娘不高兴了:

“玉花,听话!好容易医疗队来了,今天你就好好地让医生给瞧瞧。你婆婆她不会知道的。知道了也不怕,今儿个是我领你来的。”

原来是受婆婆驱使,长年在地里干庄稼活的农家妇女。病历卡上写着:张玉花,三十九岁。

“好了,您哪儿不舒服?”

“腰,腰痛……”

“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生了五个孩子……,生下第五个孩子就有了……”

不知是她嘴笨,还是天生的语言障碍。张玉花她说话结结巴巴,有一句没一句的。

“生孩子后,您休息了几天?”

“一天……”

“什么?!只有一天——!!”

月梅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您现在有几个孩子,都几岁了?”

“他们一个个地都死了。只留下最小的儿子,今年八岁了……”

“这么说,你是一个接着一个地生孩子,产后仅仅休息一天就下地干活?您是从生第五个孩子开始腰痛的,对不?”

三十九岁的张玉花,点了点头。

“就算是农村,生了孩子,怎么的也该休息一个星期的呀,家里人他们为什么不让您休息?”

月梅问道。农妇不答。老大娘从旁边替她回答道:

“我们那个时候,生了孩子,家里还让休息个五、六天呢。还有红糖水喝,鸡蛋吃。可张玉花呀,别说红糖,鸡蛋吃不着,第二天就被她家的老太婆赶到地里干庄稼活去了。记得那是她生第二胎的事儿了,早上明明动了胎气,可老太婆还叫她干活,我实在看不过去,想送个鸡蛋给她吃,可到她家一看,玉花正在用嘴咬孩子的脐带。家里没有一个人。她已经精疲力竭了。就象个死人一样。大腿之间满是血,婴儿的血和她的血。我帮她洗干净身子,帮她穿好衣服。她婆婆来了。连句客气话都没有。这还不说,也不给婴儿穿衣服。做一个沙袋,将孩子光着身子装在里面,只露出头和手。尿也好,屎也好,全在沙子上。每天换一次沙袋完事儿。除了让她生孩子,就是让她下地干活。也不让她和人说话。她呀,连马厩里的,有草料吃,夜晚不定期可以休息的牲口都不如!”

老大娘越说越激愤,说得嘴角直翻白沫。

“玉花的男人是个半憨子。家里做主的是贪得无厌的老娘。见她可怜,有一次人民公社的干部出来打抱不平,叫老太婆收敛一点。你瞧怎么着?老太婆一蹦三尺高,嗓门比干部的还粗。说她们家的媳妇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是童养媳。是她死去的老头贩卖马匹时买回来的日本人孤儿。给她吃,给她穿,把她养这么大。媳妇生是她家的人,死是她家的鬼。想怎么待她就怎么待她。怎么着?你们公社干部难道想包庇小鬼子不成?打那之后,没人敢再出面干涉她家的事儿。解放前,老太婆的老头子去长春贩马,手头赚了几个钱,听说八路军快来了。有钱人要遭秧。于是不敢再买马,用钱买下了玉花。把她带回了村子里。老太婆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成天喝酒,折磨玉花。不久得脑溢血死了。玉花落到了二百五憨子和刻薄的出了名的老太婆手里,日子过的更加可怜……”

满脸皱纹的老大娘说的泪流满面。

可玉花一滴眼泪也没有。麻木不仁毫无表情。

 “日本人孤儿”、“长春”这二句话,深深地印在月梅的脑子里。她望着玉花,问道:

“您是在长春出身的吗?还是从更远的地方被人带到那儿的?”

 “不,不知道。只记得我是从以前的大叔手里转卖到死去了的公爹手里的……”

看样子,她记忆中已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您的腰,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痛的。”

“生了第五个孩子后,有一天挑了一担很沉的粪桶,腰就开始痛了,痛的我腰都直不起来……”

明显的营养不良,又接二连三地生了五个孩子,身体严重缺钙,很早以来,骨头就开始疏松了。当然,这疼起来是要命的。更要命的是,打她三十一岁生下第五个孩子时,到现在,她没有看过一次医生。没吃过一粒药。就这么让腰一直痛到现在。

“您怎么不使用避孕套呢?以前的医疗队不是也在这村子里搞过计划生育的么?叫你们少生、优生……”

“我们家的不爱用那劳什子……”

“为什么?”

玉花脸绯红了。低头不语。还是老大娘出来替她说话:

“她男人脑子虽然笨,可身子壮得像头公牛。吃完晚饭,跟着就干那事儿,才不管她会不会生孩子呢。”

月梅吩咐道:

“把上衣脱了。我看看。”

在玉花裸露的上身,从背脊骨到腰椎骨,每个穴位都用手指头压了压。玉花痛得忍不住叫喊了起来。三十一岁,在营养不良和繁重的体力劳动中,生一个死一个,死一个又接着再生一个地接连生了五个孩子。她的骨骼已经松散,骨龄大大地超出了她自身的年龄。

月梅在给她穿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她右手腕上的疤痕。还有从手肘到脖子处有烧伤后留下的疤痕。

“这疤痕是怎么回事儿?是被火还是被开水烫伤的?”

月梅问道。玉花不答,一个劲地哆嗦。

“玉花她只要看见大一点儿的火焰就害怕得不行。”

老大娘解释道。

这疤痕看得出是小时候留下的。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这样的。月梅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玉花同志,您的腰痛病是长期不注意身子,慢慢地积累下来的。这个不是动动手术就可以治好的,暂时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实在痛得厉害,吃点儿止痛药,做做热敷吧。甭定还有什么别的病?明儿个您再来照个X光。今天已经下班了。”

月梅说道。玉花这才开始抬起头,直直望着月梅的脸。

“好了。一定要来啊!啊,我等着您呢。”

月梅不放心地叮咛道。带着满脸的微笑。

 


  
上一章:誓言 4
下一章:誓言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誓言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