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七 良人渐远
发表时间:2016-12-15 点击数:137次 字数:

 闹了小半天几个人都还没吃上饭,连月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暗地里一咬牙拿出几百块钱,招呼众人去吃饭。马大嫂说车里太热要老马骑着摩托车载着,其他人索性挤了挤坐杜老板的车。小玉并不想去吃什么饭,这几个人叫什么名字她还没完全搞清,而且这件事还要想办法解释清楚,她不想再去演戏,虽然她的遭遇比杜琪编的更加糟糕。她也不是害怕一旦解释不清时,会变本加厉大打出手,事情由她而起,她自认有承担一切后果的责任。不过,杜琪的故事已经伤害了她,她不太明白杜琪的意图和这样做的必要性,甚至开始怀疑他的为人。古语有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小玉是在惧怕现今的社会,因为她无法追赶上变化的节奏,她每一次为求进步而做的改变,却往往是错误的,甚至有一次几乎害了她的一生。小玉一直认为杜琪是个好男人,然而今天他仿佛是把她置于一场游戏之中,而她也好像只是一个道具。小玉在心底为杨还还鸣不平,替老太太叫屈,自己只求为老马洗脱莫须有的罪名,道具之类反而已无所谓,因为无论如何她就是个苦命的女人。她忽然间又想回去老家,穷苦却简单的生活也许才真正适合自己。

  “杜大哥,这件事忙完以后我想回家。”小玉对正在开车的杜琪说。她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谈论一件两个人已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杜琪却吃了一惊,小玉瞒着家人独自一人留在这里,虽然并不全是因为老家的生活艰苦,但是如果她现在带着缘缘回去,他敢断言她绝对活不过四十岁。他无法理解小玉此时的想法,急切的问她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家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把小玉当成了一家人,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让她呆不下去的理由。

  “我习惯不来你们的生活,想过简单一点的日子。”

  杜琪听她这么说开心似的笑了,缓缓的对她说:“刚才的事肯定使你觉得不舒服了,我能够理解,其实我们这的生活比起你们老家来要简单的多,我们都是穷怕了,所以简单到只想着赚钱。而据我所知,你们那儿的人凡是没有出来打工的,一年当中倒有大半年在家里闲着,我告诉你,那种人成天吃饱了没事做,就把简单的事情搞成复杂。想想看这可是几千年养出的坏毛病,他们没有机会去学习现在的东西,但是有的是时间继承这些老思想,坏毛病。如果你现在回去,过的日子肯定简单,吃饱了没事做,让他们编排你,当然还要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你的家人能容忍你们娘俩,给你们饭吃,你喜欢那样吗?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想清楚。”

  杜琪的话说的小玉默不作声,刚才的想法现在已经让她后悔不已。后座上的连月,李大同也纷纷劝她,让她刚才的事不要往心里去,兄弟几个联名向她道歉。毕竟小玉是某个故事的女主角,而男主角是他们的朋友,倘若在某个雨夜的酒后讲起了这个故事,讲故事的人一定会因为男主角是自己的好友而光荣自豪,但如果女主角现在走了,身后留下重重疑团,虽然可以使故事变得凄美,不过成家立业的已婚男女更喜欢的还是大团圆结局。小玉继续留在杜琪家里,不仅使他们朋友的形象更彰显高大,做为他的朋友也会沾染些人情味,更加招人待见。连月看小玉的去意已绝笑嘻嘻的说:“不过,刚才老杜讲的跟真的似的。”

  杜琪淡淡一笑说:“如果是真的,小玉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了。”听了杜琪的话小玉很想给他一个笑容,却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开心,把杜琪的好意深深埋在心底。小玉一直以为自己是杜琪最为照顾的人,她常为此感激不已,即使是在最艰苦的时候施以援手的老马也没有杜琪来的多,因为一直以来杜琪对她不止是帮助,还给了她以尊重,让她以为她不过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其实还有满身的优点,甚至连她犯的错都是无足轻重的小问题。

  在有好酒好菜的时候,坐在桌子旁边的杜琪等人,却眼睁睁直盯着发愁。马大嫂对老马虽然还没有相见甚欢冰释前嫌,不过,在她豪爽的吃相中却已能看出些许的平和。杜琪坐在连月和老马中间,三个人互通眼色如坐针毡,这一顿饭,也许是他们下半辈子再也不愿经历的磨难了。杜琪深怕打扰了马大嫂的食欲,没敢开口说话,而且一直也没有想好从何说起。

吃过饭已是下午两点多钟,马大嫂已不再讨厌杜琪,主动要求送她回家。刚发动汽车她摇下车窗,嘻嘻哈哈的向连月几个人道歉说,哪天有时间老马回家的时候,在场的人都要过去,到她家里喝酒,如果有谁不去她可要骂人的。连月吓得直缩头,满口答应。看马大嫂笑靥如花哪里还有刚才泼妇的尊荣,李大同第一个抢占了老马摩托的后座,紧随着杜琪的后尘向众人挥手拜拜,连月气苦的直笑,不明白杜琪为什么不去送他们。

杜祺其实心中着急怎么再编个故事把事情彻底说清楚,思来想去,同一天讲两个落差这么大的故事,恐怕傻子也骗不了。倒是小玉,借着马大嫂探究她身世的话头,一点一点的居然说了出来。马大嫂听了小玉的事情久久不能说话,最后对杜祺说:“没想到你们两个还是好人了。”

“我算不上,但老马哥肯定是。”

“你刚才编那个故事,又算怎么个意思,为什么不说实话。”

“不是被你吓到了吗。”

“以前的事就算了,我相信小玉妹子,以后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如果你再辜负了她,非得后悔一辈子不可。”

小玉听了这话,顿时急了,红着脸,忙又把杨还还的事情说出来。马大嫂看着面无表情的杜祺,欲言又止。

  送马大嫂家回来,杜琪赶在银行下班以前取了一万块钱,又回到车间找连月和老马。老马看着连月,不愿承担这份人情似的不置可否,连月自然感激万分,可是把这笔帐再算到自己头上,多少也不情愿。看两人无动于衷似的表情,杜琪冷笑说:“要我求你们呢就直说,我可以掉头回去,如果不愿意拿着也痛快点,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工夫专门伺候你们!”连月忙赔笑说:“我的杜大哥,今天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您使使性子我们受着,而且心甘情愿!说明您没拿我们当外人,既然这样,这钱我们不能白拿你的,而且老马哥也在,我再提议算你一股,你看怎么样。”

  老马瞅了瞅没吱声,杜琪却不乐意说:“怎么又提这事?我可不掺乎。但是,今天我也充回大多说一句,你们俩还是散了的好,我估计马哥也是这个意思,当初兄弟几个都说来帮忙而已,你非拉着马哥合伙,现在一切都正常了,你也应该明白这么点利润两个人分,还有多大意思?你说呢马哥。”

  “唉,可把我憋死了,我一直也是这么想的,却没办法说出口,实话告诉你们,我一直不出钱就是为了让阿莲生气赶我走。”

  “你这是何苦呢,如果真闹僵了,兄弟都做不成。”

  “所以说还是你了解我,你总不能眼看着阿莲打我吧。”

  一旁的连月此时才如大梦初醒一般,几乎又要落泪,激动的语不成声说:“是兄弟错了,是我无能,马哥你既然这么说了,这两个月的工钱我加倍给你,如果你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工钱你说了算,如果你想单干,跟兄弟说一声,绝不敢留你!”

  “是去是留我现在也说不准,让我休息几天再说吧。”

  连月没等杜琪人走就急慌慌拿着钱去车间里发生活费,老马陪着杜琪在院子里溜达。坑坑洼洼的水泥路面上长满了野草,没有一丁点的树荫,夏末下午的阳光依然炙热,老马扒了上衣仅穿了一条大裤衩,趿拉着拖鞋和杜琪两个人慢腾腾的走着。

  “天可真热啊,马哥有什么打算。”

  “我哪有什么打算,走哪算哪呗。”

  “没有打算就这么扔了,不觉得可惜吗?”

  “还是你好啊,一个人面面俱到,说真的,两个人平摊确实没什么意思,更何况是和阿莲那种人。”

  “你是真的想分?”

  “也是被逼无奈啊!”

  “我想,如果你直说的话也许没有今天这回事了。”

  “有很多事你并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你了,这种事迟早会发生的。”

  杜琪沉默着看天边初染的通红的云彩,好像还有几只孤鸟飞在天际边,他很久没有这样放松的看天了,如今一看天仍然是天。收回了目光对老马说:“晚上去我那喝酒,就我们两个。”

  “不去了,怕喝醉了。”

  “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以后的打算。”

  “哎,我跟着你干得了,你看行不行。”

  杜琪想了想说:“你还是单干吧,我来给你找活。”

  “你拉倒吧,你有多少生意我们可都看着呢。”

  杜琪听了老马的话不禁笑了,很得意的笑了,老马正觉得奇怪杜琪接着说:“实不相瞒,我两个外甥干的都是赔钱的生意,赚钱的生意我一般找外人干,如果全靠他们我早就饿死了。

  “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了。”

  “我家里那点生意,纯粹是为我姐看孩子。”

  “真是滴水不漏啊,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说什么,显摆吗?你以为我真的只会吃老本啊。”

  “我就说你聪明嘛。”

  “走吧,跟我回去慢慢商量。”

  “今天真的不行,明天吧,俗话说‘好聚好散’,我怎么着也得跟阿莲说一声。”

  “好吧,我先回去,你去跟他说,哎,你们不会再掐架吧?”

  老马哼了一声不愿再说。杜祺告诉他,小玉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今天可以放心回家。老马头也不抬,什么也没说。也许这才是他想要的,不需要什么感恩戴德,自己好好的活着,如果有多余的能力,可以行行善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老才
对《七 良人渐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