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谁人评说 1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3-28 点击数:631次 字数:

11

 

对中国在文化领域的优秀成绩,初澜宣布:

“我们不但要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而且要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无产阶级10年来的努力换来了17部样板戏。

江青在文革时期构思与创作了8部样板戏。

新增的9部是:《红灯记》、《黄河大合唱》、现代京剧《龙江颂》、《红色娘子军》(改编自革命芭蕾舞剧)、《平原作战》(改编自电影)、《杜鹃山》、现代革命舞剧《沂蒙颂》、《草原英雄小姐妹》和现代交响乐《智取威虎山》。

创作的过程是缓慢的。

其中至少有五部样板戏是从以前的作品演绎非而来的。

展望1974年,初澜决心:

“在下一个10年或20年里,我们要快马加鞭,加倍努力为无产阶级事业谱写新篇章。”

1975年秋,在中央负责文革的江青授意重组文化部,并由文化部赞助公演了一批新的电影和剧目。

它的直截了当地颂扬当时的政治活动——包括赤脚医生、鱼雷艇和远洋轮船的生产。

愈来愈多的演员和英雄口号主导了国庆节庆祝活动。

地方剧团表演了民谣、故事、相声、话剧和其他在文革期间被禁的节目。

第二年3月,5个被停刊半年的文艺杂志宣布复刊。

这些艺术形式都很常见,并都无一例外地歌颂无产阶级和毛泽东思想。

这一时期对革命历史剧最有影响的是解放军总政治部排演的10幕话剧《万水千山》

《万水千山》不仅是文革以来第一部受到高度肯定的话剧,也是第一部受欢迎的纪念长征历史的演出。

剧情是政治性的,描写了“毛的革命路线战胜王明机会主义路线和张国涛的右倾逃跑和分裂主义”。

在舞台上表现了毛泽东早期的革命活动,渲染毛的思想和激发了观众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故事梗概

  1927年10月被喻为“小遵义会议”的“茂芝会议”在饶平茂芝全德学校召开,这个会议的召开,为井冈山会师奠定了基础。

本剧围绕朱德在饶平县茂芝全德学校,主持召开团以上干部军事决策会议之前,从中展现许多感人的故事,就如朱德买鸡的事例,用舞台艺术展现革命的真理,特殊时期我的决心。

朱德等在饶平茂芝全德学校这一天,为革命的成功点燃了希望的火种。

其中展现了老一辈革命者的英雄气概。

白慧雯和许大伟老人遗憾地说,当年演出《万水千山》的演员们,如今多数已故去。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

红军先后经历数百次战斗,跨越近百条江河,征服约四十座高山险峰,穿过被称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

在长征途中,红军付出了巨大牺牲,用无数生命写下一部英雄史诗,镌刻下一座永久丰碑。

红军能够战胜万般艰难险阻,离不开信仰的支撑,正是抱着坚定的信仰,这支队伍才会打不散、拖不垮,最后取得伟大胜利。几十年来,围绕长征题材的文艺创作,绵延不绝,既有文学、美术、音乐,也有舞台剧、影视作品等,其中不乏经典佳作。

今起,本版推出《信仰——走进文艺作品里的长征》,让我们走进这些长征题材文艺作品,探知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重温那段光辉的历史,感悟那永不磨灭的信仰理想。

那年,她23岁,他22岁。

如今,她85岁,他84岁。

一部话剧《万水千山》,跨越六十二载风霜,也跨越他们人生的万水千山。

她叫白慧雯,是当年剧中的宣传员李凤莲;他叫许大伟,是当年剧中的一名通讯员。

这两位原总政话剧团的老艺术家,过着平静而普通的离休生活。

听闻“采访”二字,他们本能地拒绝,然而当得知是为弘扬长征精神时,又欣然应允,于是有了这次在炎炎暑夏的长谈。

记忆中的那部剧、那些事、那群人,以及那份源于艺术的精神力量,历经时光磨洗,未曾褪色,依旧闪亮。

体验生活,像红军战士一样行军:

这是1964年毛泽东主席观看演出后和演员合影……”

白慧雯、许大伟小心翼翼地翻看着珍藏的一张张《万水千山》老照片。照片里,她是宣传员李凤莲,他是一名通讯员。

《万水千山》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反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历史话剧,描写和歌颂了红军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路线领导下,克服艰难险阻,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所创建的英雄业绩。

该剧作者、导演陈其通是一名“老红军”。

1931年,15岁的他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

可以说,一部《万水千山》,是他个人经历的积累与沉淀。

《万水千山》正式排练前,陈其通做了两件事:

一是讲长征,二是悟长征。

长征真的特别艰难,没东西吃的时候,战士们只能吃草,吃树皮,吃皮带,大便干燥,只能用树枝往外掏……红军过草地,是最艰难的时刻,也是牺牲最多的时候,很多人陷进沼泽里拉都拉不出来……”

陈其通的讲述深深震撼着演员们的心灵,至今仍深深印刻在白慧雯的脑海之中。

到京郊体验生活也令白慧雯至今难忘,“‘老红军’希望我们能感受到当年红军不怕艰难困苦,一心为党、为革命的战斗意志。”

她记得,当时演员们都背包扛枪,像真正的战士一样行军,在夜里紧急集合……他们住的附近有一座小山坡,每天爬山越岭也是必修课,“当时我们这些演员都比较年轻,很多都还是学生模样,说话带着学生腔。经过这样的体验,我们真切感受到了红军长征时经历的磨难,这对角色的塑造特别有帮助。”

仓库里排练,一碗面汤便是夜宵:

进入排练阶段,“长征”二字蕴含的意义,让演员们有了更深的感悟。

当时条件不好,没剧场,也没排练厅,《万水千山》的排练场地是位于新街口北大街小七条的一个仓库。当时这个仓库是总政文工团放置演出道具、布景的地方。

仓库的顶是铁皮制的,冬冷夏热。排练是在冬天,我们生了三四个炉子,但还是感觉特别冷。不过,大家伙儿一点儿不觉得苦,不觉得累,其实这点儿苦和红军长征受的苦根本就没法儿比!大家都认真而充满激情地排练着。那会儿实行供给制,吃大锅饭,排练到了晚上,一碗面汤就是很不错的夜宵了。”

忆当年,一幕幕场景在白慧雯、许大伟脑海中放电影,“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当时大家心里真的都是秉持这样的想法,集体主义特别强,谁也不会去想什么功啊、名啊,只是一心想着怎么把这部剧排好。”

排练期间,大家最怕“老红军”。

他性格倔强耿直,说话不留情面。你哪儿演得不对,几次提醒都改不过来,他就会在你表演时突然冲你大喊一声。有一回我就被他喊了一回,吓得我都尿裤子了!”

白慧雯哈哈大笑起来,“跟他一起排练真的很紧张,生怕出错。但说实话,他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我们也都知道他是对事不对人。”

在许大伟眼中,这位“老红军”是典型的“部队工农干部作风”。

很多时候,他的这种性格还给大家增添了不少乐趣。许大伟记得,有一回排练,一位演员不小心把一个角落里的道具弄到了地上,发出很大声响,“这位演员见势不妙,意图‘逃跑’,这时只听‘老红军’用四川话大喝一声‘把他抓回来’!瞬间全场爆笑。”

朝鲜突遇停电,蜡烛和手电筒照明:

经过约三个月排练,1954年6月,《万水千山》在总政排练场(注:解放军歌剧院前身)首演。

后来,该剧又陆续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广场等场所演出过。“演出非常火爆,观众都是连夜排队买票。”许大伟说。

当时,很多省市的剧团都专门派人来京观摩取经,然后回去搬演该剧。

在主要为部队官兵演出之余,该剧还陆续奔赴上海、天津等地演出。白慧雯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天津的中国大剧院,“那会儿没有招待所住,演出完我们就睡在后台或舞台上,有的把道具箱子拼在一起,铺上随身背的被褥,有的干脆直接打地铺……”

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撤军,《万水千山》剧组跟随第五届慰问团赴朝为志愿军战士演出。

白慧雯和许大伟记得,演出是在部队驻地的操场上,战士们以随身背的行军铺盖为“凳子”,坐得整整齐齐,看得全神贯注。

全剧演出过半时,突然停电,一片漆黑,“现场安静极了,经过一段时间等待,依然没来电,于是我们就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前沿点起了蜡烛。”

与此同时,台下战士们纷纷打亮手中的手电筒,齐刷刷照向舞台,一道光、两道光、三道光……光束汇聚于舞台之上。

在这片特别的“光明”之中,《万水千山》继续演出,直至剧终。

一场将近两个半小时的话剧演出,前半程是电灯照明,后半程是手电筒照明,后者的光线略显暗淡,但却给了白慧雯一种特别的温暖,“演员和战士们都很激动,我们觉得彼此的心离得那么近……”

换景靠演员,速度震惊日本观摩团:

1956年,《万水千山》在第一届全国话剧观摩演出会中摘得一等奖。

编剧、导演、演员、舞美设计、舞台管理几个方面,我们这部剧都是一等奖!就连在剧中只有一两分钟戏份的‘俘虏’,都得了演员三等奖!”

许大伟语气中透着无比的自豪。

在他看来,除了艺术本体的评价,《万水千山》舞台管理最值得称道。

那个年代,没有现如今舞台艺术表演所使用的各种先进机械设备,所有道具和布景的放置、移动、换景,只有一个办法——靠人。

这部剧的绝大部分场景都是户外,这一场是古树山坡,下一场是波涛滚滚,再下一场就是皑皑雪山或茫茫草地,还有彝族风光……每一幕结束,场灯一黑,演员们立刻化身舞台工作人员,动手搬道具、撤布景,然后再换道具、换布景……”

许大伟说。

别看是“土办法”,效率却很高。

我们的换景速度很快,一幕演完,过一会儿,另一幕就开启了。面对台上的全新布景,台下观众经常发出惊呼声,然后就是热烈的鼓掌声。”

《万水千山》的换景速度,不仅令观众称奇,也震惊了当时观看演出的一个日本观摩团,“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们还专门为他们表演了一次如何换景!”

几乎每位演员,除了在台上表演,都要负责干这些活。那会儿根本没什么大腕演员之说,大家人人平等。”

白慧雯说。

 “老版《万水千山》更能体现长征精神”

85岁的林中华老人,和白慧雯是老伙伴儿了,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他和白慧雯一同担任朗诵。

1975年,在纪念长征胜利40周年之际,历经一年复排的新版《万水千山》公演。

除了担纲新增加的朗诵部分,林中华也有角色。

一开始他演的是在第一场中就牺牲的马营长,后来因为饰演罗副营长的演员年纪大了,便改由他出演。

虽说自己并未参演1954年版《万水千山》,不过林中华直言,从艺术性上讲,他还是觉得老版更有优长。

据他介绍,老版话剧主要表现的是红一方面军,而新版话剧将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的胜利会师加大了比重,“这样改动是毛泽东主席的意见,也符合了当时的历史情况,说白了就是更应景儿,不过我觉得在诠释红军精神、长征精神的深刻性上,新版话剧有一些削弱了。”

在林中华心中,对长征精神的刻画、再现,是《万水千山》这部话剧留给世人最可贵的精神给养。

他至今清楚记得1974年复排该剧时,陈其通将军对演员们说的话:

红军之所以能够过雪山、过草地,攻破天险腊子口,夺下泸定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拥有坚定的信仰,相信共产党能够带领中国人民走出黑暗,过上光明的好日子。而这一点,正是红军长征最终取得胜利的根基!”

回忆陈其通的这番话时,林中华声音洪亮、语调铿锵,眼中闪烁着光芒。

其实,对他们这一辈艺术家来说,不管是出演《东方红》,还是《万水千山》,亦或是那个年代的其他艺术作品,都是情感元素的一种解读与还原,更是信仰与理想的一次重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谁人评说 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