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二 4
发表时间:2016-10-18 点击数:98次 字数:

4

这一年,有两件事对我震撼很大,也加深了我对社会本质的认识。第一件事,是暑期的教师调动:那一年,县教育局出台文件,农村老师如果想调到城镇学校,必须先经过暑期考试,然后上报自己的综合底分(包括各种荣誉、评比结果、学区级以上公开课等的综合分数),最后参加说课、上课,这一系列的总分谁高,谁就优先调动。我们学区有八个人报名选调,我是其中的一个。七月底,我通过了考试,也上报了底分,就等着最终的说课和上课。我曾经在学区一楼的办公室看过八个人的前两项分数的累积积分(考试分数和底分),我排第一名,而且遥遥领先于其他选手。就在我自鸣得意,以为稳操胜券时,学区忽然发出通知——今年停止教师调动,具体情况以后再议。怎么回事?我顿时傻眼了!都要到最后两个环节了,才说要停止调动,这不符合情理呀?难道学区或者县里还有其他的动作?就在焦急等待事态进展的几天后,我听到一个让我惊诧不已的消息,其他七个人因为特殊原因已经调动成功,唯独我这个底分最高的人,却莫名其妙地落选了。究其原因,得到的答复,是因为“没有强烈要求”。至于该怎样才能做到“强烈要求”,在那些过来人的经验介绍中,我总算是慢慢明白了,也初步懂得了金钱、背景、权利在这个社会中的重要作用。

另一件事,是县教坛先秀评比。十二月初,我代表我们乡小学参加县教坛先秀评比,我参评的学科是常识。虽然是首次参加新秀比赛,但我“初生牛犊不怕虎”,毫无怯意,我觉得在课堂组织水平和口语表达能力方面,我不会比别人差;同时,我在常识这门学科中“浸淫”多年,有很多的“实战”经验,我相信,只要公平竞争,我能击败任何对手。

比赛的前一夜,我们所有选手都要被“软禁”在一家饭店里,独自准备第二天上课的内容,不得与外人接触,以免作弊。可当晚在倒开水时,我还是看到一些城镇学校的选手自由进出饭店。当然,对此,我也只是嗤之一笑。我想,比赛靠的是真本事,偷鸡摸狗之行成不了大事的。

第二天早上第二节课 ,轮到我上课了。当我走进陌生的教室时,不禁大吃一惊、冷汗直流——本节常识课所需要的所有学生实验器材,竟然一件都没到位。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昨天晚上,我和学区负责此次比赛的领导讲得明明白白:今天这节课,我需要很多器材。我也特别强调,有些器材,如分别盛满清水和浊水的容器、玻璃漏斗和酒精灯等,临时准备很费时,必须提早准备。我罗列出全部的器材清单,请他当晚通知承办比赛的学校,务必第一节课前准备妥当。这个有很大啤酒肚的领导当口答应,并说马上派人去通知该学校,晚上一定全部准备完毕,分别时还一直叮咛,叫我放心。我当时内心倍感温暖,虽是孤军奋战,但诚心诚意帮助我的还大有人在——尽管我跟这个领导不是很熟。比赛的那天早上,我很早起来,在饭店里又遇到那个领导,他还言之凿凿地对我说:“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你在第二节课前几分钟过去就可以了!”我当时心里感激得不得了,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可现在……铃声马上要响起了,可本来应该放满器材的桌子上,此时却空空如也。无奈之下,我却只能硬起头皮,带着跟我一样有些发懵的学生去实验室里搬器材。如此来来回回往返多次,闹哄哄的场面扰得后面的评委都皱紧眉头,摇头不止。等所有东西都准备完毕,这节课已经过去了一半。比赛结果可想而知。后来,我也终于明白,像教坛先秀这样的大型比赛,你事先必须要和有关领导“拉好关系、打好招呼”,否则,你即使能力再强,水平再高,也必将“名落孙山”,空手而回。

这件事极大地打击了我。回到学校,已是下午,我愁眉苦脸地走进厨房,坐在一张椅子上。我感觉有些心力交瘁,甚至有些精神恍惚。回想这几天,为了此次比赛,我每晚挑灯备战,通宵达旦,几乎翻遍所有的常识教学参考书,大有古代为了金榜题名,寒窗苦读的勤奋程度,可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我真的心有不甘。如果技不如人,那我会心悦诚服,无话可说。可如此不明不白的失败,我实在郁结难抒。我很想找那个学区领导评理,并痛痛快快地骂他一顿;也想找有关领导理论,请求重新比赛。可理性告诉我,我只是个很小很小的小人物,谁会理我呀!我不禁右手握紧了拳头,朝着墙壁重重地敲去,失望和委屈的泪水溢满了我的眼眶。

过了一会儿,我的内心缓缓平静下来。我靠在饭桌上,想小睡下,因好多天缺乏睡眠而产生的疲惫,忽然间一股脑儿涌了过来,压得我眼皮都抬不起来。我闭上眼,在对现实的哀怨中,迷迷糊糊地进入半睡眠状态。

“阿辉老师,你在这里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耳边响起了子元老师的声音。

我立刻睁开了眼睛。

“不好意思,这几天没睡好,竟然在这里睡着了。”我直起腰,用双手擦了下脸。

“刚才中心校长打电话找你,没想到你在这里。”

“有什么事吗?”我有些心虚。难道是问我比赛的结果吗?那我该怎么跟他汇报呢?我是我们乡小学参加本次比赛的唯一选手,他们可是对我寄予厚望的呀!可结果却是如此的不堪,真是丢脸呀!

“是复成校长接的。好像是有关你这次比赛的事情。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复成校长在楼上,你去问下吧!”

我“哦”了一声,心神不定地上了楼。

这时候已过了放学时间,学校里安静了许多。教室里,几个打扫卫生的学生在紧张地忙碌着,个别人还与前来检查卫生的值日生解释着什么。走廊上,一些细小的尘土,在晃悠悠地飘荡着,有些还轻轻地飘到我的身前,悄悄地附着在我的头上、脸上、身上。我捂着嘴,快步往校长室走去。

校长室里,校长、经元和春莹、雪舞四人正议论着什么,看到我来了,他们都停止了谈论,面色凝重地看着我。我走了过去,有气无力地说:“校长,刚才中心校的校长打电话找我呀?”

“是呀!”校长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我坐下,“看你气色不大好,这几天很累吧?”

“年轻人,辛苦点应该的。可我的辛苦没有换来好的成绩,给我们学校丢脸了。”我发现我的声音里带着委屈的哭腔。

“刚才中心校长打电话来,讲了这次比赛的事。你比赛的成绩大家都知道了。校长有个好朋友,是这次比赛的评委,他听了你的这节课后,对你的教学能力评价很高,只是这节课的课前准备不够充分,影响了教学质量。至于课前的器材为什么会准备不足,他很困惑。他说:‘这样的低级失误,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应该不会出现的,除非选手的比赛态度有问题。可看到你带领学生搬东西时那气喘吁吁、心急如焚的样子,比赛态度绝对不会差呀。思来想去,应该是承办学校出现什么状况了。’那个评委还说,希望你不要灰心,继续努力,你的潜质,都还没发挥出来呢。”校长停了下,继续说,“刚才中心校长也和我谈了很久,他怀疑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事情已经过去,没有必要再讲了,就当是一次意外吧。他希望你能越挫越勇,还说要推荐你参加明年的优质课评比呢!”

听了这段话,我郁结的心情稍微舒畅了一点。我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向他们讲述了这次比赛的经过。

“还以为教育界是人间难得的净土,想不到其中也有这么多乌烟瘴气的地方。”春莹听罢,有些生气了,“这个学区的领导,真是……这样的人,怎么能管教学管老师呢!”

经元叹了口气:“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有钱有后台就能走遍天下,没钱没人就寸步难行。大家想开些吧。”

“我如果能力不够,比不过别人,我无话可说。可是你却给我这样难堪的结局,我岂不成了别人的笑柄吗?”我激动了起来,“我不是没跟你讲清楚,我强调多次,希望能把器材准备好,你却假仁假义地答应了。你如果不想帮忙,尽可以及时回复我,我今天早上早点带学生去搬东西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骗我呢?这不是故意要整我、害我吗?”

“把你整下去,他就可以为某些人的晋级道路清扫了一些障碍了呀!真是阴险龌蹉的卑鄙行为。”经元也有些义愤填膺。

校长干咳了一下,说:“说不定这只是个意外,也说不定是其他的原因造成的,大家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过去了就算了,多说无益,就当是明年优质课比赛的热身吧!”

我摇了摇头:“我算看透了,以后这种比赛再也不参加了。经过这次教训,我明白我在有些方面真的比不过人家。再说,我也是老教师了,把机会留给那些年轻人吧!”

“得了吧,你才几岁呀,也说自己是老教师?别倚老卖老了!校长他们都不说自己是老教师,你哪里有资格说呀!”

雪舞这么一说,大家都被逗乐了。校长站了起来,说:“好了,大家先回去吧。今天的事就不要在外面谈论了。这是一个十分现实的社会,什么样的的人都有,你就想开点。等你以后听多了,看多了,你就会习以为常,也就适应了这个社会环境了。”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我斜躺在靠椅上,伸直了双腿,闷闷不乐地仰望着天花板。春莹和雪舞走了进来,看着我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也在椅子上静静坐了下来。我看了她们一眼,继续自己那无神的凝视。

“这几天都没睡好吧,看你的气色真的不大好。”春莹轻声说道。

“没事!”我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

“身体的累对阿辉来说不算什么,我看他的心都累了。”雪舞说。

“哀莫大于心死!我不是心累,是心死!”讲这句话时,我有点咬牙切齿。

“一两次的挫折算不了什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这么优秀,总有一天会金光四射,引人注目的。”春莹看着我,缓缓地说。

了她一眼:“今年工作调动,我总分全学区第一,最后偏偏是我没调成功。这一次,我自信满满,以为至少能晋级到决赛,没想到首轮就铩羽而归,而且败得这么狼狈。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羞愧和后怕。我终于看清了这个社会的真面目了。我没钱,没人,没权,没势,想发光,哼,下辈子吧!”一讲起这些,我就感到有一肚子的委屈。

“阿辉,你想得太悲观了,不是所有事情都要走旁门左道的。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的,要像校长说的那样,要想开些,时间还长着呢!”春莹的语气还是那样轻缓,“你可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你要挺起坚强的脊背,不畏失败,不怕困难,要像一盏高高的明灯,除了自己要光芒万丈,还要为我们的前进指引方向呢!所以,你可不能倒下,你要是倒下了,我们也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顺势倒下的。”

我还是目无表情地看这天花板。

    “我还是相信那句话,只要是人才,总能出人头地的。我觉得你的韧性很强呀!你不是跟我们说过吗,人要忍、要韧,你怎么也没做到呢?人贵在坚持,比如你的工作调动,如果一次调不了,就参加第二次选调,两次调不了就第三次参加。我想,终有一天,你肯定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春莹边说着,边问雪舞:“对吧,雪舞?”

“春莹说得很对。”雪舞顺势说了下去,“其实这一次的失败,责任不在于你。刚才中心校长和我们的复成校长也交流过了,他们叫你不要自责,也叫你对这次的意外不要太在意。你不要想得太多,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当然,从这件事中,我们也要得到一些教训,比如不要太相信别人,有些重要的东西,我们尽量自己准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吃一堑,长一智,下次的这类比赛,就不会重蹈覆辙了。”

我挪了下位置,在椅子上坐好。

“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的。比如我吧,我中考的成绩很差,离高中的分数线差了一大截。那一年,我辍学在家,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平时没事的时候,我就把初中学过的所有书本拿来重新看,重新学。一年以后,我的叔叔在武汉看到那里有一所中等师范院校要向全国招生,就叫我去报考。我去试了下,结果被招收了。我想,如果那时我放弃了学习,没准我现在就成了个家庭妇女了。”春莹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是啊,我都后悔死了。我的遭遇和春莹相同,当时没考上高中,我爸就让我读私立中专。那时没认真读书,也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你看,现在待业在家,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如果那时和春莹一样认真准备着,说不定现在我也是个老师了。”雪舞的眼圈忽的有些红了起来。 

我听着听着,有些感动,她们为了安慰我,竟然把压箱底的那些经历给说了出来。我用手支着头,靠在桌子上,细细思量着她们的话。

“当然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打击肯定存在着,这也说明了你处事的负责和认真。但不要太悲观、绝望了。生活中处处有阳光。有个哲学家不是说过么,生活对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的。看看吧,明年的优质课评比,你肯定能大放异彩,取得成功的。”

听了春莹的话,我直摇头:“借你吉言。但我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比赛了。常言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有准备了。我是属于没准备的那类人呀!而且,我的性格,我的家境,决定了我只能永远属于这类人。机会老给我们这类人浪费了,多可惜呀。必须留给你们这些新人了。”

“这个社会有时真的不大公平,它会影响着人们的正常发展。但我想,它就像一条跑道,虽然起点不同,但终点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跑到终点的时间有早有迟而已。你不要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了整个世界,只是时间未到罢了。多参加几次,把脸混熟了,把名声打出去,还怕什么东西得不到吗?”春莹接着说。

“我不属于屡败屡战的那种人。我的心挺脆弱的,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经此一役,我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别说这些了。什么新人老人的,你以为自己多大呀!”春莹弯着头,斜着眼睛看我,一副要责备人的表情。

我淡淡一笑。

春莹继续说道:“人这一辈子,时间还长着呢,一两次的失败,就当是经验教训,也是人生的巨大财富。等以后功成名就了,再回过头看看曾经走过的路,曾经恨过的事,你会觉得是那么的有趣,那么的有意义。人生太顺利了,你又感觉太平淡了,淡得像杯白开水,了无生趣。所以,别气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我苦笑了下:“这次跌得太深,爬不起来了!”

“那也不能一直躲在坑里呀。你要是不爬,等别人走来时再踩在你的头上,那你不就被踩扁了吗?”雪舞说着,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

“今天谢谢你们的开导。否则,我肯定会跳楼,或者跳河。你们可算是救了我一命了。”

“得了吧。怎么样,心情舒畅了没?如果舒畅了,我们就回去了哦!”雪舞笑道

“嗯,心结解开了,谢谢两位美女。对了,我也正想去球山镇买点东西,要不,你们带我一起走,免得我半路轻生寻死寻活的。”看到他们要走了,我忽然有些留恋。我就找个理由,想和她们多呆一会儿。

“要买什么,需要我们当参谋不?”春莹问道。

“那倒不用,只要你们保护我到了球山镇上就可以了。”我说。

我们一起走下楼,骑上自行车就往球山镇方向走去。一路上,我们边骑边聊。我的心情也开朗了不少,原本堆在胸中的委屈、失望、烦恼,渐渐被蒸发掉了。我不时地转过头,看看她们如火一样的笑脸,如花一样的容颜。我想,她们就像是一剂止痛良药,不管心情多么的不好,和她们聊聊天,说说话,心都会慢慢平静下来。有了她们呀,真好! 


  
上一章:二 3
下一章:二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二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