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二 5
发表时间:2016-10-18 点击数:115次 字数:

5

“球山镇明天集市,大家过来玩呀!”午饭时,春莹宣布了这条消息。

农历十一月十三,是一年一度的球山镇集市的时间。球山是小镇,街道不长,人口不多,虽然经过了几年的规划、发展,但范围没有增大多少。小镇的周围,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庄。每到集市这一天,从四面八方来的货物、行人、车辆就把球山那些本来就不宽阔的街道挤得严严实实的,当然,也给这原本不够繁华的小镇带来了似狂波巨浪般的热闹场面。

“好耶!”我马上表示赞同。以前球山集市,我有时也会过去看看热闹,或买些廉价的东西。只是球山镇离我家有些距离,又是独自闲逛,因此,我的兴趣不是很高,只偶尔走走。这一次,既然是春莹开口相邀,我身上那股农村人想看热闹的热情就被激发了出来。当然,除了看热闹,我还可以和春莹她们有了最自然的近距离相处的机会了。

“年轻人要多走走,多玩玩。我们这些老年人就不去了,人这么多,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了。”子元老师看着我们,笑眯眯地说。我知道他眼神中的意思,就不敢朝他那儿看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过没多久,春莹就把我、经元、林坤、雪舞召集了起来。

“现在就走?”林坤问。

“早点去吧。迟了,人会很多,到时很难挤的。”雪舞说。

“嗯,早点走也好,稍微逛一下,早去早回。”经元接着说道。

“那走吧,我都等不及了。”我有些兴奋。

我们到了楼下,骑上了车。

一路上,我们不时看到一些年纪稍长的农民,兴致勃勃地骑着三轮的小斗车,往不同的方向穿梭着,车上堆满了竹椅子、木桌子,还有一些简单的家用物品。

到了镇南边的街上,人明显多了起来,有骑车的,有坐车的,有扶老携幼在走着的,他们就像四溢的水流,不停地在我们旁边穿过。

在一个十字路口,春莹停了下来,说:“车都放在我家吧。等下人多,车子在身边不方便。”我们都表示同意。

春莹又带着我们往北边的小巷骑去。转过几个弯,来到了一条老街。街旁的房子以木质结构为主,每间都不高,也很陈旧,显然有好些个年头了。老街的旁边,是一条宽阔的河,如今的河水已经不够清澈了,河面上漂着一袋袋的垃圾,还有一些绿色的黑色的东西。这条河,曾经是球山镇的黄金水道。以前,没有车辆,这条河就成了此地通往周边村镇的最重要的交通要道,外面的人通过这条河来到这里,这里的人也通过这条河流向了四周。如今,这条河已经彻底没落了,没有多少人记着它辉煌的历史,也没有多少人了解它存在的意义。除了一个破败的河埠头还记录着这里曾经的繁华,其他的,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当然也包括这里曾经清澈透明的河水。

我们绕过河边的一条柏油路,继续往北边骑去。过了几分钟,一排排崭新的房子出现在了眼前。春莹放慢了速度,说:“我家到了,大家下来吧。”

这条路叫榆塘街,我以前都没来过。

“这是我的家,大家把车都放到门前,我叫在我家工作的阿嫂看着。”春莹把我们带到了一间房子前。

这房子共有四层,每层窗户的木栏都涂上了红色的油漆,窗边的墙上贴满了纯白色的瓷砖。红窗白墙,色彩分明,煞是好看。一楼的地上摆着好几台纺纱机,机器正不停地工作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我们停好了车。

“先到我家休息下,等吃完了晚饭,我们再出去逛下。集市的晚上是最热闹的。”

听说要在她家吃饭,我们都不同意。经元说:“不用了,我们去附近的饭店随便吃点东西就行了!

“那怎么行?难得来我家一趟,我是不会让你们在外面吃的。”春莹说着,对着屋里的一个正在纺纱机边工作的妇女问道:“阿嫂,我妈呢?”里面的妇女答道:“买菜去了。她叫你带同事去楼上玩下。她马上就回来了。”

“哦!”春莹应了声,然后对着我们说:“看到了没,我妈已经去买菜了。赶快上楼坐下。”

我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快上楼呀,菜都买来了,你们总不能让我们连续几天吃剩菜吧!”春莹边说边推着我们往里走。

我们无奈,只能跟着她进去了。

换了鞋,我们来到二楼前面的客厅,春莹把柜台上的大电视按了起来。

客厅比较空旷,除了个大电视,几张沙发占据了很多的位置。我和经元马上坐在了中间的一张沙发上,这里是看电视最自然的位置。林坤看到了,也走到我们旁边挤了进来。

“春莹,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带他们去你的闺房参观一下吧!”雪舞提议道。

“嗯,也行,我的卧室在四楼,你们要去看下么?”春莹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我们。

“会不会不方便呀?”经元问。

“怎么会呢?春莹,带他们去四楼吧!”雪舞鼓动着。

“好,“那就来我房间坐坐吧!”

我们又站了起来,跟着春莹走向了盘旋而上的楼梯。

到了四楼的卧室门口,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们怔怔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进来吧。”春莹看着我们那有些古怪的表情,掩着嘴笑了,“快进来呀,都挤在门口干嘛!对了,椅子不够,我去搬椅子。雪舞,你替我招待下。”说完,她转身往楼下走去。

雪舞走了进去,坐在春莹的卧床上,催道:“你们都进来呀,别忸忸怩怩了。”

我们慢慢走了进去。

这间卧室并不大,里面摆设也不繁杂。一张床卧在房间正中,门口右侧墙边立着一个大衣柜,衣柜和床的中间横着一张书桌,桌上摆放着一些书和日用品。床对面的墙角,有个小柜子,柜上放着一个不大的电视机。两条淡黄的帘子垂挂在电视机边的窗户前,帘子的中间稍露出一点缝隙,外面的阳光正从这条小缝钻了进来,在床沿和地板上画上了一道细长的不规则的黄影。床上,灰色的被子、床单叠得整整齐齐;一只不大的枕头,像一个蓝色的小袋子,躺在床头边。床与窗帘中间的地板上,还端坐着一个圆鼓鼓的憨笑可掬的布娃娃,旁边站着几个不同颜色、小巧可爱的布制小动物。整个房间朴素整洁,给人清新淡雅之感。经元见了,啧啧赞叹:“女孩子的房间,就是不一样,真干净、舒适。”

“是呀,房间这么干净、整洁,我们都不敢进去了。”我接口道。

雪舞笑了起来:“怎么,你们的房间就这么邋遢吗?”

我们不好意思地笑笑。

经元和林坤走到书桌旁,翻看着桌上的书籍。我快步走到电视机边,打开了电视,然后退到床边站着。在女孩子的房间里,我总感觉不自然。我想,经元和林坤也有同感,只不过,他们借翻书来摆脱这种感觉而已。

“你要看哪个台?我拿遥控按给你看。”雪舞平时经常来春莹家玩,她现在俨然是半个主人,热情地招呼我。

“随便。你想看哪个台就按看哪个台吧,我无所谓的。”停了下,我又说,“我觉得,在春莹家吃饭,真的很不好意思了。”

“没事。春莹这么热情,你们能拂了她这份心吗?同事之间,何必这么客气呢!”雪舞劝慰道。

林坤转过头,说:“我也觉得很难为情,但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后只能顺从了。”

这时,楼下传来了春莹搬动椅子的声音。我连忙走出去,接过她手里的塑料椅子。

“你家四楼的后面是谁的房间啊?”刚才上来时看到后面的房门关着,我不禁有些好奇。

“那是储物室,也兼作客房。平时有什么客人来家过夜了,就留宿在这里。”可能是刚才上楼下楼走得急了,春莹讲话时呼吸有些急促,“你要参观下吗?”

还没等我回答,雪舞就走了过来:“她家我熟,我来开门吧。”说着就打开了后门。

这个房间有一张大床,旁边堆着些零碎的东西。房间后面的窗户半开着。我推开窗户,看到她家的后面是一座山。山好像不高,但长满了树,有几棵树的枝桠还往这幢房子斜伸过来,就像一些健壮的大手,想往这边拥抱着什么。

不久,经元和林坤也跟了过来。他们也仔细欣赏着这房子后面满目的苍翠。

“这里难道是球山的山脚?”我喊了起来。球山镇的中心是一座山——球山,山不大,也不高,远远看去,像一个大球,故名球山。这里是这个镇上最美的地方,山上花草树木、亭台楼阁,比比皆是,许多人都爱到这里来散步、游玩。现在看到这里满山的树木,我以为是在球山脚下,但此言一出,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这里离球山有些距离,不可能是球山的山麓。

“这叫圆绒山,这里到球山,走路要十多分钟呢!”听雪舞这么一说,我不禁有些脸红。

“这座山,远看像个圆圆的绒线团,所以叫圆绒山。”春莹介绍道,“它虽然离球山不远,但人气比球山差多了。除了一些锻炼身体的人,几乎没什么人会登这座山的。”

我们又回到春莹的卧室,边看电视边聊天。过了一会儿,楼下响起了春莹妈妈的声音:“春莹,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你带大家下来吃饭。我有事,出去下,就不陪大家了。”

春莹应了一声,然后对我们说:“先吃饭吧。”

我们相互看了看,有些局促不安地跟着春莹来到二楼后面的餐厅。

刚吃几口饭,经元的手机就响了,是女朋友打来的,说有些事情,叫他先回去。经元饭没吃完,就匆匆走了。

吃完了饭,天已经完全暗了,透过窗户,我们只能看到屋后面一片黑黝黝的。

“天黑了,现在正是集市最热闹的时候,我们大部队可以整装待发了。走,瞧瞧去!”春莹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就带着我们下了楼,往球山方向走去——那里是集市的中心地带。

越逼近球山,人流量越多。不久,就可以见到路两旁摆满了各种的摊点,以及各色琳琅满目的物品,吆喝声、叫喊声不绝于耳。狭窄的街道,塞满了来来往往的人。我们往人群里挤了一会儿,就感到有些不舒畅,这里人山人海,接踵摩肩,想前进几步都难。雪舞的鞋子被人踩了好多次,她想蹲下来了擦一擦,可后面的人马上涌了过来,几乎把她推倒了。我和林坤急忙护着她,把她扶了起来。

臃肿的人流里,大家你推我挤,你拉我撞,我们像是水泥堆里被搅拌的石子,想往哪里走,想怎么走都由不得自己了。我们不得不放弃原来的计划,从左边的人堆中钻了出来,往人流量少些的球山广场方向走去。

“知道晚上人多,但没想到这么多!哎,把大家的兴致都弄没了!”春莹有点不高兴。

“算了,人这么多,街道也不一定好逛,还不如在其他地方走走呢!”林坤说道。

“是呀!”雪舞检查着自己的衣裤鞋子有没有被弄脏,“要不在球山上走走吧!集市的晚上,哪里都一样热闹。”

我们刚走了几步,林坤忽然停了下来,说:“那不是碰碰车吗?要不,我们玩下碰碰车吧!

广场的一侧,如今临时搭了个碰碰车场,里面好几辆碰碰车在“呜呜”地碰来碰去,忙得不亦乐乎。

春莹和雪舞看着我,仿佛在征求我的意见。

“行呀,先玩下碰碰车,等下再去球山走走。林坤,我们买票去。”

我和林坤去买了两张车票。

走到检票口,一个女服务员问:“一辆车可以坐两个人,你们四个人,准备怎么坐?”

我有些不自然地看了林坤一眼。

林坤马上坐上了一辆车,对着两个女孩子说:“你们谁坐一个在我旁边,另一个坐在阿辉旁边吧!”春莹和雪舞点了点头。

我也坐上了另一辆车。

春莹看了下,说:“那我坐阿辉这里了。雪舞,你坐林坤那辆车吧!”

雪舞“哦”了一声,很小心地跨上了车,坐在了林坤的旁边。

春莹走了过来,一只脚踩了上来,碰碰车忽然动了下,她一个趔趄,人差点要往后摔去。我急忙拉住她的手,叮嘱道:“小心!”

她有些窘,说:“谢谢了。”然后另只脚迈了进来。

看着坐在身边的春莹,我的心底荡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竟有一股想拥抱她的冲动。我微微斜着头看了她一眼,摆正了坐姿,静了下心,轻声问道:“坐好了吗?坐好了就可以‘战斗’了。”

春莹笑道:“坐好了,但不要太疯狂啊,可要保护好我呀!”

我笑着点点头。

我环顾着四周,慢慢打着方向盘,寻找着进攻的“猎物”。忽然,我发现林坤和雪舞正聊着什么,而且聊得忘乎所以,我心中一喜,马上启动车子,向林坤那里撞去。坐在身边的春莹发现车子速度突然加快,似乎有些恐慌,立刻向我靠了过来,一只胳膊条件反射般地想顶住我右臂,可两手相触的瞬间,她把胳膊缩了回去。

林坤见我的车子气势汹汹地闯过来,连忙转动方向盘,想躲避我的撞击,可还没等他的车子移动,我的车子就凶猛地撞了过去。相撞的一霎那,春莹和雪舞发出了惊呼声。

林坤调转车头,喊道:“好啊,你这个坏蛋,没等我们准备好就‘杀’过来了,你等着,我会给你好看的。”说着,就往我这里撞来。我忙打着方向盘,往其他方向逃跑,可还没走几步,前面一辆车就急速撞了过来……

我们不是撞人,就是被人撞,每个人都被撞得晕头转向,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但群情昂然,个个兴奋不已,似乎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欢跃着、沸腾着。我瞥了下身旁的春莹,她的双手紧紧抓着车前的架子,脸上略带笑容,目光不断地向四周扫射,似乎在为我们搜寻下一个撞击的目标,刚才紧张、害怕的情绪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们好像酩酊的醉鬼,沉浸在一片喧闹欢腾的世界中,完全忘却了时间的流逝。车场里不断响起我们的欢呼声和女孩子们的惊叫声。直到女服务员催我们下车了,我们才如梦方醒。我揉揉有些发麻的双腿,十分依恋地跨下了车。走到门口,我回过头,看了看刚才坐过的车子,以及车子滑过留下的那一道道模糊不清的痕迹。

我们离开了球山广场,在热闹的球山上逛了会,然后往春莹家走去。在她家,我和林坤拿了自行车,有些不舍地往家里骑去。一路上,我不断地回味着刚才玩碰碰车的情景,还有流淌在心中的那些异样的感觉。


  
上一章:二 4
下一章:二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二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