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7-22 点击数:186次 字数:

7

 

旅游车沿着三十五年前开垦团的老人和妇女领着孩子们逃难的路线,到达了佐渡开垦团的旧址。

地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和灌木。很少一片地有被人耕种过的痕迹,基本上可以说全都是荒地。

五月的天空一片蔚蓝,阳光灿烂,微风拂面。

一幅与三十五年前他们亲人被屠杀的现场极不协调的和平的风景。

残酷而又令人伤悲。

所有人心情沉重,默默无语。

慈光大师的妻子当年就是死在这儿的:

“土围子周边死的人最多,但围墙已经倒塌了。祭拜地就安排在升国旗的土台子上吧。”

一行人拨开杂草和灌木,果真找到了升国旗的水泥台子。

大家动手拨出杂草,很快便将周围打扫干净出了一小块地方。他们将从日本带来的线香、水果、香烟和清酒,一一整齐地摆放在台子上。

他们点燃线香,在慈光大师的带领下开始颂经,追悼死者。

周围见不到一个人影,用不着耽心中国方面会派人监视他们。

“妈呀——,我来了——,来看您老了!”

不知是谁首先喊了一嗓子,紧跟着响起了一片哭爹喊娘声:

“千代,我们来了呀!一郎,我是你爹!”

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松本耕次点燃线香,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思想却早已回到了三十五年前。

山田团长率领着信浓乡的男女老幼从遥远的苏满边境好容易才逃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可他们还是没有逃出老毛子的魔掌,恍恍惚惚之中只见背负着吃奶的孩子的多喜江,年迈的老父鲜血淋漓地站在眼前,低声呜咽着、哭诉着他们悲惨的遭遇。

“团长、大泽、宫村——!”

狭间在呼唤着团长他们的名字。

松本也跟着他呼唤着记忆中熟悉的名字。

“多喜江、对不起,对不起呀,多喜江……”

松本匍匐在地上,双手深深地插入浸透了妻子鲜血的土地里。他们都死了,为什么自己还活着?松本陷入了深深的内疚和自责中。

吸食了好几百人的鲜血,尸体被风化后的土地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深褐色。

松本抓起一把土,双手高高扬起。

其他的人有的将带来的清酒洒在地上,一边呼唤着父亲的名字。有的就地取材用地里的野花扎成一个个小花圈,一边呼唤着母亲的名字。

外事科的人只有远远地观望着,并不干涉。

 

日本的开垦团为什么要大老远地跑到中国来开荒种地呢?

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松本耕次。

昭和十一年(公元一九三六年),广田内阁提出了要在二十年里向满州移民百万户(五百万人)的计划。作为国策,当时的各地方行政机构不遗余力地强制推广执行。长野县更是积极响应,有的村子走了一大半,至少也有三分之一的人移民去了满州。而且没有领取政府的任何补助金。

大多数家族并不是心甘情愿的要走,可又不敢公然违抗村民会议作出的决定,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冠以“和平战士”、“开疆拓土的勇士”,的美名,送到满州振兴疲惫不堪的日本农村经济去了。

以信浓乡为首的北线开垦团,被布置在苏满边境成扇形展开。可是到了战败那年的五月,关东军突然改变了对苏战略,放弃了满州四分之三的土地,

关东军偷偷地跑路了。为了蒙蔽苏军,他们置五百万开垦民的生命于不顾,自己跑了。

更为令人愤慨的是,关东军竟然丧尽天良地破坏了沿线的道路和桥梁。他们这样做不仅没有延阻苏军的追击,反而造成了开垦村民八万多人死亡,失踪者不计其数的恶果。

战后,国家虽然也想拯救那些被关东军遗弃的开垦村民,也只不过是停留在口头上喊喊口号而已。

战后,三十五年过去了。他们的尸体依然被遗弃在大陆的荒郊野外。他们侥幸活下来的孩子,作为战争孤儿依然被日本政府所遗弃,不理不睬,不管不顾。

可怜的开垦村民,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解决国内粮食紧缺的问题,拖儿带女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开荒种地。结果却被政府所欺骗,所抛弃,一个个成了抛尸野外的孤魂野鬼。

松本耕次的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悲伤的泪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