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2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24 点击数:70次 字数:

29

 

田华,19281214日出生于河北唐县,中国女演员。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

1950年因在电影《白毛女》扮演喜儿被观众熟知。

1958年在影片《党的女儿》中扮演李玉梅。

1959年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

1980年主演电影《法庭内外》,凭借此片获得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2008年参演青少年励志电影《寻找成龙》。

2009年获得第12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终身成就奖。

2010年获得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终身成就奖,同年客串演出贺岁喜剧电影《戒烟不戒酒》。

2011年参演温情电影《飞越老人院》。

田华出生于河北省一个落后的小山村,童年家境贫困,1955年田华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干部训练班深造。

1940年参加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经常跟随剧社到各地进行宣传演出,并且在许多话剧中都担任角色。

1950年,田华获选在东北电影制片厂翻拍自同名歌剧的剧情片《白毛女》中扮演喜儿,这是她第一次登上银幕,

凭借此片田华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金质奖章。

1958年,田华在根据赵树理小说《三里湾》改编的历史题材电影《花好月圆》中扮演范灵芝。

在历史题材影片《党的女儿》中扮演李玉梅。

同年参与拍摄历史题材电影《江山多娇》,田华在剧中扮演女青年岳仙。

1959年田华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成了一名军队电影演员。

1962年在根据海南战役史实改编的纪实影片《碧海丹心》中扮演肖汀。

1963年拍摄剧情片《夺印》,饰演女主角胡素芳。

1964年在历史传记类影片《白求恩大夫》中扮演老冯。

1965年拍摄悬疑谍战片《秘密图纸》,扮演女侦查员石云。

1978年田华在历史题材影片《奴隶的女儿》中扮演曾未之。

同年在反特故事片《猎字99》中扮演党委书记。

1980年田华主演纪实电影《法庭内外》,扮演刚正不阿的女院长尚勤,凭借此片获得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1981年在剧情片《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中扮演颜少春。

1995年在纪念世界电影诞生100周年、中国电影诞生90周年的纪念大会中,田华获中国电影世纪奖女演员奖。

2008年参演导演江平执导的青少年励志电影《寻找成龙》。

20099月,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举办的音乐舞蹈晚会《复兴之路》,和陈铎一起朗诵词作家庄奴、乔羽合写的诗歌《海峡愿景》。

同年获得第12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终身成就奖。

2010年客串演出由朱时茂自导自演的贺岁喜剧电影《戒烟不戒酒》。

1016出席第十九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之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典礼,并获得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终身成就奖。 

20116月,参与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文艺晚会《我们的旗帜》演出。

9月参演张扬执导的温情电影《飞越老人院》。 

2014116参与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春节大联欢晚会演出,朗诵电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台词片段。

2007年,田华担任了山花工程爱心大使,帮助引导一些企业对山区贫困学生进行资助。 

2014422,田华参加由环保部直属机构中华环保联合会与北京市朝阳区环境保护局主办的建设美丽中国 践行低碳生活即纪念第45世界地球日活动。

523,参与由中国市长协会和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女市长爱尔慈善基金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世界从此欢声笑语中国项目慈善之夜主题公益活动。

曾先后担任中华环保联合会常务理事、北京市关心下一代委员会顾问、北京青少年公益电影节形象大使、中国榜样公益爱心大使等职务

茅盾评说:

田华塑造的李玉梅形象是卓越的。没有她的表演,这部电影就不能给人以那样深刻而强烈的感染。”

田华在众多的人物创造里,个性鲜明,感情逼真,不仅在演技上,逐渐成熟,也注意了她自身的气质与角色性格之不间不同的再挖掘。以丰富的生活体验,成熟的艺术经验,为中国电影塑造了一些有民族品质,有血有肉的新东方女性。也是中国电影史上有着辉煌成就的艺术家。

北京青年报报道,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因成功地在电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儿”、《党的女儿》中扮演李玉梅等角而被广大观众所熟知。

而大家所不知的是,自2008年以来,她的家中竟然接连出现了4位癌症患者。

田华的孙儿杨潇近日参加浙江卫视《我不是明星》节目时透露:为了筹措给4位家人治病的资金,已经87岁高龄的田华,不得不疯狂接活赚钱。

而就是这样,她的三儿子(杨潇的父亲)还是在今年6月不幸去世,田华可谓背负着巨大的悲痛参加了93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惊变:2008年起,家中接连出现四位癌症患者

2008年之前,我们家都挺好的,一家人在一起,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杨潇介绍。

“但是到了20082月份,我妈妈被查出来得了乳腺癌。20088月份,我爸爸(田华第三个儿子)被查出来得了肺癌。2012年,我的二婶(田华二儿子的妻子)被查出来患乳腺癌。2013年年底,我爷爷又是肝癌晚期。”

其中病情最重的是杨潇的父亲,杨潇说,

“我父亲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从肺癌转移到脑癌,扩散到了整个骨髓,癌症已经夺走了他的视觉,也夺走了他的语言。他已经不能说话,现在就像植物人一样,每天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不是明星》节目总制片人吴彤透露,这期节目录制于今年5月,当时杨潇的父亲还健在。

但不幸的是,已在6月去世。

93,田华出现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老人家可谓背负着巨大的悲痛。”

有人透露,阅兵式之后,田华大病一场。

不过让人安慰的是,杨潇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

“他才28岁就已早早成家,就是担心得病的爸爸看不见自己成家立业的那天。”

  筹钱:亲自张口要当证婚人的1000块钱

在孙子眼里,田华接活有些“疯狂”——“本来可以安享晚年的奶奶不得不再度背负起家庭的重担,开始疯狂接受各种工作。”

杨潇觉得这样说奶奶很不应该,但是他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因为“家里太需要钱了”。

家里四个癌症患者是什么状况?

杨潇算了一下,从2008年到现在,家里的开销花去了300万,“得病以后,我爸妈都退休了,没有经济来源。我平时的工资和片酬都要交给家里,但是杯水车薪,家里的支出只能靠奶奶——靠她的积蓄、她的工资、她上节目的钱、拍戏的钱……来为家人看病。”

“以前做什么工作,奶奶都得挑一挑,不会去接很多活动,但是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只要是能赚钱她都去。”

“有时候,从医院看完我父亲,直接去演出现场……有一次我和奶奶在医院给我爸爸做化疗。那时我爸爸已经非常危险,癌细胞进入到骨髓了。我跟奶奶说不要去那个活动,奶奶说已经答应了,而且这个节目有报酬,我们去吧。我陪奶奶去,一路上她一句话也没说。到了现场,她换上衣服,站到舞台上,就是以前的田华,特别风光、特别健谈、特别开心——奶奶是不想把负面情绪带给观众,在镜头前,她永远都是那个光鲜亮丽的田华。”

杨潇还举例,

“一个朋友的朋友,给奶奶打电话,说田华老师,我弟弟结婚,你能过来给我弟弟当证婚人吗?奶奶听完以后先是愣一下,她不好意思亲口问人家有没有报酬。但是那次奶奶硬下心问了。我不知道老人家那时心里有多么挣扎、痛苦。”

通过证婚,田华拿到了1000元红包。

当时杨潇问,

“一千块钱,这能干什么呀,你干吗这么拼命啊?奶奶说,‘一千块钱也是钱呀,能挣一点是一点,这一千块钱够咱们一个月伙食费。’”

杨潇透露,

“每个星期我都会陪着奶奶去食堂买菜,每个月的伙食费定的就是一千块钱。”

  节俭:“在我们家,我吃草莓的话就太贵了”

家有病人,医药治疗同时还要保证营养。

杨潇的父亲最爱吃草莓,田华每次都买最大、最好、最新鲜的,亲自喂儿子,自己却从来不舍得吃,她自己的“零食”是黄瓜、小胡萝卜。

在《我不是明星》节目给孙子当助演时,提到这个问题,田华说,“我不吃草莓,我觉得草莓对于在座的(观众)都可以吃得起的。但是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这就是比较贵的食品了,那么就给他们俩吃(老伴和儿子)。对他们来说不贵,要我吃的话那就太贵了。”

杨潇介绍,

“奶奶把最好的东西,留给爸爸和爷爷。有一次,我们一块去八一厂超市买豆角。结果发现,本来两块钱的豆角,涨到了两块五,我说我出钱都行。奶奶说,‘别,你知不知道,一个菜贵五毛钱,那按月算的话,每个月伙食费就要支出很多。’奶奶就编了个理由,编得我都听出来了。奶奶说其实豆角有点老,咱们吃别的吧,正好你爸爸喜欢吃小油菜,咱们买点小油菜回家炒……”

  底线:从艺60多年,一条广告都没拍过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田华老师的“疯狂”其实有很高的底线。

她参加的主要是无偿的公益活动以及出场费很低的社会活动,她不做广告,更拒绝在电视节目中诉说窘迫以博得救助。

《我不是明星》节目总制片人吴彤介绍,

田华老师我们之前也听说过,但所知不多,在其他节目中,提到家庭状况她都是一带而过,从不多讲。此前有公益节目也曾联系过老人家,如果她上节目讲出困难,会得到许多厂家或者捐助人的救助,但都被她拒绝了。”

“我奶奶从艺60多年,一条广告都没拍过。”

杨潇介绍,其实有很多广告商想花大价钱请奶奶,“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我爸爸病得最严重的时候,有一个卖药的厂商,让奶奶代言,两百万。但是奶奶最后一咬牙没去。为什么呢?奶奶说,‘万一这个药查出问题了,我做了代言,带来不好的影响怎么办?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有观众朋友的支持,所以我要对他们负责,我也要对我自己负责——结果那两百万没挣,去挣一千块钱。”

  近况:身板很硬朗,心态也好,爱聊天

据悉,这一次杨潇参加节目是为了帮家里分担一部分压力,在下周播出的节目中,田华将作为孙子的助演人出现。

昨日,北青报记者率先获得了田华此前录制的部分视频。

在其中,田华说,“现在说实话,我真是‘四面楚歌’,是家中里里外外的一把手,也是顶梁柱。但是呢,好在有好多老同志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获得很大的力量。家里全是病人,我也愿出去散散心。

杨潇现在已经很成熟了,到社会上去参加活动,知道怎么来处理家里的事情。

希望他更成熟,早日成才,全力以赴投入到国家的文化事业当中去。”

杨潇透露,今年已经87岁的奶奶身体很好。

“奶奶的身板很硬朗,她有一个特点,平时喜欢走路,心态也好,爱聊,跟我们一聊天就两三个小时。”

田华的老战友、《闪闪的红星》中胡汉三的扮演者刘江也感叹:

“我相信她绝对不会把它(家里的情况)当作包袱。田华同志现在还是很活泼、很活跃、高高兴兴、很漂亮的小老太太嘛。”

可是,在老百姓的眼里,田华就是白毛女,白毛女就是田华。

1951年这部出口到几个国家的电影被授予斯大林文学二等奖。

尽管故事发生于抗日战争期间,但并没有日本人出现在舞台上或电影中,直到现在,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后裔仍对这个由古典芭蕾表现的恐怖而又浪漫的故事着迷。

1957年至60年代初期,北京开始演出由江青改编的“无产阶级芭蕾”,虽说它失去了以前的浪漫主义和自然主义气息,却充满着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

在以后的几次会面中,江青和她的芭蕾舞支持者都曾向我解释过,在革命芭蕾舞剧中为什么要删除喜儿被强奸、生育及孩子死亡的情节。

就是为了向观众们展示喜儿的新形象和光明的前途。

喜儿和大春的两情相悦被低调处理。

八路军和毛主席的形象被极力夸大。

一部芭蕾舞剧如此紧密地和中国革命历史相联系,在许多方面都得到了外国人的关注。

1973年,江青送给我一部最新版的电影《白毛女》,作为交换,我回送给她的是《音乐之声》。

 

《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由罗伯特·怀斯执导,朱丽·安德鲁斯克里斯托弗·普卢默、理查德·海顿主演,于1965年上映。

改编自玛利亚··崔普(Maria von Trapp)的著作《崔普家庭演唱团》,最初以音乐剧的形式于百老汇上演。

电影讲述了1938年,年轻的见习修女玛利亚到退役的海军上校特拉普家中做家庭教师,以童心对童心,让孩子们充分在大自然的美景中陶冶性情,上校也被她所感染。

这时,德国纳粹吞并了奥地利,上校拒绝为纳粹服役,并且在一次民歌大赛中带领全家越过阿尔卑斯山,逃脱纳粹的魔掌。

影片上映后当年票房达到1.59亿美元,一举荣获第38届奥斯卡金像奖十项提名并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五项大奖,写下了好莱坞影坛历史性的一页。

22岁的玛利亚是一个萨尔茨堡修道院里的志愿修女,但是,她活泼好动和热爱自然的性格却总是让她在修道院里惹麻烦。

修女院里的女院长Mother Abbess觉得她这样的活泼的性格不适合僧侣生活。

于是,当她接到冯·特拉普上校家寻求家庭教师的请求,她决定让玛利亚去,也借此让她探索出真正的生活目的。 

玛利亚到达冯·特拉普Captain Georg Von Trapp家,发现他是一个有七个孩子的鳏夫(这里指丧偶的男子),长期的海军生活和亡妻的悲伤使他对待孩子像管教士兵一样严格。

很快,玛利亚就明白了以前那些家庭教师离开的原因,原来是孩子们得不到父亲的关爱,总是用捉弄教师来吸引父亲的注意。

上校要求玛利亚也像他一样严格,但是玛利亚没有听从,而是用她天生的温柔和善良赢得了孩子们的友好。

趁上校不在的时候,她用窗帘给每个孩子缝制了休闲的服装,带领他们到花园水池游玩,在美丽的阿尔卑斯山上野餐,还教会了他们唱歌。

孩子们原有的拘谨和忧郁渐渐地被音乐和笑声代替了。

不久上校回家了,还带回了孩子们喜欢的麦克叔叔Uncle Max和孩子们不甚喜欢的上校的女朋友埃尔莎·施瑞德男爵夫人Baroness Elsa Schraeder)。

上校对玛利亚的做法十分不满,可是当他听到孩子们为男爵夫人唱歌的时候十分感动,因为玛利亚把从他妻子去世之后家里就不再有的音乐又带了回来。

玛利亚还和孩子们一起准备了一场木偶戏孤独的牧羊人,上校为玛利亚可以感染他人的热情所吸引了。

几天之后,上校和男爵夫人一起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舞会,孩子们在舞会中也有歌唱表演。

在舞会中,玛利亚给孩子们示范奥地利的民间舞蹈涟恩德拉(又译:兰德勒)Laendler)。出乎意料的是,上校走过来和玛利亚共舞,舞蹈最后他们互视对方,他们之间的爱意一目了然。

这些,都被男爵夫人看在眼内,当晚,她劝玛利亚回修道院。

玛利亚恐怕自己对上校的感情会越陷越深,于是,她悄悄地离开了。

玛利亚走了之后,男爵夫人用尽办法讨孩子们的欢心都没有成效。

当孩子们得知上校要和男爵夫人结婚的消息后,他们更加难过。

他们到修道院找玛利亚却没能见到她。

玛利亚向院长坦白了她对上校的爱情和对生活的不知所措,院长告诉她要鼓起勇气,哪怕翻越世界上的每一座山峰也要找到自己的真爱。

于是,玛利亚回到冯·特拉普家里。

玛利亚回来之后,男爵夫人发现她已经无法挽回玛利亚和上校之间的感情,便主动退出了婚约,上校和玛利亚互诉衷肠,很快地,他们就结婚了。

可惜,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从此就永远幸福快乐。

当他们还在度蜜月的时候,德国纳粹占领了奥地利

连大女儿丽莎深爱的小伙子罗夫也成了纳粹下的一员。

当他们赶回萨尔茨堡,发现到处已经是纳粹旗帜横行了。

而上校和玛利亚不同意在自己家挂纳粹国旗,但当他们不在的时候,负责照顾孩子们的麦克叔叔帮他们注册参加了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 Festival)。

上校一回到家里,就接到了纳粹发来的电报,要他立即到纳粹海军报道。

一向痛恨纳粹的上校决定带领全家人离开奥地利。

当他们晚上离开别墅的时候,被早就躲在门外监视他们的纳粹拦住了,于是上校解释说他们离开是为了参加希尔斯伯格节演出,并拿出节目单作为证据。

在纳粹的陪同下,他们来到了会场,演出了孩子们准备好的歌曲。

在这时,上校和玛利亚演唱了《雪绒花》,歌曲里对祖国奥地利的热爱之情浓郁深厚,不顾旁边持枪的纳粹守卫,在场的观众也跟着上校一起唱完了《雪绒花》。

演出之后,趁着颁奖的时候上校一家人借着音乐的掩护逃离演出现场,纳粹尾随一路追到修道院里,在修女们的帮助下,上校一家人藏在了墓碑后面,但被罗夫发现,并且漏了行踪,之后开车躲过纳粹的追踪,而纳粹的车却被修女们拔掉了电动机,不能发动追赶,然后他们翻过阿尔卑斯山,离开了奥地利。

拍摄花絮:

1、由于电影拍摄的周期比较长,小演员们都在这个过程中长高了不少,为了在镜头中让演员看起来高度不变,影片使用了很多的小的拍摄技巧来掩饰这一切。

2、影片结束全家人爬到山上时上校肩膀上的格里特不是她本人。当时金·卡拉斯的体重增加了不少。片中出现的小孩是在克里斯托弗的要求下,找来的侏儒替身,体重只有格里特的一半。

3、影片的第一个音乐片段音乐之声是在欧洲拍摄的最后一场。当时是1964年的六月末七月初,尽管看起来阳光明媚,但天气寒冷刺骨,朱丽·安德鲁斯不得不在山间不断地跳来跳去。

4、朱丽·安德鲁斯回忆,在影片开场的航拍镜头中,尽管她把鞋跟都插进了地里,试图稳住自己,但还是一次次地被直升机强大的气流给吹得站都站不稳。在拍了大概十几条之后,她试着给导演罗伯特·怀斯做出手势让直升机升上去一些,但是她得到的回应却是导演竖起的大拇指--导演终于拍到了满意的镜头。

5、片尾一家人徒步穿过阿尔卑斯来到瑞士,而现实中他们先坐火车到了意大利,又从意大利飞到伦敦,最后到达了美国。萨尔兹堡离奥德边境非常的近,但离瑞士和意大利都非常远,徒步走过去是不可能的。

6、玛利亚和上校在露台里的场景中,安德鲁斯一直笑场。因为每当她和上校接吻时,有一个装置就会发出咂嘴的声音。拍了超过20条之后,这个场景的结尾被修改成两人的剪影,并且隐藏了安德鲁斯的笑声。

7、电影在韩国放映时,一些电影院每天放四到五场,票房不是很好。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首尔的一家电影院的经营者尝试着找到了办法,他把电影中的所有音乐片段剪掉。

8、在阿根廷,这部电影被命名为《一个叛逆修女的故事》。

9、马里·马丁是原百老汇版本里玛丽娅的角色和该电影的制片人,最终将使得影片成本增加到八千万美元,相比较而言,安德鲁斯的片筹只要两百二十五万美元。

10、在影片拍摄到他们从船上掉进水里的场景,为了保持湿漉漉的样子,演员们不得不反复被水龙头浇得满身是水的。

11、当拍摄冯特拉普上校和玛利亚结婚的场景时,剧组忘记了叫扮演主教的演员就位,两位主人公走到了圣坛上时,圣坛上却空无一人,十分尴尬。而萨尔兹堡城真正的主教也在影片出演了一个小角色。

12、玛利亚和上校在露台里的场景中,朱丽·安德鲁斯一直大笑不止。照她的说法,是因为每当她靠近普卢默和他接吻时,有一个装置就会发出咂嘴的声音。在拍了超过20条之后,这个场景的结尾被修改成两人的剪影,并且隐藏了朱丽·安德鲁斯的笑声。

13、电影中,玛利亚从来不叫上校的名字乔治, 她总是叫他上校先生或者亲爱的

穿帮镜头:

地理错误:

萨尔兹保是在奥地利的德国边境上,而不是瑞士。

连续性:

玛丽娅第一次去见尊敬的嬷嬷,马格丽塔修女告诉她可以进去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胳膊上。

她牵引着玛丽娅走进门里,在下一个镜头,从可敬的嬷嬷的事务所里,她仍然把她的手放在玛丽娅的胳膊上,并且随后再走了一次。

声音/画面不同步:

在雷雨天气里,玛丽娅向孩子们唱我最喜欢的歌时,上校走了进来制止了这场欢闹之景。当她看着孩子们忙着站成列队的时候,歌曲结束之时,她似乎是在说类似于“Wha-”的单词,但是她的嘴巴没有在动。

《音乐之声》改编自百老汇同名音乐剧,根据玛利亚··特拉普的著作《冯特拉普家歌者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Trapp Family Singers by Maria von Trapp》)改编而成,电影版的拍摄地点也是在原著中提到的萨尔兹堡,奥地利和巴伐利亚等地。

艰难的选角:
  制片方最初想找指导过《宾虚》的好莱坞巨匠威廉·惠勒(William Wyler)来执导,当时他已经现场勘景并把原剧本做了一些改动。

他心目中的《音乐之声》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惠勒甚至想要拍摄一些战争场面来渲染气氛。

而在音乐剧在百老汇上演的两年之前,派拉蒙向冯·恰皮·辛格买下了故事的版权,并打算让奥黛丽·赫本出演玛丽娅。赫本表示拒绝出演,派拉蒙随即抛弃该电影计划。

历史最后选择了福克斯和导演罗伯特·怀斯Robert Wise)来共同成就这个经典。

怀斯心中扮演冯·特拉普上校的最佳人选是同样神秘的尤·伯连纳(Yul Brynner)。

但伯连纳拒绝了这个邀请,而由克里斯托弗·普卢默Christopher Plummer)出演,虽然普卢默的表演非常成功,但他显然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并不舒服,为了这个角色,他推掉了出演《伊普克雷斯档案》的男主角,这让他后悔不已,而据说普卢默曾经把音乐之声比喻为粘液之声,而且他觉得和朱莉·安德鲁斯工作就好像每天都被一个巨大的情人节卡片击中一样,当然这更多的是玩笑话,普卢默和安德鲁斯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1962年,当音乐剧版的《音乐之声》在百老汇上演时,朱莉·安德鲁斯曾经在一个电视节目上善意的调侃了《音乐之声》中的角色,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不久之后就成为了电影版的女主角并塑造了一个影史上的经典形象。

扮演索菲亚的马尼·尼克森(Marni Nixon)在好莱坞是非常有名的灵歌歌手,她曾经多次在好莱坞著名的音乐电影中献声,比如《西区故事》《安娜与国王》,她最有名的声音演出是为《窈窕淑女》中的奥黛丽赫本配唱。

而巧合的是,朱莉·安德鲁斯也曾经在百老汇版本的《窈窕淑女》中扮演了女主角。

所以当尼克森和安德鲁斯第一次见面时,制片人怕两个人会有些尴尬,但安德鲁斯表现的十分大度,她主动上前和尼克森说:

马尼,你可是我的偶像啊!

著名的歌舞剧演员珍妮特·麦克唐纳(Jeanette MacDonald)(曾出演《桃花恨》)原本要出演女修道院长的角色,她本人对这个角色也很感兴趣,这也是她陷入演艺低潮16年以来的第一个电影角色,但由于麦克唐纳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她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个角色,在影片上映之前,麦克唐纳就不幸因病去世。

查米恩·卡尔(Charmian Carr) 在剧中演唱了著名歌曲 “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而她当时的实际年龄已经是22岁。

这个场景是在露台上摄制完成的。

在开拍的第一条里,卡尔在跳过一个板凳的时候滑倒了,又摔碎了一块窗户玻璃,伤到了脚踝,在电影的早期版本中,她脚上的绷带仍然是清晰可见,当电影被制作为DVD版本时,卡尔脚上的绷带用电脑技术移除了,以至于在2005年发行的《音乐之声》40年纪念版花絮中,卡尔抱怨说很多人因为看不到她脚上的绷带而以为她在撒谎。

尼古拉斯·哈蒙德(Nicholas Hammond)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所以在影片开拍之前和拍摄过程中不得不痛苦的染发好多次,把头发漂染成金黄色。

饰演Gretl的金·卡拉斯(Kym Karath)不会游泳。在电影中有一幕描写船翻了,所有人都掉落到水中,本来设计的是让朱丽·安德鲁斯一直抓着她。

但是在拍摄第二条时,小船整个翻了过来,所以朱丽·安德鲁斯从船的一侧落入水中,而卡拉斯却从另一侧掉进了水里。

饰演路易莎的希瑟·曼兹(Heather Menzies)只好先救卡拉斯。朱丽·安德鲁斯后来提到此事还说,在此后的好几年里,她还一直为此感到内疚。

饰演马特的小家伙黛比·特纳(Debbie Turner) 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正在换牙,每当她掉一颗牙齿,化妆就会用假牙给她换上。
  这部电影当时在奥地利并不是很有名,但当它风靡全球的时候,奥地利也借着这部电影宣传自己的国家,当你去奥旅游时,会有专门的《音乐之声》拍摄地之旅,你现在还可以参观在“Sixteen Going on Seventeen” “Something Good”两个场景中使用的那个露台。

但是公众并不允许参观露台的内部。原因是以前有一些年龄明显大于十六七岁的电影粉丝,来到露台以后也想像剧中人物一样在椅子之间跳舞,但是却弄伤了自己。

事实上那段经典的舞蹈是在洛杉矶20世纪福克斯的一个舞台上拍摄完成的。

而在奥地利的萨尔斯堡的很多宾馆里,也会不断为游客播放这部电影。

《音乐之声》是电影史上相当经典的音乐片,取材于奥地利修女玛利亚·奥古斯都·特拉普的同名自传体小说,根据百老汇同名音乐剧改编而成。

片中众多情景交融的歌曲令电影观众沉醉不已,理查德·罗杰斯创作的优美动听、流畅生动的音乐和百老汇制作人奥斯卡·汉默斯坦二世撰写的雅俗共赏、惹人喜爱的歌词,无疑是影片取得空前成功的关键因素,负责编曲兼指挥的影片音乐总监欧文·柯斯堤尔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音乐奖。

自上映以来,《雪绒花》、《哆来咪》等多首歌曲被广为传唱,成为经典曲目,《音乐之声》电影原声带更驻留唱片排行榜上长达233周之久。(新浪网评) 

《音乐之声》这部欢声笑语的喜剧片反映的是严肃、深刻、崇高的人道主义内涵,也表达了奥地利人民反侵略的正义心声和不畏强暴的必胜信念。

影片中天性自由,不受繁文缛节约束的美丽修女玛利亚,迷人的阿尔卑斯山、清澈的湖泊、明媚的气候、雅致的别墅,七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以及反纳粹、追求自由的勇气,积极的生活态度,深深打动了世界各地人们的心,激励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影片也被翻译成了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上映,至今仍然有电影院在上演,它的意义已经远远不是票房收入所能代表的了。

该片被好莱坞的电影评论家、《时代周刊》以及民意投票一致选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十大电影之一

 

《音乐之声》留给了江青,留给了中国。而我却带着江青给我的《红色娘子军》回到了美国。

《纽约时报》音乐评论人哈罗德.辛伯格报导了他在上海观看的这出芭蕾舞:

 

用西方人的观点看,这出芭蕾舞决不仅仅是革命的,它也是对神话故事质朴天真的演绎。

它起源于俄罗斯的芭蕾,充满了西方的舞蹈语言。同时,我也看到了中国元素被引入到了芭蕾舞中——本土乐器、五音阶、还有几个轻音节,让人很难听出俄罗斯的味道。

只有少部分西方观众仍会将《白毛女》的配乐归类于电影音乐及其那些老旧的套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2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