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二章,那个一起骑木马的女孩
本章来自《潋滟的桃花》 作者:王福光
发表时间:2017-03-11 点击数:192次 字数:

 那旋转的木马呀,音乐响起了,你可曾愿意带他们一起飞翔,飞到那青涩幸福的时光。

02.jpg

 

  那,那不妨就让时光在箫淼与詹飞那段淡淡暖暖的清浅的高中生活中短暂逗留,微微停留。当然也包括今天的新郎王大鹏,还有那痴情于大鹏的天真的胖妞素梅。

 

  可不要小看那几许可爱但胖乎乎的箫淼的闺蜜素梅,那时的她,可真的就像一湾清水那么清,那么纯,那么惹人爱,只不过她,是有点婴儿肥,整体形象差了点罢了。

 

  而主人公箫淼呢?在高中校园那可是出了名的校花,清纯无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郁的诱人的青春气息。可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这校长的千金,而詹飞呢?他只不过是一个傻小子,穷书生。

 

  只要箫淼她不张口,无论走到那里,那里绝对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一道生命中永不可抹杀的记忆。要不怎么说呢,漂亮的女生后面追求着可以排成排,排成连呢?

 

  而现实中,高中时代的箫淼却不是这样。因为,从上高一起,尽管有很多帅气可爱或者富有的男生给她写情书,约她看电影,可是那心高气傲的箫淼每次都拒绝了。因为她要找那份仅只属于她自己的爱情。

 

  箫淼还清楚的记得她那份爱情萌发在那个清晨的林荫道上,因为在那里她遇到了找到了她喜欢的他,也许就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吧,并且箫淼也不由自主的深深的痴迷着他,毫不顾忌的从那时疯狂的爱上他。至于那个男孩喜不喜欢她,她不知道,她也许真的只是想要这种感觉。

 

  箫淼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干净短发的詹飞身穿一件黑白相间的短袖,搭配着些许洞洞的牛仔裤,一双帆布运动鞋,简单干净,瘦削的身旁,但在箫淼眼里一个青春男孩的本色也许就应该如此,应该这样的让人痴迷迷恋而不觉的心慌,应该这样就算看着瞧着也是如此的亮堂。

 

  他与她相见,就在林荫道上,一个往左,一个向右。那相逢时的回眸一笑,箫淼至今还十分清楚的记得晓得,甚至夜里还反复回味着体味着这浅浅的迷人的微笑。

 

  那时,詹飞在跑过她身旁的微微一笑,在箫淼眼里,那笑容是那样的清澈,那样的透明,竟不由引得箫淼的心“怦怦”的直跳,好像那小鹿就要真的跳了出来。

 

  “同学,加个微信呗?”话还没说完,那小女生的娇羞,箫淼就急忙忙的拉着身边的同伴素梅跑开了。

 

  连衣裙在林荫道上飘扬,笑声在幸福里回荡。

 

  “好美,好美!如果,我有这样一个女朋友,那该多好!”詹飞傻傻的看着瞅着,竟不由自主的发出的感叹声。

 

  可实际上,这箫淼她并没有急着想跑开的意向,因为她只是想知道,“这个帅气令她心动的男孩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丁点曾注意到了她”。

 

  虽然话说男人都好色,但其实女人好色起来也许更可怕,就像箫淼见詹飞,难道就只打算今天匆匆一瞥吗?

 

  也许,爱意早出现,只可惜那时只是萌芽。恍然到了花期,她就要开花。

 

  当箫淼听到他发出的声音,也不禁惊了一下,回过了头。也许感情就在回眸间升温,爱意在凝眸间滋长。

 

  “好帅!好阳光……”箫淼已经彻底被这个干净男孩的笑容征服了,就赶紧对身边的素梅小声--笑着说着闹着。

 

  那胖乎乎的素梅说到底吗,也是一个女孩子。帅气干净的男孩,不总是会第一眼博的人爱吗?那可谁让素梅是箫淼的闺蜜,箫淼的好朋友呢?

 

  素梅她吗,当然也喜欢这样的男孩,只是没有箫淼长得漂亮,也只好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

 

  “但好像箫淼已拒绝了好多帅气的男孩了,那这一个男孩有什么特殊呢?”小脑瓜想了想,也不由轻拍了又拍。

 

  “公主,你的白马王子是不是出现了,如果我要是去了,她会不会被我迷住呢,那你到时可真就是引狼入室了。”嗨!谁叫别人箫淼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呢,又是自己的好姐妹。于是,素梅伴着鬼脸语重深长又略带调皮的娓娓说道。

 

  “小子,今天你可交了桃花运,我家小主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哟。”箫淼笑着乐着,也不由的跟素梅做了做鬼脸。那素梅呢?也就屁颠屁颠的笑滴滴的跑到那微微有些痴痴傻傻站着的詹飞面前,可小手却趁跟詹飞讲话时,巧妙的把纸条悄悄的塞到詹飞的口袋中,并佯作大声的“训斥”着。

 

  詹飞抬头望着那前面停下来的箫淼,那回眸间的深情一望,也许王子与公主的爱情就萌发了,开始上演了。

 

  可箫淼她不知道,她想知道詹飞会喜欢她吗?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女孩吗?

 

  其实,在詹飞的记忆中,他早已喜欢上那个喜欢穿连衣裙的女孩。淡淡的酒窝,甜甜的微笑,还有那好看的连衣裙。

 

  那现在的这个女孩是她吗?就是她吗?他看到她,心里也不觉有几丝兴奋,几许彷徨,真的是记忆中的那个她吗?

 

  也许想多了头痛,考虑多了多余。他詹飞于是就什么都不管了,他轻打了口哨,正准备离开。

 

  因为她毕竟是校长的女儿,“千金之躯”,风声多少也知道一点,但毕竟他们都处在青春期吗?或许,就因为这样,懵懵懂懂的爱情更迷人,爱意朦胧更值得人回味。

 

  “傻小子,该走了,箫淼这几天好像在喜欢一个男孩,可不知哪个男孩有这样的幸运?”大鹏从远方气喘吁吁跑来,顺身就拉起那个有点痴痴呆呆的詹飞,并无意或有心的说到。

 

  他说着笑着也不由看了看詹飞,脸上却乐开了花,也失望着,一个这样漂亮的女孩竟喜欢这样的傻小子。嗨,那要是自己该有多好呢?

 

  詹飞和大鹏他们一起跑远了,所以他并没有想还有没有机会遇见她,至于相爱相守这种事,对于他詹飞,那是梦想,或许更是奢侈吧。

 

  虽然自己可以是王子,但那个王子是出生在平民家?而她箫淼的的确确可真的是校长的掌上明珠,真正的公主呀。

 

  花开一朵,各表一枝。

 

  “快说呀,你刚才怎给他讲的,他又给你说了啥?”箫淼见詹飞他们跑远了,就赶紧收起了那种小鸟依人故意做做的姿态,对素梅嚷着。

 

  “还说,我们是好姐妹呢,一看就知道见色忘义。”素梅,这时却不急不慢的闹着。

 

  “他,还没有女朋友呢,长得不错,对了他叫詹飞。”箫淼的脸有点红了,不过只是微微泛了点红,素梅看着瞧着,就赶紧小声语无伦次的凑近箫淼的耳畔轻轻地乐着说到。

 

  些许欢喜,透着点滴的触动,真的好纯好美。箫淼的脸轻微有了点微笑,她真怕那个“阳光男孩” 已经有了女朋友。但箫淼想着笑着乐着,不过,箫淼打心眼里想,就算他有女朋友,他也是我的。想到这里,脸儿不由的红了起来,要知道她才是一个17岁的女孩。

 

  那谁叫青春就这样美,瞬间就这样的空透着心喜呢?

 

  情窦初开的年纪,青涩的年华,也许记忆才是那最美的回忆。

 

  箫淼拉着素梅跑开了,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这一切都被来寻找詹飞的大鹏看的听得一清二楚。

 

  因为物以类聚,当然人也一样,詹飞喜欢怎样的女孩,他大鹏会不知道吗?

 

  况且谁不知道这个校花箫淼呢?但他却不知道这个女孩怎会喜欢这个呆头呆脑并穷酸的傻小子詹飞呢?

 

  “自己论身材论相貌可那一点也不比詹飞差,也许只是因为詹飞他比较帅吧”,想着想着大鹏有点埋怨起了自己,或许毕竟詹飞是他的好哥们吧。

 

  “哟,不错哟,交桃花运了,恭喜恭喜!”。大鹏心里难免有少许淡淡的失意,浅浅的嫉妒,但还是赶紧朝詹飞吆喝了起来。

 

  “你,可别瞎说,哪有?”说到底詹飞也只不过是一个青涩的帅气男孩,谁知脸儿片刻间竟羞得红了起来,于是他就手忙脚乱的赶紧回去了。

 

  可眼却向箫淼的方向,瞟了又瞟,不忍离去,也不想离去。那,那她,可是那个记忆中一起陪他骑木马的女孩吗?

 

  “有事,哥,罩着你”。大鹏与詹飞是初中同学,因为家住的比较近,所以就一起又考到了同一所高中。

 

  但其实,这大鹏也只比詹飞大几天。不过,大鹏长的比较壮实,而詹飞比较瘦弱,所以大鹏就经常有事没事常无意的念叨着。

 

  大鹏属于那种身材魁梧,而面相一般的普通人。可不像这詹飞怎看,怎都像一个潇洒的贵公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可现实却并不是这样,詹飞直到上了高中,都没有见过他的父亲。只是,他每次怯生生的问母亲,母亲总告诉他,“父亲,早已过世了”。

 

  他也想过那母亲为啥不再找一个呢?想了好久,想了许久,他觉得应该是母亲对他的爱吧,怕他受伤害吧。所以在单亲家庭长大的詹飞就无形中多了几丝敏感,增了几丝忧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王福光
对《第二章,那个一起骑木马的女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