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四 8
发表时间:2016-10-24 点击数:260次 字数:

8

又进入了江南的梅雨时节了。这时候的雨呀,通常一下就是好多天,时大时小,时断时续。有时,一连串的瓢泼大雨,像把水从天上倒下来一样,下得人连一点出门的想法都没了。

这些天,春莹的精神状况也是时而好时而坏。有时,她也能和大家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但有时,她又会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临近期末了,作为教导主任的我,明显感觉有些忙碌起来了。除了要做好自己的手头工作,我还要经常参加一些和教学有关的工作会议。这不,昨天,我刚在中心校开了一个下午的期末复习经验交流会和期末检查通报会,今天早上,我又要到学区参加小学毕业考试工作会议。

当我到了学区指定的一所中学的会议室时,我身体的前半部分几乎是全湿了。雨大风急,虽然有雨衣遮身,但这件薄薄的东西,在迎面扑来的骤风疾雨中几乎成了摆设。

停好车,解下雨衣,我使劲地扭着额前那滴水的头发,再揩去脸上的水珠,然后往会议室走去。

“哇,阿辉,都被打湿了!”会议室门口,李凯利走了过来。

“雨中骑车,真是遭罪呀!”我想找点东西来擦擦衣裤上的水渍,“你是坐车来的?”

“是坐三轮车来的。雨这么大,要是骑车,肯定会和你一样,成了‘落汤鸡’了。”李凯利从兜里拿出一小包餐巾纸,递给了我。

我抽出其中的一张,随便擦了下。

“正好八点,会议要开始了,你来得倒真准时。我都在这所学校的走廊上转了好多圈了。”

我笑笑,和他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到处闹哄哄的。

我们在门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不久,会议开始了。主席台上,县教委、学区的领导轮番地发言,主要就是讲毕业考试的重要性和考试时的注意事项。这些千篇一律又枯燥乏味的内容,听着听着,人就分心了。

“你们学校的女教师很多呀,怎么样,有发展一两个没?”李凯利把头凑了过来。

“怎么可能呢?我不是说过吗,本校的老师,我是不会考虑的。你也不是答应过,要为我物色美女的么?到现在了,怎么一点音信都没的?”

“哦——嗨!看我忙得,都忘了这茬了。不过,我听说,你跟你们学校的春莹,好像关系挺密切的。再过段时间,你们是不是要手挽着手来跟大家见面了呀?”

“跟谁?春莹?”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你们怎么会开我和春莹之间的玩笑呢?”

“怎么笑得这么诡异呀!”李凯利把头凑得更近了,“这是好事情呀,干嘛要遮遮掩掩的!放心吧,‘朋友妻,不可欺’,你阿辉的女朋友,我是绝对不会插足的!”

“不是!这也太乱说了!这些城里来的女孩子,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些山沟沟里的人呢!”顿了下,我又说,“何况,她现在都有男朋友了!”

“春莹有男朋友了?”

“是。”

“怎么这么快?别人都没讲起呀!你看到她的男朋友了?”李凯利半信半疑的。

“来我们学校好多次了,货真价实的,你不信可以问问经元他们。”

“哦!”李凯利一脸的遗憾。

“怎么,你后悔没去追她?”

“呵呵!”他笑笑,“在我们乡的女教师中,春莹好像挺优秀的。虽然我跟她接触不多,但经常听别人提到她,说她既能干,又善良,既聪慧,又低调,而且,人长得也蛮标致的。可惜哦,她都有男朋友了。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她呢!对了,她男朋友是哪里的?”

“在县城的一所中学教书的,听说,家境非常的好!”

“哦!可惜了!”李凯利神情凝重地靠在了椅子背上。

听李凯利提及春莹,我的心隐隐难受起来。我有些怕别人提到她。她仿佛是我身上一块未愈的伤口,只要轻轻一触,伤口又重新疼痛起来。

“你不去争取一下?”李凯利又把头凑了过来。

“人家男朋友的家境这么好,我怎么去争取?再说了,你不是说,她和我的身高不配,不适合我么?”

“是,我是说过,可我当初以为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老师而已。”李凯利的眼睛里闪着亮光,“既然她这么优秀,你就应该去争取的呀!县城的男朋友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接下来就想办法去把她给夺过过来,我支持你!”

我斜了他一眼。这个李凯利,大概是自己想追求春莹,听我说她有男朋友了,就给我出个这样的馊主意。如果有机会,我还要等他说?他的如意算盘,我焉能不知。

“怎么,不敢去?下次我陪你去她家玩,然后约她出来逛逛。”李凯利想给我打气。

“算了,我条件不好,在她男朋友身边讨不到便宜的。你去追吧,我支持你。真的,你能说会道,条件也不错,说不定能追到手的。”突然之间,我好希望李凯利能去追春莹呀。如果他能把春莹从现在的男朋友那里拉过来,说不定我还有机会呢!退一步来说,就算我没机会,如果能把事情弄个天翻地覆,让春莹能脱离那个讨厌的中年男人的手掌,我的心也舒畅多了。

“春莹家住哪里?”李凯利似乎真的想出手了。

“家住球山榆塘街,我这里有她家的电话号码。”说着,我把她家的电话号码报给了他。

李凯利很认真地记了下来。

难道会风云突变!我的心里忽然高兴起来。但愿李凯利在这几天能以雷霆之势放马出击,把平静的现状搅成一锅粥!如此,鹿死谁手,就真的不好说了。

会议结束时,已是十点多了,外面的雨竟也停了。

我推着车,和李凯利慢慢走出了这所中学。

学校的前面,是一条坑坑洼洼的长街。大雨初歇,这街道简直成了一条宽阔的河流,没有一处地方不被水占据着。穿着鞋,想顺利地通过这条街,还着实不大容易。

“得,过这条街得游泳过去了。”李凯利看着满地四窜的水,有些无奈。

“坐我的车后座吧,我送你一程。”

“啊,那太好了。”他坐了上来,“比起人类的双腿,自行车真的好用多了,晴天可当车,雨天可当船,关键时刻就得靠它呢。”

我刚踩下了踏板,他又喊了起来:“等下,阿辉,对面有卖碟片的,我想去买几个,你要买吗?”

我抬头一看,果然,学校的对面,有一个卖音像制品的小摊。

   “我家没影碟机,碟片我就不买了。不过我想买几个录音带。”

我带着他骑了过去。

停好车,我们就各自选自己的东西。

一个木架上的盒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录音带。这些录音带新旧不一,但封面的图案都十分的夺人眼球。我随便翻了翻,没有发现适合在学校播放的东西。刚想离开,忽然,盒子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看上去十分陈旧的带子,上面的几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经典爱情老歌大全”。像我这种有些多愁善感,并且这段时间正遭受情感折磨的人,对于一些旋律优美又耳熟能详的老情歌有种特别的亲切感,这些歌曲仿佛能唱出我们的心声,把我们心中那惆怅的,感伤的,又难以名状的东西,很贴切地表达了出来。要是听一听,再跟着音乐吼几句,我们像堰塞湖一样集聚起来又无法排解的情感创伤就能得到了暂时的宣泄了。

我马上把这个带子拿了过来,看了下目录,A面的歌曲有《单身情歌》、《爱一个人好难》、《爱上不该爱的人》、《相思风雨中》、《酒干倘卖无》、《偏偏喜欢你》、《真的好想你》、《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等。

我不禁有些想笑:这也叫经典爱情老歌?经典是确实的,老歌却未必,有些还是这几年十分流行的歌曲呢!但管它老歌新歌呢,反正这些歌曲正合我意,既有些伤感,又优美好听,心里不畅快的时候,听一听它,或许能得到一些精神上的安慰和情感上的共鸣呢。

我买下了这个带子。李凯利也已经买好几个碟片。这时,一辆空的三轮车从远处过来了。

李凯利喊住了车夫。我们就分别了。

当我到达学校的时候,中午放学的铃声正好响了起来。我把刚买的录音带扔在了广播室的桌子上,然后来到了厨房。

厨房里没有一个人。桌子上,中午大家吃的菜已经摆齐了。期末考试要到了,大家正在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拼命地进行复习呢。能迟几分钟下课,大家就都尽量延迟着。

我打了饭,很快地吃了起来。

不久,其他的人都来了。

吃完饭,我把碗放进了洗碗池里,就往办公室走去。一天多没上课了,学生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得到办公室准备下下午复习的材料。

一进办公室,咦,怎么回事,春莹怎么还趴在桌上呢?怪不得总感觉刚才吃饭时人少了,原来是春莹没来。

“春莹,该吃饭了。”我轻轻叫道。以前,她再怎么不舒服,也都会去吃午饭的,虽然也就那么一小口。

“不吃了。”春莹的回答声若蚊蝇。

“不吃饭怎么行?快去!”我带着点命令的语气说。

“不想吃!”她答道。

“这怎么行呀!”我想了下,又说:“你是不是不想走?不想走的话,我去打点给你吧!”

“不用了!”她的回答又短又轻。

“午饭非常的重要,不吃不行的,哪怕吃一点也好。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么差,要是再不吃饭,身体真的会垮掉的。听话,吃一点,好吗?”

可是,春莹一点动静都没,依旧趴在桌上。

“这个春莹——”我无可奈何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过了一下子,春莹的头发略微摇晃了下。又过了一会儿,她垫在头下面的两只手往旁边轻轻移了移,然后,她缓缓抬起了头。

“阿辉……”春莹的眼睛有点红。

“怎么了?”我发现有些不对劲。

“阿辉……我……”她把目光从我脸上慢慢移到了桌面。

“怎么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订婚了!”

春莹的声音很轻很轻,但在我的耳中,这仿佛是一记劈开空气的响雷。

“你……订婚了?”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是!”她的头软绵绵地点了下,“昨天已经小定了。大定还要过段时间。”

“是么!”我的心瞬间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一下,只觉四周天旋地转。

“感谢有你!”她的声音里带着濡湿的水分。

我摆摆手,痛苦地低下了头。虽然我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春莹真的在我面前说自己要订婚时,我,还是根本接受不了。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睛涩得难受,一些湿润的东西在眼眶里转动着,脑子更是胀得发疼。

“人呀,往往不能跟自己相爱的人生活一辈子的!”她的语速很慢,慢得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我……”我发现自己不能张嘴了,一张嘴,眼眶中湿润的东西就会滚了出来。我赶忙闭上了眼睛,用手掌死死压在了眼皮外面。

春莹叹了口气。

“现在别人都还不知道的。”她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勉强说了这几个字,然后又把双手交叉合拢,趴在了桌子上。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吃完饭了。

我也赶紧趴在了桌子上。我不能让大家看到我痛苦得有些狼狈的表情。我得先把心情平静下来,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好好发泄下。

有人走进来了。

“咦,阿辉,你不舒服吗?”是红云的声音。

“嗯!”我不敢多说话,多说话了,声音语调就可能暴露我现在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期末了,你可不能倒下啊!平时要注意下身体,工作可别太拼命了哦!”是国敏的声音。

“吃饭的时候,发觉你还是好好的呀,怎么突然之间,就生病了?”又是红云的声音。

我没有说话。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几天一会儿热一会儿凉的,这样的天气很容易生病的。我班的一些学生就经常因生病而没来上课呢。”国敏帮我作了回答。

紧接着,桌子上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他们开始抄抄写写了。

趴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稍微稳定些了,就站了起来,装作摇摇摆摆走路不稳的样子走出办公室。

我得一个人静一静,不然,我有可能会大家前面出丑。

我飞快地走到楼下,进了广播室,关上了门,坐在了椅子上。

天哪!春莹终于彻底地离我而去了!我的脑子忽然间又胀了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搅拌着,既混乱又有些生疼。春莹呀,我心中的一块温润的玉,一团暖暖的火,一份心灵深处的情感寄托,没了,没了!她的喜,她的忧,她的苦,她的愁,再也不会和我有任何的联系了。从今往后,我与她之间,不能有任何的情感交集,哪怕放在心里也不行了!天哪,瞬息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她怎么就从我日思夜念的暗恋对象变成了今后我不能深情地多看一眼的纯同事了呢!

一股带着杂味的气流像爆发的山洪一样在我胸中升腾起来,并猛烈地撞击着我的胸口。我咽下一口唾沫,想把这股气给压下去,可胸口依旧火烧一般难受。难道春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难道是春莹想试探一下我对她的情感有多深?难道我刚才听错了?是这样的么?——不是,不是呀!我摇了摇头。——她刚才说得是那样的真切明白,她订婚了,已经小定了,她确实是被那个挨千刀的男人夺走了。哎,她就像雨后的彩虹,只在我眼前亮了一会儿,就在我期待的目光中消失了!今后,我对她的所言所行,甚至所思所想,再也不能超过同事之间的范畴了。以前藏在心里的那些千丝万缕的杂念,我也得挥起利刃,来个彻底的清除了。从此,她是她,我是我,我们将成为了平行的绝缘的两个世界里的人,再也不能有走在一起的机会了,不能了!

我的头重重地顶在了墙壁上。

回想这近一年的时光,虽然我从没对春莹表白过任何的心里话,没有做过一点的亲昵的动作,但有她在我附近,我觉得生活好充实呀!她就像一缕微风,吹绿了我原本荒芜的内心世界,她让我感受到了春的烂漫,夏的热烈,秋的多姿,冬的纯洁。她带给我的,是以往任何人都没法提供的那份独特与精彩。她像一对温暖柔和的手掌,轻轻地抚过我受伤的心,让我感受到什么是情感,什么叫暗恋,什么叫男女之间的心灵沟通。虽然,暗恋是一种苦,是一种累,但这苦这累,也是一种幸福,满载着甜蜜的幸福。可是,如今,这缕微风将要远逝,这对柔掌将要消失,我那短暂的绿意荣荣的世界,也将被摧毁,最后又回归到那暗无天日的荒芜之中。

我的眼睛又涩又辣。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我觉得自己好孤独,就像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在巨浪中上下摇晃着,随时都有可能破碎颠覆。

其实,自从第一次看到春莹,她的身影就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里,只是当时我不愿意承认而已。此后,在和她的相知相处中,我不断地找到了她身上的善良、勤奋、可爱、阳光,这些闪光的东西,像纯净的溪水,慢慢地流进了我的心胸,融进了我的世界,于是,我的心,也慢慢地被她掏走了,掏光了,掏空了。在我的心中,我已经隐隐把春莹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这部分甚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好多次,我想挺起胸膛,牵起她的手,约她出去走一走,去结束这场时时牵肠挂肚的暗恋。但是,最终,我那软弱得有些怯懦的心打败了我的勇敢。我强压着火热的心,静静地等待着时光对我的垂怜和恩赐。可如今,行色匆匆的时光呀,不但没对我给予任何的施舍,还狠狠地割了我一刀,把我身上的一部分,最重要的这部分,生生地割走了,这滴血的痛叫我如何忍受!

我的手紧紧地顶住自己的腹部。我的肚子呀,就像塞进了巨大的铁块,沉得都有些想吐。

虽然我明白,依照目前的状况,奇迹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我却十分害怕这一天的到来。我有时还心存侥幸,期望在某个时刻能出现颠覆现状的万一机会!就像早上,当李凯利想要插足此事时,我还以为,或许,峰回路转的机会就要来临了。可是现在,春莹却亲口浇灭了我所有的哪怕是残存心中那一点点的希望。这个让人窒息的消息,彻底封死了我所有的幻想。是呀,从今往后,一切都结束了,我不能再给予她默默地关心,暗暗地关注,甚至,包括我脑中一切有关她的可怜的幻想!人呀,没有了些精神上的慰藉,没有了情感的浸润,甚至没有那些许的幻想,就有可能会变得沉寂,变得孤僻,就会像行尸走肉一样昏昏沉沉、魂不守舍了。或许,今后的日子,我就成了这样的人了。

我的眼睛涩得难受,里面好像有许多的东西在挤来挤去。我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的东西滚了出来。

失去了春莹,我的世界也失去了色彩,失去了生趣,完全的破碎了。我好像亲眼看到我的至亲在我面前缓缓倒下,自己却只能在旁边无助地哭喊呼叫,不能给予任何的插手帮助。这种欲哭无泪、欲罢不能的绝望与压抑让我不知该何去何从。如果现在我身处高楼,说不定,我会晕乎乎地爬上窗户,然后往外纵身一跃,让备受折磨的身心来个彻底解脱。可惜,我现在在一楼,想跳都不跳了。可既然无法解脱,我心中那仿佛灼烧一样的苦闷没法发泄呀!我感觉非常的难受呀!

这时,我看到了中午放在桌子上的录音带。对,这个录音带上有一些感伤的爱情歌曲。要不听下吧,听下,或许能稍微安抚下我伤痛淤积的心呢!

我把录音带放进了录音机,使劲地安下了播放键。

录音机里,《单身情歌》、《爱一个人好难》、《爱上不该爱的人》等有些感伤的旋律缓缓地淌了出来。这些歌曲呀,像许多人在大声地哭诉着,哭诉着心中的委屈,哭诉着自己不堪的际遇。而这些哭诉的内容,怎么和我现在的处境这么相像呢!难道他们是为我而歌,或者说是为我而哭的?我的胸脯不断地起伏着,心也有些绞痛起来。这些哀婉煽情的曲子,就像干燥的柴火,把我心中本来就已经烧的旺旺的火加得更旺了。我的脑袋好像要炸开了。我握紧拳头,用力地敲着自己的脑袋,

敲了几下,我觉得胀得有些发疼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些。我挺直了腰,用劲地晃了几下头,长长地吐了几口气。

如今,米已成炊,覆水难收,我还能怎么样?就让自己在心里慢慢地流血吧!相信,总有流干血的时候的。可今后的路,我该怎么走呢?我还能遇到像春莹一样好的人么?有些人,你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到一次,这是缘分,也是机遇。可是,就算遇到了,难道就幸福吗?就像我,我遇到了,却比没遇到更可怜,更可悲呀!

我又情不自禁地恨起了自己。我真笨,真傻!从刚才春莹告诉我订婚的话语中,我也终于知道她对我的感受了。其实,我以前也应该猜到了——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动作中,从她的神态中,只是没有通过语言表达而已。我怎么就这么弱智呢,弱智得都不敢从她细致的身体语言中感受到她丰富的内心世界呢!我呀,我该死,该死呀!如果我稍微大胆一点,勇敢一点,主动一点,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呀!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

如今,一切都晚了,都晚了!

我眼眶里湿湿的东西涌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录音机的一面已经放完了,中间的轮子停止了转动,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我机械般地转过头,看了下录音机。

“这些哀伤的歌曲也让别人也听听吧,或许,别人通过这些曲子,也能感应到我此时心灵上带血的伤口呢!”我忽然有了这么个奇怪的想法,“独戚戚不如众戚戚,我的痛苦,既然一个人忍受不了,那就让别人一起分担吧!”

我把带子倒退了过去。倒退结束,我又按下了播放键,然后,我把功放的开关打开,把话筒放到了录音机旁。

于是,这些以前从来没播放过的爱情歌曲,通过学校的喇叭,在校园上空飘荡着。哎,其他的人,能感受到我此时的心境吗?就是感受到了,我的苦痛,能减轻掉一些了吗?我又闭上了眼睛,侧着身靠在了墙上……


  
上一章:四 7
下一章:四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四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