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1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13 点击数:140次 字数:

18

 

当年,初见江青时,齐淑芳穿着朴素的长罩衫和长裤,不像舞台上的常宝——穿着红夹袄和梳着浓黑的发辫。

舞台上,她的嗓音哀伤、真挚、高亢。

齐淑芳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文革时期的有理想的艺术家。

她十分珍惜自己的名誉。坚决拒绝扮演帝王、公卿、美女等“剥削阶级”。她强烈谴责资产阶级的“为艺术而艺术”的那一套欺骗民众的作法。

江青同志教导她,要克服自己的不自信的毛病,要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战士,就要像鲁迅那样发扬“孺子牛”精神。

只有像牛一样固执,才能打破京剧的陈规陋习。

通过常宝的形象,江青同志开始注重在舞台上表现女性的革命。

“所有表现封建阶级的东西都要抛弃!”

说着,江青抬起手划了一道优雅的弧线。

江青演示了旧京剧中的“玉兰指”,然后带着军人的神态紧紧地握住拳头。

在旧戏曲以及旧社会中,女人不能露出牙齿。笑的时候要以手掩嘴,并以水袖遮挡住身体。

现在每个女人都可以大方地笑,想怎么笑,就怎么笑。更不用强迫小女孩缠脚,长大后只能用“三寸金莲”跛着走路。

过去的女演员如果没有理想的小脚,就得由男人扮演女人,或穿着短截的高跷在舞台上故作姿态地蹒跚而行。

江青说:

“现在,妇女同志再也不用担心脚的尺寸问题。她们可以在舞台上走着自然的步伐。”

“还有……

齐淑芳插嘴说:

“流泪时,也要用水袖挡住双眼。”

最初,当齐淑芳唱到常宝的母亲被土匪杀害时,是坐下来,把脸埋进手里。

江青说:

“这不是无产阶级的哭法。要站起来,面对观众,让自己的眼泪自然地流下来。”

说着,她拉起齐淑芳的手:

“劳动人民哭时不会坐下来,把脸埋进手里。他们只会站着哭!”

江青强调:

“不要只顾及悲伤,要化悲伤为仇恨,化仇恨为义愤,化义愤为战斗的决心!”

刚开始,常宝的表现有些“自怜”,江青很不满意,皱着眉头说:

“你要突出阶级仇恨,突出愤慨,突出战斗的决心。尽管你心里盼望着太阳的升起,但你必须战斗到牺牲!你要显示出‘扫除一切害人虫’的决心,教育人民面对牺牲不要气馁,不要忘记这个时候意志和力量比美丽更重要!”

齐淑芳从小受的训练是唱假声——表演贵妇人和仙子的唱法。

江青在1964年成为她的老师后,教她把假声和中底音的自然嗓音结合使用,纯粹的假声只在唱高音时使用。

江青反复告诫她不要自满:

“你是在为工农兵歌唱,表演者不应脱离集体合作去炫耀个人技巧。”

还说:

“革命的舞台上,没有个人自大的地位!”

在《智取威虎山》的早期版本中,解放军战士营救老乡的场景用的是纯粹的特技表演。

江青不喜欢这种“极端的矫揉造作”,因为工农兵看不懂。

为了让观众置身其中,江青增加了新的布景。包括移动舞台、错觉屏幕和动感灯光。

但是,“反对派”决意要在空荡荡的舞台上保留刻板的象征主义,他们反对她的每一项革新。

江青没有妥协,继续改革。

她把古代和现代的舞蹈风格融合在一起,让演员们穿着白色披风在猎猎寒风中翩翩起舞,象征解放军滑雪越过山坡。

江青向剧团解释说:

“这些滑雪的战士的‘集体形象’,展示了他们为了革命的事业不畏牺牲的精神。”

关于角色,齐淑芳说:

“第九幕之前,她只是一个单纯的猎户的女儿。没有‘自觉革命’的意识。在观看了民兵训练之后,她才转变为一个有觉悟的女战士。一个决心为人类解放而斗争的无产阶级女英雄。”

当她唱颂无产阶级时,江青告诉她:

“音乐节奏要慢下来,嗓音要平稳而坚定。”

在她发誓消灭豺狼时,江青对她说:

“要回快节奏,情绪高昂地演唱!”

“讨血债”在中国革命戏剧及其颂扬的政治中是最深刻的主题。

江青对她的个人经历,情感生活和她的样板戏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公开表述过。

江青的伤感曲目或许可以让她再次重温失去亲人的痛苦——当然不仅仅只是失去亲人,也是对失去自由和女孩装束的伤感。

报仇是为个人,也是为大众。

常宝唱道:

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

座山雕杀我祖母掳走爹娘。

夹皮沟大山叔将我收养,爹逃回我娘却跳涧身亡。娘啊!

避深山爹怕我陷入魔掌,从此我充哑人女扮男装。

白日里父女打猎在峻岭上,到夜晚爹想祖母我想娘。

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

只盼着能在人前把话讲,只盼着早日还我女儿装。

只盼讨清八年血泪账,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抢、飞上山岗、杀尽豺狼

“爹!”她哭着扑进了父亲的怀里。

杨子荣激愤地唱道:

小常宝控诉了土匪罪状,

字字血,声声泪,激起我仇恨满腔。

普天下被压迫的人民都有一本血泪账,

要报仇,要伸冤,要报仇,要伸冤,血债要用血来偿!

消灭座山雕,人民得解放,翻身作主人,深山见太阳。

从今后跟着救星共产党,管叫山河换新装

这一带也就同咱家乡一样,美好的日子万年长!

 

多少年过去了,小常宝又有了“后来人”,她便是北京京剧院青年团演员张淑景:

我在北京京剧院2015年现代戏经典剧目展演中,担任《智取威虎山》中常宝的角色,这是我第一次演出革命战争题材的现代戏,我十分高兴,但也有一点小小的压力,这压力一是来自这出经典剧目和齐淑芳老师这位能文能武的名角的精湛表演;二是来自广大戏迷,他们对这种戏太熟悉了,不仅能唱出主要唱段,能背出台词,就连过门儿,演员在台上的表情,站位都门儿清。

观众对《智》剧衡量的是标准,就是上海京剧团的舞台演出和电影版,这也是当前复排红色经典剧目普遍面临的问题。

有压力才有动力,大庆工人说过: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

我下决心演好常宝这个角色,首先利用演出、练功的空档,查找一些有关《智》剧和常宝的资料。

这一过程使我大开眼界,收获匪浅。

1958年,曲波先生根据自己与战友的剿匪经历,创作了40万字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吸引了无数读者。

1960年,王润身、张勇手的同名电影又征服了万千观众。

接着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话剧《智取威虎山》问世,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等台词不胫而走。

北京京剧团也演出了《智擒惯匪座山雕》,剧中有定河老道,蝴蝶迷等角色。

中国京剧院李少春、袁世海等名家排演了《林海雪原》,上海京剧团的《智》剧参加了1964年的全国现代戏观摩演出,经过多次加工修改,于19675月被定为八个样板戏中五部现代京剧之一,后来对剧中人的姓名作了部分修改,如少剑波改称参谋长,白茹改称卫生员,孙达得改为申德华,一撮毛改叫野狼嚎,一些唱词也做了精减,减得最多的是参谋长的词,其次是座山雕的唱,还将座山雕六十大寿改为五十大寿,将土匪八连长改为三连长,杨子荣在白松湾与栾平喝酒,我一连灌它八大碗改为三大碗,对常宝则增加了坚决要求上战场的唱段。

演出时间有将近三个小时压缩到两个小时多一点。

这样修改后,报刊上全文发表了剧本和十几张剧照,正式定版,各剧团均要按这个版本演出。

北京评剧团(现中国评剧院)马泰、魏荣元、付嘉祥、席宝昆、谷文月等演出了评剧版的威虎山也很受欢迎。

为了满足京剧迷早日看到《智》剧的愿望,北京电视台(今央视)于1970年将电视转播的演出录像(黑白)转成胶片在电影院放映,称为电视屏幕复制片。

接着第一部样板戏彩色影片拍峻,导演为谢铁骊,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自此童祥苓、沈金波、施正泉、王梦云、贺永华、孙正阳、齐淑芳、张佑福等塑造的形象便家喻户晓,上至领袖,下至百姓,戏迷对此剧耳熟能详。

毛主席在谈到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时,就引用了一句剧中台词:老九不能走(当时批判对象是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列在第九)可见该剧影响面多大了。

虽然沈金波、施正泉、贺永华等名角儿已不在,但他们的舞台形象却在银幕上永存。

19769月以后,此剧不再演出,1990年以后,上海京剧院复排了此剧,何澍、尚长荣等出演杨子荣、李勇奇,天津京剧院王平院长近年也率青年演员演出此剧,国家京剧院也贴演了多场。

51年后,我院在原北京京剧团曾演出《智》剧的历史记录上又添上一笔,由两组青年演员共连续演出6场,并且作为四出红色经典剧目的头一出亮相。

其实,以上历史上的事情,我这个年龄段是没有经历过的,我是从书本、网站等多种途径以及向前辈老师请教而得来,为的是让自己也走进威虎山,重温那血与火,英雄与邪恶势力斗智斗勇的激情燃烧的年代,也是我下的功夫,做的案头准备工作。

虽然小说、电影和以前版本的京剧没有出现猎户老常父女的形象,但增加了这二人,特别是常宝的两段唱和参予滑雪、武打的表演,突出了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的主旨,从戏曲角色上也不会显得单调了,使行当的搭配更加丰富多彩了。

我还听说张学津老师在当年接排杨子荣角色后,苦练功夫的事迹。

我了解了这些情况后,自己信心很足,一是英雄事迹鼓励与激励了我;二是我虽然参演过《草原母亲》中金花的角色,但那出戏是和平建设时期的题材,对于革命战争的内容,又是红色经典剧目,我很愿意尝试;三是剧中的舞蹈与开打,我有武旦的基本功,又演过1000多场《盗库银》,几百场《盗仙草》、《虹桥赠珠》和众多武旦、刀马旦戏,所以在做、打、舞等方面很有信心;四是两大段唱,由于我这些年跟师父刘秀荣先生也学习了一些唱功戏,得到了训练与提高,又学演了《穆柯寨》、《金山寺》、《大英杰烈》等剧目,尝试了刀马旦、花旦和反串小生、武生等行当,演过《天女散花》等花衫戏,在唱念方面也很有信心能够胜任。

同时,我还联想到前辈名家对弟子的教诲,像我者死,似我者生。不要刻板死学,要神似融会贯通。

新任剧协主席濮存昕也谈到:戏剧不应该是克隆复制的作品。

我感到齐淑芳等名家的精彩表演永远是后人学习的榜样,但绝不是障碍,我演常宝,不仅是模仿,而是要塑造好这个剧中的女一号,主要配角,而又为广大观众熟识的角色。

我除了受到耿其昌老师等前辈的点拨外,还看了其他剧院的演出版与新上映的电影版,反复观看戏曲电影版揣摩剧中常宝的人物内心活动,想让这段英雄的传奇故事首先烂熟于心,让自己逐渐进入当年常宝等人的状态,接着进入了紧张的排练。

军营里有句话: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京剧院里亦是如此。

此剧主要演员分为两组,时间紧任务重。

大家战酷暑齐奋战,一遍一遍地排练着,尤其是滑雪与开打部分,要想达到舞蹈动作整齐划一,开打真实默契自如,可不是想想、说说就能做到的。

在大家无数遍的磨排与付出的辛勤汗水下才会有出色的展现。

有的带病坚持,令人感动!

我虽然基本功还算扎实,但剧中的大跳(横、竖两种)20多年没练了,杵枪虎跳压枣前桥踢枪也从未走过,先是在同事的保护下练习,之后脱把自行完成。

在唱、念、做上,自己也下了很大的心思。常宝从小在山里长大,一直当男孩子养,又对土匪怀有深仇大恨,所以念白上要多用大嗓,动作要阳刚,还要表现出她的朴实、勇敢与机敏。

唱腔上调门很高,有时忽快忽慢,节奏很难掌握。

对于唱功戏演出较少的我来说,又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此剧在院长、团长亲自坐阵指导和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在最火热的炎夏,作为我院经典现代戏展演的第一出,在长安大戏院拉开了帷幕。

6场演出中,我演出3场。虽然我很努力,演出也得到了观众与领导的鼓励与肯定,但我知道还有一些有待提升之处,也诚恳地希望老师、观众给我提出宝贵意见,以利于更快地提高。

 

梅兰芳大剧院将在201571日晚,暨中国共产党建党94周年上演经典大戏——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献礼七一。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由上海京剧院根据曲波小说《林海雪原》中智取威虎山的一段故事并参考同名话剧改编而成。

描写了侦察排长杨子荣深入林海雪原,改扮土匪,以献图为名打入威虎山,与众匪斗智斗勇,最终与追剿队里应外合歼灭顽匪的故事。

该剧自1958年创排首演以来,历经数度重排,深受戏迷欢迎,成为久演不衰的经典之作。

《智取威虎山》是现代京剧中最为经典的一部,剧情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画面雄浑开阔,唱段高亢激越,音乐铿锵有力,极富艺术感染力。

其艺术表现形式包含了传统京剧和来自西方的芭蕾舞、交响乐等,即便从当今视角看来,仍散发出东西合璧及跨界的时尚魅力,是经典艺术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戏中每个唱段的安排都非常巧妙合理、恰如其分,每一句台词都经过精雕细琢,精益求精。

剧中几段唱腔安排的错落有致,高潮迭起,几乎每段唱腔都能获得观众的满堂彩,余音犹绕梁,耐人寻味;剧中塑造的一个个不同角色的经典人物形象,以及剧中展开的一幕幕故事情节,曾红遍大江南北;其中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今日痛饮庆功酒等一段段脍炙人口的唱段,则更是传唱至今。

此次,国家京剧院以多年来备受广大观众喜爱和关注的中青年艺术家为主体,演员阵容强大,让观众在剧场内近距离感受这些年轻的京剧大腕儿带来的现代京韵芳华。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演员们在学习继承老一辈艺术家精湛技艺的基础上,发展创新,为京剧艺术适应新时代要求增添了新的光辉。

杨子荣、少剑波、栾平、座山雕等一个个熟悉的人物角色将带领观众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重温革命经典,忆峥嵘岁月。

201571晚,让我们相约走进梅兰芳大剧院,共同观看《智取威虎山》,近距离接触现代京剧,接触国粹艺术,无论你们是生于60708090年代还是00后,相信这出原汁原味的现代京剧大戏,都会让到现场的观众朋友们有感于再向虎山行之热血沸腾,共同引吭高唱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据国家京剧院一团副团长脱志国介绍,从本月初开始,《智取威虎山》赴湖北、浙江、江苏等地进行了三省七城的巡演,所到之处场场爆满。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许多正宗的老戏迷,席间不乏许多热情的年轻面孔,好多年轻人是陪父母来看戏的,一家人热热闹闹高高兴兴的,有的看了一场不过瘾,还要追着再看。

国家大剧院的项目负责人也介绍,这个戏已经来大剧院三次了,什么时候上演都是销售火爆,这么过硬的剧目,不仅是老戏迷老观众,就算年轻人看也会觉得十分过瘾。

而且这次刚好是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演出,许多年轻人一早就订好票,陪着爸妈过周末。

还是那句话:

“有的人活着,却如同行尸走肉,早已死了;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只要有人仍在唱样板戏,有人还在看样板戏,江青就不会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