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二 3
发表时间:2016-10-18 点击数:108次 字数:

                                       3

由于经受不住同事们的催促和怂恿,我便托春莹在她亲戚店里买了那个诺基亚手机。因为春莹的软磨硬泡,那老板最终以920元的超低价格卖给了我,他说:“这个价格几乎没有利润可赚。如果不是看在春莹的面子上,谁都不卖!”当老板把这款手机塞到我手里时,我不禁有些激动。我生怕手机会掉在地上摔坏了,一只手托着它,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好像躺在我手心的是一条小小的生命,正等着我细心照顾呢!

回家后,我把手机安放在抽屉里。我怕它在手机袋里呆久了,会遭到磨损,影响使用寿命。我看一会儿电视,就拉开抽屉查看下,看它会不会触碰到抽屉的隔板,会不会不翼而飞,信号和电池量是不是正常的。总之,我无时无刻不挂念着它。

晚上十来点钟,我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想躺下睡觉了。忙了一天,感到有些疲乏。忽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一咕噜跳下床,拉开抽屉,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十分陌生又古怪的号码——90XXXXXXX,这种号码没听过,更没见过,难道是一个骗手机费的号码?经常听说有些单位和个人被一些诈骗电话骗走了很多手机费,难道这个号码也是?我不禁狐疑起来。

过了几秒钟,手机的铃声停了下来,我松了口气。其实,我不接手机,除了怀疑是有人欺骗外,还有个担心,如果这个电话是不认识的人打来的,接了个电话岂不是要浪费手机费?(那时的手机费很贵,接电话一分钟要6毛钱。)

我刚把抽屉门推上,手机又响了,还是刚才的那个号码。我的心不由得一紧。怎么回事,要讹上我了不成?我拿起手机,有些生气地用手指在拒绝接听的按键上重重地按了一下。铃声倏然而止。

可还没等我把手机放好,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又是那个号码。我想都没想,又按了拒绝接听键。这时,房间后面响起了妈妈的声音:“阿辉,谁打来的呀?说不定有什么事呢,你就接下吧!”

我捧着手机,怔怔地看着它,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然后解释了下:“这个号码很奇怪,我担心是骗人的。这么晚了,熟识的人,谁会打电话来呀?再说了,我的手机刚买来,号码几乎没人知道!”

话音刚落,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我有些恼怒,想:“我就接电话吧!如果是陌生人打错了或者骗子打来,看我不骂死你?”我按了接听键,狠狠地说了声:“喂,是谁?”

“是我呀。怎么了,不想接电话呀!”你猜是谁?竟然是春莹!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晚了,春莹会打电话给我,而且用的是这么个古怪的号码。

“不是不是……”我连忙解释,可发现刚才不接电话的理由都没法言明,竟一时语塞。

“呵呵,我知道你会按掉手机,所以就不停地给你打电话,看你按了几次才接。”她笑了下,接着说,“这个号码是我爸爸以前用过的,有些怪,我知道你会怀疑,呵呵!”

“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号码,还以为……还以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以为我是骗子,是吧?”春莹“咯咯”地笑了,“上次我用这个号码打电话给同学,她也以为我是骗子,好久不接电话呢!”

我也傻傻地笑了笑。

“怎么样?这个手机好用吗?有发现什么问题没?”

“不错,通话声音挺响的,音质也很好。谢谢你呀,春莹,让我捡到了个大便宜,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讲到这里,我的心情有些激动。

“干嘛这么客气呀?再说了,你都帮了我那么多的忙了呢!”

我又傻傻地笑了笑。

“和林坤的三星手机相比,你的显得大气,他的显得精致,各有特色,不分伯仲吧。不过,诺基亚的手机比较重,携带起来可能有些不方便,你自己要注意点。”

我使劲点点头:“嗯。不过重的东西,说明它量多质密,内涵深厚,肯定是上品。这也说明你的眼光不错,推荐给别人的都是好东西。”

“嘴贫吧你!”春莹又“咯咯”笑了。顿了下,她说:“好了,先不说了。现在电话费贵。有什么事明天到校再说。——拜拜。”

    “拜拜!”我低低地说了一声。我把手机从嘴边拿下来,才发现额头上有些汗水,可能刚才太激动了吧。毕竟是第一次用手机呢!

这天晚上,我有些兴奋,很迟才睡。迷迷糊糊中,我老感觉有什么人在耳语着什么,可具体是谁,讲些什么,我又想不起来了。

第二天午饭时,当大家知道我买手机的消息后,厨房里沸腾了。我是个很节俭的人,平时节衣缩食,大家有目共睹的。此时竟买了个属于奢侈类的手机,许多人想不到。林坤抢过我的手机,在手里掂量了半天,说:“好沉啊,有些像砖块。”

雪舞横了他一眼:“就你的手机漂亮!你的那么贵,这个一千块钱都不到,当然比不上你的手机了。”

绍影看到了,哈哈一笑:“哟,雪舞听了林坤的话,心里不舒服了。林坤,以后说话要小心,美女都帮着阿辉呢!”

雪舞一听,忙转过了头,用手中的筷子慢慢搅动着自己的饭碗,可碗里的饭明明已经吃光了。

经元把我的手机拿过去端详了会,说:“这个手机质量挺好的,我的几个朋友也买了。价格也不贵。”然后看着绍影他们说:“你们还没手机的,也可以去买个来,绝对物超所值。”说完把手机还给了我。

林坤的表情似乎有些尴尬。

“林坤的手机外形精美,功能繁多,我的肯定不能和他的相提并论。”我说着接过了手机。

“还不错。”林坤说,“早知道这么便宜,我就不买三星手机了。”

我听了,心中微微漾起得意之情。得意之余,我更十分感激春莹和雪舞她们,没有她们的大力推荐和热情帮助,我不可能这么顺利就买到这个经济实惠又能体现高大上的手机的。尤其是春莹,是的,春莹。一想到春莹,我的心就暖了起来。多好的女孩子呀!为了让我能少花些钱,她竟然拉下脸皮和她卖手机的亲戚不停地砍价还价,直砍得她那个亲戚叫苦不迭,真是太热心太乐于助人了。哎,这么好的女孩,我不知道有没有缘分和她走在一起。上天会赐给我这个缘分吗?算了,慢慢来吧,我要通过我的努力,让她在我们的相处中慢慢发现我的闪光之处,感受到我的与众不同,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弥补我那客观存在的缺陷。我们都还年轻,相信时间是会解决一些难题的。

下午放学后,春莹和雪舞还在办公室里紧张地备课。我也不急于回家,就坐在位置上看看教科书。

“阿辉,这个手机怎么样?好用不?”雪舞放下笔,看着我说。

“有你们俩如明镜一般雪亮的眼睛在旁边把关,哪里有不好用之理?”

“看把你美的,到时出现什么问题,可别赖在我们头上呀!”雪舞一笑起来,小酒窝上边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虽然咱没钱,但咱有良心。你们都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了,我怎么可能会死皮赖脸地以怨报德呢?”

春莹抬起了头,用左手轻轻按了按右手因长时间书写而有些麻木的食指,说:“你有没有良心我们不清楚,但你比较健谈,爱开玩笑,我们是很清楚的。你的性格属于外向型的吧?”

“我外向吗?”我反问道。

“从你的谈吐表现来看,你倾向于外向。”雪舞说。

“你猜错了,我的性格,是很内向的。”我放慢了语速。

“不会吧!怎么会呢?”雪舞有些诧异。

“真的。”我一本正经地说。

看着她们不是很相信的表情,我想了想,就把自己的根底讲了出来:“我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真的,这大概和我的成长过程有关。我的成长历程和你们有些不一样,从小到大,我遭受过一些人的白眼,也经受过了一些事情的打击,再加上其他的原因,我的心底,就留下了不少的阴影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的事情越来越多,我的胆子竟越来越小,人也变得越来越内向了。我老觉得,外面的人是不那么友善和热情的,至少对我是这样的。所以,我不愿也不想和外人打交道,没有特殊的事情,我一般不会踏出家门的。我不爱多说话,不爱去热闹的地方,不爱求别人,不爱做高调的事情。我喜欢独处,喜欢享受个人安静的世界,哪怕自言自语,我也觉得舒坦。”停了停,我接着说,“直到教书以后,我明白,为了工作的需要,为了事业的发展,必须要与人打交道,我才尽量展现出活泼开朗的那一面。而这些外向的表现都是很临时性的,甚至是假的,我的骨子里真正所存留的,还是内向的东西。到现在,看到陌生的女孩子,我都不敢多说话,有时还会脸红的。人多的地方,我会怯场,只不过必须硬着头皮而已。”

“你遭受过一些人的白眼?也遭遇过一些打击?怎么听过去像是古代发生的事情一样的呀!”雪舞还是不大相信。

“在农村里,一些贫穷的老实人,是会遭到一些所谓‘聪明人’的排挤的,这个你们城里人可能无法理解。这些隐形的冷暴力,对人的影响应该是挺大的,再加上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

“可是,我们看不出来你的内向呀!你是说,你现在的有些表现是装出来的?”雪舞继续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离开了学校,或者说回到家里,我就是个胆小本分的宅男,也就是别人嘴中的‘乖乖孩’!闲暇之余,我喜欢一个人看看电视读读书,我不喜欢呼朋引伴、谈天说地。当然,这和我的家境也有关系。我出身贫寒,家境不好,家里没有什么钱供我结交朋友、大吃大喝。常言道——朋友多了好办事,可生活中真正的朋友有几个?好的朋友,一个都难求;而不好的朋友,再多也没用。经常一起吃吃喝喝,大酒大肉,贫困的家庭真的承受不起。正所谓‘酒肉朋友’,没有酒肉,何来朋友!”我从小本不爱多说话,贫寒拮据的生活更使我的内心变得脆弱而“警惕”。我不敢多交朋友,不敢和陌生人打交道,在支配钱方面更是万分小心谨慎。我想把自己隐藏在相对封闭的小天地中,用“隔离”的方式来保卫自己,保卫那看似坚强实则弱小的心。

 “当然,从中也可以看出我的不善交际、独来独往。但是,为了生存,为了生活,我拼命强迫自己,要勤张口,多交流,要走出去,交朋友。我要努力改变自己,要把我阳光、热情的一面展现出来。我常常对自己说,外面的世界不可怕,甚至很精彩,你要走出封闭的空间,走到热闹的人流中,去接触那些不熟悉的或者不很熟悉的人。相处的人多了,你才会发现他们的可爱,发现他们身上的不同个性,同时也会发现倾听和交流的背后其实蕴藏许多珍贵的东西。人必须要学会适应,否则将会被世界淘汰。现在,我慢慢地学会改变自己,但我知道,我所改变的都是表面的东西,那从小沉淀在血液中的、凝聚在骨子里的,我还很难改变。但不管转变多少,我都一直努力着。你们所看到的,都是我一直想改变后所表现出来的东西,而我的另一面,我不想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来!”这些话,我很少和家人讲,几乎不和同事讲,但面对着她们,我竟然把积聚多时的心里话流水般地讲了出来。和这这两个热情阳光的女孩子在一起,我有一股说不出的欢畅。

“经常和大家开开玩笑,聊聊家常,除了能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也能使自己的心胸更加宽广,心情更加舒畅。同时,有些精彩的语言需要大脑在极短时间内进行思考、筛选、锤炼,这也能提高大脑的灵活性和思维的灵敏度,对提高语言表达能力也很有好处。交流得多了,还能品味到生活的乐趣,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许多魅力。”我侃侃而谈。

她们认真地听着。停了一会儿,雪舞慢腾腾地说:“听了你的话,感触真的好多。我的性格也不够外向,看来,以后我也要走出去,在大自然、大社会中多与人交流,去体会生活的可爱,去感受世界的精彩!”

聊了一会儿,雪舞忽然问道:“阿辉,我觉得你在许多方面都十分出色。但你在聊天时多次提到自己家境贫寒,你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上次我问过你,你好像没有回答。”

“我……”我一怔,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们实话。此时春莹和雪舞都睁大了眼睛,满怀期望地看着我。我想了下,觉得还是先不告诉她们实情,我怕她们打破沙锅问到底,把我的那些不光彩的家底都兜了出来。“额……农村人,没有工作,不提也罢!

听我这么说,她们似乎有些失望。春莹把笔和本子整理好,放进了一个塑料袋里,说:“我们也是农村人呀。农村人怎么了,你好像有些鄙视呀!”

“不是。”我赶忙说道,“不是鄙视,是自卑。因为……”我停了下,看了看她们,说:“算了,还是不说了。或许以后你们就会知道的。”看着她们有些好奇的眼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眼下真的不想把父亲早逝、母亲多病、家徒四壁的现实告诉她们,也讲不出口。

春莹似乎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她那漆黑而明亮的眸子轻轻一转,然后微笑了下:“今天的备课任务算完成了,其他的明天继续。”

雪舞“哇”地叫了起来:“晕死,光顾着和你们聊天,忘记抄东西了。呜呜,晚上回去得继续加班加点了。”

我们呵呵地笑了起来。


  
上一章:二 2
下一章:二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二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