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戏剧革命 5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1-20 点击数:146次 字数:

57

 

看到江青的失败,有人幸灾乐祸地问她:

“江青同志,最近创作了什么新影片吗?”

江青说:

“对我来说,这些小动作只是后来他们对我持续骚扰的序幕。”

江青不只一次地提到,其他国家电影领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中国电影可以从中学到许多的东西。

她对我说:

“如果有时间,真想和你一起看几部精彩的电影。当然,是我喜欢看的电影。”

她提到了墨西哥电影《冷酷的心》。

尽管电影美化殖民主义的内容是反动的,但对光和色彩的技术处理好得很哟,妙不可言。

然而,在中国他们看不到原版电影。包括中央领导同志,也包括江青。

三个拷贝都有中文配音,一个存放在中央委员会,一个在上海,第三个拷贝在北京(可能就是我和江青观看的这一部)。

《冷酷的心》是由1967年蒂托·达维松执导,由 安赫丽卡·玛丽娅主演的一部爱情电影。

讲述了十九世纪末,庄园主弗朗西斯科将自己的私生子胡安以收养的名义留在自己的莱尔庄园生活,胡安同父异母的弟弟安德烈斯.莱纳多虽不知情,但他对胡安颇有好感,待他犹如自己的亲生兄弟,可莱纳多的母亲索菲亚却对胡安怀着深深的仇恨,为此,胡安逃离了庄园。

而胡安的父亲,同时也就是莱纳多的父亲,为了寻找胡安,不幸摔下了悬崖逝世,胡安听到消息后赶回庄园,可索菲亚却不让胡安接近自己的父亲。胡安被送离庄园,上了一条开往南美洲的船,从此成了一名海上的飘零人。

《冷酷的心》是德国童话作家豪夫的代表作,也是世界童话名篇。

内容简介:

年轻的烧炭工彼得,羡慕不劳而获、挥金如土的“体面”生活,十分鄙视自己的职业。他把自己的心出卖给贪婪、冷酷的化身——邪恶的森林之神米歇尔,换回大量金一和一颗石头的心。

他成了富翁,放高利贷逼得人走投无路,纵使恶狗去咬穷人,赶走年迈体弱的母亲,还打死了美丽善良的妻子,只因为她给过路的老人吃了一块面包。

对金钱的过度迷恋,就这样把一个人变得罪恶滔天!

石头的心不会伤心,也不会高兴,不会感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

彼得虽然很有钱,可是只能过着孤独、枯燥、空虚的生活。

最后,他终于忍受不了金钱带来的无比的痛苦和折磨,在善良的森林之神玻璃老人的帮助下,夺回了自己鲜活的心。

在他的真心忏悔中,妻子复活了,母亲也原谅了他。

从此,他开始一个烧炭工踏踏实实原生活,用劳动赢得了大家的尊敬。

评论: 它取材于南德民间传说的《冷酷的心》,小烧炭工和魔鬼作了交易,把心换成了石头,虽然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和地位,但是他的母亲和妻子都因为他的冷酷无情和无动于衷,先后在他的精神折磨下被逼死了。

小烧炭工的财富是用自己火热的心换来的,他得到了巨大财富却失去了对生命的热情。

作者内心应该是在批判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因为在这种价值观的驱使下,人们可以不把人当人,生命在他们眼中没有任何意义,一切行动只是为了财富和地位。

虽然《冷酷的心》跳不出童话的桎梏,最后是一个浪子回头、亲人复活的大团圆结局,但是这不能改变之前通篇营造出来的人心冰冷带给人的压抑感觉。

因为它让我们从中看到了真实世界的影子。

所以从这个方面讲豪夫童话其实不适合小孩子,他们糼小的心还理解和承受不了故事中的真实和残酷。

 

无论是江青的那个年代还是现在,也无论是中国人或外国人,都喜欢活在童话般的梦境里。

尤其是现在,尤其是中国人。

 

江青的梦想是要制作出自己的电影。

最大的问题和困难,是人才难觅。

她必须劝说人们冒着危险,甚至是生命危险参加她领导的这场革命。

她承认:演员都是“很有主见的”,很难争取过来。

拿童祥苓的例子来说,他当时是现代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的男主角。他姐姐童芷苓也是京剧演员。据说私生活的名声不好,用江青的话说:“是一个复杂的故事”。

她的兄弟也有放荡不羁的名声。

江青第一次注意到童祥苓是在北京和上海物色演员的时候。

在她所见过的人中,没有人可以同时拥有年轻、俊美、嗓音、表演和舞蹈的天赋。

童祥苓的嗓音很出色,但不能确定他的舞蹈是否同样出色?

因此,江青让他在《红灯记》的早期排演中扮演一个小角色,测试他的能力。

他的姐姐当时扮演的是李奶奶,她的表演最吸引人。

但吸引江青的不是李奶奶,而是童祥苓。

她从童祥苓身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演出结束后,江青在后台找到他:

“你是一个业余,还是专业演员?”

江青问他。

江青的问题让他很惊讶。

他脱口而出:

“我是一个京剧迷,我会翻筋斗(京剧中必要的动作)。”

答非所问。

童祥苓“笨拙”的表现(现在回想起来很有趣),让江青相信了眼前的小伙子很有潜力,一定会有前途的。

为了进一步考查童祥苓,她请张春桥去接触和了解他。

通过张春桥,她了解到童在演唱和舞蹈方面多才多艺。最重要的,是他的政治态度非常坚定,相信党中央,拥护毛主席!

江青很高兴,亲自拍板让他在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扮演英雄杨子荣。

当“516份子”得知他们所信任的童祥苓已改换门庭投在江青麾下,便想方设法要将他置于他们的“监护”下,以免他为江青所用。

江青得知这一消息后,很生气,并严厉地警告他们这些人:

“没有人可以碰我的演员!”

显然,她的话不够分量,“516份子”并没有让步。

他们谎称可以给童特殊待遇,只要他肯到北京来。

童祥苓的姐姐动心了。

不管姐姐如何,童祥苓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最终,他不是个人而是与剧团一起应邀到了北京,参加了由江青主导的电影制作。

江青被告之,剧团一到北京就被人“剥夺”了应有的正常待遇,住房和伙食都糟透了。

江青返回北京后,将演员的遭遇汇报给了副总理谢富治。

她和谢副总理一起去视察了制片厂和宿舍,改善了住房、伙食和交通。

她个人保证说:

“演员们会吃上热饭,以保护嗓音。”

同样,江青的警告仍然不够份量。

影片《智取威虎山》开拍了。

舞台电源突然被人切断了,热饭也停止了供应。

江青愤怒了。

决定把她的项目置于军管之下。

国务院的谢镗忠应她的要求,下令8341部队(驻扎在北京的毛泽东的特别卫队)保护这些演员们。

由于缺少有经验的剧作家、制片人、导演和演员,江青别无选择,只能从戏剧和芭蕾舞团中挑选信得过的演员,为电影艺术培养人才。

问题来了。

戏剧演员熟悉的豪放和夸张的表演在电影里就会显得过分,而且很不自然。

江青对些没有更多的解释。

演员都是解放后成长起来的,学习外国电影表演的机会很少。

当他们第一次站在灼热的灯光和摄影机前时,很不适应。

必须让他们活跃起来。

江青给他们打气:

“你们不要害怕失败,党组织相信和支持你们!”

为了尽快地提高他们的表演技巧,江青选择了一些个人收藏的外国影片在影棚放映。

她说:

“要边看边对照自己,哪些可以借鉴,哪些错误应该避免。”

 

童祥苓:1935年出生,京剧表演艺术家,工老生。

他的妻子张南云也是梨园界人士。江西南昌市人,自幼酷爱京剧,8岁学戏,先后向刘盛通、雷喜福、钱宝森等学艺,多演余(叔岩)派戏。

后又拜马连良周信芳为师,余、马、麒各派剧目均能演出。

童祥苓文武兼备,演唱富有韵味,做功细致,善于刻画人物。擅演剧目有《龙凤呈祥》、《桑园会》、《群英会》及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等。

据悉,当年出演电影版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演员中,现在世并且仍留在国内的,只有“杨子荣”童祥苓一人了。

童祥苓的夫人张南云也是京剧演员,而且还是梅兰芳的弟子。

文革”中,京剧《智取威虎山》唱遍大江南北,成就了童祥苓事业上的辉煌,但那个特殊的年代也耽误了童祥苓两个儿子的学业。

大儿子13岁当兵,转业后进了工厂,后来工厂破产,他被迫下岗;小儿子一心想学戏,可是几番努力没能进剧团,后来也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为了生活,童祥苓曾经和一家老小“下海”开了面馆,自己当起了“店小二”,在马路边上洗碗。

直到今天,他几乎还是一人承担着3个家庭的生活重担。

最后一颗子弹,或者留给对手或者留给自己;抛弃过去,以卧底身份周旋在黑色的世界——这是他艺术生命里的颠峰。

疏离亲人和朋友,拒绝信任、忍受孤独——这是他现实生活中的低谷。

在八亿人看八部戏的年代里,《智取威虎山》作为这八分之一,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志。

而这部戏里“杨子荣”的扮演者童祥苓更是因为饰演了“杨子荣”改变了自己台前幕后的整个人生。

智取威虎山》最早在1958年由上海京剧院排演,之后经过1964年到1967年的集中修改加工,成为了文革期间的八个“样板戏”之一。

期间剧中的主要演员“杨子荣”走马灯似的一换再换,而最终被选中的却是当时已被打成反革命的京剧名角童芷苓的弟弟,“童家班”成员之一童祥苓。

这一反复甄选后的决定让童祥苓在几年的时间里比任何人都要付出和忍受更多,演出“杨子荣”是他生活里的全部,是全体“童家班”得以昭雪的一丝曙光,但是演出“杨子荣”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不能演砸只能全力以赴。

童祥苓像一名真正的卧底,没有回头路的卷进了那个特殊时代的风口浪尖里。

童祥苓自己形容他与《智取威虎山》剧组的关系是三进三出“威虎山”,他曾经写了一本书《“杨子荣”与童祥苓》,细述自己八岁学艺,师从马连良、后拜麒麟童的学戏经过,更详尽的回忆了自己饰演“杨子荣”一角的前后始末。在童祥苓的记忆里,《智取威虎山》是他人生的浓墨重彩。

在1967年《智取威虎山》得到毛主席肯定并亲自修改后,童祥苓却因为和姐姐的关系离开了剧组。

作为一名演员,那个时候他最多登上舞台的机会是挨批斗,在渐渐习惯了写检查挨批斗的生活的时候,童祥苓又被突击解放了。

1969年他开始“戴罪立功”拍摄样板戏电影。

1970年的“十一”国庆,《智取威虎山》在全国公映,它是第一部被搬上大银幕的“样板戏”。

此时,童祥苓却又一次离开了“威虎山”。

文革”结束后,童芷苓的冤案平反,童家班昔日的辉煌却难以追回。

1935年,童祥苓生于天津。

在他懂事时,大他13岁的四姐童芷苓早已是红透上海滩的头牌坤旦。

为了培养这个童家最小的弟弟,姐姐不惜工本,为他广延名师。

十几岁时,童祥苓便与二哥寿苓、姐姐芷苓、葆苓一起,令童家班扬名梨园。

解放后不久,童芷苓率童家班一起进入上海京剧院,童祥苓每月可以领到350元工资,这在当时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到童祥苓20岁出头时,他在圈里已颇有名气,但真正让他声名远扬的,却是《智取威虎山》的主人公杨子荣

1964年,现代戏《智取威虎山》剧组到上海选演员,童祥苓经过考试和面试,最终被选中。

凭借自己的天资、功底和勤奋,他出演的杨子荣得到了各方肯定。

1966年,童祥苓的姐姐童芷苓遭到抄家和批斗。而童祥苓当时正在北京演出,并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他写了封信给姐姐,让姐姐好好交代问题,并且说相信姐姐是个好人。

不料,这几句话成了他为姐姐“翻案”的证据。

当时,童祥苓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脾气倔强的他甚至当面与张春桥争辩:

我说张书记呀,您说话好像没什么水平。你们说童芷苓是文化特务,可你们现在还在对她进行审查,并没有给她定案。没有定案,我给我姐姐翻什么案呢?”

童祥苓就这样埋下了祸根。

没过多久,他得了一个“为文化特务童芷苓翻案”的罪名。

在批斗会上,冤愤交加的童祥苓,晕倒在他演出过的舞台上。

解放时我才14岁,我没有参加过任何反革命集团,还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我们一直是忠心耿耿的,我们怎么会是反革命?搞不懂!”屈辱、委屈、愤怒、绝望,让天性乐观的童祥苓想到了自杀,幸亏妻子当时拉住了他,并对他说;“你自己应该清楚,什么事都想开点,你不为自己想,还得为孩子想。”童祥苓听从了妻子的劝告,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决定“为了家,一辈子屈辱地活着”。

1968年,因为要把《智取威虎山》拍成电影,杨子荣人选难以物色,童祥苓重新获得出演杨子荣的机会。

当时在童祥苓看来,这不仅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创作机会,也是童家唯一可能“将功赎罪”的机会。

但这个机会又让他被人看作是“江青旗下的样板团成员”而遭到误解和排斥。

尽管如此,童祥苓还是咬牙坚持了两年,最终将电影完成。

由于被人误认为是江青的“嫡系”,童祥苓经常挨“整”。

一次,他录“穿林海,跨雪原”一段,下午两点进棚,到夜里12点才出来,前后录了18遍,唱到后来实在唱不动了,童祥苓就开始给脖子上的声带肌肉注射,唱一会休息一会,最后几乎跪在地上。

他对周围人说:

你们录多少次都不累啊,我已经不行了,我的生死就在你们各位手里。”

等到这段录完后,童祥苓已是大汗淋漓,瘫倒在椅子上。

在北京录电影的两年,童祥苓在剧团内被人误解和挨整的同时,还不能回家和亲人来往。

受姐姐童芷苓问题的牵连,他已被定性为“敌我矛盾”。

每日除了拍戏,还必须接受劳动改造。

早上起来吃完早点,两百人的碗筷要由我来洗干净。接着上班,上班回来吃中饭,吃完后两百人的碗筷又要洗完。洗完后又上班,晚饭吃完后两百人的碗筷还要洗,洗完了有时还要开会。”

洗碗和拍戏成了童祥苓一辈子无法忘却的记忆。

1970年,京剧《智取威虎山》终于被拍摄成电影。

童祥苓也回到上海,不久即被“搁置”起来,直到1976年。

在这段时间里,尽管他几乎没再排过戏,但电影《智取威虎山》的放映,却使他真正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脸红什么?”

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啦?”

防冷涂的蜡!”

这是30多年前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的一段对白。 

痛!痛!痛!”

贴!贴!贴!”

早贴早轻松!”

这是时下在电视上热播的一个药品广告中的几句说唱词。

把它们联系起来的,是一位经历过人生浪尖和谷底的人物——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主人公杨子荣的扮演者童祥苓。

塑造一代英雄杨子荣,是童祥苓京剧职业生涯中最为闪亮的部分,也为他带来宠辱交加的一生。

1976年,受尽折磨的姐姐童芷苓从牛棚里放了出来。

虽然童祥苓因为在“文革”中演过样板戏,成了说不清道不白的人物,但是童家班终于又能同台演出了。

20世纪80年代,还想做一番事业的童祥苓同妻子一起承包了京剧团,一年下来上交了十几万元的利润。

然而年终时,童祥苓却因为历史问题不能被评为先进。

为此,他伤透了心。

1993年,因为“大儿子的工厂破产,小儿子想学戏没学成,两个人失业在家”,58岁的童祥苓决定提前退休,回家开店。

为了筹措本钱,童祥苓参加了各种演出。

经过一年奋斗,终于凑够本钱,在上海的一条小马路边上,开了个能够摆放五张台子的小面馆。

刚开店时,为了减少亏损、节约成本,童祥苓和家人一齐干起了洗菜、配菜、洗碗、扫地等力气活。

有一次,童祥苓蹲在马路边洗碗,一个戏迷认出他后说:

童老师,您老辛苦了。”

童祥苓朗声应答:

没关系,‘文化大革命’时咱洗碗洗惯了,有基本功。”

开面馆的8年,是童祥苓感觉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过去聚少离多的一家人,因为开饭馆,倒是经常待在一起了。

2001年,因为饭馆生意越来越难做,童祥苓把它转了出去。

童祥苓依然是家里的经济支柱,除了受邀演出,剩余时间就是照顾前几年患眼疾的妻子。

2006年是童祥苓和妻子的50年金婚。

对于这段50年的“包办婚姻”,童祥苓非常得意而又欣慰。

童祥苓说,他的爱情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妻子,另一部分便是京剧。

如今,童祥苓和妻子居住在上海一套170平米的寓所里。

这是他为了让妻子“过上安逸舒适的晚年”,倾尽毕生积蓄买来的。

在他们的客厅里,悬挂的杨子荣剧照和童祥苓与毛主席、周总理的合影,记录着童祥苓此生最引以为豪的时刻。

童祥苓在上个世纪60年代因扮演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而名噪全国,张南云梅兰芳先生的亲传女弟子,原名张兰云,毛泽东为其改名张南云。

1956年,童祥苓和张南云由父母做主结婚。

张南云在半个世纪的婚姻中,伴随丈夫的起落沉浮,始终不离不弃。

在童祥苓反复进出“威虎山”的日子里,他的妻子张南云一直陪伴在身边。

排练的时候送汤送饭,挨批斗的时候衣不解带地陪在身边;拍电影的时候,夫妻两人分开近两年,张南云独自拉扯两个孩子,担当起家庭。

一个原本柔弱的女子在丈夫最困难的时候显示出了她的坚韧。

童祥苓和张南云是同年同月生的一对“金童玉女”,虽然如今有着秤不离砣的默契,当年却绝对是“包办婚姻”。

结婚前,他们只在大连演出时见过一面,他们的结合纯粹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媒人”就是童祥苓的小姐姐童葆苓。

张南云出生在大连,16岁就在鞍山京剧团挂头牌了,她一脑门子都是工作、学习,从没考虑过自己的个人问题。

那时演出任务很重,第一次见面,他也是刚下了戏就过来的。穿着双排扣的列宁装、大头皮鞋,一点也不帅,要是我以貌取人,可能就看不上了……反正我那时很害羞,用他的话说,就是很封建,手一直揣在口袋里,就怕他上来握手,赶紧远远地低头鞠了一躬。”

张南云的话没说完,童祥苓就赶紧说:

你是没看清,我都把你看清了,靓女啊,辫子到腰……后来有人给了我一张照片,我还想,照片没本人漂亮,留着没意思。”

两个年轻人被单独搁在一个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据张南云反映,基本都是童祥苓在说话),聊着聊着忽然停了,保守的她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他“图谋不轨”,连声大喊“妈妈”,结果灯一亮,童祥苓发现他们中间忽然不声不响多坐了个人——张妈妈!

当时把我吓了好大一跳!”

他笑呵呵地说着。

面对“警惕性极高”的张南云,童祥苓直到1956年结了婚,才牵到“靓女”的手。

因为分别在东北西北演出,夫妻两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

1958年,童祥苓跟团里打了个报告:

“8个月没见了,我要去看我老婆。”

趁着演出空闲就来到了长春。张南云演出散场从剧院出来,就看见童祥苓雇了辆马车在等她。

上了车,思念心切的他就一把搂住妻子的腰,没想到她却身手利落地把他一推,正色道:“严肃点!”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她没魅力!你知道吗,1976年我在日本演出的时候,那些女观众尖叫啊,她们涌到台前掐了花盆里的花扔上来,戏唱完盆里就剩土了……”

童老佯做叹息,换来张南云一顿数落:

都怪你老作弄我!当年结婚后,我老不好意思喊他的名字,就‘哎、哎’地叫他,他跟我说你就喊我的英文名字ILoveYou(我爱你)吧。我那时候哪懂啊,每天喊他ILoveYou……后来有天一个懂英语的人听了,笑得差点岔气,我才知道的……”

童祥苓文武兼备、他唱做全面,在学习余(叔岩)派的基础上,融入了麒派、马派的表演方法,演唱富有韵味,做功细致,表演洒脱自如,善于刻画人物。

在《群英会·借东风·华容道》中前饰鲁肃,中饰孔明,后饰关羽;在《龙凤呈祥》中前饰乔玄,后饰鲁肃,不同人物的表演各具特色。

童祥苓代表剧目:

擅演剧目有《龙凤呈祥》、《桑园会》、《群英会》、《失空斩》、《定军山》、《四郎探母》、《战太平》、《淮河营》、《汉宫春秋》及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等。

杨子荣与童祥苓》为中国著名京剧艺术家童祥苓的自传体回忆录。

童祥苓自四十年代拜师学艺,初涉梨园,与其二哥童寿苓、四姐童芷苓、小姐童葆苓一起使“童家班”扬名京剧界。

童祥苓的一生可谓与中国现代京剧的兴衰紧密相连,这注定了他在中国现代京剧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童祥苓因在江青大树特树的第一个现代京剧样板电影《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一角而大红大紫、家喻户晓,从此童祥苓与杨子荣结下了不解之缘。

童祥苓是江青“四人帮”的受害者,在书中童祥苓自己直面这段历史。

三十年前童祥苓塑造的“杨子荣”曾以英武、智慧、忠诚、果决的英雄形象,深深镌刻在几代人的记忆中。

杨子荣”让童祥苓成为英雄偶像,同时也带给他荣辱交加的一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戏剧革命 5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