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三 2
发表时间:2016-10-19 点击数:173次 字数:

2

淅沥沥的春雨好容易停歇了,久违的阳光又从空中倾泻而来,让人倍感天空的辽阔,空气的清新,树叶的青绿透亮。经元在走廊上向远方的青山凝视了许久,突然转过来对正想往教室走的我说:“哇,雨过天晴,外面山清水秀,风景真美!我们跟校长说说,让他组织全体师生去春游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春游?”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这里工作几年,学校从没有组织过春游或参观之类的大型课外活动,所以,在我的脑海中,“春游”这样的词语都快要消失了。

“好事呀!我们不能只把学生关在学校里学习,还应该让他们走进大自然,去感受大自然的神奇和精彩。有些知识,课本是无法学会的,必须到大自然中去感悟,去体验。大自然才是他们最好的老师!”我一兴奋,就把心中的想法都倒了出来

“是呀,除了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等下我们两个去找张灵复校长,看他同意不同意。”

“那走吧,现在就去!”我有点亟不可待。

原本以为保守的校长会拒绝这种略有风险的活动,没想到我们刚讲了几句话,校长就同意了,只是叫我们拟好一个详细可行的计划,并做好安全保卫措施。经过讨论,我们把春游目的地定在了海边小镇——盐水亭。我们很高兴,到了办公室跟大家一说,大家也很高兴,毕竟这种活动多少年都难得组织一次。等大家到教室里跟学生一说,学生更高兴,我不断听到不同教室里发出的欢呼声。

周六早上,晴空万里,天公实在是太作美了。说实在的,因为今天的春游,我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竟然也和学生一样激动。这种感觉,读小学的时候有过。小时候,每次春游秋游,前一天的晚上都不能安心入睡,那激动兴奋的心情会一直持续好几天。

该穿什么衣服过去呢?站在柜子前,我有些失落。我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衣服,旧柜子里几乎是清一色的便宜货,平时倒没什么感觉,可是今天,似乎与往常有些不一样。我暗自神伤地弯下腰,在衣柜里轻轻翻动起来。忽然,去年从我姐那里拿来的一件白色西装跳入了我的眼帘。这件西装是我姐去进货时看到的,价格很便宜,但外形挺好看的,前面只有一个纽扣,有点像礼服。虽说是旧装(别人穿过一段时间后再卖掉的衣服),可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呢。我马上穿了起来,在镜子前看了下,还真不错。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件衣服一穿,我的高大帅气的形象就在镜子中立了起来。我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就匆匆下楼了。

车还没到学校,远远就听到了操场上欢闹的声音像翻滚的沸水一样向外面漫出来,其中还有些人正扯着喉咙在忘形地唱着歌呢。

我来到门口,下了车,一个三年级的女学生正好跑了出来,看到我后,马上立正敬礼,说了声“老师好!”我连忙说:“你好,你好!”平时学生也有敬礼喊“老师好”的,但感情好像没现在这么真诚,态度也没现在这么端正——学生是多么渴望这种能集体与青山绿水来个亲密接触的机会呀!

我刚停好车,就听到了国敏的声音:“这个谁?谁来了呀?”我一回头,看到国敏、经元、春莹和雪舞正盯着我看——他们刚才应该正在聊天。

“哇!帅哥,阿辉——阿辉,帅哥来了。”国敏喊了起来,“看,阿辉帅哥穿着礼服过来了!”

“瞎嚷什么呀,这么多人,讲反话讽刺人干嘛呀!”我的脸有些烫了。

“阿辉脸红了!呀,脸皮真薄!是不是看到春莹和雪舞两位美女在旁边而脸红呀?”说完,国敏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举起拳头,做了个要打人的动作,然后往他们那走去。

“以前知道阿辉长得帅,今天这衣服一穿,更是帅呆呆了,你们说是不是呀?”国敏故意朝春莹和雪舞问了下。

我一听,害臊极了,索性把西装脱了下来,挂在手臂上。

“怎么不穿上呀?今天还是有点冷的哟。”经元故意问道。

“刚才骑车过来,现在有些热,脱了舒服点。”我解释着。

春莹仔细打量着我手上的衣服,笑着说:“这件衣服真好看,怎么以前没见你穿过呀?”

这件衣服是我的压箱货,我拿来已经有一年了,除了正月头去做客的时候穿过,平时都舍不得穿。听了春莹的话,我呵呵笑了下,没有吱声。

“赶快把西装穿上吧,看你平常都穿得这么朴素,难得一次光彩照人呀。穿上再让我们看下,刚才没看清楚呢!”雪舞刚说完,春莹马上补了一句:“不管穿什么,阿辉都这样高大帅气,光彩照人!”雪舞也跟着说:“对,对,不过今天更光彩夺目!”

听她们一说,我就更臊得慌了,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

这时,校长门口走了过来:“你们几个班主任,都到教室里组织好学生,把各项纪律和规定强调下,告诉大家一定要听从指挥,不要自由散漫,我行我素。这次的春游地点是在海边,那里有很大的危险性。所以大家一定要把安全方面的工作做好,不留万一。”

我们一听,深感肩上责任的重大,就都各自往班级走去。当然,我也省去了穿还是不穿的尴尬。

八点半左右,我们预定的船到了。我们就按照年级的顺序在校门附近的河埠头上了船。

船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中慢慢行驶着。微风携着被船冲碎后溅起的水花不断地向我们洒来,水中那种淡淡的土腥味一次又一次地从鼻子前飘过。每闻到一次,我都略微感受到了童年时经常闻到的那似曾相识的味道。那些儿时的味道呀,已经淡忘在了成长的岁月中了,恍惚之中忆起,觉得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醇厚……

到了盐水亭,我们下了船,走了一段小路,再翻过一座小山坡。突然,我们眼睛一亮,山坡的下面,磅礴的大海像一幅无边无际的中国画横在了面前,画中的一切东西,此时是那样的雄浑壮丽,生机勃勃。学生看到后,激动得不得了,纷纷跑了过去,然后脱下鞋,朝水边涌去。我们也跟了过去。

一望无际的大海正荡起了层层波浪,虽然海浪不是很大,但浪潮翻滚的声音还是不断震撼着我们的心灵。白茫茫的海水中,远方的几个海岛若隐若现。它们仿佛是几只温顺乖巧的大海龟,正静静地趴在水面上。海岸边,几艘大轮船正泊在沙滩和海水的中间。漆面斑驳的船板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风干了的贝壳和海藻。这些海船,好像是征战归来的兵士,正躺在沙滩上休整备战。明天凌晨,它们又将出海征战,去开创新的天地,收获更丰硕的未来。船边的沙地上,留着一些浅浅的沙坑,不时有上涨的海水冲过这些沙坑,但不久之后又退了下去,就像攻城拔寨的人潮,在坑道里和敌人拼死决杀一阵之后,又集体退出了战场。

我在水边看了一会儿,发现浪不大,学生在水边打闹,应该没什么危险,只要别再走下去即可。我往沙滩上走了几步,靠在了一块很大的石头上,一边继续盯着学生,一边向四周张望。不远处,雪舞正赤着脚,在滩边的浅水里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海风不时掀起了她长长的像瀑布一样的秀发。她跟孩子们边玩边讲些什么,但轻细的声音都淹没在越来越响的浪潮声中。再过去点,春莹也赤着脚,在海边来回穿梭,一会儿抱起不小心摔在水中的学生,一会儿又跑去抓住正好奇地想往深水处走的孩子。后脑勺上那梳得像马尾巴的小辫子,在海风中不断地跳跃着,中间那淡黄色的发带,像圆圆的手镯,在阳光的照射下,偶尔会反射出刺眼的亮光。

在其他地方,孩子们也都在欢快地玩着,闹着,他们仿如放出笼的小动物,快乐、自由、幸福的表情在脸上写满了。他们围在班主任的身边,尽情释放孩子们那特有的热情、激情,让人看了,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快活的童年时光。

沙滩上,校长和子元老师不断地来回巡视,一发现有什么安全隐患,就马上走过去制止。

中午时分,孩子们以班级为单位,坐在沙滩上吃自己带的食物。他们边吃边说,不久就笑成了一团,欢闹声铺天盖地,引得旁边的一些游客不时地转过头,好奇地盯着他们看。而孩子们呢,才不在乎这些疑忌的甚至有点责备的眼神呢,依旧开怀地讲着,笑着。

左边的堤坝上,子元老师正提着许多袋面条往堤下走来。老师们因为要管理学生,没法出去吃饭,所以,面条就是我们的午餐。

吃完了面条,我看了下班学生,还不错,他们依旧坐在沙滩上吃吃闹闹,谈谈笑笑,都在安全的可控范围之内。

“怎么样,带学生来春游,什么感觉?”雪舞从二年段的学生中走了过来,递给我一张餐巾纸。

“找到了孩子时的那种激动的感觉了。看着学生这么激动,我是深深被感染了。”我说着接过餐巾纸,“不过今天的这个活动,低年级的班主任挺辛苦的,看看春莹,简直没有消停过,一直跟着学生转呢。”

“是呀,一二年纪的学生,太调皮了,很难管控。”雪舞转过身,看着大海,“好久没来这里了,这里的沙滩好像变了不少。”

“你多久前来的?”我问。

“四五年了吧!那时的沙滩,感觉比现在的平,也比现在大些。”她扭过头,“你没这样的感觉吗?”

“我?我还没来过这里呢!今天是第一次。”

“真的?”她忙拉开了随身带的包包的链条,从里面拿出一个相机,“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来,来,我帮你拍张照吧。”说完,打开了相机前的盖子。

我看了下旁边,想找个好的位置,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只好整理了下衣服,斜靠在大石头上。

雪舞盯着镜头看了一会儿,说:“这件西装真有味道!把西装的纽扣解开吧。海风吹来,西装的下摆往旁边飘动,这样感觉更帅气。”我听了笑笑,就解开了扣子,眼睛死死盯着相机。只听“咔嚓”一声,雪舞抬起头,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very good!”

“帅哥在摆姿势呀!”不知道什么时候,春莹来到我们的旁边。

我立刻站直了身体,把衣服的扣子扣好。

春莹走到了雪舞身边,看着已经拍好的照片,说:“拍得不错呀,相机里的阿辉,比本人还有精神呢!”

“是么!”我故意把头往左下微斜,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你是夸我的长相呢,还是夸雪舞的拍照水平呀?”

她们一听,“咯咯”地笑了。

“既然两个美女都在,我也帮你们拍张照吧。”我跃跃欲试着,“哎,就怕我的水平有限,不能把二位佳人的倩影完美地拍进来。”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雪舞说着,把相机交给了我,拉着春莹来到大石头边,两人紧紧靠在一起,雪舞还用右手的两根手指摆了个V字造型。

我慢慢地举起了相机。相机的镜头中,两个美女的影象十分迷人,一个修长俏丽,一个风姿绰约,一个长发飘飘,一个皓齿峨眉,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前面佳丽相伴,旁边白浪低吟,四周海风习习,此情此景,真的想多呆一会儿。直到雪舞问了句“好了没”,我才按下了相机的快门。

拍完照,我们三人坐在石头边的沙滩上闲聊着。

忽然,雪舞指着前方高声说道:“你们看,有人在拍婚纱照。”

我们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几个工作人员带着一对穿着婚纱礼服的新人在拍照。他们似乎在选最佳的拍照地点。突然,那个新郎用手指了指我身边的石头,那些人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得!他们看上我们这块风水宝地了,看来我们得转移了!”我说。

“真的?哇,阿辉的眼光太厉害了,一下就看上了以后新人们都要来拍照的石头,看来你的桃花运马上就要来了。”雪舞的脸上带着一抹轻笑

“是吗?那你们得帮我呀,不然我这朵桃花就没法开放了哟!”

“你呀,这么帅气,到时女孩子就会飞蛾扑火般地向你扑来的,还需要我们介绍吗?我们介绍的,你才看不上眼呢!”

听了春莹这句话,我蓦地想起上次春莹跟我提的入赘的事。我看了她一下,没发觉她的异常,她似乎是在开玩笑,好像忘记了那件事了。

“你看,今天穿的这么帅,要是在街上一走,女孩子们的眼睛都会掉下来了。”雪舞说。

“那你们这两个女孩子,眼睛掉下来了吗?”我问道。

雪舞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时答不上来。

春莹说:“我们的眼睛早掉下来了,可是某位帅哥都没注意到,我们又只好捡起眼睛重新按上去了。”说完她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

下午的风浪越来越大,凶猛的浪潮开始像猛兽一样,不断地撞击着沙滩,又使劲撕扯着地上的沙子。那漫天飞溅的浪花,打在人的身上,都有些生疼。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原定到三点才回来的春游活动,一点半就提前结束了。看着学生们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样子,我都有些不忍。

孩子们在集合的时候,我们几个老师也在议论着今天的活动,谈论着各自的感受。忽然,春莹走了过来,悄悄地用手指在我额前的头发上动了一下,然后双指轻轻一弹,只见一小片绿色的纸屑轻飘飘地从她指尖飞了出去。这个细微的动作,除了我之外,谁都没有看到。


  
上一章:三 1
下一章:三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三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