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任重道远 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3-03 点击数:68次 字数:

4

 

我注意到中国好象没有专门的儿童文化,特别是没有青少年文化。

我心里纳闷:

“儿童也要服从那些大人们为革命戏曲设定的标准吗?还是我们可以为儿童创造别的文化种类?”

我委婉地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江青的回答是正面的,没有任何遮掩:

“我们还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

停顿了一下:

“但群众已经自发地做了许多的工作。”

我们倡导“科学母爱”,她是广义的,是社会的、科学的、人文的、富有情感的爱。

这种“爱”体现在对学龄前儿童和少年儿童的教育上,就要从科学发展的角度,用科学的思想来研究和探讨尊重的教育和倾听的教育。

孟台梭利曾经非常深刻地指出:

“我们只有在儿童身上才能领悟到大自然的雄伟”。

儿童是人类文明的传递者,儿童群体的文化极具有独特性,那么,针对儿童的教育也应是独特且赋有生命性的。

一、儿童文化与儿童哲学

雅斯贝尔斯认为:我们可以从孩子提出的各类问题中意外发现,人类在这些方面所具有的内在禀赋。

我们常常能从孩子的言谈中听到触及哲学奥秘的话语.......,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研究儿童,了解儿童,尊重和保护儿童那纯洁的心灵和智慧的双眼。

这就是我们要说的,教育应该根植于儿童自己的世界,关注儿童文化及哲学。

儿童文化是儿童自己在与同伴交往的过程中形成的儿童之间相互认可的文化,有自己独特的行为方式和相互认可的游戏规则。

儿童文化与成人文化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联系表现在:儿童文化与成人文化一样,是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的所属群体产物,儿童文化中彰显的儿童哲学精神对成人文化有冲击作用,儿童文化必然向成人文化发展。

区别表现在:

儿童文化主要充满自由、想象和创造,且具有感性、激情、易变性等特点,而成人文化则充满理性、具有客观、稳定的特点。

蒙台梭利曾说:

“如果我们真的渴望在大众中更为广泛地传播文明之光,那么,要想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求助于儿童。”

儿童文化作为儿童群体在生活世界中形成的文化模式。

其中蕴涵着浓厚且耐人寻味的哲学精神,即平等、自由、创造。这也是成人文化现今所深入探讨和追寻的。

儿童文化首先是自由的文化,儿童可以自由地展开自己想象的翅膀,徜徉在美丽的世界中,尽情享受丛中所获得的愉悦和满足;儿童文化也是创造的文化,儿童世界本身就是创造的世界,儿童的天真烂漫与执著,体现了人类求真、求美的精神世界,没有创造,儿童则失去儿童的“意味”;儿童文化也是平等的文化,儿童交往中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任何人在规则面前是平等的,一旦有人不遵守规则,就会被文化所遗弃,儿童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儿童文化和儿童文化中的哲学精神应是当前教育所重视和体现的,如果教育或教师(家长)仍固执地去追求形式,用固定的模式或方法去解释和规范教育的话,我们的教育将会渐渐离开教育的本质。

所以,儿童应走进教育,走进教育(养育)者心中。

二、尊重的教育

美国当代教育哲学家乔治.奈勒在《教育哲学导论》的结尾处有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哲学解放了教师的想象力,同时指导着她的理智......,那些不应用哲学去思考的教育工作者必然是浮浅的。”

因此,每个教师(家长)不仅要把儿童看作“小小哲学家”,爱护他们那智慧的双眼和充满哲学思维的头脑,而且要身体力行地用辩证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和看待儿童,尊重儿童。

1、尊重儿童人格的独立性。儿童的发展,无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都是一个追求和体现独立的过程。从脱离母体到身心成熟,进入成人社会,开始承担社会责任,儿童越来越多地具有独立活动的能力。

在获得独立能力的过程中,儿童以其自身的哲学精神为核心,不断地建构自己不同于成人文化的文化。

所以,尊重的教育首先应体现在尊重儿童人格的独立性上。其一,要承认儿童现有的发展水平和能力,又要看到儿童发展的“最近发展区”和总趋势。把儿童看作发展中的人,不能有意无意的贬低或扼杀儿童的能力。

其二,尊重儿童的选择。儿童有其自身的爱好、兴趣,故有自己的“价值选择”,教师(家长)不能代替儿童作出选择。

其三,尊重儿童的情绪情感。教师(家长)要把儿童看作有意识、有感情的人,分析其外在情绪表现背后的生理、心理原因。

2、尊重儿童发展的权利。1989年11月20日,来自世界161个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大会上庄严通过了一项重要的法律文件,这就是《儿童权利公约》。

此公约的基本精神是强调儿童拥有自己的权利,有发表自己观点和想法、展现自身能力的自由和权利。

儿童文化虽具有感性和易变的特点,而且儿童年幼脆弱还不成熟,离开成人的照顾和保护,生存都不可能,更不用说发展。

然而,他们又是和成人完全平等的社会成员。

这种儿童的权利的两重性,决定儿童在其权利的行使上,必须接受教育和保护。

所以,教育就必须尊重和保护儿童发展的权利,提高儿童的地位,使儿童真正成为“儿童主体”。

这需要转变教育观念,改进教育方法,改善师生关系,健全教育法规等。

3、尊重儿童的个性。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儿童。

每个儿童都有自己不同于他人的个性,有自己的个性发展潜能与优势,这就要求教育者应做到:

第一,热爱所有的儿童。爱是一种内在的美好而真挚的情感,爱孩子,则是所有生物的原始本能,更是人类社会的高尚情感,她没有界限,没有等级。教师要秉公无私,一视同仁,没有偏爱,努力使每个儿童都能在师爱的沐浴下健康成长。

第二,尊重儿童的可教育性。儿童有其独特的个性潜能优势,所以,所有的儿童从本质上来说都有可教育性,也都可能在特定的领域中最终获得成功。

教师要善于观察和分析,对每个儿童负责,帮助儿童找到发展的优势领域,和儿童一起追求平等的哲学精神,而不应无端漠视或无礼对待儿童。

三、倾听的教育

儿童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哲学精神,教育要真正走进儿童心中,不仅要尊重儿童的独立人格、个性差异、发展权利等,还需要在教育实践中倾听儿童的心声。

尊重和倾听这两个教育精神或行为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无倾听的尊重只是表层意义上的尊重,或者说不能实现尊重。

无尊重的倾听则会扭曲倾听的教育价值,导致倾听的盲目性和无意义性。

在教育过程中,教师常常不能或难以倾听儿童的声音,造成失聪现象。

不仅会阻碍教育教学的顺利进行,严重的会贻误儿童的发展,倾听的教育价值在当前还没有引起广大教师的广泛关注。

所以,基于儿童文化的特殊性,笔者提出倾听的教育。

1、倾听儿童的思想。儿童有思想,有自己的哲学智慧,它们可能是些零碎的、简单的、幼稚的观念和看法,但这些思想却构成了他们未来发展的现实基础,他们就是在自己的思想中生活和发展,在自己的思想中与教育者沟通。

教师要在参与和体验中倾听,不是对儿童声音被动的听,而是主动地听,这种主动性在倾听与精神生命的发展之间建立起实质性的联系。

通过倾听发现儿童的欲望和情感背后的某种思想和观念的萌芽,并尽量认可它们的价值和意义。

2、倾听儿童的情绪情感。儿童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为感性化,易变化、不稳定,有人称“儿童是情绪情感的奴隶”。

儿童情绪的外在表现形式也非常丰富,有面部表情,也有肢体语言等。

教师应在冷静和深沉的静默中,深入儿童心灵深处去倾听他们的呼喊和呼求,能迅速准确地从儿童发出的各种声音中听出愤懑、快乐、喜悦、激动和烦恼等各种情绪感,同时在教育教学中做出适当的调整和反馈。

3、倾听儿童间的差异。尊重儿童间的差异是一种教育理念,而要将理念转化为具体行为和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就需要倾听来做中介,即面向具体和特殊的生命个体的倾听。

教师能在一种接纳和平等的精神指向下倾听,当各种声音汇集在教师耳边的时候,教师能在教学敏感下听出各种声音的差异,听出他们所反映的不同个性和人格。

儿童世界是一个独特的文化世界,在文化世界中每一个儿童又是独特的存在。

儿童的教育也应该是整个教育世界中独有的奇葩,在教育世界中每个儿童应受到尊重,获得应有的地位和权利。

作为一个真正关注儿童生命的教师,也应怀着一颗充满柔情的爱心,满怀信心和期待地迎接那些稚嫩、纯洁的生命体。用“科学母爱”的阳光抚育儿童茁壮成长。

 

显然,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江青说的没错,共产党历来就十分重视儿童的早期教育。延安时期的“保育院”,便是最好的佐证。

《延安保育院》剧场是陕西旅游集团所属的西安唐乐宫倾力打造的文化性建筑,它结合《延安保育院》剧作内容改造而成,集独特性与创新性于一身。

《延安保育院》剧场有效运用奥运会中最为先进的舞台理念和设备,声、光、电、水、雾、乐、舞、歌创造出无数身临其境的梦景。

国内首款能整体、分体垂直升降的全自动化舞台,战机呼啸和浪漫星空的三维成像穿越了多维战地时空,带您见证孩子们的天籁合唱,听取陕北民歌的高亢悠扬,感受安塞腰鼓的激情迸放,感受无邪的稚子之心,无私的教师之心,无畏的战士之心及军民共筑的人间大爱。

作为延安红色旅游新名片,《延安保育院》依托大量深度挖掘的第一手珍贵史料,以独特的视角,大胆启用现代舞台剧为主要表现形式,致力于打造旅游文化的精品剧目,提升延安文化创意产业的层次,开创延安新的旅游项目。

其国内外首款能实现舞台整体、分体垂直升降舞台,以给观众身临其境的震撼感受展示新中国的大爱精神和纯真情怀,铸就新时代的“延安梦想”。

节目自开演以来受到省、市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旅游业界的广泛赞誉,先后迎来了长庆石油集团、中国学龄前儿童品格教育在行动”活动、“鲁艺”后人访问团、步长集团专家议会团、陕西省美协等大型团队的包场演出,观演人员纷纷发出延安精神——中国复兴之魂的豪言气魄。

标志着战争时代新中国大爱精神及纯真情怀的《延安保育院》,至此也成为铸就新时代“延安梦想”的文化标志,更是实现“中国梦”的有力奠基。

民族存亡之际,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大旗,与日寇浴血奋战。无数抗日志士奔赴前线,英勇捐躯;大量党的领导和骨干因为要领导边区建设、指挥军队作战而无暇顾及子女的抚养与教育。

这些孩子是革命的后代、祖国的蓓蕾、民族的未来,为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培养民族未来的主人,于1938年7月,由进步人士、社会团体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发起成立了陕甘宁边区儿童保育院宋庆龄何香凝邓颖超等13人为名誉理事,杨芝芳兼任院长,负责接收培养边区干部(如毛主席的孩子李讷李硕勋的孩子李鹏刘伯承的孩子刘太行等)、军人的子女和革命烈士遗孤。众多革命后代在保育院学习生活,继承了革命精神,见证了那段特殊的历史。

延安保育院” 的历史见证了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主要时期,是中国革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延安保育院的成立运转凝结了党和政府的关心,毛泽东曾题词“好生保育儿童”、“好好学习,好好玩耍”,关注红色后代们的健康成长。

延安保育院的历史也是中国教育事业的基本理念、方针产生和成熟的历史。

这里有岁月留下的清晰记忆,这里有生命镌刻的不朽誓言,历史的画面被定格在1937年中国革命抗战初期那个特定的时空,红军当年遭遇的一场激烈战争又一次重现眼前。

战火中,英勇的生命像海浪一般奔流不止,一个人倒下了另一个人继续冲锋陷阵,一群人倒下了又一群人接踵而至英雄的母亲保护着襁褓中的婴儿壮烈地走完了自己的征程,希望的种子在爱的呵护与召唤中奔向了革命的圣地延安。

 “回家”

延安,缔造中国革命历史传奇的圣地,它的儿女用不屈的精神和惊天泣地的大爱,将一个民族崇高的壮举,浪漫而又壮阔地书写在这片黄土地上。延安保育院,像一位慈母,用博大的胸怀,守护着这些为了民族解放事业而浴血奋战的革命者的后代。无论是面对性格孤僻的孩子还是面对战争中父与子之间插肩而过的人生遗憾.....,保育院就如同点点繁星,为这些弱小的生命撑起了一片爱的天空。

 “成长”

边区大生产,荒山变良田。“好好学习,好好玩耍”,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关怀、爱护下,曾经孤立无援的孩子们,如今在保育院中过着幸福而又快乐地生活。丢手绢、滚铁环、学防线、跳圈舞、趴战壕……,一幕幕浸漫儿时记忆的动人画面就如同乡音一般,让浪漫、传奇、和谐的画卷绽放在延安这片厚重而坚实的黄土地的上空。

 “转移”

战事告急,上级指示保育院所有人员必须立即转移。为了带走烈士的遗孤,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保育院院长忍痛将自己的女儿小红霞留给了老乡。部队的身影浩浩荡荡,就像一幅幅曾经唤醒过无数人记忆的马背上的摇篮图,重现在人们眼前。沿途中,一场声势浩大的祈雨仪式正在进行,那缭绕撞心的腔韵如同可以劈山凿石的神器搅动着这片干涸的土地。孩子们的到来仿佛也感动了上天,将百姓渴望已久的甘霖及时送到。乡亲们欢呼雀跃,敲响了激昂奔放的安塞腰鼓,黄土高坡弥漫在一片沸腾的海洋中。

 “东渡”

战斗打响了,小保育员为救孩子宏远身受重伤;放羊老人张大爷为救院长的女儿小红霞也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生命一个个壮烈地离去,就像惊雷一般震撼着孩子们的心。转移的队伍终于来到了黄河边,幸福就在隔水相望的对岸。迎着冰冷刺骨的河水,战士们义无反顾地跳入水中为孩子们护航,用身躯抵挡住肆虐的炮火,用大爱坚守住生命的小船。渡河中,院长为救落水的孩子宏远永远地消失在汹涌的河水中。院长的离去让宏远封闭的心结在这一刻被彻底打开,面对着滚滚的河水撕心裂肺地喊出了心中渴望已久的妈妈。

时空中响起了献给母亲的歌,天籁般的童声如丝丝清泉激荡着每个人的心。河水沸腾了,它将中华民族不朽的足迹闪动在汹涌澎湃的黄河瀑布;将一个民族可歌可泣的大爱精神,熔铸成飘扬的五星红旗。曾经被保育院安全转移抵达西柏坡的孩子们,在时光的穿梭中慢慢变成了半百垂旬的老人,与当年亲身经历了那段岁月的老人们的真实合影,交汇出一幅意味深长的画面。中国几代人为之奋斗的红色延安精神,将随着孩子们幸福的笑声代代相传。

1.一次题材的革命:取材独特、真实

《延安保育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抗战时期为保育儿童而成立的延安保育院之真实历史为主题的大型原创红色历史歌舞剧。彰显革命人文情怀的红色传奇

2.一次创作的革命

一部融历史性、民族性、艺术性、创新性于一体的红色经典歌舞剧。全剧取材真实,结合舞蹈、民歌、秧歌、道情等极具地方特色的艺术表现形式,让观众仿佛置身于革命年代的真实氛围,使观众在震撼中得到启迪。

从2010年底开始,陕旅集团张小可董事长组织对200多名原延安保育院孩子进行了历时半年多的采访,抢救性地搜集了200多个小时的影像资料以及书刊、信件、照片等大量珍贵的保育院史料,与延安市文物局联合在北京召开“童年记忆”座谈会,邀请当年在保育院学习生活过的革命后代追忆往昔岁月。

3.一次舞台的革命

用大写意的方式体现歌舞剧的历史环境、地域特色。

全国唯一的、为一部革命题材打造的定目剧。

国内首款实现整体倾斜式、分体90°垂直升降的全自动舞台,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4.一次技术的革命

剧作集合了当今世界一流的作品、舞美、灯光、音效等专家,运用了高科技的三维成像技术,奥运会、世博会等重大活动中最为先进的理念和设备,为观众营造穿越时空身临其境的多维感受。

高科技的三维成像技术使呼啸的战机、激烈的战争、浪漫的星空、动态的流沙,垂悬的水瀑等特效逼真呈现!

5.一次演出的革命

演员队伍中有17个孩子,最小的仅三、四岁,小演员培养的难度之大,更新换代率之高与同类剧目相比,绝无仅有!

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当然,是难点,也更是亮点!

《延安保育院》于2012年7月1日在延安圣地大剧院演出以来,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好评和高度认可。被众多媒体和评论家公认为是一部艺术创作意识超前、内容深刻、场面恢弘、风格独特、影响巨大的全新红色演艺精品,让众多经历过那个年代风雨的老同志感动落泪。

5月20日,毛泽东之女李讷来到陕北,参加“毛主席亲属与身边工作人员重走毛主席转战陕北路”活动,在观看大型红色历史舞台剧《延安保育院》时,李讷哽咽难抑,一度中途离场。

1938年7月,由进步人士、社会团体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发起成立了陕甘宁边区儿童保育院,负责接收培养边区干部、军人的子女和革命烈士遗孤。

众多革命后代在保育院学习生活,继承了革命精神,后来成长为一代栋梁。

  彭士禄

  彭士禄是我国核动力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著名的核动力专家,曾任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大亚湾核电站总指挥、秦山二期核电站首任董事长。

1925年,彭士禄生于广东海丰,他的父亲就是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农民运动领袖彭湃。

在彭士禄不到五岁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就相继牺牲,自己也成为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捕对象。

童年时期,他几经入狱和逃难,遭受了数次致命的疾病的折磨,在战火中幸存下来。

  1940年秋,党组织安排彭士禄去延安学习,当时还是周恩来派副官龙飞虎将彭士禄和另外几名烈士子女接到重庆,并于年底转送到延安。

  在延安的几年,彭士禄勤奋刻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51年彭士禄被选派留学苏联,1958年回国,后来的几十年,彭士禄为祖国的核动力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李鹏

 

  曾任国务院总理、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李鹏,童年时期也在延安度过。

2009年2月19日,李鹏回到延安和乡亲们过年,并说“我是延安人”。

李鹏一直以自己是这片黄土高原的一分子而自豪。从1941年到1945年,李鹏在这个革命的大熔炉里生活了整整5年。

李鹏的父亲李硕勋曾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苏省委秘书长、省委军委书记等职。

不幸的是,1931年9月,李硕勋在李鹏3岁的时候为革命牺牲。

在《李鹏回忆录(1928-1983)》一书中,李鹏写到了自己在延安遇到毛泽东、周恩来、邓颖超等革命前辈的故事。

后来,李鹏用自己的稿费向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捐款三百万元,设立了“李鹏—延安助学基金”,资助延安的贫困大学生。

  李铁映

  李铁映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第一任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部长李维汉之子。

李铁映于1936年在延安志丹出生,1938年随父亲来到延安城,1941年,李铁映的母亲金维映正在苏联莫斯科中央东方大学学习,在希特勒军队进攻莫斯科时,金维映所在的医院遭到敌人炮火轰炸,金维映牺牲。

金维映牺牲后, 李维汉忙于工作, 无法 照料自己的儿子,便把他送到了延安保育院。

后来,李铁映成了令延安保育院老妈妈们骄傲的孩子,他也多次回到延安看望保育院的阿姨和她们的后代。

在一次座谈会上,李铁映曾说:“我是延安娃,是延安母亲的孩子。”

  刘太行

 

  刘太行是刘伯承元帅的长子,曾任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少将军衔。

刘太行1939年3月18日出生于太行山。

1940年10月,徐向前去延安开会,经过太行山,刘伯承将1岁多的刘太行托付给徐向前,由徐向前带到延安,直到四五岁时才在延安见到亲生父母。

刘太行到达延安后进入延安保育院,后进入抗日小学学习,直到抗战结束。

遗憾的是,比他小一岁的妹妹刘华北却没能见到抗战胜利的阳光。

在日本投降前两个月,只有5岁的小华北,在延安保育院里被半夜潜入窑洞的敌人杀害。

当然,,在延安保育院里茁壮成长的国家栋梁之材绝不止以上几人。

借用一句中国的成语:

“不胜枚举”。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任重道远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