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3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25 点击数:139次 字数:

30

 

8月的一个下午,在上海郊外迷人的欧式风格的学院里,我和创作这出革命性芭蕾的剧团见了面。

上海舞蹈学校是一所中等舞蹈专业学校。创办于19603月。学制67年,设有民族舞表演专业芭蕾舞表演专业,主要学习舞蹈、音乐以及一般文化课程。

专业教师由艺术院校毕业生和有经验的演员担任,文化课由上海师范学院的毕业生教授。学校经常与国内外著名舞蹈艺术家进行学术交流,并到全国各地搜集整理民间舞蹈素材,丰富教学内容。

建校以来到1984年为止,已培养3000多名毕业生,为上海及部分其他省市的专业舞蹈团体输送了演员、教员、编导等专门人才。

1964年,学校师生根据同名歌剧改编演出的《白毛女》,得到国内外的普遍好评,在芭蕾民族化方面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

此外,学校还先后创作演出了芭蕾《苗山风云》、大型民族组舞《长征》以及《金孔雀》、《剑舞》等小型节目。

负责接待工作的是该校时任校长林扬扬(音译)同志。

作为剧团的芭蕾舞老师和政治委员,他显得很机智。我说的“机智”,是指他对付外国人很有办法。

他开始讲述自己的政治故事:

1960年,他们这些被称为“小兄弟”的演员和“老大哥”(北京舞蹈学院)分开了。

过去芭蕾只是迎合那些请得起外国舞蹈老师的富家小姐。

10年来,他们一直在想办法让大众接受芭蕾。学生现在完全是由中国舞蹈老师指导。

江青同志首先发起了由“资产阶级古典艺术”向“无产阶级大众艺术”转变的政治运动。

刘邓路线的追随者是她的主要反对者。

这些人也是这一“地主和资产阶级神圣领域”的捍卫者。

林默涵(前宣传部副部长)、陈丕显(上海市委书记)过去常讲:

“把芭蕾这一外国舞蹈从外国的社会政治现实中分离出来,用来表现当代中国现实,是十分荒唐的想法。”

他们操纵剧团演员,一直在软磨硬泡(或明或暗)地抵制江青同志对芭蕾的这场改革运动。

 

陈丕显(19163201995823),汉族。1916320生于福建省长汀县南阳区官连坑(现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官余村)一个农民家庭,曾用名陈家煜,化名阿丕。

陈丕显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书记,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后因病医治无效,于1995823凌晨435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19163月,陈丕显同志出生于福建省长汀县南阳区官连坑(现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官余村)的一个农民家庭。

早在少年时期,就受进步思想影响,追求革命真理,于1929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开始了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60余年的革命生涯。

1929年起,陈丕显同志在福建省从事共青团的创建工作,先后担任共青团福建省委儿童局书记,共青团中央儿童局书记,共青团闽赣地区中心县委书记,共青团中央苏区分局委员。

1935年初,陈丕显同志任共青团赣南省委书记。在主力红军出发长征后,他跟随项英、陈毅等同志和中央苏区领导机关一起突出敌人的重重封锁和包围,进入赣粤边游击区

在失去同党中央的联系并被敌人封锁的极端困难条件下,艰苦卓绝地进行了三年游击战争,粉碎了敌人的多次清剿,为保存革命力量,坚持南方的游击战作出了贡献。

19494月至19528月任苏南区党委书记,其间:19495月起兼任苏南区党委财政经济委员会书记,曾兼任苏南军区政治委员。

194912月至19548月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华东行政委员会委员。

19523月至195410月任中共上海市委第四书记,195410月至19567月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二书记,19567月至196511月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196511月至19671月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

其间:19528月起兼任中共上海市委工业生产委员会书记,19537月至195411月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委员,195411月至196011月任中共中央上海局委员,195811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上海市政协主席19592月至19627月兼任上海市基本建设委员会主任,19612月至1966年冬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曾兼任上海警备区第二政治委员、第一政治委员。

1966年至1975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被关押,待分配。

1975年至1977年初任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

19772月至7月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

19777月至19781月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

19781月至8月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湖北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

19788月至19828月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兼武汉军区政治委员(19791月起),曾兼任湖北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788月至19801月任湖北省革委会主任,19801月至19827月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829月至198711月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9835月至19857月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19836月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711月至199210月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19904月起任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名誉主任。

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十三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委。

1995823在北京逝世。

解放战争时期,陈丕显同志历任华中野战军七纵队政委,华中分局委员,华中分局驻苏中区代表,新四军华中南线后勤司令部政委,华中工委书记,新四军华中指挥部、苏北兵团、苏北军区政委。

19466月,蒋介石公然撕毁双十协定,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

陈丕显同志参加了粟裕同志直接指挥的苏中七战七捷,担负了繁重的支前任务。

19469月,党中央指示华中野战军向北发展,主动撤离华中和两淮(淮安、淮阴),华中分局决定陈丕显同志留下领导华中地区的敌后斗争。

他在敌强我弱的不利形势下,不仅保存了我党的骨干力量,而且善于捕捉战机,主动出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作战。

1947年夏,全国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

当时华中内线的兵力已发展到三个纵队,与山东兵团相呼应,发动了强大的攻势,形成两只拳头左右夹击,有力地支援了我军的外线作战。

嗣后,陈丕显同志随军参加了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在淮海战役中,华中地区共动员了民工107万人,其中随军民工22.5万人,担架1.5万多副,小车8万辆,供应粮食1.1亿斤。陈丕显同志领导华中地区军民,有力地支援了淮海战役,作出了突出贡献,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功勋。

19494月,陈丕显同志随军渡江南下,任苏南区党委书记,苏南军区政委,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

他为建立新解放地区人民政权,进行土地改革,剿匪反霸,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和繁荣经济,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经过三年的努力,全区粮、棉年产量均已超过抗日战争前的最高年产量,工业生产大部分产品的产量成倍增长。

由于出色地完成了土改和镇反的任务,受到毛泽东同志的称赞。

19522月,陈丕显同志调上海工作,历任上海市委第四书记、华东行政委员会委员,华东局委员,上海局委员,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警备区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上海市政协主席,上海市委第一书记

解放初,在百业待举、百废待兴的繁重任务面前,陈丕显同志一到上海,就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协助陈毅同志坚决执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为镇反、肃毒、禁赌、禁娼,荡涤旧上海的污泥浊水,维护社会安定;为平抑市场物价,恢复正常的生产秩序和生活秩序,作出了巨大努力。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陈丕显同志作为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之一,为上海工业生产的全面恢复和发展,支援全国重点建设和边疆建设,做了大量工作。

在党中央批准上海市委提出的关于充分地利用上海工业潜力,合理地发展上海工业生产的方针后,他与市委其他同志一起,以更积极的姿态,充分利用沿海老工业基地的优势,进一步调动广大工人、知识分子和工商业者的积极性,促使工业得到合理发展。

陈丕显同志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上海,倾注了大量心血,作出了重大贡献。

 文化大革命期间,陈丕显同志受到残酷迫害,被关押长达十年之久,亲属也受到株连。

难能可贵的是,他自己身处危境,还尽一切可能保护受迫害的干部。

1977年陈丕显同志恢复工作后,2月任云南省委书记、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同年7月调湖北工作,担任湖北省委第二书记、湖北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

19788月至198210月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

在此期间,他还先后担任湖北省革委会主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湖北省军区第一政委,武汉军区政委。

他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和方针、政策,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纠正的错误影响,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实行改革开放,恢复发展经济,夜以继日地紧张工作。

他十分重视农业、林业、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重视国有大中型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重视经济建设与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为湖北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陈丕显同志在19829月召开的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同年10月调中央工作,历任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他坚持以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为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做了许多工作。

他始终关心上海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并积极建议建立浦东经济开发区。

陈丕显同志协助彭真同志,在分管政法工作期间,为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为创建武装警察部队,加强政法干警队伍建设,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在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务工作中,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出了突出贡献。

陈丕显同志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央委员

陈丕显同志离开领导工作岗位后,即使在重病期间,仍关心着党和国家的大事,衷心拥护党的基本路线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衷心拥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

他对党的事业极为关注,对社会主义祖国的发展前途充满信心。

陈丕显同志一贯忠于党、忠于人民。

红小鬼到八旬老人,一生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对共产主义矢志不渝,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

他相信群众,热爱群众,遇事同群众商量,坚持走群众路线。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时刻不忘群众,关心群众疾苦,尤其关心老区的经济发展和老区人民的生活改善。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丕显同志奉命到瑞金、信中等地寻找、联络部队,为赣南游击队出山抗日做了大量工作。

不久,他被调到中共中央东南局工作,任青委书记、青年部长,动员和组织广大革命青年参加新四军

随后从苏南渡江北上,随军东进,创建了苏中敌后抗日根据地,历任苏中区党委副书记、书记,新四军苏中军区政委。

他根据毛泽东同志关于建立农村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深入发动群众,独立自主地进行武装斗争,建立统一战线,实行减租减息,促进生产,保障供给,为建立根据地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他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参加了陈毅、粟裕同志亲自指挥的著名的黄桥、车桥等战役,给国民党顽固派和日寇以沉重的打击。

他领导苏中军民粉碎了敌人的多次扫荡清乡,保卫了抗日民主政权,使苏中根据地扩大到2万多平方公里、800多万人口,拥有四个纵队的兵力,直接威胁着南京的日本侵略军总部和汪伪政府,成为敌人的心腹之患。

1940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不管环境何等险恶,陈丕显同志一直坚持在苏中,领导抗日军民同日寇、汪伪军进行了殊死的搏斗。他为创建、巩固和发展苏中抗日根据地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他尊重知识,爱惜人才,对知识分子热情关怀,对党外民主人士坦诚相待。他作为我党早期从事青少年领导工作的老同志,始终十分关注下一代的成长。

他对革命和建设事业兢兢业业,任劳任怨,鞠躬尽瘁。他不顾体弱多病,勤勤恳恳,呕心沥血,忘我工作。

他在退出领导岗位后,仍担任全国老龄委员会名誉主任,为我国老龄事业付出了辛劳。

他一贯坚持党性原则,遵守党的纪律和政治生活准则,坚持民主集中制,维护党中央权威。

他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廉洁奉公,反腐倡廉。他作风民主,平易近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爱护干部,维护团结,对家属、子女严格要求,处处表现出人民公仆的本色。

他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德,受到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敬佩。

陈丕显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光辉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他的逝世,是党和国家的一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陈丕显同志的革命品德和优良作风,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同心同德,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书记,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陈丕显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95823日凌晨435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官方评价陈丕显是: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

就是这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却是资产阶级路线的捍卫者。

例如,为了强调大春的革命精神,江青要求表演他组织反对地方恶霸和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但修正主义者却坚持让大春专注于追求喜儿的恋情,意味着“爱情”比“革命”更重要。

其中在山洞里的一幕,大春和喜儿分别几年后重逢,修正主义者让大春以针线包作为相认的“信物”,让他放荡地舞蹈,沉醉于爱情。

舞蹈结束时,两人结伴过上了安逸的田园生活。

剧中的集体舞蹈也只是歌颂生产,而与政治无关。

江青强烈反对“和平的结尾”。

反对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

尽管剧中的黄世仁和村中的其他恶霸和狗腿子都被打倒了,她仍不断地提醒演员们:

“在30年代未,我们国家的大部分和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都还没有解放。这种时候,大春和喜儿应该将爱情放在一边,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3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