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富士山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6-22 点击数:520次 字数:

4

 

下午三时,准时到达重工业部的大门口时,外事司司长迎了出来。将柿田专务和红谷社长领到了三楼的副部长办公室。

平常总是在外宾接待室会客,而今天却被带到了副部长办公室,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我总觉得又一种不祥之感。”

柿田喃喃自语道。

当着外事司司长的面,红谷只好装迷糊,未敢妄加评语。

在秘书长室拐弯,走廊的尽头便是部长室,往后是六位副部长的办公室。

第一副部长赵大烈的房间,紧挨着部长的办公室,值班秘书将二人带进了副部长的房间内,没见到赵副部长的影子。

“部长,很快就来,请稍等一下。”

秘书言道,服务员献茶毕,退了出去。

或许是在上海做总指挥的事儿太多,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办公桌背后,放着一张简易行军床。

二十分钟后,赵副部长身着军用棉大衣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翻译。

进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

“刚才,被国务院给逮住了。结果迟到了,失礼失礼。”

一半是道歉,另一半有意无意地夸示了自己的地位。

“柿田先生,那张床,是我在北京的时候,除了星期天之外,我工作和休息都在这间屋子里。”

言语中又不显山不显水地强调了自从接过宝钢钢铁厂的担子之后,自己的工作有多忙。

“听说就在附近,您有一所不错的住宅。有家不得归,可谓是忙得就算有三肩六臂也应付不过来呀。”

柿田就汤下面,送了一顶廉价的高帽子。

“柿田先生,正如您所知道的那样,我国还是一个穷国。要想勒紧裤腰带,完成象征着四个现代化的宝钢钢铁厂,难啊!”

没想到赵副部长竟然破开荒地叫起穷来。

柿田惊愕地刚想要问个究竟,赵大烈换了一种语气,继续言道:

“打个比方说吧,例如公园里有一张四人坐椅,如果是象我们重工业部这样的大块头去坐的话,顶多能坐二人。从整个国家建设的全局出发,四人坐椅,必须坐满四个人。石油、煤炭、交通通讯和钢铁都是基干产业的能源。如果过分地突出钢铁的投资额,势必打破国家整体投资的平衡。这么一来,非得将占据了二人分量的重工业部的屁股削下一点儿不可。柿田先生,您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帮我将这个大屁股弄小一点?”

边说边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肥大的臀部。

柿田不得要领地望着担任翻译的红谷,作为友好商社,红谷同中国打过多年交道。自然明白赵大烈这话的内在含义。

赵大烈他是在暗示。资金不足,无法付款的难堪局面比喻成公园里的四个坐椅。

可是,这话对技术人员出身的柿田。显然是对牛弹琴,无有效应。

“柿田先生,将大屁股弄小一点,你可有意见?”

言语中自始自终没有一个字提及付不起钱。而是,反复讲公园里的四人椅子。

“突然,又是四人椅子,又是大屁股的,叫人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有什么话,还请具体讲明。”

柿田愕然道。

如此,赵大烈也不好再装蒜了:

“实际上是,国家财政发生了困难。当初约定的现金支付有了困难。找您来,就是想跟您商量商量,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个难题?”

这才抬出主题。

“这个是决定,不是协商?”

柿田哑然道。

“决定。”

“是谁决定的?”

“是国务院的决定。重工业部是国务院的一部分,所以不得不服从啊!”

柿田瞬间没了言语。

在这件事上,他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步妥协。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又冒出这档子事来。叫他说什么好呢。

“赵副部长,在上海的最后一次谈判时,情理之中,本社作出了多大的让步。您不是不知道,如果不把贵国的真实情况讲出来,恐怕谁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实际是,我们没有这么多现金。一次性付清,根本办不到。另外四千个亿的支付方法问题,也想改变一下,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

这才说出他肚子里的真心话。

柿田大声喘息道:

“关于支付方式问题,不是已经讲妥了吗?记得当时我还再三提醒过您,象钢铁这样投资风险很大,当然,利益也很大的投资,要收回资金是需要时间的,采取一次性现金支付的方式是很危险的,不是吗?可您说,贵国的对外贸易一律采取的是现金支付,没有延期支付的习惯。再说,宝钢钢铁厂乃是中国的现代化工程的象征,关系到国家的威信,国务院也同意现金支付。不是吗?可是,到了今天,您却说要变更,这……”

柿田抛出了一连串的反问疑问句。

要不是顾及到对方的身分和自身的休养,他真想使用惊叹号。

正因为中国答应现金支付,他才同意将原先六千亿的工程预算削减百分之三十。为这事儿,齐木社长心里还一直不痛快呢。

“此一时,彼一时,事情也是突然有了变化……”

赵大烈的语气中,有了些许苦涩的味道。

柿田望着对方的脸:

“刚才您不是说了半天椅子的话吗?既然实在是坐不下四个人,当初,贵国的领导人,不是决定实行重点路线吗?日本从战败中站起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砍掉了所有的可要可不要的东西,集中力量,一个一个地解决问题。首先是煤炭工业,其次是铁道运输,最后是钢铁。明明坐不下四人,四人何必要急着挤着去坐呢?总要有人肯忍让一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在这个问题上,搞群众路线,吃大锅饭,是迈不开步子的。”

推心置腹地言道。

赵大烈只是一个劲地吸烟。良久:

“日本经济复兴的经纬,去日本时,我已经略知一二了。要知道你们背后有美国人给撑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嘛。原先,中国也有一个好歹可以依赖的兄弟——苏联老大哥。可是,老大哥半路翻了脸,回娘家去了。打那之后,我们没了任何支援。依靠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精神,不也走过来了么?”

特别强调了日本的经济复兴,是因为了有了美国大老板的支持。

“不过,宝钢钢铁厂的建设,这件事,是绝对不可动摇的!这才想出延期支付这么个应急措施。”

赵大烈进一步强调道。

对中国事物相当了解的东方商事的红谷社长,面露扫兴不欢的表情,不发一言。

柿田换上了轻易不用的强硬态度:

“改变成延期支付,这并不是我们东洋制铁一家能说了算的事情。延期支付,用的不是东洋制铁的,而是日本政府的资金。还望你们对这个问题有所认识。”

“哪里的话,没有这么严重吧?”

柿田被这话气得苦笑不得。军人出身的赵大烈光景并不知道“延期支付”这一经济术语的真实含义。

“延期支付,需要东洋制铁提供保证,从日本政府借用资金十年则十年,十五年则十五年,分期支付。这种情况下,首先需要的是,了解中国方面对日程到底是作何安排的。再说延期支付,并不是简单得说办就能办的。经过和外务省,通产省,大藏省等中央官厅的交涉,要有进出口银行的许可证才行。手续繁杂的很,很费时间的哟。”

“千万别说这些个越来越难懂的话。有了日本最大的企业东洋制铁的智慧和力量,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啊,哈、哈、哈……!”

对柿田慎重而言的话,赵大烈竟然一笑了之。

刚才还有一点冬天的太阳照射进来的室内,不见了阳光。室内也没有开暖气,柿田直觉的手脚冰凉,心里也在冒凉气。

“延期支付。最大的难关不是日本,而是必须取得OECF(海外经济合作基金组织)的谅解不可。OECF是欧洲十二国。对需要采取延期支付的发展中国家,就利息和期限进行仲裁的组织。就算是跟日本友好的国家,也不能随心所欲的降低利率。另外,这件事还关系到国际金融机关。”

不得不详细地加以说明,可是,对方依旧是听不明白的样子。

“反正这是我国国务院做出的决定,还望能以中日友好的大局为重。”

赵大烈反复强调道。

“当我有事在北京的时候,当然可以随叫随到。不过,礼节上而言,贵国要有什么事情,最好是到日本去,直接和齐木社长谈。”

柿田忠告道。

稳健中带着刚毅,站起身来刚想要走,赵大烈那巨大的身躯猛然靠近身来。

“柿田先生,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只字不提已将派遣去日本的工程考察团紧急招回国的事儿。只是一个劲地强求他人延期付款。

 


  
上一章:富士山 3
下一章:富士山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富士山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