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三 8
发表时间:2016-10-19 点击数:146次 字数:

8

第二天,我带着这两本书,悻悻地来到了学校,春莹应该还没来,我就把书连同那个精美的袋子,平整地放在她的桌子中间。看着春莹那个空空的位置,我的精神有些恍惚。我不知道接下来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能既不露声色,又能悄然达到目的。我不敢贸然约她出去,要是她直接拒绝了,那怎么办?要是那样,除了我那本就不够坚强的心倍受打击外,同事之间的感情也会受到影响。以前,我不想让国敏他们开我们之间的玩笑,也就是这个原因。太多的因素决定着我在这个情感问题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失败了,我可能会丧失了以后追求女孩子的一切勇气和希望。

不知不觉的,我就想起了以前读师范时发生的一件事。那时我是读师范三年级。因为再过些时日就要毕业,班里的好多同学已无心学习了。在他们看来,此时的成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如何满足自己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让生活过得既“有意义”又不同凡响。所以,他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吃喝玩乐上,花在了呼朋引伴上,只有我们家境不好的少数几个同学例外。恰在这一年,学校在师范一年级招收了两个美术班。这两个班里,都是清一色的女生,她们多才多艺,活泼好动,开朗大方;而且,她们个个身材高挑,面容俊俏,宛如刚出水的芙蓉,谁见到她们都要赞叹几声。于是,一些三年级的大哥哥们就时不时地跑到美术班的妹妹群里转悠着。不多久,大家就混得很熟了。由于经常一起活动,连我这个内向得都不想露脸的穷酸小子,也和她们熟识了。转眼到了最后一个学期,离真正的毕业只有个把来月了,这时,大家的关系更密切了,许多人都约了美术班的学妹去逛街,看电影,吃饭,他们俨然成了一对对的小情侣。

一天,我在琴房里独自练琴。正当我练得很投入的时候,我们寝室的副寝室长小林悄悄地来到了琴房门口。

“小林,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选修美术的么?怎么来琴房了?”我有些诧异。

“都快毕业了,你还练什么琴呀!看看别的同学,都跑出去潇洒了。”说着,小林走到了我的身旁。

“我……我还是觉得弹琴有意思!”其实,快毕业了,我也真没心思花在练琴上,只是大多同学都去玩了,而我呢,囊中羞涩,没法和他们同行。如果独自一人呆在寝室里,让人看见了,会说我抠门、小气、不合群的。思来想去,我只能躲在琴房里。这个小天地,可以让我屏蔽外界的诱惑,远离外面的喧闹,更重要的是不用见到有些带颜色的目光了。

“你呀,就是学习太拼命了。平时是这样,快毕业了,还是这样。”小林说着,俯下身子,把嘴巴凑到我的耳边,略带神秘地说,“告诉你个好消息,美术班的青青好像看上你了。”我刚想说“别开玩笑了”,小林继续说道:“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她多次提到了你,还夸你外形高大,学习认真呢。她呀,准是看上你了,你还弹什么琴呀,赶快去谈恋爱吧!”

“怎么可能!青青怎么会看上我呢?你们别瞎起哄了!”青青这个女孩我还比较熟悉的,一米六左右的个儿,瓜子脸,大眼睛,长头发,就很像电视中的古典美女,听说爸爸还是县城里一个什么局的干部。她看上我?得了吧,我才没这个幻想呢!

“真的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很少夸别人,唯独多次提到了你。”

我很疑惑地看这小林。

“啧啧,这样花一般的美女啊!啧啧!阿辉,你别用怀疑的眼神看我呀,我怎么会骗你呢?你想想,她见到你的时候是不是很热情呀!她跟你讲话是不是特温柔呀!”

我回想一下,好像有这么回事。

“是就得了。接下来,你得主动地和她接触下了。当然,并不是叫你娶她做老婆,只是稍微处处,丰富下人生经历。如果有发展前途呢,那就续相处,发展成恋人;反之,就当玩玩。我知道你生活简朴,平时不舍得花钱。这个不需要花多少钱的,最多也就逛逛街,或者买点东西吗!你觉得呢?”

我的心不禁动了,如果真的和这样的女孩子走在一块了,那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呀!可仔细想象,又觉得完全不可能。这就是天方夜谈呀!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童话故事中流传的,现实中,哪个漂亮的富家女孩子愿意和一个毫不起眼的穷小子交往呀!

“怎么可能呢?”我喃喃道。

“你怎么还不信呢?我怎么会拿这样的事来骗你呀?不但我感觉到了,一起玩的其他同学也感觉到了。大家都说青青对你有意思呢!人呀,不能过得太平淡,怎么说也要让死水一样的生活起点波浪呀。现在,波浪来了,你就忍心让它退到大海里去?”

“这个……”我还有些担心。

“别这个那个了,这样吧,你写封信,晚上我送过去给她。如果她有回信,就说明事情成功了一半了,那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生活情景,就离你不远了。到那时,你们就好好发展吧。当然,接下去的一段时间,你要是还有什么疑虑的话,那就继续写信交流。我始终是你们忠诚的信使。怎么样?这些在影视里出现的情景,有可能在你身上演绎了哦,你可能想都没想过吧!你今天在琴房里好好想想,这样的机会别浪费了。想好了,再斟酌斟酌,信该怎么写,才更能彻底虏获女孩子的芳心。如果信写好了,晚上我就送过去给她。”说完,小林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出了琴房。

难道真是上天对我特别眷顾,让这么高贵漂亮的女孩看上我?小林是我比较要好的同学,他应该不会欺骗我。干脆,就写封信让他带给青青吧,只是一封信而已。退一步来说,如果青青没这个意思,最多也只是把信扔了,对我对她都没什么伤害。再说了,别的同学都能活得这般潇洒,这般舒坦,我就不能潇洒一回?想到此,我就没了那么多的顾虑了。我在琴房里走了几步,思考了一下,就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青青同学,你好!听说你的素描画得很好,我很想拜你为师。你有兴趣收我这个徒弟吗?——景仰你的学长~阿辉!”我来到寝室,拿来一张彩色纸,把它做成信封,再把这封信塞了进去。在“信封”中间,我用彩色笔写了六个大字——青青同学亲启。当天晚上,我让小林送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我又在琴房练琴的时候,小林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我的旁边。他神秘兮兮地把一张折叠成方形的纸条拿了出来,在我前面摇了摇,说:“看,这是什么?”

“青青的信?”我的心顿时像着火了一样滚烫起来。

“我说过了,青青对你有好感的,现在相信了吧。看看回信写什么?”说完,小林把纸递给我。

我立即接过纸,把它打开,只见上面写着:“阿辉同学,我的徒弟已经很多了,但多收你一个也没关系。只是你平时得刻苦练习,不能坏了我的名声哟!……学妹青青付上!”

纸上的字十分清秀,字的下面还用速写的方式画着个拿着画板的女孩子。整张纸,显得既雅致,又俏皮,其中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我拿着纸,不禁入了神。

“现在是郎有情,妾有意,看来真的有戏了。怎么样,接下去,你们两个是想自由发展呢,还是继续鸿雁传书呀?”

“什么什么呀!谁知道她心里怎么想呢?”我拉着小林的手,说,“要不,你继续当我们的信使吧,行不?”

“行!我很乐意当鹊桥,做信使。要是以后你们牵手成功了,别忘记我的好就可以了。”

我笑了笑,把纸重新折好,小心地放进兜里。

此后几天,我和青青互相通了好几次信。信的字数都不多,都仅寥寥数十字,除了交流一些学习心得,我们还讲了各自知道的学校内外的趣闻轶事,有时还会互相友好地问候一下,而青青也总会在纸的下面画了些图画。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琴房里已无心练琴了,满心的期待让我有种猫爪挠心般的躁动。而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看到小林拿着纸,笑嘻嘻地向我走来。把纸交给我时,他都不忘打趣一番。打开折叠的纸张,看到那清秀的字迹时,我又是那样的甜蜜。拿着信,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默读着,回味着,我好像在欣赏世界上最精彩的艺术品,眼睛舍不得离开一下子。

如此过了十来天,我认为我们之间十分隐蔽的事情,竟然让整个寝室的同学都知道了。他们都开起了我们的玩笑,虽然我一再强调到我们是校友之间的普通交往,可他们就是不相信。我分辩得越多,他们开玩笑的热情就越高。最后,我干脆选择了沉默。

有一次,是青青寝室的一个同学生日,作为关系密切的我们寝室,由小林带两三个人过去庆贺(我不在其中)。庆贺活动中,有人又开了我和青青的玩笑。听小林回来说,当时,青青脸色铁青,满脸愠色,还跑了出去,弄得大家十分的尴尬。活动快结束时,青青走进来,把小林拉到了门外,跟小林讲了许多话。小林回来后,颇有些难过地对我说,青青叫我以后别再写信给她了,她说一些异想天开的事就不要做了。然后小林又跟整个寝室的同学说,大家以后别再开阿辉和青青的玩笑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其实,这样的结局我早就想到了,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和青青怎样发展,我对自己的斤两轻重太了解了。如果没有小林的极力怂恿和牵线搭桥,我才不会对青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呢!可是,小林的这番话,对我的打击是非常大的,这让我特别的难堪,我成了别人眼中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成了被人看不起的、没人看得上的“可怜虫”,更成了一个只能孤芳自赏、却会自作多情的糊涂蛋。当然,我相信,相处三年的同寝室同学是不会当面嘲笑我的,但背后,谁知道呀!何况,还有青青同寝室的同学呢!说不定还有其他的人也知道了呢!我仿佛看到了许多鄙夷的目光,听到了无数不堪入耳的话语。我的身后,似乎有好多的人在指指点点着,那从脊梁骨一直冲到后脑勺的寒冷让我浑身发颤。

我离开了寝室,有气无力地来到了琴房。我仿佛是个没有生命的行尸走肉,灵魂已经离开了我枯槁的身躯。其实,失去了青青,对我来说打击没有多大,因为我的期望值本就不高。可这件事,让我在大家面前倒足了霉,丢透了脸了,就好像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在走路一样,这种丑态毕露的感觉让我无地自容。我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多余的人,世界上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哪怕平时看起来和我关系挺好的女孩子,原来也是这么的看不起我!我现在的心里不是伤心,而是悲叹——叹我自己的愚昧和可怜,我怎么能做“癞蛤蟆吃天鹅肉”这样的让人耻笑的事呢!

这件事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成了我的辛酸回忆。每当想起,我都会自嘲一番,嘲笑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而让无知蒙蔽了双眼。这件事也时时提醒着我——人对自己必须有个立体的了解,要面对现实,不要做“异想天开的事”,否则,你会被现实深深地伤害甚至抛弃。当然,通过这件事,我也明白了——女人是很难捉摸的,她们就像是深不可测的潭水,表面虽然风平浪静,实则里面暗波汹涌。千万不要被她们的表象所误导,否则,你将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往事,再加上我难以启齿的家境,我不敢在春莹面前表现出过分的热情,更不敢向她表明心迹。我怕春莹像青青一样令人捉摸不透——表面上对你十分热情,实际上对你毫无好感。我更怕那刺痛人心的历史会重新出现,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已经没有资本再经受打击了。况且,如今的春莹,在我的心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她所造成的伤害程度绝非青青可比的。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找些不露痕迹的机会,让她慢慢感受到我对她的感情,再让她慢慢做出选择了。

突然,校门口的车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春莹她们到校了。

我看了下春莹桌上的纸袋,慢慢地坐在了位置上。

“阿辉,你早呀!”雪舞的声音十分的甜美。

“你们也早呀!”我向她们打了声招呼。

“咦,这是什么?”春莹看到了桌子上的袋子。

我没有吱声。

春莹狐疑地打开了袋子。

“哇,阿辉,你把书带来了呀!” 春莹高声说道。

“以前老记不住。昨天我写了张纸条贴在床边,今天终于记住了。”我尽力使自己原本起伏的心平静下来。

“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呀。刚好一个朋友过来玩,就没时间去拿书了,害你白跑了一趟。”春莹说着,把袋子整理好,放进了抽屉。

“没事,我只是顺路。”我说。

“太谢谢你了。有了这两本书,我就要鼓起勇气,努力拼搏,争取在自考中取得佳绩,不让这两本书的主人失望!”

“那我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时时监督着你,看你有没有偷懒。”雪舞笑道。

“好的,希望你们都能监督我。我要像阿辉一样,争取一次通过。”

看着春莹开心的样子,我有点不是滋味。我的脑中忽然钻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昨天她不会骗我吧?难道压根就没朋友过来,只是听到我叫她出去时,她临时编的借口?难道她和那个青青一样,心里根本看不起我,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应该不会吧!

我又看了下春莹。唉,女孩子的心,海底的针,太难琢磨了!


  
上一章:三 7
下一章:三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三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