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9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7-25 点击数:151次 字数:

9

 

当天晚上,访华团在勃利旅社举办了一场答谢晚宴。

县委书记、县长以及勃利县公安局、外事科的数十位政府官员出席了晚宴。

为了中日友好,接连干掉了好几瓶茅台酒。叫不出名字的几道中国菜,更是好吃得不得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宴会渐入高潮。

唯有松本耕次,由于下午的一场孤儿面谈会毫无收获,心情糟糕透了。

邻座的县委第一书记主动出声招呼他道:

“松本先生,听说您是宝山钢铁厂日方驻上海事务所的所长……”

如此偏远的北部边疆的人都知道了上海宝山钢铁厂的事,着实让松本心里咯噔了一下。

见松本吃惊非小的样子,书记解释道:

“我们这一级的党内干部,是可以读到《大参考消息》的,华国锋主席提出的‘高效率、高速度、高品质’的三高运动,已经受到了世界瞩目。像您这么高职位的日本朋友对我们的事业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的。这也是我对您特别关注的地方。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或者说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的地方吗?”

书记说的十分诚恳。

于是松本简要地将自己好不容易抽空出来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女儿的事情说了出来。

第一书记旁边的外事科长插话道:

“傍晚的时候,有人来找过我们外事科,说的好像就是这件事。”

松本马上来了精神头:

“那小孩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当时也就六、七岁的样子。”

“我儿子那年七岁,会不会就是他呢……?”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这样好了,你把人给我找来,明天直接安排他们面谈!”

县委第一书记直接向外事科长下达了命令。

松本更是迫不及待地:

“明天,我直接去找他不是更快一些么。再说,万一要是搞错了的话……”

欲言又止。

外事科长答话道:

“松本先生想必对中国的事情一定非常清楚,外国人是禁止与中国人进行个人接触的,我们也不好这么安排不是。”

见外事科长为难的样子,松本只好继续请求书记帮助。

书记与外事科长协商了几句之后:

“明天早上,安排你们见一面。时间不要太长!”

作出了决定。

第二天一大早外事科长、翻译和松本耕次三人就走出了旅社的大门,直奔七台屯丁财福家。

通知早就到了,丁家夫妇没去地里干活,在家候着。

丁家虽说也是茅草屋顶,但四壁却是一溜青砖。走进大门便是灶台。烧饭和烧炕兼用。两旁是昏暗的房间。这就是东北最普通的农家。房子收拾得很整洁,被子也折叠得整整齐齐。

松本耕次通过翻译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丁先生,是这个小孩吗?”

这是他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丁财福拿过照片,刚看一眼便尖叫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咱家的小子,大福么!

丁妻赶紧揍了上来:

“刚来咱家时可没这么白白胖胖。叽里刮瘦的,象个饿死鬼。”

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起来。

松本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得是他吗?没搞错吧?你们确定吗?”

紧张地接连问了好几遍。

“谢谢,麻烦你们了。这就是这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日本名字叫‘松本胜男’,他有跟你们说起过他的日本名字吗?”

松本耕次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地问了好几个问题,眼睛都潮湿了。

“没有。九死一生好容易才逃出一条命来,吓都吓死了,哪还记得自己日本人的名字。他的名字是我给取的,叫‘大福’。别说是自己的名字了,家里的人和所有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全身都是血,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松本想像着当时的情景,心如刀绞。

丁见状,宽慰道:

“那不是他自己的血。是别人的血溅到他身上的。给他洗干净身子,换上咱家最好的衣服,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给他吃,没几天就活蹦乱跳的了。”

没等他说完。丁妻抢过话头:

“可不是么,这么大的孩子了,他差不多每天晚上都尿床。被子总是被他尿得湿湿的,嘴里还不停的‘妈,妈呀——’地叫着。”

“多可爱的孩子啊。没想到竟然被人贩子给拐跑了……”

“唉——,当时给我俩都急坏了。到处找呀,找的。后来打听到他妹妹就在附近的村子里,于是……”

“……,妹妹,敦子,就在附近的村子——?”

松本不但人在颤抖连声音都变了。

“是的,我们去找来着。可是,领养了他妹妹的那家人也走了。不知去哪里了。害我们到处找,找呀。可怎么也找不着,大福也没找着。想起来就叫人怪心疼的。大福呀,真是可怜!咱家没有一天不想他的。”

趁丁妻端茶上来的机会,松本忙不迭地向她打听大福(胜男)小时候的事情。比如,有没有上学呀,小学同学里有没有玩伴呀什么的。

丁妻支支吾吾的不肯正面回答。

外事科长恰到好处地打圆场道:

“访问时间到了。该走了。”

“丁先生,这是胜男,啊,不,是大福的赡养费。也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务必收下。”

说着,递过去一个装钱的大信封。

“不行,不行。我哪能要您的钱呢。我们只是心疼孩子。要是公安的同志能帮忙找到他,能让我们见上他一面就好了。”

“请您不要客气,这是我作为他日本的亲人的一点儿心意,务必笑纳!”

松本再次表示感谢。

“好吧,既然您这么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丁财福接过信封,顺势将谢礼纳入了怀中。

“丁先生,万一您要是得到了我儿子的消息,哪怕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确定的消息也好,一定请联系我。”

说着,递给他十个写好了地址和贴好了邮票的信封。

松本留下的是《日中结心会》的地址。

松本耕次依依不舍地还想从丁家夫妇口里多打听一些关于胜男的事情,可是在外事科长再三催促下不得不离开丁家朝停放在大门外的面包车走去。

刚要上车的时候,松本突然想起能不能找丁家要一件胜男儿时的玩具,或者是他喜欢的劳动工具也行。于是急急忙忙折转身,刚到门口便听到了屋里传出的丁财福那鸭公般嘶哑的声音:

“喂不熟的小白眼狼,饿劳鬼!还好,他老子有钱。够咱家花销一、二年的了。也算没白养活了他……”

松本戛然止步,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隔着窗户看到丁家夫妇正在数钱。一沓子人民币在他俩手中翻来覆去地数着。

松本耕次幡然醒悟。胜男不是被人贩子从他们家拐跑的。他是自己逃走的!这家不但不让他上学,恐怕连饭都吃不饱。想想,一个七岁的孩子,曾在这家受到过何等非人的折磨,才能下决心逃走啊!

三十六年前,失去了父母的孩子过得是何等凄惨的生活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