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豪情壮志 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2-02 点击数:96次 字数:

7

 

革委会:

革命委员会,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各级政权的组织形式,简称革委会

1967年上海首先发起一月风暴夺权运动,由群众组织夺取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各级政府的权力,组织一个效法巴黎公社的大民主政权机构,由张春桥命名为上海人民公社,以后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全国各地效仿,纷纷夺权,各地组织的新政权名称并不统一。

毛泽东认为上海公社的名称不好,发出了最高指示还是叫革命委员会好,于是这半句革命委员会好成为全国必须遵守的法律,全国各级政权,从省一级到工厂、学校的政权机构全部改名为革命委员会。

革命委员会实行一元化方式,取消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分别,合为一体,人员采取三结合方式,即包括有部分没有被打倒的革命干部,群众组织代表,和工宣队农宣队或部队军管代表组成(全称为《工人(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主要是进驻机关、学校和文化事业单位的工人、贫农、下中农的代表)。

在这种机构中,干部由于熟悉业务,一般负责日常业务,工农兵代表掌管大政方针,群众组织代表维护本单位下层人员的利益。

到了文化革命后期,工农兵代表逐渐撤出革命委员会。

随后,1978年宪法进行修改,第五次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于1979年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改为各级人民政府。

至此这种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终告结束。

革命委员会相关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5年)有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5)

第二章 第三节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

第二十一条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

省、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五年。地区、市、县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三年。农村人民公社、镇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两年。

第二十二条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是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关,同时又是地方各级人民政府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由主任,副主任若干人,委员若干人组成,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或者罢免,并报上级国家机关审查批准。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都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上一级国家机关负责并报告工作。

第二十三条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它产生的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在本地区内,保证法律、法令的执行,领导地方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审查和批准地方的国民经济计划和预算、决算,维护革命秩序,保障公民权利。

第四节 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关

第二十四条 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都是民族自治地方,它的自治机关是人民代表大会和革命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8年)有关规定

第三节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

第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政区域划分如下:

(一)全国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

(二)省、自治区分为自治州、县、自治县、市;

(三)县、自治县分为人民公社、镇。

直辖市和较大的市分为区、县。自治州分为县、自治县、市。

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都是民族自治地方。

第三十四条 省、直辖市、县、市、市辖区、人民公社、镇设立人民代表大会和革命委员会。

人民公社的人民代表大会和革命委员会是基层政权组织,又是集体经济的领导机构。

省革命委员会可以按地区设立行政公署,作为自己的派出机构。

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设立自治机关。

第三十五条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

省、直辖市、县、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下一级的人民代表大会经过民主协商,无记名投票选举;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公社、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选民经过民主协商,无记名投票直接选举。

省、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五年。县、市、市辖区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三年。人民公社、镇的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两年。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每年至少举行一次,由本级革命委员会召集。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单位和选民,有权监督和依照法律的规定随时撤换自己选出的代表。

第三十六条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本行政区域内,保证宪法、法律、法令的遵守和执行,保证国家计划的执行,规划地方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议和公共事业,审查和批准地方的经济计划和预算、决算,保护公共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权利,保障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促进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通过和发布决议。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革命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县和县以上的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有权向本级革命委员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革命委员会所属机关提出质询。受质询的机关必须负责答复。

第三十七条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即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是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机关,是地方各级国家行政机关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由主任,副主任若干人,委员若干人组成。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执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和上级国家行政机关的决议和命令,管理本行政区域的行政工作,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发布决议和命令。县和县以上的革命委员会依照法律的规定任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地方各级革命委员会都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上一级国家行政机关负责并报告工作,受国务院统一领导。

第四节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

第三十八条 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的自治机关是人民代表大会和革命委员会。

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和革命委员会的产生、任期、职权和派出机构的设置等,应当根据宪法第二章第三节规定的关于地方国家机关的组织的基本原则。

在多民族居住的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中,各有关民族都应当有适当名额的代表。

第三十九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除行使宪法规定的地方国家机关的职权外,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行使自治权。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可以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使用当地民族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

第四十条 各上级国家机关应当充分保障各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充分考虑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大力培养各少数民族干部,积极支持和帮助各少数民族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文化。

 

“革委会”是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出现的新生事物。人们对革委会官员的评价普遍是褒贬不一的。

文革中的革命委员会是派性斗争的产物。

春秋无义战,这句话也完全适合文化大革命的斗争。

前阶段,大家争谁是真正的造反派

待到造反派中央确认了,保守派并不服气,事情并没有完。

后阶段,造反派开始倒楣,一个个被揪出来,不是阶级异已分子就是打砸抢、就是林彪有关的人和事

帽子拿在掌权者的手里,合不合适没关系,不合适给你换一顶还不行?
  革命委员会是什么东西!

恐怕至今还没有人这么说过。

打自上海构建上海公社开始,一个在全国范围内的夺权斗争便开始了。

夺谁的权?

说来也许是政治笑话。

走资派被一个个打倒了,靠造反起家的虽然大有人在,不过山头太多,一些小毛贼摇身一变成了山寨王,给不给我位子?

军队介入,来了个三结合,真难为了战无不胜的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让他们犯错误的土拨鼠都是派性尖子,都是造反起家的当代阿Q

他们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旦黄袍加身,什么事干不出来!

记得江西委员会一成立就抓阶段斗争,清理阶级队伍,叫三查

中国近代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留给历史学家吧,我只说革委会的成立明目张胆的排斥异已到撕心烈肺到惨绝人寰的批斗都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光说一个反共救国军,几多人死于非命?

这是连当年健在的蒋委员长也不曾料到的。

想当年,在“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有口号下,委员长的800万蒋匪军成了共产党枪下的炮灰。

在革委会领导下的造反派,文革中少说也得整死几万人吧。

历史上哪一个朝代,哪一个王朝有过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揪斗,就捆绑,就吊打的刑事法则?!

一个农村妇女到×县革委会去闹口粮,一不小心走进了小食堂。

革委会主任正在大吃大喝,农妇见了骂道:

“老娘连饭都吃不上,你吃的这么好。”

说着一下把饭桌推了个底朝天。

主任拍案而起,说了一句判她十年便扬长而去。

文革后平反冤假错案时,这个被判处十年劳改的罪犯竟无一字记录。

这都是谁造的孽?!
  革委会成立的时候,我被从北京押回原籍,投入集训队。

集训队关押了140余名罪犯,从挂的牌牌上看,大多是现行反革命之类。

我被编进二队,属青壮劳力,每天抬大石头,砌电站排水沟。

十米开外站着持枪的武装民兵,那枪可是上了子弹的,有他们时常走火为证。

说走火是假的,不过是恐吓这伙罪犯而已。

和我在一起的有几个走资派,他们是待解放的对象,听说比较优待,可以接受家属的衣物,可以抽抽烟,但作息时间是一样的,每天也累得够呛。

关押期间,专案组常常来审问。

一天,来了几个军人,把我叫去,问了几个怪问题。

第一,你在北京都接触过什么人?

第二,谁供你北京的吃喝?

第三,听说你文章、书法不错,请按指定的范围留下墨宝。

由于白天审讯可以免去劳役之苦,所以,我总是乐意奉陪。

我的检查大概有好几万字,文革后想找回,但谁也不说在哪里,实在非常遗憾。

关了几个月,没有一个字结论,说我是小爬虫,这也是文革中的政治术语,小爬虫就小爬虫吧,口粮照发,工资照发,不让上会场,没有公民身份。

打倒四人帮之后,我们场的革委会主任被判无期徒刑,死在了监狱里。

革委会也理所当然地寿经正寝了。

听说,死在监狱里的“革委会”也有好几万人。而我,居然还活着走出了文革为我设置的有形与无形的牢狱,成了一个自由人。

 

另外一则故事,说得更加离谱:

6667,重庆武斗正酣,8,15“和“反到底“两派隔着嘉陵江展开炮战,双方的炮兵都是各大兵工厂的校炮员,准且狠,37mm高射炮平射对方的建筑物,嘉陵江大桥两端被沙袋构筑的街垒封锁,街垒里的战士用12.7mm的高平两用机枪和7.62mm的自动步枪互相狙击对方的活动目标。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反到底“打过大桥,彻底消灭“8.15“为止。

既然是战争状态,自然死伤不少,s院作为离火线最近的大医院,责无旁贷的承担了大量的革命救助任务s院的太平间一时也人满为患。

67年冬天,开始传说医院的太平间闹鬼.太平间在一个小坡上,孤零零的几间大平房,平时最多十来具尸体,因为来了很多无名的武斗烈士,无人认领。

尸体已近百具.每到半夜,路过的人隐隐约约听到太平间有口令声,立正,稍息之类,不止一个人听到,于是传说是武斗打死的鬼魂作祟,本来就是乱世,人心惶惶。

这时候,医院的领导都已下课,由革委会主持工作,革委会主任是原来伙食团的厨师,出身贫农,五大三粗,胆大心细,做事很有魄力。

听说此事后,大发雷霆,决定亲自出马,把这个装神弄鬼的反革命揪出来。

这是冬至后的一个午夜一点,主任带了两个带枪的民兵,悄悄摸到了太平间的门口。

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两个民兵本不情愿,这时候已被吓得不轻。

过了一会儿,果然听到立正稍息声,主任对民兵说:

“我们冲进去先把灯打开,反革命如果敢反抗,就开枪,格杀无论。”

一脚把门踢开,三人冲了进去,白炽灯一开,眼前一亮,电压不够,还是黑沉的,第一间屋子正常,大约三十具尸体静寂的躺着,覆盖着白被单。

第二间也一样,第三间最里面的墙边赫然靠着站立的五具尸体,呈队列状,僵硬冰冷,很有点气势,一动不动,看不出哪个是鬼或是反革命,三个人傻眼了。

还是主任有办法,叫了个民兵去住院科室拿了个听诊器来。

他要把反革命"听出来"

第一个是战死的女红卫兵,从后脑到前脸的枪弹贯穿伤,一发7.62mm的步枪子弹进去是拇指大的小洞,出来就整个前脸都没有了,脑内容物流得干干净净,只剩个红彤彤的颅腔,她的战友给她穿上了干净合身的军装,收拾得干干净净,身材很好,皮肤很白,生前一定很漂亮。

主任仔细听了,确定是个死人,没得心跳。

第二个是个病死的老人,消耗性疾病把他抽得只剩一把枯骨,几乎就是一具骷髅。

穿的是粗糙的寿衣,愁眉苦脸,主任仔细听了,没得心跳。

两个民兵吓的没法,端起枪随时准备射击。

电压不稳,灯光忽明忽暗,四周鬼影重重,白布下的尸体好象随时都要爬起来。

只有主任还满脸大汗的给每个尸体听心跳。

第三具尸体是个年轻人,被高射炮弹片近距离杀伤,上半身赤裸,整个前胸的皮肉都被弹片撕去,暴露出白森森的肋骨和胸骨,暗红色的肋间肌挂着凝结的血块,面带痛苦,布满演烟尘的脸上好象还有泪痕。

主任在这没有皮肉的胸部实在不晓得该听哪里,粗略听了一下,实在不象他在装鬼。

第四个是个看上去很诡异的死者,大约40岁的知识分子,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眼,,,鼻都挂着流出的血迹,看来是那种自绝于人民的反革命,面孔青黑,还带着凄惨诡异的笑容,仿佛高兴到另一世界而不再受折磨了。

主任命令把枪对到他,这个最象是装死的。

听了又听,没得心跳。主任都要遭不住了,但是现在不能闪人。

否则革委会主任脸面何在!

主任决定听完第5个就走,明天多带点人来。

第五个也像个战死的,又高又壮,满脸是血,穿的是满是血污和枪眼的军装,两眼翻着白眼,竟不闭上.走近便闻到一股恶臭,民兵也闻到尸臭,不禁退后了两步,主任心想,大冬天尸体都臭了,不晓得停了好久了。

带着厌恶还是把听诊器放了上去,尸体一声嚎叫,一把便把主任抱住了……

民兵也是一声嚎叫,两人转身就跑了,也不管主任的死活了……

等找齐人马杀回来已经是天快亮,那个又高又壮的尸体不见了,主任躺倒在地,没得气了,被吓死了。

正式的说法是:因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心脏不能承受负荷而出现的猝死……

有一种说法是:

那不是鬼而是个躲在停尸房的精神病。

时至今日,老百姓嘴里常说的只有一句话:

“革委会的人再坏,但那时的官员为人民服务,现在的官员为人民币服务。很明显的!”

公理自在人心。

公理仍在民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豪情壮志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