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一章 救乡亲身临险境
发表时间:2017-05-17 点击数:77次 字数:

    昨夜,刚睡在那久别的土炕,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梦中,我回到那遥远的过去,又回到了父母的身旁……

    小时候,冬天的夜显得特别的长。当挂着霜花的窗户纸,映进一层清冷的月光,我就吹灭那盏小油灯,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把手搭在火盆沿上,嘴里嚼着攒下的苞米花,给爸爸点上纸卷的旱烟,听他讲刘凤会打鬼子的故事,时刻牵动着我那幼小的心房。等钻进妈妈用火盆为我烤暖的被窝,故事里的故事却让我至今难忘……

    公元一九三四年,即伪满康德元年,四月五日的这天,是传统的清明节。黎明过后,东方的地平线上,在遥远的天际边,涂上一抹淡淡的红霞,给鱼鳞状薄薄的云层,镶上了玫瑰色的光环。当别人家的屋顶,刚升起袅袅炊烟,刘凤会就已经吃完早饭,背起父亲留下的老洋炮,夹上烧纸锁好了房门,出了屯子向坟地走去……

    有钱有势的人家,都有单独的坟地,只有那穷苦百姓,才把死去的亲人,埋在这乱葬岗子。而这个乱葬岗子,在镶黄三屯西南,位置比较偏远,相距三里多地。四周的枯苇和柳条,断断续续一人多高。西面的不远处,在荒草甸子和田野之间,有一条南北走向的田间土道,与一条东西走向直通屯子的大道相连。

    阴风飒飒,枯草凄凄。因刘凤会来的较早,整个坟地上茔烧纸的,还冷冷清清寥寥无几。等他点上檀香,挨个坟头烧了纸钱,祭拜完先人的亡灵之后,就拎起心爱的老洋炮,要奔向南面的树林子,想打些猎物换点儿零花钱。可他还没走上几步,忽然听到西北方向,有人连声大喊:“鬼子来啦……快跑啊……”

    忽然听到鬼子来了,刘凤会非但没有惊慌失措,反倒拎着洋炮转身向西快步跑去,直接钻进了紧靠道边的柳条通子。等他探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能有一个小队的鬼子骑兵,正沿着大道耀武扬威地向北赶来。而迎面陆续前来扫墓的人们,突然之间看到日本鬼子,有的慌里慌张回头就跑,有的手忙脚乱落荒而逃。

    可鬼子骑兵的小队长,见迎面而来的老百姓,被他们吓得四散奔逃,竟突发奇想狰狞一笑,唰地抽出战刀向前一指,丧心病狂地大声命令道:“统统的给我冲上前去,看看你们的枪法如何!”说完,便带领手里端着步枪的小鬼子,顺着大道张牙舞爪地向前狂奔。看那架势,是想把逃跑的老百姓,都当成练枪的活靶子。

    刘凤会见此情景,根本来不及多想,心里狠狠地骂道:“果然不出所料,这帮畜生真没人性,看老子给你点儿厉害瞧瞧。”此时他已拿定主意,绝不能让乡亲们受到伤害,先把这帮鬼子引过来再说。明知自己人单势孤,最终难免寡不敌众,为救乡亲危难之急,那也只能舍命一搏。于是躲在柳条丛中,端起洋炮守株待兔,等骑兵小队长跑到近前,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接着立即斜背起洋炮,从怀里掏出两把匣枪,甩开双手连发射击。

    这帮住在城里的小鬼子,已连续几天奉命来到野外,主要进行骑术和射击训练,同时熟悉一下沿途的地形。追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原以为不会遭遇任何抵抗,可万没料到有人突然袭击。当听到洋炮的轰鸣,小鬼子全都先是一愣,见前边的小队长栽到马下,这才回过神来勒住缰绳。接着就是几声枪响,几个同伙落地而亡,他们赶紧拨转马头,朝向柳条通子拉开架势进行抵抗。两挺轻机枪更是猛烈地横扫,想要借此先压住对方的火力。

    刘凤会打死几个鬼子之后,按照事先想好的撤退路线,赶紧扭转身形向东南逃离。刚跑出道边的柳条通子,前面就是一小片开阔地,于是急忙跳进一条干枯的排水沟子,快步转向左前方一片柳树林子跑去。根据他的推测,鬼子还击过后,必先进行搜索,搜出柳条通子,一旦发现自己,就得全力追击。只能就近钻进柳树林子,想法与小鬼子进行周旋,然后再寻找逃离的时机。其实,此时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很快就要面临九死一生的境地。

    而刘凤会的洋炮和匣枪并用,无疑等于暴露了自己的实力。鬼子骑兵的副小队长,根据对方使用的火器,马上打消有多人埋伏的顾虑,判断出袭击者并非正规部队,充其量不过是几个流寇而已。一阵猛烈而盲目的射击过后,却见里边没有动静毫无反应,便气急败坏地大声命令:“快快停止射击,统统搜索前进!”等这帮小鬼子钻进柳条通子,一直搜索到沟子边上的时候,这才发现有人顺着沟子向南逃跑,随即催动战马一窝蜂地追了上去。

    可是,身背洋炮手拎匣枪的刘凤会,尽管顺着沟底跑得飞快,但距离前边的柳树林子,大约还有百十来米,等他再往前跑四十多米的时候,就听一颗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根据身后密集的枪声,及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已经达到最佳射程,如果再继续往前跑,那简直就是活靶子。幸亏沟底有人憋亮子捕鱼时,留下一排榆木桩子可做掩体,赶紧就地卧倒匍匐爬了过去,回身亮出双枪准备一拼到底。

    此时此地,刘凤会已别无选择,只能拼个鱼死网破。就在特别危急的紧要关头,右后方却突然响起了枪声,小鬼子当即被撂倒好几个。刘凤会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急忙站起身来回头就跑,刚刚跑到柳树林子旁边,猛然跳出沟子钻了进去。再次意外遭到突然袭击,小鬼子有点儿乱了阵脚,副小队长慌忙带领部下,跳进这条干枯的排水沟子,下马趴在东边的沟子沿上,集中所有火力仓促应敌。刹那之间,两挺轻机枪更是响得像爆豆一样。

    刘凤会刚刚钻进柳树林子,就见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胯下骑一匹枣红马,身上穿一套黑猎装,来到近前开口说道:“哎,我叫谭飞燕,快上我的马,立即跟我撤!”看那威严的表情,听她说话的语气,就像下达命令,简直不容置疑。情况十分危急,片刻不敢耽搁,刘凤会也只好遵命,忙把匣枪插在腰间,双脚点地一纵身形,轻轻地跃上了马背。

    谭飞燕和刘凤会同骑一马在前,四大炮头则各骑一马负责断后,刚从东边钻出这片柳树林子,就听谭飞燕说道:“哎,我说你这小子,抱紧点儿不行吗?就不怕跑起来摔下去呀?”刘凤会虽然感到有点儿为难,但是已经骑上了人家的战马,那也只好收拢双臂抱紧了对方。这时,谭飞燕才一抖缰绳,扬鞭策马双脚踹蹬,向南面的那片杨树林子飞奔。

    那片林子面积较大,东西长约四百多米,南北宽约三百来米,最近处的直线距离,少说也有三里多地。因鬼子骑兵的位置在西北,中间又隔着一片柳树林子,可完全挡住他们的视线。小鬼子的枪声响个不停,估计很快就会追上前来,所以谭飞燕选择的撤退角度,是三点成一线略微偏向东南。她和弟兄们之前循着枪声赶来,当时走的正是这条抄近的路线。

    当谭飞燕和弟兄们的枪声停止后,鬼子骑兵副小队长却错误的认为,刘凤会的出现只不过是个诱饵,真正的埋伏可能就在林子里边。别看根据刚才的枪声判断,好像对方的人数没有几个,只是还有伏兵并没开枪而已,就连停止射击也是诱敌之计。柳树林子虽然不大,可这里边情况不明,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指挥部下继续猛射,想要以此先探探虚实再说。

    直等到三分钟过后,却见里边没人还击,鬼子骑兵副小队长,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吸取之前的经验教训,岂能再次的贻误战机。何况小小柳树林子,并非藏有重兵之地,如果在此畏缩不前,实在有损皇军荣誉。当他急忙骑上枣红战马,用手枪向柳树林子一指,刚要带领部下开始出击,只见有七八个端枪的伪警察,转进这条沟子骑马赶了过来。

    自己手下还剩四十多人,加上前来增援的伪警察,给骑兵副小队长增添了底气,就算柳树林子里头设有埋伏,也是乌合之众简直不堪一击。等这帮伪警察刚跑到近前,毕恭毕敬的说明来意之后,他表示赞赏地点了点头,马上用手比划着命令道:“哟西,哟西。你们的拉开距离,排成一列前边的搜索!我们的负责掩护,压住阵脚随后的干活!”

    于是伪警察在前小鬼子在后,提心吊胆由西向东平行推进,很快就搜出了这片柳树林子。等到他们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逃跑目标,只见有人正向东南飞奔而去,骑在马上离此已达五六百米,显然是要钻进那片杨树林子。看到这些,骑兵副小队长气得咬牙切齿,再次举起手中的王八盒子,大声嚎叫着向前用力一指,带领部下疯狂地追了上去。

    难怪骑兵副小队长感到非常后悔,因他们搜索柳树林子所用的时间,几乎近似于对方撤出的时间,要是在对方的枪声刚一停止,就果断下达搜索前进的命令,岂能让这伙人跑出五六百米,又何必一直耽误到现在,才拼死拼活地向前追击。好在他们的战马跑得飞快,不但和对方距离越来越近,就连身后的那帮伪警察,也全都被甩下了一大截。

    然而骑马在前的谭飞燕,和紧随其后的四大炮头,以及松开右臂的刘凤会,早在刚撤出柳树林子不久,就已回头发现了鬼子追兵。当听到身后的枪声由远而近,南距杨树林子还有三百多米,北距鬼子追兵只有两百来米,虽然眼看危险正在步步紧逼,附近除了蒿草别无藏身之地,却只能抱定以死相拼的念头,抢先钻进杨树林子,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他们路过一片枯苇的时候,刘凤会刚要伸手掏枪下马阻击,却听谭飞燕非常严厉地命令道:“快抱紧了,不准下马,你想找死啊,要敢不听话,我就毙了你。”现已身临绝境,感到内心愧疚的刘凤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人家,本打算跳下战马和鬼子拼了,宁肯临死之前抓几个垫背的,那也要想法拖延一点儿时间,以掩护谭飞燕和她的人撤离。

    小鬼子仗着武器精良人多势众,在后边更加气焰嚣张有恃无恐。逃跑目标虽已达到步枪射程,可骑兵副小队长却得意忘形,骑在马上边追边大声命令道:“快快的包抄过去,统统的全抓活的!”骑兵在前围堵,警察在后截击,抓住几个俘虏,他想不成问题。再说小队长已栽到马下,看来这个职位非他莫属,何不借机表现一下自己,况且前边还有花姑娘呢。而听到命令的鬼子骑兵,只能虚张声势胡乱放枪,从东西两侧拼命的追上前去。

    见小鬼子兵分两路,加上根据枪声判断,谭飞燕的心里明白,这是他妈要抓活的,等鬼子进入匣枪的射程之内,她和弟兄们边撤边开始还击。就在敌众我寡的危难之际,右前方却响起激烈的枪声,只见杨树林子冲出二十多人,骑着快马向小鬼子斜插过去。就在顷刻之间,形势发生逆转,眼看就快抓到了俘虏,却突然杀出一伙人来,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谭飞燕和弟兄们乘此机会,立即不约而同地调转马头,向身后的小鬼子猛扑过去。

    两伙弟兄左右开攻,出其不意异常迅猛。跑在最前边的小鬼子纷纷落马,跟在紧后边的伪警察惶恐至极,有的还故作镇定地打了几枪,有的却不敢向前勒住了缰绳。其实打仗,有时打的就是胆量,有时打的就是士气。虽然骑兵副小队长并不示弱,但充其量就是个督战的角色,就在他声嘶力竭地张牙舞爪,想指挥手下的骑兵拼死抵抗,却在混乱中被一枪打下马来。剩下的小鬼子眼看大势已去,赶紧调头就跑转身狼狈而逃。

    那骑兵副小队长的枣红战马,见主人侧着身子倒在了地上,似乎有些不舍有些无奈,尽管人喊马嘶枪声不断,它却一动不动低下头来,站在原地好像不愿离开。刘凤会见状却十分怜爱,急忙跳下谭飞燕的坐骑,上前拉住了笼头嘴子,拍了拍它的脑门说道:“枣红马,快跟我走吧。”这匹来自蒙古草原的骏马,用嘴巴蹭蹭刘凤会的衣袖,同时还打了几个响鼻儿,竟很懂事似的点了点头,表现的非常友好,甚至还特别亲昵。

    刘凤会手扯缰绳飞身一跃,刚跨上这枣红战马的马背,可令他感到疑惑不解的却是,遵照谭飞燕亲口下达的指令,竟然拨转马头放弃鬼子不打,偏要追击那几个逃跑的警察。他只好一抖缰绳两脚磕蹬,枣红马探开腰身奋起四蹄,人借马力双枪并举弹无虚发,马助人威纵横驰骋如虎添翼。也就五六分钟,警察先后落马,全都栽到地下……

    多少年来,连他自己也没料到,驰骋沙场闯荡江湖,却与这匹枣红战马,竟然结下不解之缘。有多少个星移斗转暑往寒来,有多少次东拼西杀南征北战,在那抗击日寇的艰难岁月里,在那还我河山的血腥战场上,无论历经枪林弹雨,还是穿越烽火硝烟,晓行夜宿饥餐渴饮,出生入死披荆斩棘,都是这匹枣红战马,勇往直前伴随着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漫卷狼烟
对《第一章 救乡亲身临险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