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2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20 点击数:166次 字数:

25

 

1963年,江青第一次出现在北京舞蹈学院。

她的出现,纯粹是政治性的。当时,她对芭蕾舞的了解并不比别人多多少。

近二年来,江青在交响乐和戏剧界赢利了有力的支持,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沙家浜》被改编成样板戏、交响乐和电影。

她的下一个目标是芭蕾,决心扫除其中的封建残余,重构其表演和内容。

早在60年代初,《红色娘子军》就根据同名话剧被拍成了电影。

虽然电影有缺陷,但江青还是很有信心地对演员们说,她有决心让《红色娘子军》成为一部革命芭蕾舞剧。

这样,她在1963年未到了海南,除军事调查外,还仔细研究了当地的地形、气候、树木、鲜花、环境的色彩和黎族文化。

她听取了“女子纵队”(创建于1930-1931年的琼崖纵队女子特务连)的历史。

琼崖纵队是中国共产党在海南岛领导的一支人民武装,是以19279月海南岛农民起义队伍为基础组建的。

这支人民武装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经历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考验,创立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

琼崖纵队的前身是1927年在琼崖特委领导下的琼崖讨逆革命军

1927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 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和琼崖军事委员会于先后在文昌琼山等县组建琼崖讨逆革命军。

9月至10月,琼崖特委领导举行武装起义。11月,琼崖讨逆革命军改编为琼崖工农革命军。

19282月,琼崖工农革命军改称琼崖工农红军。当年底,琼崖工农红军在国民党军的围剿下受到严重挫折,余部转移到定安县母瑞山。

1929年冬,成立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次年扩编为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师。

9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1独立师(后称第2独立师)

19327月,第2独立师在国民党军的围剿下遭受严重损失,余部在特委书记冯白驹等领导下坚持斗争,后组建琼崖工农红军游击队。

抗日战争爆发后,琼崖特委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与国民党当局经过一年多的谈判,达成了团结杭日的协议,并于1938125琼山县云龙圩将琼崖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广东省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以下简称独立队),冯白驹任队长。改编时约300人,编为3个中队。

1939210,日军以台湾混成旅团一部,在海军的支援下。

海南岛北部的天尾港登陆,迅即占领海口、琼山、定安、文昌等地。

14日,日军又以第五舰队一部,在海南岛南部的三亚港登陆,迅即占领三亚、榆林等地。

尔后,日军南北对进,海南全岛遂告沦陷。国民党守军保安第十五团等部退入五指山区。

日军登陆时,刚改编的独立队在国民党军撤退的情况下,毅然开赴南渡江的重要渡口潭口,冒着敌机的猛烈轰炸,构筑工事,阻击日军渡江。

独立队的这一行动,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良好的政治影响。

此后,独立队以第一中队在琼山县的云龙、道崇、三江、丰演,以第二、第三中队在琼山县的咸来、树德和文昌县的大昌等地,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发动群众,扩大武装。

不久,与国民党当局联合成立了琼崖战时党政处,颁布了《动员委员会组织条例》,在部分县、乡成立了保卫琼崖动员委员会。

由于这一时期琼崖地区的国共合作较好,琼崖抗战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局面。

各地的农民抗日协会、青年抗日协会、妇女抗日协会等抗日组织纷纷成立;许多失散的国民党军政人员要求独立队收编,共同抗日;不少国民党军队和行政机关要求独立队派员协助加强政治工作,整顿组织;而独立队本身也迅速发展到1000余人。

为了适应部队迅速发展的形势,19393月,中共琼崖特委将独立队改称独立总队,由冯白驹任总队长,下编3个大队。

独立总队成立后,中共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即以第一、第二大队于琼山、文昌地区,以第三大队于澄迈、临高、儋县、昌江、感恩地区,开展游击战争。

19393月中旬,第一大队在琼(山)文(昌)公路干线上的罗牛桥伏击日军的运输车辆,击毁汽车1辆,歼日军大佐指挥官以下20余人。

5月,第二大队在海口市郊长村桥附近伏击修路的日军,缴枪7支。

6月,第一大队化装潜入文昌县城,袭击日军北门哨所,歼日军数人。

日军遭独立总队连续打击后,出动1000余人对琼(山)文(昌)地区进行扫荡

为牵制敌人,独立总队以第二大队一部西渡南渡江,迸至琼山县龙塘十字路、龙桥、府城和海口郊区活动,威胁敌心脏地区,并将游击战争发展到海南岛西部地区。

19392月至年底,第一、第二大队在琼文地区作战70余次,歼日军800余人,开辟了琼崖抗日根据地。

为了发展海南岛西部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独立总队第三大队于1939年冬组织了围困那大日军据点的战斗。

那大位于海南岛西北部,是情县、临高、昌江、感恩、白沙五县的交通枢纽,驻有日军100余人及伪军1个中队,独立总队第三大队决定联合国民党地方当局和动员群众,采取围困战术将日军挤走。

战前,在独立总队第三大队的主持下,召开了陶江、南丰等8个乡和游击队负责人会议,成立围困那大行动委员会指挥部,在国民党儋县县长和各乡行政人员的支持下,组织工作队深入群众,建立各种围困组织,参加围困的有武装人员400余人,群众2000余人。

10月下旬,围困战斗发起,第三大队以两个中队及部分地方游击武装对那大之敌连续进行袭扰,以部分武装人员带领群众在那大外围严密警戒,切断那大之敌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至11月初,那大之敌因给养断绝,孤立无援,被迫乘夜暗突围向儋县县城逃窜。

第三大队进入那大后,未及逃跑的伪军1个中队全部就俘,缴枪60余支。

那大战斗的胜利,促进了海南岛西部地区抗日游击战争的开展。

为了发展海南岛西部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中共琼崖特委于193912月决定将特委和总队部转移到临高、儋县、白沙交界的纱帽岭地区,建立以那大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

19391月下旬,特委及总队领导机关率特务大队向纱帽岭地区转移。

2月中旬,转移部队抵达美合地区时,那大镇已被日军重新占领,特委及总队机关不能继续西进,于是决定留在美合地区创建根据地。

美合位于澄迈县东南部山区,是控制屯昌、澄迈、临高、儋县的要地。

独立总队进至美合后,迅速控制了美合周围的仁兴、南坤等乡,并建立了100余人的民兵。

与此同时,在儋县、昌江、临高等县成立了第四大队和第五大队。同年夏,在美合建立了干部学校。

9月,中共中央派庄田、李振亚抵琼崖,加强了独立总队的领导和指挥。

接着,整编了部队,统一编成2个支队,1个特务大队和1个独立大队(亦称第四大队),共3000余人。

同时,充实了总队领导机关,由冯白驹任总队长兼政治委员,庄田任副总队长,李振亚任参谋长,王业喜任政治部主任。

19401月下旬,中共中央指示琼崖特委:海南岛应作长期抗战的打算,应以全岛为目标,大力发展党和武装,开展民运工作,不顾国民党的任何阻碍,坚决组织全岛人民的抗日斗争。

要自力更生,把琼岛创造为争取900万南洋华侨的中心根据地。

中共中央的指示,指明了海南岛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方向。

独立总队的迅速发展壮大,引起了海南岛国民党当局的恐惧。

1939年下半年起,国民党就不断制造借口,限制独立总队的发展。独立总队始终以大局为重,据理交涉。但国民党地方当局不仅不听独立总队团结抗战的劝告,反而于1940117,以保安第七团及部分地方武装共3000余人向美合根据地发起进攻。

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独立总队被迫撤出美合,向琼山文昌地区转移,于19411月进至琼山县树德乡。

3月。国民党军保安第七团再次向独立总队发动进攻,独立总队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坚决实行自卫反击,歼顽军一部于罗蓬坡。

6月,独立总队又粉碎顽军3000余人对琼山文昌根据地的进攻。在反击顽军进攻的同时,独立总队于7月以两个支队的兵力袭击日军美德村据点,击毁日军军车2辆,歼日军60余人,缴获机枪2挺,长短枪20余支。

此后,第一、第二支队向琼山县甲子乡挺进,继续巩固和扩大琼文根据地。

19392月日军登陆海南岛至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共产党在海南岛积极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独立自主地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在琼(山)文(昌),乐(会)万(宁)、澄(迈)临(高)地区建立了根据地。

19415月至11月,相继成立了乐万、文昌、澄(迈)临(高)抗日民主政府或办事处和琼崖东北抗日民主政府,独立总队也由原来的300多人发展到3500余人。

此外,还在许多县、区、乡建立了群众性的抗日组织,其成员达5万多人,从而使海南岛的抗日游击战争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局面。

1943年夏,总队领导机关转移到澄迈县,挫败日、伪军的蚕食扫荡

1944年秋,独立总队改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

19457月初,建立起白沙抗日根据地,继而对日、伪军实施反攻。

在抗日战争时期,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沉重的打击了海南岛的日伪军。

至抗战胜利,纵队发展到7000多人,解放了海南岛五分之三的地区。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积极策划内战,194510月调第46军到海南岛。

1946年年2月,第46军集中主力并纠集保安团队和地主武装共 3万多人对五指山进行清剿

此时,纵队改称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

为了保存力量,部队撤出白沙,灵活运用游击战术与敌周旋,积极寻机反击,经数月作战,取得了反清剿的胜利。

9-11月,国民党46军撤出海南岛后又派5个保安总队继续清剿,也被琼崖独立纵队击退。

此时,琼崖独立纵队与中共中央恢复了电台联系,并根据中共中央关于重新开辟根据地,坚持长期斗争的指示,于1947年初,独立纵队领导机关及主力一部转至海南岛南部,相继解放保亭乐东县,建立了五指山中心根据地。

194710月解放白沙全境。

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同年10月,独立纵队召开全军代表大会,总结过去斗争的经验教训,研究了琼崖纵队的建设和以后的斗争方针。

大会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将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振亚吴克之任副司令员,黄康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马白山任参谋长。

下辖第1、第3、第5总队和一个独立支队,总兵力8000余人。

随即开展整风运动,进行军政训练,增强了战斗力,为尔后开创新的斗争局面打下良好的基础。

琼崖纵队为了加速海南岛的解放,于19489月至19497月,集中主力向国民党军发动了秋、春、夏季攻势,歼灭4900余人,缴获迫击炮9门、轻重机枪130多挺、长短枪2400余支,解放了昌江、感恩县城和石碌铁矿,琼崖纵队发展到1.5万人。

1949年秋,国民党军一部先后从大陆退据海南岛,琼崖纵队遂转入保卫五指山中心根据地的反清剿斗争。

12月,琼崖纵队遵照中共中央关于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解放海南岛的指示,在动员岛上军民迎接主力部队渡海登陆的同时,还派出部分干部,带领一批船工和船只,到达雷州半岛,积极配合渡海登陆兵团作好准备。

19503-4月初,纵队以5个团先后4次成功地接应第15兵团两个加强营和两个加强团偷渡登陆,为主力部队大规模渡海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416,兵团主力实施强渡登陆作战,琼崖纵队以全部10个团分别担任接应和配合任务。

17日,兵团主力登陆成功后,琼崖纵队即配合主力进行琼北地区的围歼战和追歼逃跑的国民党军,至51全岛解放。

此时琼崖纵队总人数到达2.5万余人。

此后,琼崖纵队又担负剿匪和保卫海防的任务。

19507月,根据中南军区命令,琼崖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

琼崖纵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靠海南岛各族人民,艰苦奋战23年,革命红旗始终不倒,最后配合野战军取得了解放全岛的伟大胜利,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忠于祖国,保卫琼崖,不怕牺牲,无私奉献,是共产党员和革命战士必须树立的革命人生观。

琼纵干部战士努力实践这个根本问题。

1939年春,日军侵略海南岛,300多万各族人民面临着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

在这个关键时刻,在云龙改编成立不久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后扩编为独立总队、独立纵队),高举爱国旗帜,在南渡江潭口渡口英勇阻击日军,打响了琼崖抗日独立队抗击侵略者的第一枪,成为琼崖抗日先锋,琼崖抗战出现了好形势。

在琼崖六年多浴血抗战中,琼纵的干部战士高举爱国旗帜,发扬民族精神,不甘当亡国奴,宁死不屈,不惜一切代价,与日军进行了生死搏斗。

据统计,共与日伪军作战2200多次,毙伤日伪军5400多人,取得了琼崖抗战的伟大胜利。[3] 

1932年底,琼崖红军第二次反围剿失败,形势十分严峻。

冯白驹等坚定信念,永不动摇,百折不挠,坚持斗争,红旗不倒。

1939年春,日军打进来了,琼纵进入抗日战争的新时期。1940年底应付美合事变,坚决反顽抗战,多次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流。

在反蚕食斗争最艰苦的岁月内,琼纵坚决执行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方针,主力部队向琼西南(即澄迈、临高、儋县、昌江等)地区发展,独立自主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发展抗日武装,取得了抗战的胜利。

1946年春,琼崖内战全面爆发,琼纵干部战士,听党指挥,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英勇反击,打退了国民党46军的疯狂进攻,保卫了解放区和民主政权。

1947年,两会(琼崖党的五大、琼纵首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琼纵军事上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发动三大攻势,取得了自卫战争的辉煌胜利。

195051,琼纵配合野战军渡海作战,解放了全岛,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在革命战争中,琼纵付出很大的代价,光荣牺牲的干部战士1.3万多人,革命胜利来之不易。

琼崖革命斗争的特点,是艰苦卓绝

大家牢记党的话,懂得干革命要不怕苦,艰苦光荣,怕苦耻辱;经受了艰苦的考验和锻炼。

红军战士在母瑞靠吃革命菜(一种野菜)过日子;在琼文抗日根据地反蚕食、反扫荡斗争的最艰苦日子里,经常饿着肚子去打游击;严寒的冬天,穿的是破烂不堪的布衣;药品少,病号多,有一些伤病号因得不到治疗或营养不良而牺牲等等。

在重重困难面前,不悲观失望,不被困难压倒,不开小差;发扬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与困难作斗争,树立了艰苦光荣,怕苦耻辱的苦乐观。

有些机关、医务所,利用战斗空隙时间,开展讲革命故事、唱革命歌曲、唱海南戏、吹笛子等文娱活动,表现了革命战士的乐观主义精神。

19471月,以白沙、乐东、保亭为中心的五指山根据地初步建成。

琼崖特委和琼纵有了长期坚持革命斗争的后方基地,这是党的民族团结政策的一大胜利

抗战初期,特委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做好三十多万少数民族工作、创建五指山根据地的指示。广大指战员心向五指山,情与黎族苗族同胞,发扬拥政爱民的光荣传统,做了艰苦的工作。

首先,热情支持白沙起义。冯白驹等亲切会见了黎族首领王国兴;协同地方派工作队进入白沙,对群众做艰苦细致的宣传发动工作;挺进支队进入白沙县腹地消灭残敌,为民除害,成立了白沙县抗日民主政府;部队遵守纪律,秋毫无犯,尊重风俗,建立感情,取得了黎族苗族同胞的信任和支持;五指山根据地黎族苗族同胞对琼崖革命武装斗争二十三年红旗不倒做出了重要贡献。

 今年的923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诞生89周年的纪念日。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里,这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队伍坚持孤岛奋战、艰苦卓绝,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谱写了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壮丽史诗。

而在这支浴血奋战的队伍中,曾经走出过这样一支特殊的女子特务连,她们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个个英勇善战,堪称琼崖纵队里的铿锵玫瑰,被人们亲切地誉为红色娘子军

红色娘子军的全称又叫作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女子军特务连,它诞生于琼崖东部乐会、琼东两县(今琼海市),并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和社会原因。

  在旧社会时代的琼崖,百业凋零、民不聊生,妇女们社会地位极低,处于专制社会的最底层,没有财产继承权,没有上学读书的权利,甚至连起个名字的权利都没有。

在这种旧社会制度的长期压迫下,使得乐会、琼东妇女具有着极其强烈的反抗精神。

  五四运动以后,在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的热潮中,乐会、琼东进步青年妇女开始觉醒,她们为妇女解放大声疾呼,要求打破封建礼教和社会习俗对妇女的各种束缚,主张妇女人格独立、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涌现出一批为女权斗争的先进典型。

  后来,在琼崖第一次土地革命高潮期间,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工农红军总司令部就驻扎在乐会四区,并对妇女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还特意成立了琼崖妇女委员会。

于是在乐会四区,妇女们享有与男子同等的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各级党政领导班子都有妇女代表参加,还在土地分配中实行了不论男女均得田耕的政策。

  妇女政治和经济地位的提高,充分调动了她们的革命积极性。她们热烈响应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号召,踊跃参加妇女解放协会、赤卫队、少年先锋队、劳动童子团等进步群众团体,有些还参加了共产党和共青团。

1928年时的统计,全琼女党员有三千多人,女团员有一万多人,妇女协会会员有七万多人;在中共领导的群众团体中,妇女人数占了30%

  随着土地革命的深入,乐会县广大妇女的革命积极性空前高涨。

在扩大红军时,许多女青年也强烈要求参加红军。

获悉此事的冯白驹在《关于我参加革命过程的历史情况》文中曾这样写道:在琼崖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时期,琼崖妇女强烈要求参加红军,拿枪上前线杀敌,为了表彰和发扬琼崖妇女的革命斗争精神,琼崖特委决定成立女子军特务连。

  于是,特委批准先在乐会县创建乐会县赤色女子军连作为试点。

乐会县赤色女子军连成立后,配合红三团打了几场胜仗,军威大振,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要求参加赤色女子军的女青年越来越多,就连琼东、万宁等邻县的女青年也踊跃提出参加女子军的要求。

为了进一步发挥琼崖妇女在革命斗争中的积极作用,琼崖特委决定成立女子军特务连,并正式划归第二独立师红三团建制。

  根据特委的指示,县苏政府发布了征召女子军的布告。

布告说:

英雄的、经过考验的乐会县妇女们,拿起枪来,当红军去,和男子并肩作战。

这份配有插图、图文并茂的布告,张贴在苏区各地的市集、商店和祠堂等地方,在妇女中产生了强烈反响。

一百多名女青年申请参加红军,成为女子军特务连战士。

4月下旬,被批准入伍的女青年手持入伍通知书,都到了乐会四区赤赤乡集中训练。

  赤赤乡是处于丘陵地带的偏僻小乡村,在琼崖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时,这里热闹非凡,是乐会四区革命根据地的中心。

女子军集中起来后,在红三团派来的教官黎汝衡的指导下,开始了紧张的练兵活动。

  1931年5月1,正值凤凰花盛开的时节,枝叶婆娑的凤凰树梢,绽开一朵朵热烈的花。

在赤赤乡内园村的练操场召开群众大会上,四周挂满了五颜六色的三角旗子,会场正中一面鲜艳的红旗在五丈高的旗杆上迎风飘扬。

会场内群情沸腾,到处荡漾着欢声笑语。飒爽英姿的女子军战士头戴红五星八角帽,脚打绑带,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会场中央。

  上午9时整,女子军特务连成立大会开始,霎时锣鼓喧天,炮竹齐鸣。

原红三团一营战士庞琼花被任命为女子军特务连连长,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她登上司令台,郑重接过师部授予的连旗。

鲜红的连旗的右上方绣着黄色图案。

图案的外形是五角星,里面斜衬着锤子和镰刀,象征女子军特务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武装。

旗上从右到左写着:

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

  在雄壮而嘹亮的军号声中,女战士们迈着矫健的步伐经过主席台,接受首长和人民的检阅。

从此,女子军特务连的战旗,高高地飘扬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的行列中!

  女子军特务连成立时的政治形势十分严峻,革命与反革命正处于斗争的决战时刻。

在这样特定的政治环境中,女子军作为红军的组成部分,其主要职能是打仗。

特委和红军师部赋予女子军的具体任务,主要是在特委和师部住地外围红白交界地区活动,保卫苏区,打击国民党区乡公所常来抢掠和扰乱苏区的武装力量。

  而女子军也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在一年半多的时间中,同红军第二独立师主力部队一团、三团一道,转战乐会、琼东、万宁、定安、文昌五县,鏖战五十多场。

在战斗中,她们冒着枪林弹雨,前仆后继,不怕牺牲,英勇杀敌,打出了军威,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成为一支英勇的红军战斗队。

  其中,令女子军崭露头角的就是纱帽岭之战。

伏击沙帽岭在乐会县四区革命根据地以东20里地,是琼崖东路重镇中原市。

乐会县国民党剿共的总指挥陈贵苑带领几百名民团武装盘踞在这里,抽丁征粮、鱼肉百姓、窥探情报,并经常骚扰苏区,对苏区构成严重威胁。

于是,我红三团决定消灭这股敌人,女子军特务连也参加。

  1931年6月21,红三团主力部队为诱敌深入、设伏歼敌,向万宁县方向开去;当天夜里,又悄悄撤回来,埋伏在从中原通往乐会县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的纱帽岭山林里。

敌人果然中计,误认为我军只剩下女子军保卫县苏区机关。于是27日一早,陈贵苑带着国民党县兵和文甲、北山等民团二百多人,兵分两路向我县苏区机关扑来。

  女子军按作战计划,假装退却,诱敌深入。

陈贵苑更为得意,狂叫:都是女的,谁抓到就给谁做老婆。随后,当敌军进入红三团主力埋伏圈时,突然遭到我军的猛烈打击,顿时乱作一团。

陈贵苑方知中计,慌忙组织突围,但已迟了。

另一路敌军听到枪声紧密,慑于我红军威力,不敢前进,自顾逃命去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我军毙、伤敌军20余人,俘敌剿共总指挥陈贵苑和中队长陈传美以下70多人,缴获长、短枪90多支。

女子军机智勇敢地配合红军主力英勇作战的事迹受到根据地军民的赞扬。

从此,红色娘子军的英名威震琼岛。

  除了纱帽岭之战外,这支女子军特务连还在文魁岭保卫战、琼东四区突围、马鞍岭狙击战等多次战斗中显示出了她们英勇善战的魄力,得到人们的连连赞誉。

  虽然这支红色娘子军战绩赫赫,但也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中受到重创。

19327月,在蒋介石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的同时,广东反动当局命令警卫旅急速渡琼,向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第二次围剿

由于红军在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中失败,女子军一部分英勇牺牲,一部分失散,连长、指导员等被捕入狱,女子军第一、二连先后解体。

不久后,海南红军主力作战失利,娘子军被迫解散,散落于民间。

  女子军特务连作为一个战斗整体,仅存在一年多时间,但她们的事迹和精神在海南、在中国乃至世界妇女解放斗争史上都具有深刻的影响和意义。

毛泽东、周恩来对红色娘子军作过很高的评价,称之为世界革命的典范

  不仅如此,以红色娘子军为题材的各种艺术作品也随之涌现。

1962年,电影《红色娘子军》在全国公映,吴琼花、洪常青的形象一时间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1963年,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按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要求创作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诞生。

19649月,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首演大获成功。

至今,《红色娘子军》仍是中央芭蕾舞团保留剧目;1971年,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又被拍成彩色艺术片,在全国隆重上映。薛菁华倒踢紫金冠常青指路手捧红旗的经典造型,让她成为红透国内外的芭蕾舞明星19725月,中国京剧团又根据同名舞剧集体移植创作,制作出了京剧样板戏《红色娘子军》;在201011,中国邮政还发行《中国芭蕾-红色娘子军》特种邮票,一套两枚,图像分别是信念快乐,面值均为1.20元。

多年来,人们都以各种各样不同的形式纪念着这支伟大的红色娘子军

  2014年4月19,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老战士卢业香在琼海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这标志着这些铿锵玫瑰从此存在于人们记忆中。

虽然最后一个娘子军去世了,但是她们的精神随之永存、永放光芒。

红色娘子军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烙印,一种积极精神和正能量的象征。

她们在战场上存在的历史虽然短暂,但她们为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却是长青不衰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