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六 清白
发表时间:2016-12-14 点击数:100次 字数:

杜琪赶到的时候,马大嫂已哭成了个泪人似的,这时大概是累了,正躺在一堆铝合金型材上抽抽着,老马被扯的衣衫零落,愁眉苦脸的蹲在墙角处抽烟。杜琪把小玉留在了车上,独自一个人站在车间门口,连月和李大同,刘继伟几个人也没心思干活,围坐在一圈吞云吐雾,其他的工人虽然在干活,看得出来其实心思全在这点是非上。看到杜琪,连月激动的几乎要流泪,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带着他来到马大嫂身旁。杜琪挥了挥手把连月支开,看了一眼老马的窘样笑了笑说:“嫂子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其实这件事都怨我没事先和你说清楚,你要是还有力气,起来把我撕一顿,好不好?”

  马大嫂还真有力气,腾的一声坐了起来,指着杜琪的鼻子大骂:“你放屁!我还不知道你们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怨你?是你给他拉的皮条我就怨你!我不撕你,我吃了你!”杜琪倒也临危不乱,想当年和薛仪没离的时候,什么阵势没见过,接着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那是我的女人,是我托老马哥照顾的,嫂子你这么说让兄弟以后怎么做人。”

  “你的女人?好啊!你们不仅穿一条裤子,还一个槽里吃草,畜生,一群畜生!”

  “大嫂,你再这样胡搅蛮缠,以后兄弟们怎么认你这个大嫂?”

  “管你的女人叫大嫂去吧!我算个屁呀!”说着抡着胳膊又嚎了起来,不时的用双手拍着大腿嚎的抑扬顿挫,外人进来看到估计会以为下神呢。

  杜琪看了直笑说:“大嫂可不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更不是大嫂。”

  马大嫂听了他的话居然笑了,虽然笑的有些恶心,但肯定不是冷笑,又指着杜琪的鼻子说:“你把她给我叫来,让她跟我说,她说是我就信。”

  “叫来是可以,但是你如果再使泼耍赖,我可不饶你。”她点了点头,不再出声。杜琪转过身来说了一句:“给马大嫂倒点水,连月你跟我来。”

  出了车间大门走了没多远,杜琪悄悄问连月说:“她已经知道什么了。”

  “说实话,小玉到你家之前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

  “不清楚就敢乱说!”

  “再也没乱说,我只说你来解释,别的也没时间说了。”

  “老马呢,他都说什么了。”

  “他想解释来着,就是没机会,马大嫂上去就是一通撕扯,后来听说你马上过来也就不说了,光在那挨揍。不是,哥啊,那个小玉来了没有啊?”

  “来了,看来真得让她们见一见,我去安排一下……”杜琪话还没说完马大嫂又嚎了起来“嘿,真不该给她水喝。”

  “您就别说风凉话了。”连月看起来绝不是一般的郁闷。

  “没别人再来了吧。”

  “没了!”

  “杨还还那边……”

  “你放心,就为这个,都没敢告诉罗欣。”

  “但是她也看到了。”

  “什么意思?”

  “她在我家住着呢。”

  “她不会也像马大嫂似的吧,真那样的话我这就去死。”

  “拉倒吧你,反正我是得豁出去了!”

  小玉看到杜琪从里面出来,自己下车慢慢走了过来,连月还是第一次见她,不觉眼前一亮心下由衷赞叹:一切果皆有因。在杜琪家的几个月以来,小玉的身材比以前丰腴了许多,皮肤虽然还有些暗红,反而更显得健康好看了,毕竟她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连月向她点头问候,杜琪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了些许意味,他带着这种感悟再去看小玉时,心中萌生的亲切感让他感觉愧疚。长久以来,他对小玉的确太过疏远了,远到直至今日他才看清小玉的脸庞似的。想到来时的路上两人几乎一言不发,竟又使他有点紧张。

  杜琪清了清嗓子对小玉说:“这位是连月,叫连大哥就行了,就是他捅的篓子,你听马大嫂还在里面嚎着呢。”

  “连大哥,你为什么要说马大哥的坏话呢。”小玉的表情看了很让人痛心,连月的眼泪再也憋不住,刷的一下全下来了。

  “你也别难过了,我进去和马大嫂解释清楚。”小玉说着就要往里走。杜琪慌忙拦住她说:“你别着急进去,你还不了解我们这的农村妇女,相当难缠啊。”

  “你说怎么办。”

  杜琪想着刚才和马大嫂说过的话有点不好意思,遮遮掩掩的说:“我刚才听了这小子的浑话,对马大嫂说,咱……咱俩……好着呢,而且……一直好着,是我托老马哥照顾你的,你……你明白了吗?”

  小玉的脸更红了,对杜琪点了点头说:“是我高攀了。”

  “没有这个意思,其实也只是暂时这么说,而且还得解释清楚,当然不是在这里,等你进去把她哄好了,以后找个时机还是要说清楚的。”

  小玉仍低着头说:“我明白,不然的话,还还姐那边还会麻烦。”

  杜琪听了小玉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滋味,他强忍着激动似的心情说:“进去之后,我说什么你都答应,需要解释的时候,就照着刚才我说的意思自由发挥吧。”

  三个人进入屋里人视线的一刹那,杜琪突然把手放在了小玉的腰上,因为他觉得也许这样会更有说服力。杜琪的手很热,像一块热糊糊贴在她身上,接触的瞬间,他感觉出小玉的身子猛地一震,小玉马上克制住自己恢复了平静,她内心的不平静却是谁也没有看出来。

  老马还在那个地方蹲着,香烟大概已经抽光了,仿佛百无聊赖一般,正用两根手指捏着烟蒂,在地上来回划拉着。小玉看到他时没做任何表示,众人诧异的目光使她变得清醒,她已模糊的读懂了目光背后的腹诽。她是带着感恩图报的热情这么做的,些许的痛苦对她而言,只能算过眼云烟。连月也糊涂了,两人以这个样子出场,是真是假,而背后的故事又得从何说起。

  马大嫂看到小玉没有冲上来,足以让众人更让杜琪松了口气。这幅画面此时在当时很多人脑海中定格了,大多数人想到了杨还还,有的人混乱了,崩溃了,自以为看明白的人,都在希望能打起来,心里想着这绝对是个好故事。杜琪对马大嫂说话了。

  “这位就是连月那个混蛋说的小玉,我女朋友,这回信了吧。”

  “你说是就是了!我怎么知道她又是哪个狐狸精。”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杜琪看上去很有把握,不紧不慢的说:“老马哥以前住的地方你肯定知道,我们现在去找房东,让他证实,这个是不是假的。”

  “就算是她,谁又知道她有没有和姓马的有一腿!”

  杜琪轻轻的拍着小玉,生气似的大声嚷嚷:“你说我女朋友和你男人有一腿?你有证据吗,没有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好,你说她是你女朋友,连月怎么说是姓马的养着,他瞎了眼了不认识她!”

  杜琪心中默念着,老马媳妇倒是不傻,但故事已经编到这种地步,这时候演砸的话,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了。

  “他肯定不认识,连我妈都不认识,既然你非要逼我说出来,我就说给你听听,如果你还是不信,随你去闹去离,老马哥以后的事我负责。”

  “行啊,你说,只要你说的通,今天这事就这么了了,我给你们买酒买菜赔礼道歉,你说啊,我看你怎么编。”

  杜琪点了两支香烟,走到老马面前递给了他一支,一对难兄难弟,一个站着一个蹲着。没用多少时间杜琪终于酝酿了出来说:“老马哥是个好人我们不能冤枉他。所有人都知道我前年离得婚,原因也很简单,前妻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那个男人家里比我有钱,就这么点事。但是,在没离之前我不服,那时候仍执迷不悟还想着感情的事呢,想着,现在就找一个能和我恩恩爱爱过一辈子的女人。然后,我碰上了小玉,从一开始,其他的我们什么都不谈,只谈感情,后来我离婚没有多久我们就有了孩子。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很强势的妈,我的前妻就是她给定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怕我妈不能接受小玉,因为她是一个外地人,娘家住在窑洞里,思来想去只好暂时把她安排在外面住,因为和老马哥住在一个院子里,我不在的时候就托老马哥帮忙照顾着。其他所有人都不知情,一是怕你知道了不高兴,胡思乱想,再就是怕被我妈知道。现在小玉已经接回我家住了,这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你还有什么不相信,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冲我来,但绝不能让老马哥背个坏名声。”

  杜琪在用几乎悲壮的语气编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可信度暂且不论,演技确实是一流的。马大嫂不再抽抽了,坐在那儿只顾着抹一头一脸的汗,其实她早已又累又饿,而且下午的斜阳赶了过来,距离她坐的位置越来越近,终于等到杜琪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她心底已经在感激他了。连月看着不再出声的马大嫂,苦笑着也抹了把汗,太多出人意料的结论使几乎他迷惑了,杜琪讲的是不是真的,他只是姑妄听之没怎么相信。连月虽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但也绝不是义气为重,肝胆相照的江湖好汉,他甚至比平常人还要猥琐,却比平常人聪明那么一点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老才
对《六 清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