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一章,可怕的三个人的婚礼
本章来自《潋滟的桃花》 作者:王福光
发表时间:2017-02-19 点击数:87次 字数:

05.jpg

  庄严神圣的礼堂,身穿洁白婚纱的箫淼她正迈着“轻盈”的脚步挽着笑容满面的大鹏的臂弯,一一叩谢着亲友,场景是这样的温馨甜美,画面是那样的和谐美丽。

  你看,你瞧,那鲜花满地,高朋满座,但不知为何那俏丽的新娘箫淼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多余一丝的微笑,这又是为何呢?难道是箫淼她不喜欢今天的新郎大鹏,还是这箫淼她此刻另有苦衷?

  “淼儿,现在后悔,你还来的及!等过一会儿,咱们拜了堂,成了亲,你可从此就是我王大鹏的婆娘了,那别人他就休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记得,是任何一个人!”身材臃肿的新郎大鹏远远的瞧着箫淼这样,心里显然就有点不高兴,于是他就快步的走到箫淼面前,毫不客气的小声“安慰”着箫淼。

  谁知那大鹏说完,他还不觉竟诡异的笑了笑,似乎是这样的理所当然斩钉截铁。

  箫淼,那本来就没有表情没有笑容的脸儿,此刻仿佛受了侮辱一般,顿时僵硬了起来。

  “这大鹏,讲的是真的吗?”箫淼她不禁暗自猜度着。但她箫淼毕竟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她有点犹豫了,她也许真的不该这样做。

  或许,这只是她十分清楚的知道,“现在的大鹏已经不是那个高中时代的大鹏了,也不是那个追在她屁股后面唯唯是诺的曾经大男孩了。”他,可是现在一个工厂的老总,资产虽然不多,但也可以在他那种不入流的小城市里排个一二三四。

  可不像箫淼自己心中的那个他,此刻不在她身边,甚至到如今箫淼她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甚至有时箫淼她自己都不愿让他再一次存在在自己的脑海里,毕竟箫淼她累了,她真的累了。

  时光能忘掉一切,就好像许多事情,本来已经悄然的从岁月中渐渐的模糊了,想永远的消失了。

  可,却又在不语间倾眸刻,被一个眼神一个微笑翩然的溢起或溅起这短暂的涟漪,那本来想消失的或者试着去遗忘的伤痛或记忆,此刻就像那成千上万的蚂蚁趴在心口,让人惊蛰不已。

  那,也许只因惊起了这曾经的伤痛,蛰起了那过往平静的心房,那放下的是始终没有完全的被放下。那她箫淼,完全没有放下的是谁?难道是那詹飞吗?

  “今天,她是在结婚,今天是她和大鹏的好日子。”不过,这箫淼她也多少知道一点儿,所以此刻,她也许也正在暗自抚慰着自己,时时刻刻鼓励着自己。所以,她又不由的打起了精神,脸色稍微温润了一点,不由中又略带几丝笑意暗藏于眉梢。

  现在的新郎大鹏喜欢她,宠着她,也一直疯狂的迷恋着她。那为何大鹏明知,“这箫淼不喜欢她,箫淼她有男朋友”,大鹏还是从高中就一直炽烈的追求着她呢?

  这也许也只有箫淼她清醒的知道。大鹏他没有错,难道是箫淼她错了吗?在万物崇拜万物向往的爱情面前,真的存在对与错吗?

  “她此时是否真的好自私,还是茫然不知所措呢?”箫淼她不禁暗自揣测着。

  她爱詹飞吗?爱,并且还是深爱!那她为什么明知自己还挚爱着詹飞的情况下,就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大鹏的求婚呢?

  难道这不是爱吗?那此刻这又是什么?

  在箫淼眼里,这也许不是爱,这只是心灵的一种依靠,一种信任中的相互依存。那在大鹏的眼里呢?“那是不是他赢了,而箫淼呢?却好像只不过是个战利品,或者是一个应得的附属品。”

  可,这箫淼却从大鹏的谈笑间隐隐约约的觉得大鹏变了,仿佛此刻大鹏跟自己结婚,那只是一种占有欲,或者只是大鹏在跟自己说着自己才能懂得了的心灵余白,那就是“我赢了”。

  可是,箫淼她能顾虑这么多吗?

  毕竟父亲老了,母亲自己从未见过,自己况且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那她自己能靠谁呢?就连那心中曾经的白马王子詹飞此时也不知所踪,不知是否他依然还在这个世上。

  箫淼她有点厌烦了,也有点麻木了。

  那她箫淼现在是在干什么呢?难道只是简简单单在履行一个承诺吗?安抚一下自己的心房吗?难道她心里就没有一丝一毫愧疚于今天的新郎大鹏吗?

  也许,大鹏的一切,箫淼她不想知道,因为心里爱的装的或许就根本不是他,而是那詹飞。

  “那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呢?”箫淼心里不禁惊了一个寒颤,自己仿佛间就真的是这样可怕!

  箫淼那她还是她自己吗?她非要这样做吗?她这样做就真的值得吗?

  可是箫淼记忆里清楚的记得,这大鹏应该知道她与詹飞的任何一件事,当然也包括她箫淼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孩儿。

  “可这些,大鹏就都不计较了吗,真的会就都不计较了吗?毕竟詹飞与大鹏是好朋友,更可怕的是大鹏现在的身价,他什么样的女孩子不能娶到手呢?他非要娶这残花败柳箫淼吗?”箫淼不禁隐隐约约的害怕了起来。

  “大鹏,从今儿我就是你的了。”于是,箫淼就连忙添了几许微笑几缕柔媚对大鹏低低的温温的说到。

  可,语气为什么没那么足?那她心里到底又是怎样想的呢?

  毕竟旁观者迷,当局者清,更何况那詹飞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父亲也老了,她的依靠,她的一生,她箫淼还能相信指望谁呢?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女孩,所以她得必须选择一个人,一个可靠的人,那选来选去也就只剩下这大鹏了。

  尽管箫淼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闺蜜素梅也在喜欢着他”,可毕竟这大鹏喜欢的是她箫淼,时时刻刻想保护想呵护的也是她箫淼,所以箫淼在素梅之间是胜利的,只是这大鹏……

  大鹏听着箫淼温温的话语,心里不禁暗自稍微柔软了起来,毕竟这箫淼的态度好了许多,所以他心里也就不妨稍微暖和一些。

  “嗨,谁叫我大鹏喜欢的是你,是你箫淼?”大鹏自言自语的说着。

  “谁要是敢破坏我的幸福,那他日子也一定不好过。”大鹏笑了笑,然后就贴在箫淼的耳边缓缓的笑着。

  真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吗?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还想着争着抢着让她变成自己的吗?

  “女人都是那善变感性的动物。”也许,就像大家都说的那样。这似乎也一点都没有错,那更何况是箫淼这种漂亮精干的女人呢?

  箫淼俏丽的脸愣了愣,呆了呆,那往日青春靓丽的脸上也毕竟经过了岁月的洗涤,渐渐的消失了往日的清纯与纯净,于是就见她就立刻挤满了笑容,微微做做优优雅雅的点了点头。

  只是她不知道此时的大鹏他在想什么?而他又在担心着什么?她似乎已经清楚的知道大鹏所指的那个他是谁?哦,不对,应该是一定清楚的知道。

  他担心的是不仅是箫淼的离开,更是一个人的爱情,两个人的相守,那可怕的三个人的婚礼。

  你看,你听,就连婚礼上连续重播的歌曲【旋木】,大鹏都会因为箫淼喜欢,箫淼心中的他喜欢,而毫不顾忌的播了一边又一边。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因为这大鹏只是想让箫淼忘了他,让箫淼渐渐的慢慢的完全喜欢上他自己,就像那王菲的【旋木】中的歌词那样。

  但,或许让那大鹏欣喜的是一直控制着箫淼喜怒哀乐的那个心中的他,已经消失了,或者说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只是可惜的是,箫淼她并没有见到或找到詹飞的遗体。其实,就连箫淼她自己都不知道,都不清楚,她那一直翘首的希望,要继续,要持续多久?

  那她箫淼今天是不是真的就太荒唐了呢?

  温馨的礼堂,婚礼仍在继续,心怀叵测的新人,在亲朋老友的祝福下,掩盖着虚伪,掩盖着那无法名状的承诺与归一。

  任性的爱,他们会幸福吗?会真正的幸福吗?就像王菲的【旋木】那样,“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吗?”

  ……

  时光犹如一汪清水,虽过滤着一切,但也把最美最深的记忆悄悄的遗留在岁月里,停泊在记忆的港湾中,那最美最深的又怎忍静静的离去,悄悄的一步一步走远呢?

  但也许,记忆总可以让她轻轻停留,稍稍滞留,那不妨就让时光回到那个青葱的岁月,回到那个略显稚嫩的季节,并也让心花儿此时偷偷的然如昙花一样开放。

  箫淼心中喜欢的那个男孩,名叫詹飞。而詹飞呢?是她高中和大学的同学,只不过那詹飞大学未曾读完,就出国留学了。

  也许,只是因为箫淼深深的爱着詹飞,所以在箫淼眼里记忆里包括脑海里詹飞的一切都是完美的,都是无可挑剔的,也许就像大家说的那样“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詹飞在箫淼的眼里心里,他比大鹏不知强了多少倍。只是现在詹飞消失了,或者永远的逝去了,或者只能说詹飞现在此时不在婚礼现场,可箫淼心里却满满的装的都是詹飞,都是那潋滟的桃花。

  一个人的爱情,两个人的相守,三个人的婚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王福光
对《第一章,可怕的三个人的婚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