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五 平和
发表时间:2017-01-15 点击数:136次 字数:

    老马昨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马大嫂已经吃过了晚饭,老马没敢耍大男人气质,自己下了点面条,就着老婆剩下的菜汤马马虎虎填饱了肚子。收拾干净后挨着马大嫂身边坐下,为着明天能去杜琪家喝酒,小心翼翼的把所有事汇报了一遍。其实,马大嫂对连月的为人一直是颇有微词,如今既然已彻底分开了,而且顺利的和杜琪搭上了头,她自然再没有什么意见。杜琪的威望她还是信的过的,马上表示,既然已经说过请他们过来吃饭不如明天就请,老马异常的感动了,为着第二天早起去赶集买菜,立马邀请马大嫂洗洗去睡了。

  一大早老马骑车去几里外的镇上赶集买菜,马大嫂在家大扫除收拾卫生。有人说乡下人好面子,轻易不会请人吃饭,然而一旦动了念头就一定搞的隆重异常,而且他们的酒席上新鲜菜蔬必定混搭鸡鱼肉蛋,往往没有单独的荤菜或者独一份的素菜,吃起来不会太腻,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爽口。而这其实是既往的勤俭节约的遗风,馋了,买来肉放大量的盐煸熟,为了多吃几顿,每次做菜少放一点借着肉味而已,如此便是花一次钱解几次的馋。由此造就的饮食习惯,对身体的影响恐怕不仅只有营养均衡了。

  由于准备充分,马大嫂很快就拾掇出了一整桌子的菜来,或许是因为刚才吃了太多水果的缘故,菜反而没怎么吃,马大嫂见状很是郁闷,一个劲的说自己做菜的手艺不行。杜琪更是难过,肚子里就那么大的地方,刚才又数他吃的水果最多,现在已喝下了几瓶啤酒,即便是皇家御宴也只剩下看的份了。所以最后吃完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宾主尽欢的状况,大多数人都还是水饱而已,只有马大嫂和杨还还是真的吃饱了。

  入席的时候,马大嫂非要挨着杨还还坐,她们都喝酒,喝的是纯正的果汁。说起来马大嫂是很懂得生活的,家里种着果园,且备有榨汁机,想想都很幸福。此后过了没多久,杜琪便知道,拿来榨果汁的都是烂了一半的果子,拿出去卖,没有人要,自己家里人吃,一时又吃不光,所以才买的榨汁机,把吃不了的果子全榨成汁放进冰箱里,平时当茶喝。而杨还还平时不怎么吃水果,所以刚来的时候只是应付客气一下而已,如今马大嫂坐在旁边,两人并不很熟,第一次见面而已,坐在一起吃饭除了说些闲话,然后就只剩下劝吃劝喝了。事后据杨还还讲,马大嫂做菜其实蛮好吃的,只不过那天吃的太快太多,没有机会细细品尝。

  罗欣两口子也没有喝酒,同样没有吃饱大概是因为无人问津,自觉的不好意思多吃。老马和杜琪两人不停的推杯换盏,你来我往,聊的也是不亦乐乎。罗欣宽慰自己般的想,毕竟杜琪以后就是老马的老板了,借此机会多多巴结倒也情有可原。任欣欣虽然觉得或多或少的被冷落了,她却想的开,如果马大嫂像对待杨还还一般对付自己,她宁可不要。

老马家其中的一个果园就在村子边上,是一块相对比较平整的山坡地,栽着十几棵粗大的苹果树,一眼看去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苹果挂了满树。杜琪找了个大的空隙头一个钻了进去,没感觉到期望的凉爽,倒是猛的一热,紧随其后的老马看到杜琪咧着嘴,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站在他旁边说:“今天没什么风,园子里比外面还热。”等后面的人都进来了,看着满树的果子指指点点却没人动手,毕竟已经吃完喝完,再拿着没怎么好意思。老马谦让了一会,四个人只是忍着闷热东看西看,结果是老马两口子在前面挑大个的摘,四个人跟在后面穷客气。一边摘着,马大嫂一边诉苦似的说着种果树的艰难,比如春天顶着大风剪枝,夏天最热的时候打农药,尤其是打药的时候,又热又累还得穿的厚厚的,且不敢擦汗。但等到了果子成熟,不管是拿去卖还是送人,都是满心的欢喜激动。如此看来伺弄庄稼和生孩子一样,都可以让女人有成就感,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所以说女人的感恩仿佛来自于给予。

  如果算上肚子里的东西,四人倒也可谓满载而归。此时,日已偏西,接近地平线,半天的夕照彩云煞是好看动人。罗欣驾着汽车,缓缓的在乡间蜿蜒的公路上行驶着,杨还还与任欣欣仍有说不尽的闲话,两个男人沉默寡言,一个认真开车,一个沉沉的想着心思。

  在杜琪家门口,杜老太太正坐着马扎看两个孩子玩闹,任欣欣两人下车和她打招呼,自然被热情挽留,或许是今天已没有了做客的热情的缘故,两人一定坚持要回家。如果可以称作无聊的关心,或者是无感动的关心的话,那么杜老太太自始至终说的,大体都是这种话。待送走了他们,杜琪回到他的办公室,他想细细地研究一下钱晓芬交给他的图纸。

  打开门刚坐下,杨还还后脚跟了进来,杜琪猜着她无非是要往深里打探钱晓芬的事,所以装模作样的胡乱翻着东西,只等她开口。而杨还还看着杜琪漫不经心的样子,偷偷一笑,在他办公桌对面站定了说:“你在这个时候把老马哥拉过来,是不是有点欠妥当啊。”

  杜琪听她这么说顿时疑惑了,但一时间也懒得去想,只好问她什么意思,杨还还接着说:“昨天可是你主动拆开了他和连月的关系,今天又是你主动拉他和你搭伙,传出去任谁都会多想啊。”

  “话是不错,但是任谁也看的出来,他们分开是迟早的事。”

  “你难道就不担心有人说闲话吗?”

  杜琪想了想说:“我对连月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所有人也是有目共睹的,即使有人说三道四,也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来的。”

  “我知道你在中间都是抱着做好人的心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以后这种事一定要谨慎。”

  杜琪肯定是被感动到了,真心的对她笑道:“改天再见到欣欣我要批评她了,这么好的媳妇,这么晚才介绍给我,如果早个几年有多好啊!”杨还还只是笑了笑,她心里可是明镜似的,知道杜琪是有些故意这么说的,但她仍是欢喜的,她知道她也许已经抓住了杜琪的心,虽然突然冒出来的钱晓芬且被任欣欣又搞的神神秘秘的,但她始终没有放在心上。想起杜琪的话她又觉得好笑,因为杜琪结婚的时候,自己还在上学呢。

  “小丽的工资给她了吗?”

  “上午就给她了,我怕老马来了如果喝大了再给忘了。”

  “那你忙吧,我过去看看。”

  杜琪目送杨还还走了出去,想着一时半会她不会再来了,偷偷点了一支烟慌忙抽起来。看过了图纸还真发现了问题,钱晓芬的房子开发商送了一整套地暖,不知是否是无意,图纸上却未注明,而需要改动的水管电路,全都设计在了地下。杜琪打给钱晓芬,她大呼上当但也没有办法,当初是托人找装修公司里的人干的私活,没有收钱,现在发现了毛病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了,说了半天最后让杜琪想办法自己动手改了。挂上电话杜琪越想越头痛,原先图纸设计的是外置散热器,相应配套的遮挡的装饰通通变成了多余,一旦改动几乎是每间屋子都要重新想办法,去掉无用的设计合适且美观得体的,杜琪自然是干过创意设计,但改动专业人士的大作却是第一次,不仅仅有些心虚不够自信,更是胆怯的很,万一弄巧成拙怕不仅是面子不好看而已了。

  杜琪画好了改装的草图后,赶紧打给改装施工队的头头,好说歹说最后只得默认被对方敲一笔,约定好工人明天一早到场划线开槽,同时要求杜琪明天上午把材料备齐。最后打给老马说定了明天一早赶过来,一起去施工现场。一切安排好了以后,刚点上一支香烟,小玉第三次的来叫他吃饭。

  杜琪答应着叫小玉先走,他已经忙完了,马上过去。他抽着香烟想着杨还还刚刚说过的话,的确有一些她说的意思在里面,想了想倒并不真的害怕,其实是有些飘飘然,以他现在的财力人力,实在不必担心什么人心向背的存在。但杨还还的细心体贴真的使他快慰不少,大有‘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感慨,一时的激动心情,差点让他有了结婚的念头。但真实的暗影中的他却并不想什么结婚的事,所惧怕的是结婚对女人的改变,他虽然不能肯定却一直担忧着---------女人是善变的。所以说,不要伤害男人,男人似乎比女人更加的脆弱,更加的难以恢复,其实是,男人更容易记仇,极易留下心理暗影。

  
上一章:十四 宴请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老才
对《十五 平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