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戏剧革命 6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1-23 点击数:162次 字数:

60

 

浩亮(1934年-),原名钱浩梁,京剧演员,工生行,曾用艺名钱正伦、浩亮(不带姓)。京剧《红灯记李玉和的扮演者。

1934年生于梨园世家。

他6岁随父学艺,10岁进入上海戏剧学校,1956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2年调到中国京剧院一团,拜师于李少春门下。

1964年2月,中国京剧院排现代戏《红灯记》,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扮演主人公李玉和

按惯例需另配一名B角,李少春选定了与自己师徒之称的钱浩梁

李少春身体欠佳,常常不能保证演出,钱浩梁作为B角在《红灯记》中频频亮相。

1965年第6期《戏剧报》刊登了钱浩梁在《红灯记》中扮演李玉和的剧照,从此他开始走红全国。

1983年起到石家庄河北省艺术学校教京剧。

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了。

浩亮和于会泳、刘庆棠被隔离审查。

1977年8月28日晚,正在接受隔离审查的中共十届中央委员、四届人大任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于会泳喝下了150毫升来苏尔。

三天后,不治身亡。

1983年4月,曾为国务院文化组成员、中共十届中央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的刘庆棠,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随之,妻子与他离婚,子女与他脱离关系。

1981年,经过长达五年的隔离审查,浩亮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

文化部副部长刘复之找他谈话,鼓励他改正错误,重新做人,耐心等待组织上对他的工作安排。

年底,浩亮恢复了钱浩梁的名字,怀揣着一张“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开除党籍,降一级工资”的“组织决定”,回到了中国京剧院的家——魏公村一幢筒子楼的两间背阴小屋。

“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并不意味着可以像人民一样,享有劳动的权利,钱浩梁被闲置了。

尽管他被审查了五年之后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想看看舞台,然后重登舞台。

可惜,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奢望。

面对钱浩梁,一些人像今天对待“非典”患者一样,惟恐避之不及。

他不仅被“挡驾”于舞台之下,而且被“挡驾”于练功房之外。

中国人,不管属于哪一派,整人的手法是一样的。

对于演员,他们深知演员的秉性,要他们离开舞台,让他们永远无法在舞台上亮相,就等于要他们的命。

当年,整人的人对待马连良,对待周信芳,对待李少春,对待……,就是如此,整得他们一个个离开人世。

今天,当年被整的人对待钱浩梁也是如此。

既然“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了,就算是当年出演“样板戏”错了,那么,让钱浩梁演出传统戏剧,让他通过传统戏剧的演出,逐步地、潜移默化地改造、净化自己的灵魂,有何不可呢?

更何况,辩证唯物主义者讲得不是扬弃吗?

如今,我的许多朋友,针对我痛恨“文革”中那些欲置我于死地的人的想法,正色地告诫我:

“不妥,中国人讲以德报怨而不赞成冤冤相报。”

钱浩梁是如何想的,我不得而知。

但是他一心想重返舞台,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在篮球场上练功。

没有厚底靴,就穿着解放鞋练腰腿身段,练云手趟马起霸,练拿顶翻溢扑跌,没有人陪他“耍下手”,就独自操着竹竿练把子功;每天起早吊嗓,贪黑默戏。

钱浩梁不知道:

在练功时没有厚底靴和练功毯,篮球场的水泥地面对自己的冲击力是可怕的。

一年多之后,正当他暗自庆幸自己的功夫差不多全都拾回来的时候,久震成伤的右膝半月板突然粉碎。

他被送进医院做了右膝半月板摘除手术,在重返舞台生涯的道路上又一次遇到了挫折。

1983年,喜爱京剧艺术、主持河北省文教工作的副省长高占祥,根据党的“治病救人”的政策,指示省文化厅收留钱浩梁,说:

“对钱浩梁,不要有顾虑,大胆使用。”

用一纸调令把钱浩梁调到了石家庄市的河北省艺术学校。

面对拄着棍子,一步一挪的钱浩梁,艺校领导皱起了眉头。经请示省领导同意后,让他先回京治伤,痊愈后再上班。

1984年春节前,高占祥派省文化厅的两个人赴京代表他看望养伤的钱浩梁,祝钱浩梁全家过个好年,给钱浩梁正患乳腺癌卧病在床的妻子曲素英送去二百元困难补助。

钱浩梁接过这笔钱,控制不住自己,痛哭失声。

他动情地说道:

“我是个犯过错误的人,还没为河北做过一天工作,省里这么关心我,我一定争取早日工作。”

钱浩梁在腿伤初愈就告别妻女赶往石家庄,受到了艺校领导、师生的热烈欢迎。

艺校职工宿舍紧张,却给他挤出了一间20平方米的住房,又给他从市里特批了一套液化气灶具,并尊称他为“钱老师”。

受此礼遇,钱浩梁感激异常,他在欢迎会上激动地说:

“我是个犯过错误的人,组织上既然把我安排在这里,我就要努力工作。我是唱戏的,不懂教学,在教学上没经验,希望大家帮助。”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为了报答艺校的知遇之恩,钱浩梁忘我的工作着。

他倾心教授着学生们,编写了《戏曲基本造型十五功》的教材,为学生教授并排练了盖(叫天)派剧目《一箭仇》、《雁荡山》。

在待人处事上,钱浩梁讲话低调,措辞委婉,行动谨慎,经常独处,出入不摘墨镜。每逢开会墙角坐,不提意见光通过。

但是,钱浩梁时时刻刻地盼望着重返舞台,每天练功不止。即使回北京探亲,也是边压腿边和妻女闲谈。

多次表示要给艺校排练自己的拿手好戏《长坂坡》、《艳阳楼》、《挑滑车》。

1988年,河北省文艺界评定技术职称,艺校顺利地通过了钱浩梁高级讲师的职称,但报到省里后却卡了壳。

高占祥得知后,明确表示:

“钱浩梁的情况我了解,他的职称应该批,他的住房也应调整。他是难得的人才,要用人所长,我们要把党的政策落到实处。”

国庆节前,他的职称问题解决了。

钱浩梁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下厨动手做菜招待前来祝贺的艺校同事。

这年,一位与钱浩梁二十三年没见过面的老朋友在《中国戏剧报》上读到了《浩亮近况》,抑制不住对老友的思念,前去看望他,俩人彻夜长谈。

之后,老朋友写信给喜爱京剧艺术的宋任穷,希望能让钱浩梁重返京剧舞台。宋任穷将这封信批转给了文化部。

不久,钱浩梁接到一份通知:

中国戏曲学院的历届校友,为母校募集教育资金,邀请他参加于12月在北京中山公园举行的三天义演。

钱浩梁立即登门求见省委书记李文珊。

文化部根据宋任穷的批示精神,同意了李文珊呈报的钱浩梁的请求。

12月6日,在中山公园礼堂的后台,二十五年没演过传统戏的钱浩梁,即将出演《艳阳楼》。

他对着化妆镜拿起笔,迟疑地回忆着脸的勾法,一丝不苟地勾描了起来。

上场锣鼓响罢,钱浩梁登台,走完趟马后的那个大“跺泥”,稳稳当当地跺在台上,博得了满堂彩……

几天后,高占祥约见钱浩梁,慨然长叹:

“看来,决定你登台演出是符合民心的。”

1989年元旦,钱浩梁应同样喜爱京剧艺术的天津市长李瑞环的邀请,在天津电视台出演《艳阳楼》,录像在天津电视台元旦节目中播出后,引起巨大反响,全国各地许多文艺团体和电视台纷纷请他前去演出。

重登舞台的钱浩梁,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于1989年春,不惜借款一万多元,在上海定做了行头器械。

为了尽快还清这笔巨款,他忘掉自己的年龄已经快60岁了,在各地舞台之间疲于奔命,而且常常在同一出戏中,先后分饰几个角色频繁上场。

但是,他在对待各地演出邀请时,总是小心谨慎,对方不出示当地最高一级政府的公函邀请信决不答应前往。

倘若是义演,即使组织者象征性地给他少许钱,他也不敢接受。每次出外演出,首先征得艺校同意,方才前往,并且严格按照合同,每演出一场就交给艺校一百元钱。

每次演出前,他都这样面对观众:

“感谢大家还记得我。现在我为大家做汇报演出。”

每次演出的都是传统剧目。

只有在观众的强烈呼声中,不唱一段《红灯记》就无法下台的时候,才唱一段《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过后,钱浩梁向朋友解释道:

“观众有个误会,以为《红灯记》是我的代表作,其实《伐子都》才是,可是大家不认。”

1992年1月,钱浩梁应邀到济南出演《龙凤呈祥》,在《甘露寺》里先演鲁肃,后演乔玄,当他又在《回荆州》中卖力地演赵云时,五十八岁的钱浩梁突然感到头晕,随即倒在了舞台上,在丧失知觉前的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幕布哗啦啦地拉上了……

钱浩梁再次被迫离开了舞台,他得了脑溢血……

我是最理解钱浩梁心情的人群中的一个,如果我还有“登台演出”的机会,我也会卖命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盼青云睡眼开。”

自古亦然。

1992年底,脱离危险的钱浩梁被批准病退返京,结束了河北省艺术学校的教师生活,终于和日夜思念的妻子曲素英朝夕相处了。

失语、半身瘫痪的钱浩梁在妻子的悉心照料和不少戏迷的关心牵挂下,一点、一点地恢复了说话、走路、吃饭的功能,1998年前后基本康复。

基本康复的钱浩梁又坐不住了。

1998年10月,钱浩梁和妻子曲素英在北京长安剧院同台献艺。

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他不得不独唱一段《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四句散板之前,他背对观众,突然一个转身,挥手“啪”地一声打开外衣的衣襟,一个丁字步亮相,观众立刻……

2001年5月26、27日,67岁的钱浩梁,应86岁的袁世海邀请,与75岁的高玉倩、年过花甲的刘长瑜等老搭档,在北京人民剧场的舞台上,为两千多名观众演出《红灯记》中的六个精彩选段。

演出前,中国京剧院院长吴江说:“同意袁老他们演《红灯记》,我心里真是矛盾,我就担心袁老他们的身体啊。”

为防万一,演出那两天,剧场门口安排了一辆救护车,并配备了医生、护士和各种急救、医疗设备、药品。

之后,钱浩梁和妻子曲素英又站在了美丽的西子湖畔东风剧场的舞台上。

俩人合作演出了京剧《白毛女》。他们一念一白、一唱一腔,韵味十足。

一曲终了,几位须发花白的老票友起身像年轻人一样高喊:

“《红灯记》!来段《红灯记》!”

顿时,全场雷动,千人高呼:

“《红灯记》!《红灯记》!……”

钱浩梁和曲素英联袂登台了,他唱罢一曲《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趁夫人演唱《都有一颗红亮的心》的空隙,稍作休息后再次登台,演唱“手提红灯四下看”。

过门刚启,钱浩梁忽地一转身,左手拨开衣襟,右手舒展红灯,来了个李玉和式的亮相,唱腔未起,已是全场掌声雷动……

如今,钱浩梁和妻子曲素英相濡以沫,夫唱妇随,舞台演出是他们的共同愿望,也是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信奉的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而不是“团结一致向钱看”。

他们的独生女钱红南,在美国留学,毕业后在那儿找到了一份工作。

现在,某些人对钱浩梁这样有一技之长,而又愿意奉献给大众的“死老虎”揪住不放,不停地寻找他们过去的过错、丑恶……而对“文革”中一些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血泪,今天活得既排场又滋润的人百般呵护,讲求什么“以德报怨”,的确令人不解。

对此,钱浩梁的妻子曲素英对记者说:

希望三十岁以上的人们忘了他们,平安度余生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钱浩梁在文革时,因扮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的李玉和,一炮走红。

他从一个唱戏的一下子被江青提拔文化部副部长。

江青赏识钱浩梁,说姓钱不好,“钱”带有资本主义色彩,为她改名“浩亮”。

江青倒台他也被隔离,被认作“爪牙”投入监狱接受审查。

最后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

1982年初才恢复自由。

而出来后马上需要恢复被迫改掉的原名——钱浩梁。

钱浩梁从演员到文化部副部长虽有“直升飞机”之嫌,但他确实是青年演员中的尖子,政治上要求进步,为人谦虚敦厚,文革前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京剧大师李少春对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学生而感到高兴,并力推钱浩梁作为配角在《红灯记》的演出中频频亮相。

但在他开始走红的1965年,他在张春桥、姚文元的阵地《文汇报》上刊登了他的《为无产阶级英雄立传》一文,文章当时在京剧界就有很大议论,钱浩梁毕竟只是配角而且是老师李少春提携,怎能只字不提李少春呢?

19694月出席了党的“九大“。

1975年四届人大之后,还当了三个月文化部副部长。

“四人帮”被粉碎,钱浩梁被认作“爪牙”投入监狱接受审查,最后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

1982年初才恢复自由。

1983年底,钱浩梁“发配”石家庄,与夫人曲素英同到河北省艺术学校任教。

省领导及学校领导对钱浩梁夫妇很关心,鼓励他“放下包袱,大胆工作”。

并给予多方面的照顾。

几年里,他对一批批入校不久的“生坯子”学生因材施教,严格训练,使这些学生有很大进步。

1989年,钱浩梁被评为“高级讲师”职称。

从艺术角度讲,广大观众想念“李玉和”,盼望他出来演戏。198910月,《新体育》杂志为庆祝创刊40周年,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晚会,经请示文化部同意,邀请钱浩梁夫妇露演,戏迷们高兴地奔走相告。

当晚,钱浩梁夫妇合演了《白毛女》选段,掌声雷动。钱浩梁饰高登演出了《艳阳楼》,唱、念、做、武功不减当年。

观众强烈要求他演唱《红灯记》,于是他清唱了“提篮小卖”一段,引起长时间鼓掌。

198912月下旬,钱浩梁、曲素英夫妇与李世霖、谷春章翁婿到沧州献艺,演了《龙凤呈祥》、《长坂坡》、《汉津口》等戏。

在《龙凤呈样》中,钱浩梁前饰乔玄,后演赵云,唱表精湛,身段繁重,功底相当深厚。

周瑜追兵到来又创造性地加了一段火炽的开打,观众纷纷叫好。

《长坂坡》、《汉津口》是钱浩梁的拿手戏, 表演起来身上很溜,举重若轻,工架大方,稳健凝重,1990年,钱浩梁夫妇与沧州京剧团合作,在河北、山东一些城乡演出,极受欢迎,十分叫座。

1991年秋末,钱浩梁夫妇在山东蓬莱演出《龙凤呈祥》,钱浩梁舞台上突发脑溢血晕倒,幸而抢救及时得以脱险。

返回北京治疗休养,稍有好转即以惊人的毅力恢复练功,并且慢慢加大练功力度,经过7年的苦练不辍,除头脑有时反应迟钝一点外,完全得到康复。

1998年,中国戏曲学院组织校友为学校捐资义演,钱浩梁、曲素英夫妇重新登上了长安大戏院的舞台,受到首都观众不同寻常的欢迎。

20001216,省会石家庄在河北艺术中心举办中国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钱浩梁、曲素英作为大轴出场,先是合演了《白毛女》选段,受到八千观众的热烈欢迎。

之后,钱浩梁又演唱了《洪羊洞》、《红灯记》选段,特别是唱《红灯记》时的亮相,酷似当年,得到爆彩。

唱“无产者一生奋战求解放” 一段,尽管唱错了两句词,人们不仅原谅他,还报以鼓励的掌声。

19694月出席了党的“九大“。

1975年四届人大之后,还当了三个月文化部副部长。

“四人帮”被粉碎,钱浩梁被认作“爪牙”投入监狱接受审查,最后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

1982年初才恢复自由。

1983年底,钱浩梁“发配”石家庄,与夫人曲素英同到河北省艺术学校任教。

省领导及学校领导对钱浩梁夫妇很关心,鼓励他“放下包袱,大胆工作”。

并给予多方面的照顾。

几年里,他对一批批入校不久的“生坯子”学生因材施教,严格训练,使这些学生有很大进步。

1989年,钱浩梁被评为“高级讲师”职称。从艺术角度讲,广大观众想念“李玉和”,盼望他出来演戏。

198910月,《新体育》杂志为庆祝创刊40周年,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晚会,经请示文化部同意,邀请钱浩梁夫妇露演,戏迷们高兴地奔走相告。

当晚,钱浩梁夫妇合演了《白毛女》选段,掌声雷动。

钱浩梁饰高登演出了《艳阳楼》,唱、念、做、武功不减当年。

观众强烈要求他演唱《红灯记》,于是他清唱了“提篮小卖”一段,引起长时间鼓掌。

198912月下旬,钱浩梁、曲素英夫妇与李世霖、谷春章翁婿到沧州献艺,演了《龙凤呈祥》、《长坂坡》、《汉津口》等戏。

在《龙凤呈样》中,钱浩梁前饰乔玄,后演赵云,唱表精湛,身段繁重,功底相当深厚。周瑜追兵到来又创造性地加了一段火炽的开打,观众纷纷叫好。

《长坂坡》、《汉津口》是钱浩梁的拿手戏, 表演起来身上很溜,举重若轻,工架大方,稳健凝重,1990年,钱浩梁夫妇与沧州京剧团合作,在河北、山东一些城乡演出,极受欢迎,十分叫座。

1991年秋末,钱浩梁夫妇在山东蓬莱演出《龙凤呈祥》,钱浩梁舞台上突发脑溢血晕倒,幸而抢救及时得以脱险。

返回北京治疗休养,稍有好转即以惊人的毅力恢复练功,并且慢慢加大练功力度,经过7年的苦练不辍,除头脑有时反应迟钝一点外,完全得到康复。

1998年,中国戏曲学院组织校友为学校捐资义演,钱浩梁、曲素英夫妇重新登上了长安大戏院的舞台,受到首都观众不同寻常的欢迎。

20001216,省会石家庄在河北艺术中心举办中国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钱浩梁、曲素英作为大轴出场,先是合演了《白毛女》选段,受到八千观众的热烈欢迎。

之后,钱浩梁又演唱了《洪羊洞》、《红灯记》选段,特别是唱《红灯记》时的亮相,酷似当年,得到爆彩。

唱“无产者一生奋战求解放” 一段,尽管唱错了两句词,人们不仅原谅他,还报以鼓励的掌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戏剧革命 6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