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三 4
发表时间:2016-10-19 点击数:62次 字数:

                                  4

我们乡要举行学生文艺展示活动,每个完小至少要上报两个参演节目。复成校长说,让子元老师辅导一个高年级学生的合唱团吧,另一个节目由我负责。我思考了下,就准备组织几个学生讲相声。我想下午放学后,到球山镇街上去买几个相声或小品的碟片。

由于上次去太姥山旅游回来时,我的心情不是很痛快,这几天,我故意和春莹之间保持着一段隐性的距离。比如,没什么必要,就不主动找她聊天;有她在的场合,我都不苟言笑;她要是问我什么问题,我都简单明了地回答,从不多说话。她似乎有些疑惑,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下午放学后,我整理好了教科书和备课本,刚想往外面走,春莹走了进来,问:“阿辉,听说你等下要去镇上买东西?”

我“嗯”了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吧,球山的街道我最熟了,哪里有卖什么我十分的清楚。”春莹快速走到办公桌前,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拿起小包包就往外走。

我有点意外:“你平时不是和雪舞一起走的吗?今天不等雪舞了?”

“今天先不等了,她还有几个学生要辅导。再说,我也想去街上买点东西,我们一起走吧。”

到了楼下,春莹推来了自行车,慢慢向校门口走去。我小跑了过去,推来自行车,刚想跨上去,国敏就在走廊上喊了起来:“你们两个现在就回去了?”

“不是,我想去球山街上买这次表演活动的材料。”我回答道。

“是么?春莹怎么也这么早就走了,今天不改作业了呀?”国敏继续问道。

“我也去买点东西。”说完,春莹就骑上了自行车。

这时,红云从教室走了出来,看到了我们,哈哈一笑:“国敏真多事,他们想干嘛,需要向你汇报吗?快走吧!哈哈!”

我一听,有些发窘,她的话外之音太清楚了。我看春莹已经骑出校门了,也就跨上车骑了出去。

此时,正是马路上一天中行人最多的时刻,买菜的,闲逛的,急匆匆回家的,聚在路上聊天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的表情,在路上留下了自己与众不同的身影。

我怀着心事,一边观察着路上的行人,一边小心地骑着车。

到了云川新村旁的公路上,春莹转头看了下我,下巴动了动,似乎想说话。突然,一辆汽车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从我们身变急速驶过,好多的尘土在车轮下滚滚翻飞,又顺着风向向我们喷涌而来。我们赶紧侧过头,用左手紧紧捂住了嘴巴。

那辆车绝尘而去后,春莹稍微放慢了速度,又回头看了下我,像溪水一样纯净剔透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的疑问和不解,仿佛在说:“你怎么了?干嘛还这么不高兴呢?”其实,和她眼神交接的刹那,我的心就暖洋洋地软化了,但我不知道怎么了,硬是装作目无表情的样子,看了她一眼,又把眼睛看向了别处。她的目光闪了一下,转过头,加快了车速。

我跟着春莹不紧不慢地骑着。

不久,我们来到球山广场附近的山华路。这条路上的好多店都是卖影像装备的。虽然这里不像人民路那么繁华,但路面宽敞,街道也相对干净些。街道两边的房子,样式相近,装修相仿,给人一种特别宁静舒适的感觉。

到了一家店前面,春莹下了车,说:“这家店我买过多次,东西好像都是原装的,价格也不贵,要不要看下?”

我“哦”了一声,停好车,跟了进去。

我们在货架上找了几个相声小品类的碟片,问了下价格,就把东西买来了。

“谢谢你呀,这么快就买到了想要的东西!”出了店门,我对春莹轻声说道。

“谢什么呀,小事情,只要别恨我就可以了。”说完,春莹走了出去。

听到后面那几个字,我稍稍愣了下。我对这几天的所言所行有些后悔,她似乎知道我心里的一些想法了。唉,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有时为什么会这么敏感呢,而且敏感得有些变态?我有这么做的必要吗?唉……

我们推着车,在街上慢慢走着。街口有一家点心店,店里的一些熟食香味迎面飘来。

“肚子饿了吧?”春莹说,“我请你吃点心吧,这家店的点心挺好吃的,生意很不错。”

“我不饿!”话刚出口,我忽然觉得不对,又改口说:“你今天帮我买东西了,怎么能让你破费呢,我请你吃吧!

“说了我请就我请了,你真要请就下次吧。快点进去,看看想吃什么。”春莹停好车,把我拉了进去。

我看了下价目表,最便宜的是两块半一碗的馄饨,就说:“那来碗馄饨吧。”

春莹抿嘴笑了下,走到老板那里,说了几句话,然后过来说:“坐下休息一会儿,得等几分钟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春莹,这次让我请客吧,我……”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话:“怎么啦,说我招待不周是吧!看你平时做事情挺干脆的,今天怎么婆婆妈妈了。说了有机会的话,下次让你请了。”

我只好不再说了。

春莹到一个筷子架上取了两双棕色的筷子,递了一双给我。我刚想说桌上有一次性筷子,春莹说:“一次性筷子不是很干净,我听人说,上面雪白雪白的,都是用化学原料做出来的,吃了影响健康。还是这种反复清洗的筷子好,至少没听过什么问题。”

我又“哦”了一声,接过了筷子。

不久,老板端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我刚想用筷子夹,突然发现不对,怎么馄饨里出现了好多牛肉!我刚才没点呀!我连忙看了下价目表,牛肉馄饨在最上面——七元。

“春莹,这个老板端错了,我只是单点馄饨,不是点牛肉馄饨。”我刚想喊老板过来,春莹马上制止了:“是我叫老板烧牛肉馄饨的。怎么,你不喜欢吃?”

“不是,我……”我有点手足无措了。

“喜欢吃就行了,这里的牛肉馄饨很好吃的。快点趁热吃吧。”说完她夹起了一块馄饨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可能有些烫,在咀嚼的同时,她用手掌像扇子一样在嘴巴旁轻轻扇动几下。

我有些感动,也夹起了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混着牛肉的馄饨确实很美味。我平时很少吃过牛肉,而这牛肉和馄饨混在一起更是没吃过,牛肉香而不韧,馄饨鲜而不腻,虽然过去十多年了,但那种鲜香的味道至今还在我脑海中萦绕着,以后虽然多次吃过这种东西,但那种感觉,那种味道,就再也寻找不到了。

我边吃边看着春莹,她吃东西时也是这样的楚楚动人——细嚼慢咽,有条不紊,偶尔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擦了下额头和嘴角,又继续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我把整碗东西甚至连汤都喝光了,站了起来,喊道:“老板,多少钱算下。”

春莹笑着拉了拉我的衣角,说:“算什么算呀,我知道你会抢着付钱,刚才去点的时候已经把钱付过了。我还没吃完呢,你坐下等我吃完可以不?”

我只能坐了下来。

春莹又吃了几口,然后把筷子轻轻放在碗上面,笑着说:“久等了,先生。现在可以走了!”说着,拿起包包轻轻站了起来。

“对了,你想买什么东西?”我想起了她出发前说的话。

“哦,算了,下次再买吧。”春莹跨上车,说,“天快黑了,你自己绕山华路直接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我走这边回家近点。拜拜!”说完,向我挥挥手,朝老街方向骑去了。

啊!……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傻傻地站在那里……


  
上一章:三 3
下一章:三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三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