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戏剧革命 4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7-01-07 点击数:124次 字数:

44

 

最初的样板戏剧,并不是很成功的。

没有部队生活经历的剧作家是不可能创作出好作品来的。

早期版本中的演员缺乏军事阅历,只会在舞台上走阔步,炫耀与军人无关的城市习气。

他们的表演根本配合不上当前的政治!

江青强调:

“把故事从一种形式改编成另一种形式,从小说到话剧、到歌剧、再到电影,已有几百年的历史。”

她发现当前戏剧和电影是最受欢迎的媒介。

因为观众熟悉戏剧的形式,对内容的大幅度修改也是可以接受的。

从长远看,电影更经济、更容易发行到中国众多而又分散的人群中去。

从一种形式转变到另一种形式,不可避免地会引起抵触。

她提到一部从话剧改编成歌剧,最初叫《长城》,后来改名《南海长城》的作品。

    从筹备拍摄到公映,《南海长城》历经坎坷,花了12年时间,横跨十年“文革”时期,堪称中国电影史无前例的奇事。

 《南海长城》最终完成于1976年9月,影片的创作人员在“文革”前后都曾参与创作过有相当艺术水准的电影作品,这次是在被动的创作条件下,集体完成了符合当时风行文坛“三突出”创作原则的《南海长城》。

从《南海长城》的人物及人物关系的设置和构成来看,“三突出”的原则体现得还是很清晰的。

在一大批无名无姓的正面基本群众(主要是民兵连的民兵们)中,突出了一个英雄人物群体,如甜女、赤卫伯、钟阿婆和县委江书记等人,他们又都众星捧月地烘托出中心人物———民兵连长区英才。

影片中人物地位的主次同人物作用的发挥成正比联系,中心人物区英才政治觉悟最高、斗争眼界最宽、号召力最强,具有统领和主导一切的力量。

并且,他形象的高大完美不仅取决于政治高度和斗争水平,也显现为道德操守的纯洁无瑕。

在区英才同阿螺、靓仔的冲突中,这后一方面蕴含的意义很耐今天的人们寻味。

甜女、赤卫伯、钟阿婆、江书记等人,紧紧围绕在区英才的周围,拱卫着他的至高地位,起着衬托和无条件支持的作用。

而基本群众的出场,一是为了显示中心人物的言行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心声,因而赢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戴,二是说明中心人物所投身的事业具有伟大的力量,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与正面人物相对的,是影片中的反面人物,如窜犯大陆的敌军司令何从、副司令王中王、潜伏的敌特卫太利等。

这里特意要提到王中王这一人物,他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与顽固是同他曾经的渔霸身份和眼下的复辟动机密切相联的。

借此,一次敌对的军事进攻行动同阶级之间的较量与斗争联系在了一起,影片的政治斗争主题也得以宣示和显露。

在“文革”电影中,正反两类人物之间,常常还要出现一些落后的中间人物,展现他们同中心人物的矛盾冲突,是为了揭示“思想”或“路线”斗争的层面。

这些人物最后的结局,不外乎幡然醒悟或变质堕落。

《南海长城》中的阿螺和靓仔就是这样的人物,只是这二人最后都选择了重新回到革命队伍中来,而促使他们转变的,都有主人公一番抚今追昔,忆苦思甜教诲与劝导。

这是“三突出”原则下最为通行习见的人物及人物关系模式,这一模式的完成是与一定的情节模式互为依托的,对于人物及人物关系的摆布,都要在一定的故事事件和剧情冲突中实现。

在“文革”电影中,这二者甚至有着直接对应的关系。

为了在具体创作环节中实践并达成“三突出”,还有与之配套的三陪衬、多侧面、多浪头、多回合、多波澜、多层次等一整套规定和要求来对创作,特别是情节构思进行约束和规范。

这种机械配方式的创作方式,非但不能真实表现社会生活的丰富复杂,电影情节应有的玄妙与生趣也被抽剥得荡然无存,只剩下情节雷同,千“片”一律。而人物在叙事情境中的功能与其说是为情节进程服务,莫如说就是为了承载政治斗争的功利诉求。这又造成人物形象的脸谱化和符号化。

  “三突出”最早是于会泳在1968年提出来的,表述为“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来;在正面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来;在主要英雄人物中突出中心人物来”。

  1969年,姚文元又概括为“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中心人物”。

  由于将其视为是“在具体的创作实践中,实践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这一社会主义文艺根本任务的有力保证”,故而被命名为“无产阶级文艺创作的重要原则”。

  《南海长城》的艺术顾问是江青。

  拍摄筹备始于1964年。

1963年,广州军区剧作家赵寰创作了话剧《南海长城》,这是根据前一年发生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

由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搬上舞台后,获得好评。第二年,又奉调进京演出,毛泽东和江青观看了演出,毛泽东肯定了该剧。

八一电影制片厂决定将该剧搬上银幕,由严寄洲出任导演,并聘请江青担任艺术顾问。

江青做艺术顾问并不是徒有虚名,她已经搞完了样板戏,现在她要树立"样板电影",她将《南海长城》当作她样板电影的开篇之作。

她与剧团领导和作者商谈修改意见,接着审查严寄洲的资格,在调看了严寄洲导演的影片后,首肯了他的导演才能,并对影片的导演、摄影、演员等方方面面异常关注,事事过问,指令反复无常,搅得严寄洲几乎抓狂。

严寄洲解放后才从事导演工作,处女作《脚印》是部反特片,随后又导演了《英雄虎胆》《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影片。

接到导演《南海长城》的任务后,他专程到广州观看了这出话剧,并与编剧赵寰一起下部队体验生活。

回北京后,他选定赵汝平出任男主角区英才,邀请上影的王蓓扮演女主角阿螺,并且很快写出了分镜头剧本,送交江青。

几天后,江青召来严寄洲、八一厂厂长和总参谋长罗瑞卿等人讨论剧本。

她认为赵汝平缺少英俊挺拔的气质,建议换演员。

几番折腾,终于确定由王心刚扮演区英才,王蓓扮演阿螺,作曲、演唱和摄影也依照江青的意愿换了人。

对演员的要求,江青考虑得也很多,她对严寄洲说,我们拍的是无产阶级的彩色片,演员的皮肤不能像资产阶级少爷小姐那样白皙粉嫩,从明天起,你就让他们晒太阳,把皮肤晒成黑红黑红的。

可化妆师不同意,说晒暴了皮就没法化妆了。

但江青盯得紧,严寄洲只好让演员在院子里转几圈应付了事。

严寄洲重新修改了分镜头剧本,他感觉剧本太过政治性,缺少人情味,主角区英才比较概念化,不能让人物捧着毛主席著作读读,说几句毛主席的话,于是,他加强了阿螺的戏份,把区英才的妻子阿螺改成主要人物,以她的教训作为全剧主线,着重描写她的和平麻痹思想,受到特务的蒙骗后重新拿起枪战斗的思想转变过程。

这样可以增强艺术效果,深化主题,让故事多点人情味和戏剧冲突。

江青看了非常不满,她指责严寄洲说,你这是在搞中间人物,区英才才是一号人物,应该突出他才对。

比如他追捕匪首的情节,他可以把匕首含在嘴里,从悬崖上跳海追击,那画面多精彩呀。

严寄洲反驳说,那不行,那么高的悬崖,含着刀跳下去,惯性会把他的嘴震豁的。

江青说,这是艺术真实嘛。

在外景地实拍了两个多月,严寄洲白天看外景,晚上处理各种细节问题。

怎么拍国庆场面呢?

严寄洲决定拍渔港的场景,调来几百条船,每条船都挂上国旗,镜头会很好看。

这场戏拍了三天,碧海蓝天,百舸争流,配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场面十分壮观。

1965年冬天,《南海长城》拍完全部外景,严寄洲携带样片去上海送江青审看。

江青不满地说,王蓓根本没有女民兵气质,要撤换。我要你拍出大江东去的气概,你却拍成了小桥流水。区英才这个人物在舞台上就不够高大,如果这个英雄人物写不好,那整部影片就失败了。既然叫《南海长城》,就不能只有民兵,还要有陆、海、空三军。要重新调整班子,重新去体验生活,和渔民实行同吃同住同劳动,外景也要重拍。

严寄洲只得带着摄制组主创人员再去渔村体验生活。

不久,“文革”开始,摄制组奉命回北京参加运动,严寄洲原以为只是讨论文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却不知大难已经临头。

江青在一次讲话中冒出一句“严寄洲这个王八蛋不听话”,严寄洲便被批斗、关押、劳改,《南海长城》的拍摄也就此夭折。

在试拍阶段,我们使用的是阿克发彩色胶片。

这种胶片彩色还原层次差,鲜艳有余,中间色调反映不出来。

江青找我说:

每次看样片总觉得色彩不好,不是偏红就是偏黄,你最好把胶片换成美国的伊斯曼,拍摄低密度曝光效果特别好。”

我说:

每年各厂只能分配到一两部重点片用伊斯曼,我们厂已经没有了。”

江青一挥手:

那好吧,胶片问题你别管了。”

第二天,罗瑞卿总长突然通知陈播厂长和我到钓鱼台,见了面罗总长说:

昨天晚上,江青同志打电话来,说什么胶片怎么着?你们知道吗?”

我连忙说:

江青同志说,现在我们用的胶片不好,要换美国的伊斯曼,厂里没有这种胶片,须用外汇去买。”

罗总长说:

你要用多少?”

我说:

一万米,一块美金一米,一万美金。”

罗总长说:

那好吧,我跟总后说一下,以后这些事你就不用找江青了嘛,找我好了。江青她懂艺术,你要好好听。不过不对的话就不要听嘛。”

罗总长的最后一句话,当时我并没有在意,我政治上迟钝,没有领会。

 

文革”中,谢铁骊被江青选中,走出“牛棚”钻进摄影棚,参加样板戏的拍摄。

在八个样板戏中,谢铁骊主持导演了其中的五部:《智取威虎山》《龙江颂》《海港》《杜鹃山》和《红色娘子军》。

于会泳1920年出生,山东人。

40年代加入胶东文工团走进了革命文艺队伍,50年代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是著名音乐家贺绿汀的得意门生,在民族民间音乐研究方面颇有成就。

在参与创作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时被江青赏识,1975年任文化部部长。1977年自杀。

刘庆棠《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扮演者。

1932年出生,辽宁盖县人,40年代末参加解放军文工团,解放后,先后在北京和前苏联学习民族舞和芭蕾舞,在中央芭蕾舞团当演员,1964年在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扮演男主角洪常青一举成名。

文革”后期任文化部副部长。1983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南海长城》女主角刘晓庆回忆说:

试妆、试戏,试戏、试妆,漫长而苦恼的日子。

每天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熬煎,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摄制组在对于我的问题上争执不下,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最后选择了一条折中的方案:让我作为角色的候选人之一去广东渔村体验生活一个月。

与此同时,北京再继续选演员,如果有更合适的人选,就打发我回家。

这一个月是那样的令人难以忘怀!

每天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进行也许是别人的角色的准备工作。

在这以后,又经过了好几次的试妆试戏,开拍已迫在眉睫,实在是没有别的人选了,当通知决定由我来扮演甜女的时候,我已经丝毫没有那种神圣的感觉,我被折腾得已经麻木了。

那个时候,正是电影的恢复时期,上一部影片是极难的

。就是决定了我演甜女,也随时都有换下来的可能。

影片快拍完了换主要演员,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什么时候影片同观众见了面,才算是演过了电影。何况成功与否还不一定呢。

 

1975年,停拍十年后,《南海长城》摄制组重新成立。

在此之前,八一厂多次提出接着拍《南海长城》,但始终未能如愿。

1966年,江青布置上海京剧院将剧本改编为京剧《磐石湾》,后由上影厂导演谢晋拍成电影公映,成为第二批样板戏的佼佼者。

王心刚这时担任八一厂党委委员,他再次提出重拍,文化部以及江青很快就批准了。

摄制组成立,李俊和郝光出任导演,《红色娘子军》的编剧梁信和董晓华按照“三突出”原则对人物和情节进行剧本修改,女主角改成了阿螺的妹妹、民兵排长甜女。

当年《南海长城》的主创人员很多已被打倒,李俊到任后基本上是重起炉灶。

区英才仍由王心刚担任,只不过十年沧桑,他已不再是英俊小生了。

比较困难的是甜女的演员人选。

李俊选用演员的态度大家都知道:谁都可以介绍,但决定权在导演。

所以许多人纷纷向李俊推荐演员。

几番筛选后,两位候选人浮出水面。

李俊把握不定,两人各有所长,推荐人也都来头不小,而摄制组早已整装待发即将奔赴外景地,时间不等人,导演果断决定,两位候选人也一并下外景,实地考察。

1975年底,《南海长城》摄制组奔赴海南三亚的海军基地。

当地驻军把接待工作当成政治任务看待,出人出车全程陪同,招待殷勤周到。

有兄弟单位的大力支持,摄制组很快便选定了几处散落在海岛四周的外景地。

一天,大家应邀参观军舰,蓝天白云,碧海沙滩,景色相当诱人,大家随意地说笑着,突然,候选人之一的刘晓庆站在船头,大声问:

“你们谁敢往下跳?”

众人愣住了,他们瞪着起伏的海面、高高的船头,谁也不敢应战。

只见刘晓庆纵身一跃,跳进了大海。

李俊眼睛一亮,这么勇敢的人应该就是甜女的个性。

刘晓庆用这么一着轻易地赢得了她银幕生涯的第一个角色,还是女主角。

确定了女主角,导演对刘晓庆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晒黑皮肤和打赤脚。

这对一个城市姑娘来说并非轻而易举。

刘晓庆卷起裤脚,甩掉鞋子,天天吹着海风,晒着烈日,在布满碎石子的海滩上行走。

有时根据剧情要求,遇上战斗场面,脸上要抹些黑灰色彩,她也毫不在乎。

初出茅庐的她很认真,能吃苦,也很谦虚,她是话剧演员,对着镜头表演心里实在没底,导演和摄影就成了她请教的对象。

她记着摄影的话:

“放开!平时怎么演,现在就怎么演。”

白天演完了戏,晚上还琢磨着次日要拍的内容,随后去请示导演:

“明天这戏我拿什么道具,这么着演,您看对不对?”

在外景地,所有的演员每天都和渔民们一起摸爬滚打,经受了风吹日晒雨淋,个个脸上都是黑里透红。

王心刚更辛苦,区英才是渔民、民兵队长,平时打鱼练武,理当身材挺拔、肌肉结实,而他在“文革”中无片可拍,身体已发福,他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

到海南岛后,他每天举哑铃、练双杠、跑步,跟随渔民出海作业,以至于一度因运动过量引起全身浮肿。

两个多月过去了,他的努力有了成效,臂膀上隆起了肌肉,和真正的渔民已有几分相似。

但拍摄时还是出现了问题,区英才是影片的灵魂人物,要体现出高大全的架式,所以拍摄时多用仰角。

而王心刚毕竟已年过四十,虽消瘦了许多,但在特写镜头中难免出问题。

摄影师想了许多办法,拍特写、近景时多找些角度,有时拍大特写,就在镜头前加一层淡淡的白纱,使光线柔和一些,巧妙地遮掩住脸上的皱纹,拍仰角镜头时避开粗胖的腰部只拍上半身。

拍摄中,主创人员的意见有时并不一致,有人对样片不太满意,觉得节奏不够紧凑,紧张气氛不足。

这时,《磐石湾》正在全国上映,一些人看完后提出向样板戏学习,还有人建议按样板戏的套路重拍影片。

李俊不以为然,他认为,《磐石湾》是刀出鞘、鞘对刀,风格样式属于惊险片,样板戏有它的长处,我们要学习,但不能照抄。

我们也有自己的特点,各有风格,不能拿样板戏来比照。

1976年9月,《南海长城》拍摄完成,送审异乎寻常的顺利,文化部、电影局未提任何修改意见便通过。

国庆节后,便在各大城市上映,但几天后,“四人帮”倒台,《南海长城》公映不足半个月便停映,此后再没见天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戏剧革命 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