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7-24 点击数:76次 字数:

8

 

勃利七台屯的一所农家,此刻丁财福正贴在妻子的耳边咬耳朵。日本人的访华团正在东北这疙瘩寻找他们遗留下来的战争孤儿,自从听到这个消息后,丁就坐不住了。

丁掉了两颗门牙,他老婆的头发早就全白了。唯一没有变化的只是他俩的贪心。

“大福要是还在,作为抚养了日本人孤儿的养父母咱家可不是能得到好大一笔谢礼哟。可是,这个败家玩艺儿,咋就跑了呢。”

丁又悔又恨。

“勃利的李家,他那日本人老婆从日本回来之后,那可是带回了不老少的东西。什么金子呀,新衣服呀,还有收音机。发老财了。咱家这回可是亏大发了!”

丁妻更是心疼的要命。

大泽关子从日本探亲回来之后,成了四邻八乡头号新闻人物。

“听说那些从日本来这疙瘩寻亲的人可都是有钱人。”

大福的逃走,就像是网里跑了条大鱼,丁财福久久难以释怀。

日本人访华团要来寻亲的消息,村子里早就传开了。外事科的人正在调查取证寻找抚养了日本人孤儿的养父母。本着中日友好的精神,更为了提高党和国家的威信,不但同意让这些战争残留孤儿回国,而且允许村民收下日本人拿出的抚养费和不菲的谢礼。

“外事科的人这会儿还呆在勃利旅社没走,咱是不是去找找他们?给他们说说当年咱家是怎样收养了大福的事。咱可是从老毛子的手里救过他的命。万一他要是没死,说不定还能见上一命。就算见不着他,可万一要是能见到他在日本的亲人,咱这回可就发大发了。”

丁财福绞尽脑汁总想能捞到点儿什么好处。

“可是,现在还赶趟吗?”

“说不定还真能赶上趟。”

两人嘀嘀咕咕正咬着耳朵,不想被隔壁的木材商瞧了上正着。

木材商虽然上了年纪,可脑子并不糊涂:

“文革中跟日本人有瓜葛的人那可是‘里通外国’,那早晚你怎么不说?现在有好处了,你可是眼热了。可是,你一个人说的话,外事科的人能信么?”

“没错,我一个人的话不够份量,这不还有你么?放心,到时候好处准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大福第一次逃跑时,可不是我将他抓回来的。我可以给你作证!要去就早走,这回儿坐车还赶趟。”

二人一拍即合。

急匆匆地赶往公共汽车站。

或许是日本人要来的缘故,街道打扫的干干净净,商店门前见不到任何垃圾的踪影。

丁财福和木材商顾不得欣赏街道的美景,下了车就直奔勃利旅社。

旅社门前看不到一个人影。

木材商大着胆子推开大门,服务员马上就过来赶人了。

丁财福不甘心跟服务员正磨叽着,木材商瞅冷子跟刚好路过大门口的像是外事科的人大声地打上了招呼:

“您是外事科的人吧,我们有重要事情向领导汇报!”

外事科的人止住脚步,冷眼地打量着他俩好一阵子。

“是孤儿的事,这位是七台屯的丁财福,他们家以前就收养过日本人孤儿。我可以作证!”

外事科的人点头示意让他俩进去。

听了他俩的诉说之后:

“你俩说了半天,可是现在人不在你们手里又有什么用呢?”

“今天早上有好多的日本人去当年老毛子的屠杀现场搞慰灵祭去了。说不定这里面就有大福他在日本的亲人。”

听他这么一说,外事科的人让他俩等一会儿,进去跟领导汇报去了。

好一阵子回来后,对他俩说:

“好吧,你俩先回去。有事,我们会来找你的!”

听了这话,丁财福心里凉了半截。可木材商却不这么想:

“回家后,赶快把屋子打扫干净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