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三 3
发表时间:2016-10-19 点击数:89次 字数:

                               3

太姥山是浙闽边界的旅游胜地,地处宁德福鼎市,离我们这里不太远,它峰神水秀、石怪洞奇,是许多人向往的地方。读中师的时候我们班集体去过一次,记得每个人回来后都赞不绝口,回味无穷。参加工作后,我也经常在同事面前讲起太姥山的奇景妙境,说到奇妙之处更是添油加醋,引得大家神往不已。

周一中午吃饭时,我又讲到了太姥山的神奇景色。其实太姥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山中的洞,那山洞确实神奇,一个连着一个,环环相扣,别有洞天。有些洞弯弯曲曲,从山麓通向山腹,走了个把小时都走不完;有的洞“水陆”交错,洞中多条小溪流经而过,有时前面明明已经没路了,可在小溪的旁边,却有一条被许多小石块遮盖住的小径冒了出来。有的洞宽大,有的洞窄小,有的洞奇,有的洞险,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当我略带夸张地讲了这些奇洞之后,红云眯起了她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笑吟吟地对校长说:“校长,要不,你就组织我们全校老师去太姥山玩一次吧。俗话说,做事得要‘劳逸结合’,看在我们平时这么辛苦的份上,你带我们去外面玩次,算是对我们辛苦劳动的奖励,也当是我们以后更加勤奋、更加努力工作的动力。校长,你觉得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大家都眼巴巴地望着校长。灵复校长看了大家一眼,轻轻咳嗽了一下,没有回答。

经元说:“其实太姥山离我们这里不远,我想经费应该不贵,学校可以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看看其他的一些大学校,经常这里参观,那里访问,这里培训,那里学习,而我们这样的小学校,老师多年都难得出去一次。我赞成红云的意见,让大家出去走走,放松下心情,增加些见识,校长,你说呢?”

校长巴了一口饭,对子元老师说:“子元,你前段时间去过福鼎,那里又有亲戚在,你去了解下,看全校九个人,去太姥山玩两天,大概需要多少钱?”

子元老师放下了碗,用手抹了下嘴巴:“不用问了,总共的花销我们可以估计的。这里到福鼎,一个人路费是十三元,福鼎到太姥山路费是十二元,太姥山门票一人30元,如果第一天晚上不住在山上,福鼎城区的旅馆一般是一人十元左右,山上如果住一夜,旅馆费大概二十到三十元。至于伙食么,福鼎那里的饮食消费比我们这里便宜,九个人一桌,一般几十元就可以了。这样一算,总经费一千五百元左右,满打满算,最多不会超过两千元。”不愧是学校的老会计,老总务主任,一下子就把全部开销算出来了。

“哦!”校长沉吟了一会儿,“那行,既然大家这么想去,我们就去玩一次。这个周六大家有没有事?如果都没事的话,就本周走好了。”

我们一听,高兴极了。这算是近几年来本校最大型的活动了。我们这些农村的偏远学校,有时真像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想要得到些与城市大学校一样的外出学习培训机会,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只能“独立自主”地创造这样的机会了。

下午上课时,我们都有些心神不属的,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缓慢。大家的心,早就飞到了被我夸得神乎其神的太姥山了。

星期五下午放学后,我们等学生走的差不多了,就按照事先的约定,各自带着准备好的东西,沿着校门前的小马路走向通往县城的车路,集合后再一起上车。在车上,大家说起了自己对此次活动的期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连子元老师这样老成的人,都说昨天晚上没睡好,早上天都没亮就起来了。

到了县城,我们又换了一辆去福鼎的客车。到了福鼎,已经快六点了,太阳已经下山,暮色从四周慢慢升腾起来,并逐步向空中侵蚀。

子元老师带着我们来到他熟悉的一家旅馆,讲好价格后,大家就入住进去。

我和国敏登记了一个房间。虽然路途不远,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还是让人感到有些疲惫,特别是快到福鼎时,那里的山路弯弯曲曲,凹凸不平,车子偶尔还会不安分地跳跃几下。我的双手紧紧抓住座位的靠背,到现在还有些酸痛。

我一放下行李,就一骨碌扑到了床上。出来旅游也是件耗体力的事情。

国敏仔细地把自己那张床的床单整理了下,然后斜躺在折叠起来的被子上,两只脚交叉着搁在床沿边。。

“这次出来想玩出点收获没?”国敏问我。

“什么收获?”我没听懂他的意思。

“好几个女教师陪你出来了,你就没动什么心思?”

我翻过了身:“还能动什么心思呀?”

“笨!约个人出去逛逛呀!”

我想了下,说:“还是算了吧!”

“怎么?不敢?”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机会出现了,可要自己付出行动的呀!我觉得这次的机会挺好的。”

“是么!”我站了起来,打开床前的电视机。

“如果我是你,这一两天我肯定会花点心思,做点文章的。”

“哦!”我答道。

“能把握机会的才是聪明人。聪明的,你可要好好想想哦!”说着,国敏闭上了眼睛,“昨天睡得不是很踏实,现在有点困。”

我继续看着电视。可是,电视里做什么节目,我都没看明白。我发现,自己走神了,原本空明的脑子,忽然变得沉甸甸了。

“集合了,吃饭了!”子元老师的声音在房门口响了起来。

“来了。”我们都坐了起来。

子元老师带着我们来到了离旅馆几步之遥的一家排挡店。

“这里的菜我以前吃过,比我们那里的便宜多了,可谓是物美价廉呀!”子元老师是个“老福鼎”了,这个地方,他来过好多次。

大家坐定之后,校长开了一瓶啤酒,说:“既然出来玩了,就要玩得痛快点。以前有些老师在我们的聚会上不想喝酒,我都不勉强,因为我怕或多或少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今天我们是出来旅游的,明天后天都没工作,所以,我不希望再听到哪个人说不想喝或不会喝了。如果大家喜欢这次的活动,那么我们就先干一杯。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再出去走走。如果谁不喝酒,那就说明你不喜欢此次的活动,那我就无话可说了。”说完,开始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酒。我、经元和国敏连声附和,拿起酒瓶帮忙开酒。

雪舞一看到校长来了,马上用手盖在杯子上:“校长,我真的不会喝呀。”

校长拿着酒瓶,严肃地说:“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们这次的活动喽!”

“我……”雪舞怔在了那里。

春莹给雪舞使了个眼色,说道:“校长,我们是真的不会喝酒。这次校长带我们出去旅游,我们很高兴,也很兴奋。既然校长都这么说了,我们晚上就拼了。这样吧,我们三个女教师的酒,我们自己加。酒肯定会喝,但喝得少点,怎么样?”

子元老师说:“那好吧,但不能加得太少呀!”

雪舞一听,马上从校长手里抢过了酒瓶,往杯子里倒了一点点。啤酒勉强地盖住了杯底。

“你喝得也太少了,喝这点还不如不喝呢!”林坤看到了,十分的不满意。

校长拿过酒瓶,问大家道:“你们说,雪舞倒这样一点点,行不行?”

“不行!”国敏喊了起来,“这样一点喝什么呀,最少半杯,我就不相信,半杯酒就能把你们喝倒了。”

子元老师站起来看了下:“说说可以喝少点,但雪舞你倒得也太少了,杯底都露出来了。这样吧,男老师每次喝满杯,女老师喝三分之一。如果等下哪个女老师实在喝不下的,可以叫男老师代喝,大家觉得怎么样?”

男老师都表示赞同,春莹她们也就没再说什么。

校长就继续给雪舞加酒,直至三分之一左右才罢。

一圈加完,校长举起酒杯:“来,为了这次的活动,干杯!”除了春莹和雪舞慢慢喝之外,大家都一饮而尽。

“这次的活动是红云提议的,我建议每人敬红云一杯。”说着,我端起加满了酒的酒杯,朝红云走去。

红云往杯里加了些酒,说:“你想找我喝酒没关系,但不要把大家拉过来呀,虽然我不会喝酒,但我知道舍命陪君子。”说完和我碰了下杯子,“咕嘟”一声把酒喝光了。我一惊,一个女老师喝酒这么淡定,看来酒量不错。

喝了一会儿,春莹、雪舞和红云站了起来,说:“我们吃饱喝足了,要先回去休息了。”

“不行,不能提早退场的。”林坤也站了起来,“如果谁要提早离席,必须要先喝完满满一杯酒,否则不能走。这是酒桌上的规矩。”

“我们可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规矩。这个所谓的规矩是你定的吧?”红云似乎不服气。

“我有这样的能耐吗?”林坤指着我们几个男老师,“不信你问他们。”

“这个时候,你们的话都不能让人相信。”红云加了大半杯的酒,“算了,不就一杯酒么?”说完仰头把酒喝光了。

校长悄悄地对子元老师说:“这个红云,酒量不错呀。”

子元老师直点头:“嗯,酒量不错,做事也爽快。”

此时,春莹和雪舞都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国敏帮她们每人加了半杯多的酒,说:“酒桌的规矩不能破的。我们也不强迫你们喝满杯,每个人只有半杯酒,你们喝完就可以走了。”

春莹苦笑着:“今天我们已经喝了好几杯了,真的喝不下了,你们放过我们行吗?”

“国敏说得对,规矩是不能随便破的,酒必须得喝。”子元老师笑道,“如果你们实在喝不下,就随便叫个人来代喝吧,比如阿辉呀,林坤呀,经元呀,如果他们愿意,就当是你们喝了。”

春莹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又向我看了一眼,低下了头。

我站了起来:“算了,不要为难她们了,我来代喝吧。”说完,端起春莹的酒杯一饮而尽。

雪舞喊了起来:“阿辉,也帮我喝了吧,求求你了。”

我笑了笑,也把她的喝了。

“谢谢你了。”雪舞向我甜甜地一笑,挽着春莹的手和红云一起走了。

校长看着她们的背影,说:“阿辉,林坤,这次出游可是你们追求她们的大好机会。平常我们说要创造机会,现在机会都自觉地走到你们你们面前了。错过了这一次,以后的难度系数就大多了。”

经元端起了酒杯,和我的碰了下:“晚上就约她们出来逛逛,没准就玉成好事了呢!抓紧时间,机会难得!”

我和林坤都没做声。其实我现在的心里也有这方面的想法,但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晚上还是算了,明天还有时间呢,何必急于一时呀!万一太过着急了弄巧成拙,岂不贻笑大方。

星期六早上,我们找到一辆直接开到太姥山腰的客车。这辆车的年龄似乎很大了,从外到里脏兮兮的,车一发动,就开始颠簸跳跃,也不知道是路不平呢还是车本来就不稳。车很小,我们九个人一进去,就没有多余的位置了。

由于我有点晕车,不敢坐在太靠后的位置,我看坐第二排的春莹旁边有张小凳子,就坐了上去。一路上,车窗里的玻璃就“哐啷哐啷”地响个不停,好像一不小心就会从窗户上掉下来摔个粉碎。

车逐渐驶离了城区,进入了人烟稀少的山区地带。这里群山起伏,公路盘旋在悬崖之上,远远看去,好像一条黄色弯曲的带子,缠绕在苍翠的山脉之中。透过窗户,还可以看到山间连绵不绝的绿色梯田,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偶有水牛在梯田边低头吃草,那专心致志的样子,就仿佛庭院之中的学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身边草”。

这时,司机打开了车上的音乐盒开关,车上就响起了悦耳的音乐。我不喜欢坐这种破旧窄小的车子,车中空气不够流畅,到处是让人作呕的汽油味。我真想打开车门跳下去,去呼吸下外面清新的空气。听到这些轻缓动人的音乐后,我那浮躁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几曲过后,一首前几年十分火爆的《纤夫的爱》飘了出来。坐在我身后的子元老师轻轻地和着曲调哼了起来。子元老师是我们乡老一代教师中的人才,弹琴、唱歌、绘画、书法样样精通,他的书法作品还曾在县里得过大奖呢。哼着哼着,他又唱了起来,当唱到“哥哥你坐船头,妹妹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时,他故意伸手把我往春莹的位置上一推,我们的肩膀快速地碰了一下,脸蛋几乎要贴在了一起。子元老师“呵呵”笑了起来,又继续唱着这首歌。春莹也发现了子元老师的心思了,她看了我一下,脸瞬间红了起来。

我刚坐正身子,忽然,车来了个近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由于事出突然,我来不及做任何的动作,只能条件反射般地让双脚用力地踩住车底,以控制自己的位置。可底下的小凳子根本不听使唤,迅速地往春莹那边冲去,我整个人也扑在了她的腿上。大家看到了我尴尬的样子,顿时哈哈笑了起来。

我有些难堪地笑了笑,对着春莹说:“不好意思,想不到弯度这么大,没做好准备。”

春莹小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我摇了摇头。

我把小凳子往外移了些,怕等下又撞到了春莹。

车经过了两个来小时的爬行,终于驶上了太姥山。毕竟是旅游胜地,这里的路比刚才的宽,也直多了。再行驶了二十来分钟,车停在了一家大酒店的前面。这家酒店相当豪华,前面假山高耸,喷泉斜飞。店门口那几个高大的鎏金店名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刺得我们都不敢正眼观看。

子元老师走了过来,说:“这家酒店太贵了,我们就住旁边的旅店,住的、吃的便宜多了。”说完就带我们走了过去。

我们登记好了住处,看看表,中午将至,于是就在旅店里吃了个午饭。

饭后,经元去买了门票,我就以导游的身份带他们走进了大门。

我们沿着石板砌成的大路拾级而上,观看了路边的古木、奇石,过了一线天后,游寺庙,看庵堂,又登上了宛如龟背的大石头,欣赏四周不同形状的山峰。后又爬过了通天梯。如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觉间黄昏已至,四周树木林立,山雾缭绕,虫叫鸟鸣,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

校长看了看天,说:“今天就先玩到这里吧。明天早上再玩半天,看看阿辉说的那些洞,到底怎样的神奇。明天下午打道回府。”

我知道这里有条小路直通出口,只是路不大好走,就问大家要不要走这条路。经元说:“就走这条小路吧,大家的肚子肯定都饿了,走大路要一个来小时,太远了。”等大家都同意后,我就在前面开路了。

这条路确实不好走,前面有好多的枯枝、树干挡住了去路,我们得不断地用小棍子把这些枝干拨开。

走了一会儿,一个一米多高的垂直土坡拦在了前面。

“要过这个小坡?”经元问我。

“是。”我答道,“只要注意下方法,这里是可以上去的。”

经元走近看了下,往后退几步,再快速往前跑了过去,左脚在一块凸出的石头上轻轻一点,右脚就跨了上去。他看着我们说:“不难,这里有块凸出的石头,你们看准跳上来就可以了。”

这个方法我知道,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上去的。

我按照经元说的跳了上去。接着林坤、国敏、校长、子元老师也依次跳了上来。

现在轮到红云了。她大概是太紧张了,在跳的时候,由于力度和脚步的范围都没控制好,结果脚踩在了碎石上,整个人滑了下去。她站起来,哭丧着脸:“你们怎么这么好跳呀,我们女生好像上不去呀。”

春莹和雪舞看到红云的尴尬样子,顿时花容失色,呆在原地如木鸡一般,动都不敢动了。

国敏拍拍我的肩膀:“阿辉,你过去,来个‘英雄救美’!”

我踌躇了一下,就走到了坡旁边,伸出手说:“你们跑过来,我拉你们。”

雪舞她们还有些犹豫。

我喊道:“你跑得快点,然后用力往上跳,我们都在这里,不用怕。”

“那你得抓住我们呀,别让我们掉下来哦!”雪舞似乎还有些害怕。

国敏笑着说:“放心,阿辉的臂膀强劲有力,会把你们照顾好的。快点过来,再不过来我们要走了呀。”

雪舞咬了咬牙,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跑了过来,左脚往上一跨,结果又踩到了碎石上。我忙伸出手把她一拉,总算拉住了,她借着我的拉力,右脚往那块凸出的石头上一点,人就跳了上来。

紧接着,春莹也跑了过来,我怕她也会滑下去,用力把她的双手一拉,她就顺势跳了上来。不久,红云也以相同的方法上来了。

国敏说:“阿辉,你带大家走这条路有没有什么私人目的啊,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英雄救美’这出戏了呀?”

红云马上喊道:“我不美,所以,阿辉的这个计划肯定跟没有关系。”

“哦,阿辉,那你安排这个计划,是想救谁来着?”国敏继续问道。

校长他们都笑了起来。

子元老师也打趣着:“看来阿辉晚上得请客呀!”

我听了,尴尬地笑了下。我瞥了春莹一下,只见她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刚才跳得太用力了,还是被他们的话给惹的。她和雪舞正侧着头,看着旁边的景色。

晚饭后,经元来到了我的房间:“阿辉,晚上我们几个年轻人去旅店周边逛一下吧?”

 “好呀,什么时候走?”

“就现在吧!其他人我去叫下。你和国敏稍微准备下,然后在旅店门口等我们。”

“好。”我应道。

我打开袋子的拉链,拿出了上次去春游时穿的西装,穿了起来。

“以后要追女孩子的话,得多穿这样漂亮的有特色的衣服。你看,这样的衣服一穿,都可以参加选美大赛了。年轻人吗,要稍微在穿着上做些文章,花点心思的。”国敏在我的身边指点着。

我来个立正敬礼的姿势:“YES SIR!”

“佛靠金装,人靠衣妆。你看,这么漂亮的衣服一穿,再加上这么高的块头,啧啧,我要是女孩子呀,肯定会往你怀里躺去的。”

“可惜你不是女孩子哦!”我说。

“女孩子?一起来的不就有好几个呀?你想要哪一个?我去说。”

“下楼了!楼下的人都等着了,还在这里捉弄我!”我拉着他往楼下走去。

在旅店的门口,我们等了一会儿,除了子元老师和校长,其他的人都过来了。

经元说:“阿辉,你以前来过,晚上就你带路吧,看这里有什么可以逛的地方没?”

我想了下,说:“上次过来已经好几年了,有些地方变了很多。要不,我们就沿着公路稍微走一下吧。”

经元表示同意,其他人也没异议。

我们就沿着宽敞的公路往下走去。

夜空中,一轮好像穿着蓑衣的月儿在云层中慢慢滑行着,不时有几片黑色的云朵从旁边汇聚过来,有意调戏似的遮住了它,又把她的光芒严实地裹了起来。公路边没有灯,旁边的山崖显得乌黑模糊。阵阵山风吹来,引得山上的树木“呜呜”作响,我们的衣角也不时地被掀了起来。

夜晚的太姥山,虽然不能把它娇妍的容颜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但是,宛若青纱遮面的模糊,赋予了它的另一种美——既温柔,又俏丽,既宁静,又端庄。

忽然,雪舞指着远方说:“你们看,那里的山像不像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

我们顺着她的手指一看,果然,我们的左对面有一座山,山上双峰挺立,山峰的上面是圆的,中间像个不规则的梯形,乍一看,真像靠在一起的两个人的上半身。山峰的中间,似乎还可以看到两块手臂状的石头呢!

“大自然的力量真是鬼斧神工。”林坤叹道。

“你们说,这两个山头像不像一对夫妻呀?”雪舞问大家。

“像,被你越说越像。对了,你怎么就能想到它们是夫妻,而不是兄弟或姐妹呢?”国敏转过头,嘻笑道。

“我只是说像呀。这个凭个人的想象力,你想它们是什么,它们就是什么,对吧?”雪舞分辩道。

“我本来以为它们是姐妹的,被雪舞一说,才觉得它们像夫妻。看来雪舞是心有所思,所以看到什么就像什么了。”红云的脸上也满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什么什么呀。”雪舞急了,“真是的,不跟你们开玩笑了。”说着就往前走了。

“这是好事吗!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人发展之必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经元笑着说。

走了一小段路,国敏来到我的身边,附在我耳旁小声地说:“你和林坤要不要单独邀请那两个女孩子去别的地方逛逛呀?”

“现在?”我想了一下,“要不……算了吧!”

“这可是个好机会呀!此地此境此景,是多么的浪漫!这么难得的情境,你不想好好用用?”

“额!……我怕太突兀了!”

“突兀才好呀,免得拐弯抹角。要不,我把经元、红云叫回去?”

“别!别!”我好像一个走到陌生地方的孩子,心里突然有点慌了。

“你……”

“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吧!”我说。

本来,我也有打算在今天约春莹出去走走的,但,那必须是别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现在,在大家一起走的时候,突然间约她出去,那也太露骨了。万一春莹不喜欢呢,那脸不就丢到家了么!况且,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我真的也不敢这么做。

“你呀!你呀!”国敏直摇头。

以后再说吧!我心里念叨着。时间还长着呢,不急的;急了,说不定会误事的。像我这种条件的,还是稳妥点好。万一弄砸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们在这条路上逛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又往回走向了旅馆。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我们就被外面来来往往的走路声吵醒了。刷牙洗脸之后,我推开了窗户,想看看外面的情景——咦,下雨了!只见细细的雨丝从天上斜织而下,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看来老天故意在捉弄游人呀。后来我们从旅店老板那里得知,山上的天气是阴晴不定、变化多端的,昨天还是晴空万里,今天就可能细雨绵绵。

我们等了许久,可雨还是没有停歇。我们只好遗憾地呆在旅馆里。下午两点多,雨终于停了。可我们也没有时间再去感受那些被我夸上天的千奇百怪的洞了。我们收拾好行李,坐着小客车踏上了回程的路。

到了福鼎,已经四点多,子元老师带我们去家海鲜馆吃了晚饭。饭后,校长让大家在街上逛下,五点半坐车回家。

我和林坤去新华书店看了会儿书,就来到了旅店门口集合。不一会儿,除了经元和春莹,其他人都到了。

我们在门口聊了一会儿天。

子元老师看了看手表,五点半快到了,可是,经元他们的影子还没有出现。

“他们去哪里了?时间都快到了!”校长急得直跺脚。

我忙打了个电话给经元,可他没接。正当大家等得心焦时,春莹和经元并排着从街道的拐弯处慢慢走了过来,一边走着还一边乐呵呵地说些什么。特别是春莹,不时地抿着嘴笑着,那神情,别提有多高兴了。

校长喊道:“你们去哪了,快点,等下就没车了。”

国敏悄悄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抓紧时间追呀,迟了,就有可能被经元这样的帅哥追走了。”听了这句话,我本来想付之一笑,可当我看到他们俩谈笑时那种旁若无人的样子时,我的内心突然竟又涌起了一股强烈的酸意,这股酸酸的感觉像气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不久就挤满了我的整个身体,让我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我突然明白,春莹在我心头占据了一个那么重要的位置呀,任何和她有关的哪怕是莫须有的事情,都能让我的内心掀起狂风巨浪。其实我很明白,国敏说的就是一句玩笑话,可我心中就有种难以形容的难受。

回程的车上,我的眼睛默然地看着前方,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我的内心反复在思考着几个问题:春莹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呢?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的位置呢?我对她那份默默的关心,她到底知不知道呢?——我发现自己又有些神经过敏了!


  
上一章:三 2
下一章:三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三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