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2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22 点击数:122次 字数:

27

 

为了探寻历史真实故事,演员们访问了几个曾在红色娘子军战斗过的老年妇女。

她们回忆说,在芭蕾舞剧中化名琼花的女人是地主家的女仆,受尽虐待,逃跑后变得思想成熟起来。

一个有类似经历的妇女说,她曾逃跑过五、六次,最终找到了解放军。

刘庆棠说:

“一些人,特别是外国人,错误地认为这部芭蕾舞剧主要是表现女人。实际上,中心人物是剧中的英雄(我所扮演的洪常青),而不是妇女代表琼花。毫无疑问,文革彻底改变了经典芭蕾的命运。从1963年开始,我们剧团就只上演《红色娘子军》了。”

我问道:

“还会有新的革命芭蕾舞剧吗?”

刘庆棠回答:

“《沂蒙颂》在1971年试演后仍在修改中,这部舞剧最终也会被收入样板戏中,或拍成电影。

不能不说,江青在极的思潮干扰和恶劣的政治条件下,仍为中国芭蕾舞艺术事业做了有益的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她培养了一大批学生,使芭蕾舞艺术后继有人。

在新时期活跃在舞台上的艺术骨干如唐敏、张卫强、赵民华、郭培慧、冯英、欧鹿等都是经历过那个历史时期,在艰难的条件下培养出来的。  

由于这些艺术家们的努力,芭蕾舞民族化的探索并未中断,高度集中体制下的要求高速度的创作实践,为编创人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与教训。

同时还保留下来某些基础较好的剧目,如《草原儿女》、《沂蒙颂》等。  

《红色娘子军》属于第一拨样板戏之列,一九七0年开始大规模创编排演第二拨样板戏,当时的芭蕾舞团被改名称作中国舞剧团,由于江青首先想到的是将《红嫂》改成芭蕾舞剧,就指定刘庆棠负责芭蕾舞剧《红嫂》(后改名为《沂蒙颂》)的排演工作,芭蕾舞剧《红嫂》后来居上,反而比京剧《红嫂》更早定型。  

在布置下达了舞剧改编任务后,江青还专门嘱咐:

《红嫂》从内容到形式都要改好,《红嫂》要另起名,要脱开那个地方,原来作者有问题。

于是按她的批示,舞剧《红嫂》不久就改名成了《沂蒙颂》,红嫂变成英嫂,彭林改成方排长。  

按照惯例,在刘庆棠的主管下,芭团迅速地设立了由李承祥徐杰、栗承廉、郭冰玲为编导,马运洪任舞美设计,刘廷禹、刘霖及之后又由杜鸣心参加作曲的《沂蒙颂》创作班子,随即创作组就去山东沂蒙山区体验生活。  

在一九七一年初到这年六月的半年时间里,创作组六下沂蒙,足迹踏遍了全地区,他们不仅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而且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

小说《红嫂》的原型人物在沂南县,但在解放战争年代,类似红嫂的妇女何止成百上千!

在这贫困的老解放区,当年家家都是医院,个个都是护士,对人民子弟兵她们都倾注了自己真诚的爱心。

创作组仅走访当年救护过解放军伤病员的大娘,就多达一百多位。

这些体现着军民鱼水情的真实生动的材料,使创作人员无比地激动感奋。

为了使舞剧的音乐具有山东地方特色,几位作曲家又去了胶东,对胶东的秧歌、民间小调及整个山东的戏曲音乐都进行了广泛的搜集。  

就在体验生活的过程中,创作组初步拟定一个剧本框架,确定了剧中的人物、事件、情节梗概。对剧中的音乐,经反复筛选和比较,他们选择了清新优美的快炙人口的《沂蒙山小调》作为剧中主人公英嫂的音乐主题。

这不仅是因为它具有地方特色,也因为音乐上更有发展余地。同时,舞美人员也根据当地的风景绘出了布景小样。  

当年七月,从沂蒙地区风尘仆仆回到北京的创作组将剧本呈送给了江青审阅,不久江青就叫刘庆棠捎话创作组:

舞剧的剧本是假的,看不出具体的形象,剧本只有在舞台立起来以后,我再来看。

这话创作组琢磨着也对,没有对话的舞剧剧本,只能粗略地勾勒出一个大致的故事情节走向,具体的非舞台上见不可。

于是他们根据剧本按步骤进入了创作阶段:先由编导会同作曲如同编定电影分镜头剧本一样,定下各场的音乐时间长度表及其大致所需的音乐气氛,接着由作曲写出音乐的钢琴谱,并录下音后交给编导;再由编导按音乐编排动作,指导演员进行排练;在舞蹈进入钢琴伴奏的排练同时,作曲完成了乐队总谱,让乐队进行排练;最后乐队与舞蹈合排。  

舞剧作为一个舞蹈与音乐密切相关的系统工程十分复杂,其中为两者的配合小修小改可以说每日不断。

当时剧中的主角最初选定了程伯佳饰英嫂,刘庆棠饰方排长。但这时已身居要职的刘庆棠已无法保证正常的排练,不久方排长的角色就由青年演员张肃代替了。  

《沂蒙颂》的编创、排练工作十分紧张,虽然有京剧《红嫂》的剧本,但舞剧与京剧的艺术规律有明显的不同。为此不但要去掉原京剧中不适合舞剧的许多东西,而且要尽力从剧情中挖掘出符合舞剧表现的情节和细节,这不帝是重新创作。出于创作组在体验生活中的积累,开始是按大型舞剧来创作,并投入排练的。剧组上下经历了三个多月的幸勤劳动,《沂蒙颂》初步在舞台上立起来了。  江青听了刘庆棠的汇报,兴致勃勃地审看了《沂蒙颂》彩排。可是在审看完了以后的座谈会上,江青唯独说了句剧中这个歌还有点山东味嘛以示肯定外,其余的都是意见。也许因为她是山东人,从舞蹈、音乐、布景、道具直到服装的颜色、补丁的位置,挑出了不少毛病,提出了众多不无地方色彩的指示,尤其是第二场英嫂熬鸡汤的那场戏,对英嫂抓鸡、剥蒜、哄孩子等动作,不厌其详地连比划带说,作了具体细致的演示。而她最关键的意见,是《沂蒙颂》的内容不够一出大型舞剧,有多长搞多长,不要贪大嘛!江青的这话,无疑是要把已成雏形的《沂蒙颂》推倒重来!

但她的意见又不无一定的道理,大型《沂蒙颂》在结构上确实存在着松散、托沓的缺陷。  于是,《沂蒙颂》重起炉灶,创作组重新开始了又一轮的舞蹈和音乐设计。在排练过程中,经过了好几次反复,最后采形成了由序幕、四场戏和尾声的中型芭蕾舞剧的结构。  一九七二年初,芭蕾舞剧《沂蒙颂》在天桥剧场开始了试验性公演。它的公演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那个时代,无论是样板戏,还是其它的创作歌曲,要么是豪情激荡,要么是慷慨激昂,即便是一些京剧的成套唱腔中有一些徊逶低吟的抒情,也马上被下面的“**斗志所掩盖了。然而《沂蒙颂》的音乐,却一反当时的风气,以深沉、委婉、细腻而又有张有弛的情感抒发,将英嫂这个普通农家妇女正直善良的内心世界和情绪波澜作了淋漓尽至的刻画。尤其是由《沂蒙山小调》衍化而来的那首歌曲《我为亲人熬鸡汤》,一下子不胫而走,成了当时人们唯一能挂在嘴边的抒情歌曲。在剧中演唱这收歌的演员单秀荣,也像在芭蕾舞剧《白毛女》中领唱的朱逢博一样,名声大振,成了备受公众欢迎的歌唱演员。  《沂蒙颂》根据小说《红嫂》改编,表现沂蒙山区的群众红嫂,取奶汁救护伤员的军民鱼水情谊。音乐、舞蹈采用山东民间素材,富于乡土风味,充满生活气息。该剧编导李承祥、徐杰、郭冰玲,作曲刘廷禹、刘霖,舞美设计马运洪、郑曰洋,主要演员程伯佳、张肃等,一九七三年中国舞剧团演出。  《沂蒙颂》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芭蕾艺术,它是一门历来以女性为主角的艺术,《沂蒙颂》比较充分地运用了芭蕾女演员抒发情感的各种技能表现。《沂》剧不同于《红色娘子军》的飒爽英姿,体现的是战士风貌;在英嫂的舞姿中所塑造的是一个纯朴、善良而又充满温情的青年妇女形象,尽管是以军爱民,民拥军**思想为前提,但观众从中更强烈感受到的是人性和人间的温情。这恰恰是在人性丧失殆尽的文革年代隐蔽在人们心底被悄悄唤醒,并极为珍视的东西。何况,在《沂蒙颂》的舞蹈中,英嫂的抓鸡、哄孩子、剥蒜等动作,是根据生活的真实动作提聊。这些,在芭蕾舞艺术史上,还确是一个创造!  在北京演出后,《沂蒙颂》又去山东等地巡回演出听取意见,所到之处一片赞誉之声。江青对自己所抓的这部芭蕾舞剧获得的成功自然极为得意,在《沂蒙颂》返京后又略作一些无伤大雅的修改后,欣然同意它成为第二拨样板戏。  与《沂蒙颂》几乎相距不远,芭团又产生出新的小型舞剧《草原儿女》。《草原儿女》表现了六十年代初,蒙古族草原小兄妹龙梅和玉荣在为公社放羊群时,遇到了特大暴风雪,为保护集体的羊群,她们勇于同大自然以及阶级敌人的破坏进行殊死搏斗,最后羊群保住了,她们却负了伤。这小姐妹俩热爱社会主义,热爱集体,敢于斗争的事迹广为流传。为芭蕾与蒙古族舞蹈的结合进行了新的探索,两种舞蹈因素糅合得和谐、贴切,所塑造的小英雄形象朴实可爱。因而获得好评并拍摄为舞剧电影,在全国发行。该剧编导王世琦、王希贤、栗承廉,作曲石夫、葛光瑞、程凯,舞美设计金泰洪、吕得康,主要演员张纯增、蔡国波、吴坤森等,一九七三年中国舞剧团演出。  在《沂蒙颂》创作之始,芭团欲将它改编成芭蕾舞剧,特地将此计划上报给江青,江青竟很顺利地同意了。  一九七一年夏,芭团组成了由栗承廉、王世琪任编导,葛光锐、石夫、程凯及以后又有刘霖参加的音乐设计人员组成的创作组,开始了这部舞剧的创作。  为了更好地发挥芭蕾舞艺术的特点,特别是男女双人舞的艺术,编导们将剧中人物改成了兄妹关系,并确定了张纯增饰演哥哥,蔡国波饰演妹妹。作曲上则选择了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中广为人知的主题歌作为全剧的音乐主题。  《草原儿女》的舞蹈由于广泛吸收了蒙族民间舞蹈动作,而且在刻画兄妹俩在与暴风雪搏斗的情景中,结合戏曲武打动作以及芭蕾舞的托举,使这部芭蕾舞既有蒙族的特点,又扣人心弦,它以刚健强劲为特点,在和《沂蒙颂》同台演出中,恰好一刚一柔,相得益彰。  一九七三年底,《沂蒙颂》和《草原儿女》一起获准进八一电影制片厂投入影片拍摄,并在三个月后拍摄完成。但是进入一九七四年,江青等正忙于批林批孔批周公,似乎已无暇顾及其它,之后又是为四届人大的组阁忙乎,她早将这两部业已拍摄完成的芭蕾舞剧影片的公映问题抛之脑后了。直到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三日,为纪念. 二三展示文艺**”的新成果,这两部芭蕾舞剧的彩色影片采得以正式公映。  这两部基础较好的芭蕾舞剧,从主题思想到表现手法,都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肯定,但在艺术上还存在简单直拙这样的不足。  中国舞剧的创编,普及与扩大了芭蕾舞的观众面,广大工农兵群众与普通劳动者,直接参与芭蕾舞的鉴赏与评论,对推动芭蕾舞的普及和发展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沂蒙颂》是一部四场芭蕾舞剧。1973516,由中央芭蕾舞团(当时的剧院名称为中国舞剧团)首演于北京天桥剧场。[1]  1975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同名舞台艺术片在国内公映。该剧以1947年沂蒙老区的拥军故事为题材。

序幕1947年秋季。沂蒙山区沂河村头,傍晚。英嫂和乡亲们送别转战山区的鲁英和武工队。恶霸地主赖金福又率还乡团窜回山村。国民党军官将解放军排长方铁军负伤后丢失的毛巾交给赖匪,命他三天内抓到伤员。

第一场两日后,青石岭上。

身负重伤的方铁军强忍疼痛追赶部队,终因缺水而昏倒在地,被来挖野菜的英嫂发现。伤员急需水抢救。回家取水路程远,留下亲人不安全,怎么办?英嫂果断地用自己的乳汁救伤员。赖匪正搜捕伤员。英嫂将亲人隐蔽在山坳里。

第二场当日英嫂回到家中,哄睡婴儿后,捉老母鸡为伤员熬鸡汤。

武工队得知英嫂救了方排长,立即回山来营救。

赖匪闯进英嫂家,逼问伤员下落。英嫂坚贞不屈,被打得遍体鳞伤,昏倒在地。敌人想放走英嫂以追捕伤员。英嫂看穿了敌人的阴谋,将计就计,跳窗而出,急速上山,敌人慌忙追赶。

第三场清晨,方排长走出隐蔽处锻炼身体,盼早日归队。英嫂、春兰冒风险来送汤饭。方排长手捧鸡汤激动万分。

还乡团寻找伤员,搜上山来。英嫂引狼扑身,保护亲人。

第四场村边,黄昏。

还乡团对英嫂进行威逼不成,狂吠:要孩子,还是要伤员?英嫂为救子弟兵甘愿牺牲孩子……千钧一发之时,方排长挺身而出。这时枪声四起,鲁英率武工队全歼还乡团,处决赖匪,营救了亲人。

尾声数日后,沂河村红旗招展。解放军首长和战士们深深感谢英嫂,告别乡亲,重返前方。

 

故事发生在山东半岛,解放战争时期,那里有二个革命根据地。

《沂蒙颂》是宣传毛泽东对游击战争和人民战争并创造性地结合了“军民鱼水情”这一中心思想。

准备阶段,剧团特意到了山东与当地群众一起体验“鱼水情”。

沂蒙的地方剧团请他们演出新排演的舞剧的片段,作为回报,地方剧团也即兴演出了同一历史题材的戏曲。

芭蕾剧团首场《沂蒙颂》演出吸引了4万多名观众。

许多人远道而来,孩子们爬到树上观看。

刘庆棠根据观众的反应,兴致勃勃地在心中评估着舞剧的优点和不足之处:喧闹,表示满意;沉默,表示还需要继续努力改进。

刘庆棠身旁的一位不知名的芭蕾舞女演员插话说:

“早年我们表演经典芭蕾的经历可以说是‘很凄凉’(她刻意加重了凄凉二字的语气。),只有为数极少的几个赞助人到场观看,观众对演出的冷漠更让我们觉得心寒。感谢江青同志为我们带来了温暖和激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2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