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长江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7-29 点击数:141次 字数:

3

 

是夜,在宝华宾馆一楼的大食堂用过油腻腻的中国菜和干巴巴的米饭后,东洋制铁的技术人员,三三两两地上了七楼所长的房间。

六点钟吃过晚饭后,单身赴任的技术员、搞业务的和搞总务的人,不愿意呆在只有一张桌子和睡觉的床的油毡简易屋子里过夜,每每聚集在七楼的所长房间里,下围棋,喝酒,消除一天的疲劳和重压感。与建设工地隔河相望,在河对岸为日方的工程技术人员修建的十层楼的宝山宾馆,空有其名。口没遮拦的日本人戏谑它是“宝山贫馆”。

抱着啤酒瓶子的技术员依次坐下之后。

“真他妈的邪乎!中国人竟然用尺子和游标卡尺一根一根地测量地脚螺栓。这样搞法,工程恐怕很难顺利进行下去!”

有人发表谬论道。

“至今为止,我去过巴西,马来西亚和其他许多个国家,搞钢铁厂建设,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横蛮不讲理的人。都是一些讲不进油盐的人!明明对性能没有丝毫的影响,连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可他们就是听不进去。我看呀,或许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吧?”

这位喝兑水威士忌喝得的确有了几分醉意,开始胡说八道。

“听我方的翻译说,过去中国遭受世界各国列强的侵略和欺负,特别是历史上日本曾经给中国带来很大的灾难和不幸。因此,中国人的猜疑心很强,总担心会上当受骗,可又最容易上当受骗。共产党最喜欢犯错误,同样也最喜欢纠正错误!开箱检查这事儿,正好说明了中国人的这一心理。”

“还有,中国人对战后没有叫日本人赔款这事儿,至今仍耿耿于怀。许多人认为日本人应该无偿地援助建设宝钢。”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松本一直叨着烟卷,不发一言。

年轻人打开冰箱,取出冰块、干鱿鱼和年糕,放在盘子里,端了上来。

“这种事情如果继续下去势必将导致每天都要变更工程方案。谁说共产党国家是一言堂?只要党中央一声号令,下面便雷厉风行。狗屁!还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然我行我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国家不同,文化不同,思想自然也会不一样的。”

“指挥部的陆一心那小子,照理说是很会说话的一个人。可是你看,他那似理非理的衬衫理论,弄得我们松本所长不是都很尴尬么?”

吉丸班长对着松本言道。

“不对,我败阵了。今天开箱检查这场冲突,由于心理准备不足,不能应付中国人的传统理论。看来,日本人是很难同中国人以心换心的啊!”

松本熄灭掉烟蒂,心情沉重地言道。

“要坏菜!我看你对中国的那位女翻译相当有好感。你可要小心点儿哟,别她的心没换来,你的心倒先没了。”

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拿青年科员开心。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被取笑的科员是一位眉清目秀,会说点儿中国话的好小伙子。

“万一心被女翻译偷走了,又结不了婚。那可就惨了!”

 “住口,别开玩笑了!”

年轻人急眼了。

“人家是好心替你这个死心眼的人着想。万一她要是拒绝同你结婚,中国人可要告你强奸妇女罪的!”

现在可不比当年。大日本皇军‘花姑娘’的,可以随便‘新交,新交’的。有人用因一时头脑发热,陷入单相思而不能自拔的配件厂的技术指导员的例子来提醒他道。

快到十点钟了。

“所长,辛苦了,早点休息吧。”

众人起身告辞。

松本站起来,将他们送到门外,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同他一样过着没有妻室,得不到家庭温暖的王老五生活。

人都走了之后,松本躺到在沙发上,顺手打开了收录机。录音机播放出中国古典音乐,琴箫二重奏《梅花三弄》。是无锡的一位盲人音乐家留下的名曲。

琴箫之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悲怆地回荡着。倾述着人生的悲哀。

突然,天下雨了。

豆大雨粒叩打着玻璃窗。

松本离开沙发,渡到窗前。外面一场骤雨下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远处传来的雷鸣声。

大雨很快便减弱了,变成了小雨。磁带里的音乐重新又在房间里回响起来。松本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回想起去东北地区寻找战争孤儿的那段旅程。在长春南湖宾馆对面的树林子里,那些因得不到公安局的许可而不能进入宾馆的,那些生活在贫困的生活中,连字都不会写的残留孤儿们,带着渴望的眼神,站在林子里,任凭风吹雨淋。过去刚想跟他们说话,装成司机的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及时出来干涉,到底没有说上话,就这么同他们分手了。

还好,在勃利居然让他打听到了长子胜男的消息。知道了孩子们还活着。遗憾的是,一时间无法找到他们的下落。松本的心情就象是被雨水淋湿了一样。湿漉漉的。沉甸甸的。

 


  
上一章:长江 2
下一章:长江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长江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