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三 10
发表时间:2016-10-19 点击数:188次 字数:

10

“我有个朋友开了个农家小吃店,周日开业。开业当天赔本酬宾,酒菜全打对折。”中午休息时,国敏想起了这个事情,就对大家说,“怎么样,你们有兴趣去品尝下吗?”

“好啊,这样优惠的活动,怎么说也要去捧场下。”红云属于爱玩爱闹,性格外向的女孩,对这样的活动,特别感兴趣,“这么好的事情,谁不去呀?要去的举手!”

我们一听,纷纷举起了手。

“我们这个办公室的人都要去吧。我等下去问下隔壁的校长他们,如果大家都去呢,就很划算了。平均下来,每个人只要出一二十元钱就可以了。”国敏很高兴。

午饭时,国敏宣布,星期日下午四点左右,大家到乡中心路38号旁的“月亮雨”小吃店门口集合。既然每个人都愿意去,到时就不见不散,谁迟到罚酒三杯。

饭吃了一会儿,红云说:“对了,林坤,你到时把艾雪带过去呀!”现在,学校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林坤的好事将近了。

“她……白天比较忙,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林坤支支吾吾道。

“以后是什么时候呢?明天?后天?大后天?”红云追问着,“要是白天很忙,我们可以把活动时间改成六点或七点,甚至八九点都可以呀!”

 “这次就算了吧!以后……以后要是有机会,总会见到的。”坤似乎还不想过早地把艾雪介绍给其他人认识。

 “唉,我们很想见见艾雪这个美女呀,可惜了,无缘相见,无缘相见哪!某些人喜欢金屋藏娇,舍不得叫她出来抛头露面哦!”红云装出了十分遗憾的样子。

“算了,要是没时间来就算了。等以后订婚了,林坤会把新娘子带到你面前的,到时让你见个够!”

听子元老师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转眼就到了星期天。那天下午,我们每个人都在四点以前如约来到了“月亮雨”。虽说是农家小吃,但这家店的装修还是相当有气派的。老远就看到店门四周灯笼高挂,彩球飘扬,数不尽的庆贺条幅像一条条红色的带子从窗檐上垂挂下来。

因为是开业第一天,门前,门口,门内挤满了人,大家就像下雨前的蚂蚁,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没一刻安闲着。那一堆堆的人,有点菜的,有议论的,有交谈的,还有扯着喉咙在喊叫的,四面的喧阗声不断涌来,压得我们都有点心烦意乱。这时,国敏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看到我们,说:“菜已经点好了,大家跟我进包厢吧!”

    我们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大家坐了下来。这个包厢比较宽敞,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墙上贴着雪白的塑料板,看上去十分干净。前面的窗户边,摆着一台电视和一些音响设备。国敏说,这里二楼的包厢,既可以吃饭,又可以唱歌,等下吃完了饭,大家去吼几嗓子。

“哎哟,唱歌我可不会哦!”平时大大咧咧的红云,现出了难得的忸怩。

“我又没叫你唱歌,只叫你吼几嗓子而已!”国敏笑着说。

“吼我也不会呀。我的嗓门像个破铁锅,一吼起歌来就像猫头鹰叫一样难听。”

“反正这里很多人没听过猫头鹰叫,难得有个人叫得像,大家更要欣赏下咯。”红云性格开朗,像个开心果,不时地逗大家笑。大家对她都很亲近,这不,国敏正紧追不舍地对她开起了玩笑。

“哦!那好呀!既然大家都不怕耳朵受到伤害,我还怕什么!吼就吼呗!到时候别吓跑就可以了。”红云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们都笑了。

不久,菜陆续上来了。

经元说这几天肠胃不好,经常拉肚子;林坤说眼睛有些发炎,医生叮嘱不能喝酒。两个“酒坛猛将”都说不能喝酒了,大家喝酒的热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除了校长、子元老师、国敏和我,其他的人都喝饮料。我们也只喝了一点啤酒,连平时爱劝酒的校长,这时也十分的“斯文”。

吃了一会儿,国敏离开座位,到前面把音响设备打开。“你们每个人要唱什么歌,把歌名报给我,我来点歌。”

我们都没有出声。

“没人响应?”国敏有些始料不及,“现在不在学校里,不是上班时间,大家怎么都变得文绉绉了。都是自己人,谁不认识谁呀,怕什么?”

看看大家还是没人反应,国敏用手指了指大家:“你们呀,真是的!”然后对着红云说:“红云,你带个头。不管你唱得像什么,我打死都不会吓跑!”

红云站了起来:“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呀,会唱的都不带头,却让我这个音盲来丢人现眼。算了,丢人就丢人吧,反正也没外人。国敏,就给我点首《千千阙歌》吧!”说着,就到前面拿起了话筒。

红云的声音还不错呀,虽然不能算特别优美动听,但至少不会像她说的如猫头鹰叫。

一曲终了,红云把话筒放在桌子上,说:“我带个头,就算抛砖引玉了,接下来,谁上,主动点。”

“红云已经带头了,接着谁上来?”国敏问道。

可大家还是没有一点响声。

“怎么回事?没人上来吗?真是无语了!”国敏摇摇头,“算了,就让我第二个唱吧。你们要主动点,别老要人请呀!”

国敏为自己点了首《同桌的你》。这首有些低沉沧桑的歌曲,在国敏的口中缓缓唱出,慢慢感染着在座的人,不久,大家都跟着国敏哼唱了起来。因为有他俩的带动,包厢里的气氛逐渐活跃起来。不久,子元老师、经元、雪舞、春莹等都上去唱自己拿手的歌。这些人中,雪舞的歌唱得最好,她声音干净、高亢,特别是一些音阶很高的曲调,她都能很自然地唱上去,就好像缓缓流动的山泉,当遇到巨石挡道时,它只微微一个拐弯,就绕了过去,继续着自己的缓缓流动。

我坐在椅子上,认真地欣赏着。其实我也想上去唱首歌的,可我发现大家的歌都唱得比我好。而且,我没有专门对着伴奏带唱过歌,我怕跟不上音响里的节奏。

“你怎么不过去唱首呀?”唱完歌的春莹走到了我的身旁。

“你们唱吧!有时候,听歌比唱歌更有味道!”我说。

“要不我帮你点首吧?”

 “不,真的不用。我不会客气的。你们个个唱得真好听,听着听着我就醉了。”我继续推辞着。

春莹想了下,说:“你会双人唱的歌吗?”

“双人唱?”我心里一动,“我会的不多!”

“那你会唱什么歌?”

我想了下,说:“我只会《心雨》,《片片枫叶情》,还有——《纤夫的爱》。不过我都唱得不好听!”

“没事!那我们就一起唱首《片片枫叶情》吧,可以吗?”

“哦,好!”我有些兴奋。

别人一听我们要双人合唱,就热烈地鼓起掌来,那“啪啪”的掌声震得我有些发慌。我看了下春莹,她的脸也有些红。

我大声朝他们喊道:“好了,掌声不要太热烈了。等下我们都听不到伴奏的声音了。”他们一听,这才停了下来。

可是,我发紧的心还是没能放松下来。我发现我的声音有些颤抖,音准也把握得不是很到位。一首原本十分温宛缠绵的歌曲,在我的口中竟变得十分沉闷乏力。虽然春莹唱得很好听,很深情,可每次轮到我唱时,老是唱不到调上。这首歌我听过多次,平时也有唱过,可唱得这么难听的还是头一次。我不禁有些恼怒,还没唱完,就把话筒放到了音箱旁边,回到了座位上。

“两个人唱得真投入呀!”红云笑道。

我的脸有些发烧:“我不是唱歌的料。这么好听的歌,被我糟蹋了!”

“不错呀,挺好听的。这样的歌,以后要多练练,多唱唱。”子元老师说着,呷一口酒。

我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也急忙拿起前面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稍微稳下有点复杂的心情。

“还有人要唱歌吗?”国敏看了一圈,见大家又默不作声了,就把音响的声音关了,然后回到了酒桌旁,“既然大家都不想唱了,那就继续喝酒、吃菜、聊天!”

大家又吃了些东西。

过了一会儿,春莹她们几个女教师说有事情,得早些回去。林坤也说家里有事。他们就都提前走出去了。

校长看女教师们都走了,就拿出了烟,点了起来:“春莹这女孩子,真的不错。阿辉,你怎么还不采取行动呀?”

“我……我也想呀!可是,我配不上她呀!我怕……”

没等我讲完,国敏就打断了我的话:“你怕什么呢?不要老看不起自己啊。你看,春莹今天就找你一个人唱情歌,说明什么?这个路人皆知的事情,你会不知道?”

“是呀!”经元一只手臂搭在椅子扶手上,“你是个男人呀,怎么能像个扭扭捏捏的小女人呢!只有主动去做了,你才会知道结果的,不然,你怎么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呢!感情这东西,讲不清楚的,有些夫妻,你会觉得是那样的不般配,可他们就成了夫妻了。这说明,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而且我们都觉得,你和春莹就是天生的一对。相信我们的眼睛吧。你只有付出行动了,才会得到回报的。你现在不要瞎猜疑,猜来猜去,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功了。”

我用双手托住额头,没有说话。

“我和你说过了,如果我现在没女朋友,我一定会去追春莹。春莹可是个好女孩呀!她这种女孩子,在现在这个社会,真的十分稀少了。常言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却认为,现在是‘易得无价宝,难得好女孩’呀!”经元看着我,说话的态度依旧是那样的恳切,“而现在,她后面的追求者暂时还没有,这种真空阶段,正是你入手的大好时机。等她身后有人了,你的难度就大大增加了!我就不明白,这么好的时机摆在你的面前,你怎么就按兵不动呢?赶快采取行动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咯!”

其他几个人都点头称是。

经元接着说:“林坤和艾雪,应该发展得差不多了。现在学校就剩下你一个光棍汉了。其实追一个女孩子,没那么复杂的,只要主动点,胆子大点,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或者不敢独自行动的,我、国敏、林坤都可以陪你,只要你有需要,我们随叫随到,任凭驱使!”

“你们都讲得很有道理,这些道理我也都懂。”我沉吟了下,“只是在这方面,我有些弱智,脑子老转不了弯,再加上胆子小,脸皮薄,我怕会成不了事。我发现,我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婴幼儿,有时候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我是一点谱都没有呢。”

“不需要想那么多的呀!下次找个空闲的时间,约她出去走走,看看电影,吃点东西,就这样简单。谈恋爱么,才不会像一些小说写得那么麻烦呢,那是一些作者为了吸引别人的眼球臆造出来的!等你经历过了,就明白了。”国敏说道。

“可是,我怕她会拒绝我呀。”我抓了抓脑袋,“要是被拒绝了,那就倒霉死了!”

“这个阿辉,看你平时碰到一些事情时都不怎么怵的,怎么在情感问题上这么胆小的呀!”国敏说,“拒绝就拒绝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拒绝了,也不一定就代表失败呀,第二次,第三次,你还可以继续邀请,继续追求的呀。条条大道通罗马,一条路上被堵了,你不会想其他的路?再说了,要是她不拒绝呢,这个你可想过?”

“任何事情,都必须有个第一次的。没有前面的艰辛,哪有后面的幸福呢。你要想,只要过了最前面这一关,你就有可能带个美女回家了。这可是极具诱惑的动力呀!”经元说着,举起满是饮料的酒杯,和我的碰了一下,“别怕,鼓起勇气,幸福就在你的脚下呢!”

“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千万别让别人抢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哦!”国敏又强调了下,“再过十多天,我们乡也要集市了,到时,你可以约她一起过来看一看,逛一逛,玩一玩。像这样的好机会,是一定不能浪费了的!”

我端着酒杯,一动不动地坐着。是呀,春莹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她就像一朵淡雅的百合,冰清玉洁,美而不艳。这样的人,正是我们一辈子都在苦苦追寻的最佳伴侣。若能得此佳人,夫复何求!而且,我发现,我的生活已经和她紧紧连在一起了,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她了。她的任何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对我来说,都是一幅美丽的画,一首动人的诗,一段深刻脑海的记忆。我无法想象,要是她被人抢走了,我会怎么样,这个能碾碎人心的结局,我能接受得了吗?当然,这些只是我的一厢之思,我不知道,这么些天的相处,我给她留下的印象是怎么样的。但有一点可以知道的,那就是,她应该不会厌恶我。或许真的像经元他们说的,是时候主动出击了。不然,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无法预测。只是,这件事千万不能太急,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寻找机会,寻找一个最佳的切入点。比如,五月份乡里的集市,真的可以好好利用利用。还有半个来月的时间,接下来得花点心思,得认真筹划筹划了。或许,我的美好的生活,就要从那时候开始了。想到此,我仰起了头,把酒杯里的酒一咕噜喝了下去……


  
上一章:三 9
下一章:四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三 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