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12 点击数:131次 字数:

17

 

童祥苓敏锐地观察到江青对批评理论没有多大的兴趣,她的指导重在实践方面。

“她甚至想改变我的表演风格。”

他笑着回忆道。

那时候,他擅长演“老生”。因此,无论何时登台,无论演什么角色,他都会情不自禁地弯下腰蹒跚而行。

“每当江青同志看到我的这个姿态,就会就用指着我的脊椎说,‘站直了!’。她还对我说,‘你的杨子荣没有诸葛亮演得好。克服旧式表演,要昂首挺胸,有力演唱。’此外,我的服装也由旧的丝绸长袍改为毛边大衣。”

说着,童祥苓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表示一把插入座山雕心脏的匕首。

据说是江青将原先的二人手指头改成了三个,她认为这样才是更富杀伤力的表现。

江青不受传统音乐束缚。

在传统京剧中,有两个独特的唱腔:一是华丽的“二黄”,一是有力的“西皮”。

它们不能在同一人物中交替使用,也不能在同一唱段中出现。为了以柔和的唱腔表达强烈的情感,江青在一个唱段融合了这两种唱腔的特点。

她说:

“情感要舒缓地表达,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如发誓消灭座山雕或决心支持共产党,才可以使用有力的唱腔。”

为了让艺术手法去表现社会现实,江青改革了古典传统戏中用降调结束一段唱词的习惯。

她说:

“行动的决心必须用升调来表达!”

童祥苓最喜欢戏中的第五幕。

在这一出戏中,杨子荣成长为了一位胸怀“朝阳”的革命英雄。

江青亲自设计了这一幕的舞蹈。

最初的版本中,杨子荣是徒步上山的。

1965年,江青让他骑马上山,以突出英雄形像。

在旧戏中,马只是虚拟的。

与过去旧戏中的无声表演不同,江青要的是栩栩如生的表演。结合现代舞蹈和传统马戏中的动作,作为一名有经验的骑手,江青演示了如何利用动作和道具,跨上一匹想像中的烈马,英雄般地向前疾驰。

当然,同时还要注意控制住马的野性。

说着,童祥苓纵身从桌旁跃起,再现了江青向他演示过的动作。

江青曾告诉他:

“象征性地跃上战马,先凌空跳起,接着一个劈叉。当马看到老虎摔倒时,用在地上平直劈叉来表现,不要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这看起来没有力量,要越过马头下马。”

看过1966年电影版的《智取威虎山》,江青对其中骑马的场面仍不满意。

在北京的马场里,她反复地演练各种上马和下马的动作。

回到上海后,她告诉童祥苓:

“有时候艺术需要夸张,登上想象中的高大骏马时,要尽量抬高你的腿。不是越过马头下马,要在马背上侧身,抬起一条腿,然后是另一条腿,接着跳下。不要直接下马,要竖起脚趾,这样看起来才有气质。”

接下来,杨子荣举起手枪,射穿了老虎的脑袋。

当土匪问他躺倒在地上的老虎是不是他杀死的时,杨子荣十分平淡地说:

“它恰好撞上了我的子弹。”

江青对形象非常敏感。

童祥苓回忆说:

 “她教我们如何用服饰衬托某些人物的特征:看到我长得比较矮,但要演出英雄人物,于是建议我穿短尺寸的衣服,把佩戴的腰带往上抬。这样,在舞台上我的腿会显得较长,人也显得更高。”

童祥苓还说,江青作为政治领导人,对人的关心要超出他们的期待。以前扮演杨子荣时,他总喜欢把枪跨在皮带前面。江青让他放到侧面。

他一开始有些不解:

“为什么?”

江青向他解释说:

“前面配枪的时间长了,容易引起骨盆内伤。”

中央定期通报对戏剧的修改,毛主席也是如此。

19677月,毛主席到上海观看他们的演出时,只对台词提出了意见。

将第五幕中的一句话改为了:“迎来春色换人间!”并将第九幕中的官腔改成了现代语言。

两年后,江青仍在向童祥苓解释讲述“春天”这个词的含义。告别是它的政治含义。

童祥苓向我介绍了齐淑芳,一个20来岁,有点害羞的女孩。她在剧中扮演猎户的女儿——常宝。

齐淑芳,女,京剧旦角。

自幼受其嫂张美娟的精心传授。曾是上海戏曲学院的高才生,并曾担任上海青年京剧团及上海京剧院的主要演员。

齐淑芳自幼受其嫂——中国著名京剧武旦张美娟的精心传授。

1958年,16岁的齐淑芳为毛泽东演《三战张月娥》,原戏是三个男的打一个女的,毛泽东认为不公平,后改成降伏讲和,还她粮草,共同对付朝廷。

1960年齐淑芳在北京吉祥剧院演出引起轰动,此后在民族文化宫演,周恩来总理亲自观看,当他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在台上又翻又打又唱很高兴,认为她很有发展前途。

京剧大师梅兰芳更是上台紧握她的手,连声称赞﹕

后起之秀!后起之秀!

齐淑芳曾是上海戏曲学院的高才生,并曾担任上海青年京剧团及上海京剧院的主要演员。

多次率团前往西欧、东欧、亚洲的许多国家演出,受到热烈欢迎。

1963年初,齐淑芳随上海京剧院、上海青年京剧团一起赴西欧演出,在巴黎大剧院首场演出,引起轰动,连站票都销售一空,当时他们演出的《火凤凰》、《三战张月娥》、《闹天宫》、《仙草》、《雁荡山》都是武戏,并加上《秋江》这一出文戏,所有节目均经过周恩来邓小平审定,那次演出是中国京剧界首次赴欧演出,经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德国、瑞士、荷兰、卢森堡前苏联等各国巡回演出,所到之处,无不欢声雷动,精彩无比的演出让观众看得赞叹不已。

慕尼黑演出时,三千多人的大剧场,座无虚席,齐淑芳十几次谢幕,赢得几十次掌声。

齐淑芳的代表作《火凤凰》是60年代以其嫂、中国第一代武旦张美娟为首创作出来的,到70年代新编《火凤凰》则根据齐淑芳个人的条件,因她人比嫂子矮,但嗓子比嫂子好,于是将舞双枪改为舞大刀,武打技巧大大加强,该戏曾获首届华东戏剧艺术节首奖。

1987年,齐淑芳带该剧赴德国汉堡参加艺术节演出,未演已先轰动,开幕当天以开幕剧目上演,该剧以高难的踢枪、武打并增加了芭蕾的托举动作,在托举中踢枪,看得台下观众目瞪口呆,谢幕时全体起立鼓掌。

同年,她率团参加维也纳国际艺术节,主演《青石山》、《白蛇传》、《秋江》等戏获得成功,被评为技压群雄的艺术家。齐淑芳曾多次出访日本,日本报界称之为日本人民最喜爱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她参加波兰国际艺术节主演《铁扇公主》亦受到高度好评和欢迎。

齐淑芳的代表剧之一《全本杨排风》曾被搬上银幕在全国放映,深受好评。在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她成功地扮演了小常宝更使她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齐淑芳文武俱佳,基本功深厚。她的武功技艺得心应手,已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境界。

齐淑芳曾受到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张君秋、陈效琴、赵燕侠以及汉剧表演艺术家陈伯华的传授。

她博采众长,刻苦钻研,加上她的嗓音高亮甜润,演唱富有情感,且表演细腻,已经形成了引人入胜的独特风格。

纽约时报评论家杰克·安德森撰文赞美她的表演使整个舞台充满了神奇和不可思议的魅力

著名文学评论家、原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主任夏志清教授12年前首次在纽约观看齐淑芳京剧团的演出后,撰写的长篇评论中写道﹕

一天连看两场京戏还是平生第一遭,而且看得如此满意,至少可说是定居纽约26年来,我还从未看过比924那天更满意的京戏。看第一场齐淑芳主演的《柜中缘》就叫我很满意,下一出《三岔口》,丁梅魁饰演任棠惠,韩奎喜演刘利华,看得更过瘾。而大轴戏《青石山》更是热闹精彩无比,齐淑芳自演九尾狐,看得全场观众,心花怒放,剧终掌声不绝。在第二场夜场《盗仙草》和《水漫金山》这出戏中,我更对齐淑芳的武功表示惊奇,从戏中可以看出她功底深厚、技艺超群,舞台上的高难度动作(绝活儿)运用自如,且身段优美,嗓音高亮而甜美,在《青石山》中,她用靠旗杆挑刀、绕刀、挑锤、绕锤,令人目不暇接。而在《白蛇传》中的虎跳、前跷、托举踢枪、舞长绸踢枪,险而美、难而稳、观后更是令人赞叹不已,拍手叫绝。须知,一般演《白蛇传》主角通常由文武二旦合演,但齐淑芳能文能武,能将白素贞这一吃重的角色精妙地从头演到尾。无疑的,齐淑芳是一位难得的全材的文武花旦。在京剧似已衰落的今天,能在纽约舞台上看到齐淑芳这样一位集武旦、青衣花衫于一身的全才京剧艺术家的演出,不能不说是我们海外观众的额外福气。

齐淑芳1988年定居美国后,在纽约创建齐淑芳京剧团,这是一个非盈利并获得政府给予免税待遇的文艺团体,曾连续五届应邀参加林肯中心户外艺术节,及1997年康州、德州、俄亥俄州举办的世界性的艺术节。

1999年曾应邀在佛罗里达州12个城市巡回演出,受到热烈欢迎。

20009月在纽约著名的容纳五千观众的梦迪逊花园剧场和来自世界上20个国家的艺术家们同台为世界首脑高峰会议晚会演出。

京剧团每年都在美国Artspower艺术公司的安排下在各州的大、中、小学及剧场进行近百场的演出及讲课,并每年定期在纽约的许多剧场举办大型演出。

1992812在林肯中心举行的第二十二届户外艺术节上,齐淑芳演出《三叉口》及《白蛇传》中的《游湖借伞》,原定演一个半小时,但开演后下起大雨,3000多位观众撑伞观看,其中70%为美国观众,看得津津有味,齐淑芳四次谢幕,演出非常成功。

齐淑芳京剧团曾长期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大道上的交响乐空间“Symphony Space”演出《三叉口》《青石山》等武打戏,结果令不懂中文的美国观众大开眼界。

在百老汇演出的成功,跟该剧团选动作戏有关。

十多年来,齐淑芳京剧团常年深入美国腹地各城市演出,每年的演出日程排得非常紧凑。

这些城市大都远离美国的中心城市,毗邻传统的美国乡村,观众大都是纯粹的美国人,他们每到一处,精彩绝伦的演出无不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有的城市连演多场,仍场场爆满。

199912131日,齐淑芳京剧团曾不间断地在佛罗里达州的10个城市连演13场,每天至少演一场,其中,在西棕榈海滩、美人湖等城市每天连续演两场,其所到之处,所受欢迎的程度可想而知。

齐淑芳京剧团是一个高水平的演出团体,聚集了来自中国和旅美京剧艺术家等国家级的演员、演奏员,他们的精湛技艺受到各地观众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赞扬。

《纽约时报》曾多次载文高度评价。团里有非常认真、专业化的演员选拔、审核和把关制度以及严格的排练规范,从而保证了演出的高水准。

京剧团有一个实力雄厚、人才济济的董事会,成员包括美国知名大学艺术系的教授、美国艺术机构的负责人以及艺术界名人。他们对京剧艺术的热情和专业性的指导是剧团健康发展、日臻完善的保证。

 美国首届中国京剧艺术节2000年底开始投入制作,20014月正式开始排练。

为了配合首届京剧艺术节,齐淑芳京剧团花费10多万美元制作购买布景、道具、戏服以及电子显像中英文翻译字幕机,所有台词均译成英文。

而灯光设计、布景制作全部请的是美国专业舞台设计师。

艺术节20011056日在纽约著名的亨特大学丹尼肯剧场举行。

演出剧目有大型神话京剧《全本白蛇传》和一台由传统京剧、现代京剧及新编京剧等不同风格组成的折子戏,包括﹕《挑滑车》、《柜中缘》、《打虎上山》、《火凤凰》。

大型神话京剧《白蛇传》是一出既有文有武,又有浪漫抒情、感人肺腑的剧目。《白蛇传》中齐淑芳最喜饰演白素贞(白蛇),这一戏里所涉及的正邪善恶、法理人常的斗争,不单可以叫凡夫俗妇潸然泪下,也有足够宽广的空间让艺评家去驰骋其间。

折子戏新编京剧——火凤凰》,是一出非常成功的新编(神话)京剧。

此剧既保留了传统京剧夸张的化妆、艳丽的服饰、以及表演手法,同时运用了现代艺术的紧凑节奏和简练、明快的处理,使全剧一气呵成。

此剧有歌、有舞,更有精彩无比、扣人心弦的武打,是一出完全不同于传统武戏《挑滑车》的、非常新颖有创意的京剧武功戏。此剧是齐淑芳的代表作之一。

她在剧中运用优美的歌唱和高超的武功技能,将观众带入到一种神奇的境地,令观众赞叹不已。此剧多次获国内、国际大奖,也是当时中国政府招待元首来访的保留剧目。

齐淑芳的京剧成就,以及齐淑芳京剧团多年来在美国巡回演出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让一些美国大学的戏剧研究学者感到钦佩。

其中,在费城的Swarthmore College学院的艾伦教授还专门在该校戏剧系专设了齐淑芳京剧研究课程,他撰写过许多齐淑芳及其京剧艺术的研究论文,由于他对齐淑芳京剧艺术卓有成果的研究,艾伦并被该大学提拔为终身教授。

近半个世纪以来,齐淑芳的艺术探索已形成齐派艺术风格,她丰富了京剧武旦的技巧和表现形式,提高了高难度,增强了观赏性、趣味性,她将中国传统武戏融入了更多的舞蹈语汇,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美国传统艺术最高成就奖,是于1982年由美国传统艺术委员会协同国家有关艺术领导部门所共同创立,迄今已授予260位杰出艺术家,该奖旨在通过表彰奖励对美国民族与传统艺术发展最有造诣及最有成就的优秀艺术家,以丰富美国的多元化及保持发扬这些文化的悠久传统。

美国传统艺术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联邦艺术机构,每年由联邦政府拨款用以推广一些传统艺术项目及奖励优秀艺术家,获得传统艺术最高成就奖是一项崇高的荣誉,也是某一艺术种类获得美国官方高度肯定及推崇的标志。

齐淑芳有幸以其在中国传统艺术京剧领域的杰出成就荣获此项殊荣,本年度该奖得主在全美仅有13人,齐淑芳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华裔艺术家,也是第一位荣获美国传统艺术最高成就奖的华裔艺术家,该奖提高了中国京剧在美国和西方的声誉和地位,此外,她带领齐淑芳京剧艺术团深入美国100多个城市,演出1000多场,将中国京剧艺术推广到美国民间各地,这在京剧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这是中国京剧艺术在海外的骄傲!

提起样板戏《智取威虎山》,老人们都应该印象深刻,而其中扮演小常宝的女演员齐淑芳,更是那个时代所有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齐淑芳曾于七十年代初期与智剧团乐队的龚国泰结为夫妻,文革结束后1988年上海京剧院由齐带团去美国演出,龚未去,齐未归,第一次婚姻破裂。

齐在美国与同去的上海京剧院编导丁梅魁结为夫妻。

丁梅魁在《智取》中扮演的是罗长江,《智取威虎山》的第一句台词就是丁梅魁说的:

报告参谋长,来到三岔路口。

丁在《磐石湾》中扮演一民兵。丁是武生,扮相很好。

《磐石湾》的支委会一场,望海空的前奏曲进行时,可以看到丁梅魁就在齐淑芳后面,镜头较大,非常清楚,丁穿红色体恤。

二人曾于不久前回国演出,齐演唱她的成名曲八年前,由燕守平操琴。

他们为了推广宣传中国京剧,可谓白手起家,先是成立了迄今为止海外唯一一家京剧团——齐淑芳京剧团,这是一个获得政府给予免税待遇的文艺团体,曾连续五届应邀参加林肯中心户外艺术节,及参加在康州、得州、俄亥俄州举办的世界性的艺术节,并每年定期在纽约的许多剧场举办大型演出,包括去学校和社团做公益演出、讲座,慢慢在美国打出名气。

她带领齐淑芳京剧团深入美国每年演出100多场,将中国京剧艺术推广到美国民间各地。

  初去美国闯天下,很多美国人不知道中国京剧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中国现在的发展和生活情况,齐淑芳夫妇觉得有责任将中国的国剧好好传播,但初期阻力很大。

曾有一次,联系了一个组台的演出,出一个节目,对方只付六七个人三百美元,而同台的演员上千元的都有。

齐淑芳一听当即决定不去,太掉价了。

后来想,人家不了解京剧,我们可以理解,这是做影响的机会,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去演出后,齐淑芳的节目成了当晚最火爆的,效果相当热烈,再后来这家公司就常常邀请他们去演出,费用也高了很多。

开始时有的演出商你给他出机票和住宿费用,他都不来看演出,你可以想像推广是多么艰难!

齐淑芳笑说,有一次去美国一个偏僻的城市演出,演完后,几位老外上后台一定要她脱下鞋子,看看脚是不是三寸金莲

让齐淑芳们自豪的是,现在她的京剧团不但站住了脚,而且靠中国京剧的魅力和他们精湛的表演打入美国主流艺术圈。

在美国,齐淑芳夫妻二人的主要生活是围绕演出而安排的。

她和丈夫住在纽约的一幢带有后花园的楼房里,为了练功方便,将后花园的草地改成了水泥地,需要练功时,就铺上地毯。

每天,齐淑芳上午就在这后花园里练功,刀枪把子,日练不辍,中午在家烧中国菜,下午要么和着伴奏带吊嗓子,要么会有剧团的朋友们来一起排练。

而老公因为是剧团的副团长和艺术总监,需要打点剧团事务,家里的事儿一般齐淑芳包了。

齐淑芳喜欢做饭做菜,我是不会做饭,我会负责开车去超市购物,一买好几天的,忙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出去吃,喜欢去中国餐馆

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优秀的女人。

这话到齐淑芳这儿调了个个儿,对此,丁梅魁表示,这么些年,为了辅助齐淑芳,自己也将武生行当丢下不少,不但做编导,需要时还要上台参加演出,给太太打下手。但他丝毫不悔:她的成功也有我的一半!

有没有考虑回国,叶落归根?

面对这个话题,夫妇二人称目前没有这个打算,在国内名气很响,可以参加很多演出时,我们选择了去西方推广中国国剧,现在局面打开,舞台越来越大,邀请演出的订单也很多,如果在中国,也只是众多艺人中的一个,会衣食无忧。但在美国,这个京剧团能打下这个局面,让更多西方人了解咱们中国国粹,意义应该是很大的。从这点上来说,现在留在美国比回来贡献更大。

齐淑芳说:

在美国我也很少吃西餐,我出生在陕西,从小就对中国的北方菜情有独钟。

  67岁的小常宝虽然见胖,但耍起来,还是那么干净利索,功力深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