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四 邀佳人
发表时间:2016-12-13 点击数:128次 字数:

    说起来任欣欣已经老长时间没有见到杨还还了,当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的妆扮,任欣欣一脸的坏笑,罗欣点着一支香烟倒在沙发上,任欣欣看着他的眼光仿佛生出牙齿般的锐利。罗欣自知无缘聆听两个女人的私密话题,在客厅坐了一会装作若无其事的跑了出去,找着杜琪的两个外甥磨牙去了。

  任欣欣小心翼翼的问杨还还,刚才和老太太见面时的情形,听说老太太波澜不惊,反而诧异一样瞪大了眼睛。杨还还不解的问她,这副表情什么意思,任欣欣娓娓道来,把杜琪的前尘往事大略的说了一点,杨还还听了以后眉头紧锁,忧心忡忡似的叹着气。任欣欣想着岔开话题,又不知道说什么,听到小玉在厨房‘当当’的切菜,问杨还还说:“听说姨妈收小玉做干女儿了,你知不知道?”杨还还叹的那口气已经把忧愁叹了出来,她虽然很在意却也没有很放在心上,至少她认为老太太是接受自己的。

  “我知道啊,怎么了。”

  “杜琪告诉你的吗?”

  “当然是他,小玉其实很好的,据我所知大家都很可怜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不是不同情她,就事论事来说,主要责任应该在她自己。”

  “我也是同情她现在的境况,至于她以前的事情,我劝你不要乱猜。”

  “对啊!我就是说她以前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说的,至于她说的那个男人,家住哪里都说不清楚。总之,我觉得她那个故事不怎么真实。”

  “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要针对小玉,你的思想真恐怖。”

  “我当然是为你好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的所有事都是她自己说的,这个没错吧,而这一点就是我不放心的地方。”

  “不过,我感觉你是闲出毛病了,我都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呃,我没什么意思,总不能赶她走。”

  “好吧,我心领了,如果说她有什么地方没说清楚的,我想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做人总之要厚道一点。”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可是在牺牲我的人品来帮你的。”

  “你到底要帮我什么呀。”

  “你难道不担心那种情况出现吗?”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我不担心。”

  “算我瞎操心行了吧,你和杜琪怎么样了,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那个呀?”

  “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损友啊,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们似的,饥渴女!”

  “我呢,也许信的过你,因为你毕竟还不识肉滋味,难道他就没有主动一点,一次都没有吗?还是因为你没有领悟辜负了他的热情。”

  “怎么结了婚的女人会变得这么龌龊,尤其是你,你都怀孕了怎么满脑子都是那种事。”

  “看来你已经体会过那种事喽,恭喜你!哎,有什么心得,交流一下嘛。”

  “流氓!彻头彻尾的女流氓!没有呢,不要乱猜想了。”

  “我信了你才是乱想呢,不逼你了你还年轻脸嫩,不好意思了是不是?”

  “真的没有!我骗你干什么,还没到那种程度,到时候我告诉你。还有啊,以后不准再提这种事,我可不像你早熟加乱女,淫乱的乱!”

  “呦,难道你还是黄花大姑娘?要把第一次留在新婚……多么宝贵的第一次!什么年代了呀大小姐!”

  “我当然是!说好了不提的,你……”

  “最后的问题,他不会没提过吧,即使你不是干柴,他可是烈火哦。”

  “这个……也没有!”

  “咦,如果真没有就是他有问题了,你可是学过医的你比我懂吧,我跟你讲……”

  “我跟你讲,你去死吧。”

  “今天可是第二次把我好心当成那啥了,我不跟你计较,我叫罗欣帮你问问。”

  杨还还再也不接她的茬了,当作没听见,却也从此在她心底留下了阴影。一时间只听到小玉在厨房的切菜声和前面传来的吵吵声,杜琪回来看到两个外甥和罗欣打的火热,工具和材料扔的满地都是,本来窝火的情绪正好找到了出气口。本来客户叫他去算账的,到了那边却被奚落了一顿,他最近把装修的活也揽了过来,因为不是太懂接了活只好再转包出去,这一次找的施工队却把他害苦了。由于最近只顾着和杨还还恋爱,没时间去管理,导致工程质量出人意料的差,最后好说歹说赔钱了事。而杜琪在乎的是他的名声,如此一来断送了不仅仅一个客户或者一笔生意那么简单了,他进军装修界的步伐便会受阻。原因他自然很清楚,反思了一路看到这副情景,焉能不发火。两个外甥虽不怕他但怕自己的老妈,所以一贯的夹着尾巴做人,心中默念着,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再算账。

  杨还还第一次见到杜琪生气发火,眼神中还存着刚才的疑虑,杜琪看到还以为被吓着了,转过脸来就嬉皮笑脸的要打罗欣,罗欣倚老卖老大声嚷嚷着找老婆告状说,大舅哥打人了,老丈人放他一马。几人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任欣欣听了却很是生气,板着脸问他,什么意思。罗欣看了她一眼知道演过了,一脸茫然问她说:“什么什么意思,没什么啊,开玩笑,你以为呢?”任欣欣知道他耍赖狠狠的对他说:“最好没意思,否则要你好看!”罗欣脸一红顿时觉得尴尬,看着两个女人走远了低声对杜琪说:“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杜琪一笑说:“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也不这样。”不过他的声音仿佛大了些,不幸被任欣欣听到,转身喝问两人,杜琪忙说:“一切为了孩子!”

  “孩子?你还是骗了我,好你个还还。”说着一双眼睛直盯着杨还还的肚皮,杨还还立马慌了,脸颊一片通红又要忙着解释,看着杜琪的目光似要吃了他。罗欣却会意的说:“为了一切孩子,我们忍了!是不是大舅哥。”杜琪知道他们想歪了,却也知道一时之间解释不清,只说道:“你们想哪去了,省省你肮脏的脑细胞吧。”四人说着话已进了客厅,杨还还只得再次小声的辩解,罗欣不敢再发一言,杜琪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觉得好笑,邀罗欣到院子里抽烟。

  午后的阳光已有点炙人,杜琪二人闷闷的不出声,听着前院叮叮当当的声响。他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一般,混沌的活着。与杨还还的恋情已明了,已升级,或者可以直截了当的读出结局了,就像一本厚厚的小说,看过了楔子,可以直接翻到最后几页去寻找结局,是好是坏反正已成定局,至于中间的发展,高潮,曲折之类的情节,他并不是很在意或者说懒得去读。在三十岁他已没有了情调,生活给他什么,如果是好的就
笑着接受,如果差强人意,马马虎虎凑合一下就算了,如果太坏,考虑一下,并不用太费事简简单单就处理了。这不仅仅是他的态度,甚至已经是他的生活规律。杨还还在他看来是不错的选择,于是他选择过了,他以为就这样定型了,可以批量生产。

  杨还还甚至都没有谈过恋爱,她接受杜琪也并非全因为种种客观的原因。杜琪最初的热情和几近幼稚的行为,也曾打动过她过分空虚的内心,她以为他们是爱了,几乎是十六七岁少男少女般的那种纯洁冲动的爱。直到如今,她虽然已明了他们爱的并没有那样可笑,但至少是有感情的。在她看来杜琪已很好,足可以托付终身,但她一直深藏着她的想法,任欣欣在这件事上并不值得信任,婚礼时的事情便可以证明。然而,她除任欣欣以外似乎已没有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她并不像有些女孩一样,和任何同性都可以说真心的,掏心窝子的话,几分钟过后转眼又生分了,掏心窝子的挖苦打击。她的这份寂寞,如今恰如其分的全部转移在了杜琪身上,而杜琪无意间的不时冷漠,让她感到若即若离。也就在这个时候吧,她每天都见着杜琪才安心,不论刮风下雨两人缠绵的身影,总仿佛给她越来越近的感觉。

  吃过了杜老太太准备的丰盛午饭,杨还还就要回去了,罗欣和任欣欣等着送她,这让她感觉怪怪的,强忍着偷笑坐进了杜琪的皮卡。走出去没多远杨还还终于笑了出来,杜琪问她说:“你怎么了,看上去很兴奋。”

  “看到任欣欣站在你家门口送我感觉很好玩,你觉得呢?”

  “好玩没怎么看出来,不过我倒想起来一件事,正好和你商量一下。”

  “好啊,什么事,你说。”

  “你现在住的地方是买下了的吧。”

  “是啊,为了买那间房把我爸留下来的钱全花光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哪来的那么大的魄力,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又提这个干什么?”

  “我租给老彭的那两间门面房上个月到期,老彭说不赚钱不想租了,我想你把店搬过来在这儿继续开,你觉得怎么样。”

  杨还还一下子就琢磨透了杜琪的言外之意,或许这就是任欣欣所说的‘提议’了吧,她自然而然的激动了一下,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轻易的答应杜琪。

  “我在那儿开了两三年了,好不容易拉了一些老客户,如果搬过来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你以为做生意很简单吗?”

  “我这样想的,都是咱们自己的房子,那边的租金和这边的比较,中间的差价可不是一点点,你过来以后营业面积扩大了,吃住水电全免,你赚大发了!”

  “但是没有我在里面赚得多。”

  “其实我是担心你一个人住在那儿,在我身边我可以照顾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我一个人早就习惯了。”

  “这个习惯早晚要改的,不如现在就改过来。”

  “为什么?”

  “喂,难道你不结婚吗,你不是在骗我吗。”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如果你不打算结婚的话,刚刚就骗了我一顿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呢?”

  “那么,我回去就让老彭搬家,明天就装修,一个星期之内你就搬过来了。”

  “我考虑考虑吧,你妈知道吗?”

  “那还有用说!”

  杨还还最终也没等到杜琪说出她所希望的理由,这多少让她有些难过,杜琪不再说话的时候她也沉默了。过了许久马上要到她家的时候,杜琪忽然又说道:“刚才有一个重要的理由我还没说,其实我想每天睁开眼睛就看到你,好吗?”

  杨还还终于笑了,下了车绕到杜琪的车门外面说:“我等你来接我。”说完赶紧的跑开了,她实在担心自己把持不住而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来。杜琪看着她打开门进去才开车回来,这个答案已宣告他成功了,没等回到家半路打电话让老彭腾房子。

    有时候人的转变只在一瞬间,杜祺就是这样,几天前的混吃等死,因为一个女人现在他要励精图治了。说不上适应,至少内心是欢喜的。


  
上一章:三 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老才
对《四 邀佳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