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二 1
发表时间:2016-10-17 点击数:149次 字数:

                                

                                 1

早上我去乡里开会,回到学校时已经是第一节下课了。一到办公室,就听到国敏和绍影在议论什么。看到我来了,绍敏就喊了起来:“阿辉,林坤都买手机了,你呢,什么时候买呀?”

“是么?林坤买手机了?”我很是惊讶。那时候,手机是奢侈品,有手机的人不是很多,谁要是买手机了,在小单位里那就是个爆炸性新闻。

“是啊,昨天下午买的,三星牌手机,真好看。你去看下呀,我们都看过了。”国敏说。

我想去找林坤,可他不在办公室。

“林坤呢,他在哪?我想看下他的手机。”我有些迫不及待。

“对,看完之后也去买个。都当教导主任了,也不买个手机。万一开会时联系不到你怎么办?”绍影笑了起来。

这时,林坤和春莹从外面笑谈着走了进来。林坤的腰部挂着一个鼓鼓的黑色小包,包中躺着一个黑色的东西,有一根几厘米长的天线露在外面。这应该就是他刚买的手机了。

我忙跑了过去,拦住了他:“哇,我们学校的财神爷买手机了,快借我看下。”当时的手机都不便宜,能买得起手机的真可以称得上是“财神爷”了。

“什么财神爷,买了个手机后,我就是穷光蛋咯。”说着,林坤慢慢拉开腰间的小包扣子,用右手手指紧紧抓住手机的机身两侧,然后慢慢放进左手,贴在掌心,看了下,再递给了我。

这个手机,除了屏幕略显灰色,其他的通体漆黑。机身长十多厘米,左边头部有根细细的天线;屏幕不大,但很精致,屏幕下面的数字键被一个小翻盖包住,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这个手机没按键呢!看着这么精致的手机,我竟有点爱不释手,拿在手里倒过来翻过去,反复打量着。

“哇,看阿辉的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春莹双手搁在身后,一直看着我笑。

我有点不好意思,忙把手机递给林坤,说:“真好看。多少钱买的?”

“三千五百多块钱。”

三千多块钱呀!我一个月的工资才七八百,这样一个手机得花几个月的工资呀!我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要是几百块钱,我说不定还能咬咬牙买个,可这么贵,打死我也买不起。

“自己一个人去买的吗?”我接着问。

“不是,昨天下午和经元一起去的。在球山街上转了好几个钟头,终于在一家三星专卖店里买了这个。”林坤说完,对着手机屏幕呵了一口气,然后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巾在屏幕上轻轻擦了擦。

“阿辉,你也当回财神爷,去买个这样的手机呀。”春莹继续看着我笑。

“好贵啊,我可买不起呀。”买这么贵的手机,我想都不敢想。

“贵吗?”林坤把手机放进小包里,抬起头,有点不以为然地说,“我和经元找了很久,最后在经元的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才买了这款手机。虽然它不便宜,但质量很好,你看这外壳——”他又把手机从小包里取了出来,右手紧握着,左手指着那手机壳,“这可是纯用金属做的,相比其他的塑料壳,它可硬多了。它最大的优点是耐摔,听说从楼上摔下来,它都不会坏!”他又把包住按键的小翻盖轻轻翻开:“它还有其他手机没有的识别主人语音的功能——就是我不用按数字键,只要在翻盖这里说下我已经存在手机里的经过我专门设计的电话号码,它就能自动打电话过去。”然后,他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你们听,我要打电话了。”顿了下,他提高了声音:“云川小学——云川小学——”

一两秒钟之后,隔壁校长室的电话就“嘟嘟”地响了。林坤马上把手机翻盖合上,隔壁的电话声也戛然而止。他又用纸巾把手机外壳擦了擦,轻轻放入了小包里,说:“昨天晚上我已经把我们学校的电话号码存进了手机,还对它进行了语音识别设置。今后如果我想打学校电话,就不需要按数字键了。”

如此一演示,我们就更加羡慕了。国敏 “啧啧”称赞道:“一分钱一分货,这么高的价格,肯定是好东西。可惜没钱,只能干眼红了!”

林坤“嘿嘿”一笑:“我也没钱啊,可看到这么好的东西,就忍痛买了。几千块钱,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我更是惊羡得不得了,可这么高的价格对我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我想:等我以后有钱了,我也要买个这样的宝贝来看看,也要当一回“财神爷”……可目前对我来说,这只是梦想而已。

中午吃饭时,大家都在谈论着手机这个话题。话题的主讲者当然是林坤。他津津有味地介绍着自己手机的特点、用法以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手机的知识。听着听着,不知道为什么,想拥有一部手机的念头悄悄钻入我的心头,而且越来越强烈。我突然觉得,拥有了一部手机,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也就提高了不少,特别是像林坤这样的高档的手机。

我默默地听着,默默地吃着。然而食不知味,林坤的手机好像不停地在我的眼前晃悠着,晃得我的脑子都停止了思维,定格在对手机的渴望之中了。

吃完饭,我第一个走进了办公室。我感到有些累,就趴在桌子上,想小睡会。刚眯下眼,门口就传来春莹和雪舞“叽叽喳喳”的嬉笑声。我抬起头,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

“阿辉,你怎么了?这么没精神!”春莹有些关切地看着我。

“没……没事……”我直起身,坐在位置上。其实,刚才吃饭时那极想拥有手机的念想现在已慢慢淡化了,我知道,在现实前面,任何的奢望都只是徒勾欲望的幻想,既然无法实现,多想何益?想开了,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杂念牵绊了,人也就放松了。可人一放松下来,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疲倦。

雪舞坐了下来,面对着我,很认真地说:“阿辉,我觉得你应该买个手机了。你看,经元和林坤都已经买了,校长也有了,你还等什么呀。现在的传呼机有点过时了,别在腰间没手机那么大气。像你这样的大高个,要是再有个手机搭配起来,就更帅气,更潇洒了。”

校长的手机是全乡统一发的,说是为了方便联系,他本人只出一半的钱。

“是么?”我想了想,说,“真正的英俊潇洒不是靠外在的东西去堆积起来的。你看我俊男一个,还需要手机来点缀吗?”说完,我故意笑了笑,但笑得有些牵强。

“切!”雪舞故意夸张地啐了声。

“手机只是语音交流的工具,只要能通话就可以了。有些额外的功能,我觉得没必要。林坤的手机,价格太贵了,虽然有些功能很诱人,但不实用。阿辉,你说呢?”春莹说完,还反问了我下。

春莹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是啊,实用的东西不一定花俏,花俏的就不一定实用。再说,三千五百多块钱,这样的价格一般人真的承受不起。反正,我是买不起。”我道出了实情。

“我们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工资,却要买几千块钱的东西,真的挺奢侈的。”春莹拿着水杯,走到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不过,现在市场上的诺基亚手机,只要一千来块钱,质量也很好。前几天我的表兄买了个,它的功能没林坤的多,但质量不会比他的差,只是样子不是特别好看。如果不介意外形的话,你可以去买个,这样与别人联系就方便多了,再不用整天往电话亭跑了。”她说完,喝了一口水。

我不禁心里一动。

“要不,什么时候我们带你去看看?”雪舞看着我有些想往的样子,忙不迭地说,“春莹的一个亲戚是卖手机的,听说他那里的东西物美价廉,每天顾客都络绎不绝呢。”

“也不一定要去那家店买的。”春莹说,“你要是有空,可以到镇上的一些手机店里去看下,找找诺基亚3210这种款式,看哪家店最便宜,再去砍砍价。现在的这款手机一般都是行货,买过去的人都说它物有所值。”

我点了点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买呀?”雪舞用双手托住下巴,上半身靠在桌子上,一双如丹凤的大眼睛盯着我。

“哎呀,我说雪舞,是你买手机还是阿辉买手机啊,看你比他还着急呀。”春莹笑着说。

雪舞马上吐了下舌头,不说话了。

我也笑了笑,心想:“现在没钱,等什么时候有钱了,我一定要去看看。”突然间要拿出千把来块钱,这对我来说确实不是简单的事情。

下午放学后,我改了会作业,本来想回家的,忽然,我有了去球山镇看看手机的冲动。我急忙走下楼,骑起我那辆破车往球山镇方向赶。我想看下春莹说的这种手机的款式、价格,是不是真像她说的“价廉物美”,当然,今天肯定是不会买的,因为身边没带多少钱。

到了球山镇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大街上,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发出了柔和的白光,使夜幕笼罩的街道显得既明亮又洁净。远远望去,这些通明的路灯,像一个个水晶球高悬于房前的半空中,正整齐划一地注视着过往的行人和车辆。目力所及,白色的亮光星星点点,若隐若现,仿佛顽皮的小眼睛一眨一眨地泛着亮光。

我骑着车,沿着街旁的店铺慢慢地闲逛着。走过最繁华的人民路,就是球山公园。公园虽不大,却是本镇的中心地点,这里绿草如茵,树木葱郁,几条弯曲的石子路穿插其中。每天清晨和夜晚,一群群上了年纪的大妈大娘们就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伸展着胳膊,扭起了腰,练起了各自的健身操,欢乐的声音瞬间向四面八方传递……

公园的前面,就是卖手机的地方。这里的店铺装修得都很豪华,高大的广告牌上写满了各种手机的品牌和类型,其罗列出来的的手机的样式、特点各不相同,令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我不知道该进哪家店去询问,只觉这里每一家店面都华丽逼人,有一种高高在上,让人望而却步的感觉。我仿佛有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该问谁,怎么问,问什么,傻愣愣地把着车,站在街道中间。我很少接触过手机,根本不知道现在手机的行情和价格,也讲不出手机的品牌和优劣,我怕询问时因什么都不懂会出丑,所以不知道该进去还是离开。正在我犹豫不决时,两个熟悉的身影从一家手机店里走了出来——是春莹和雪舞。

“阿辉,你怎么在这里?是来买手机吗?”雪舞一下子看到了我,她走了过来,兴高采烈地问我。春莹也看到了我,向我俏皮地笑了笑,然后走了过来。

“不是。我刚好路过这里。”我慌忙解释。我是来看手机的,不是来买手机的。我觉得只看不买,是件挺难为情的事。

“路过这里?你想去什么地方呀?”雪舞继续问着。

“我……去亲戚家。”我随口说道。

“哪个亲戚?去过了吗?”雪舞看着我,目光中洋溢着热情,让我不得不回答。

“刚刚去过了。”我的声音很小。可她们两个在这里出现,我是非常的意外:“对了,你们也来看手机吗?”一个“也”字一出口,我就后悔不已,好在她们似乎没察觉。

“我们呀,是来看手机的。”雪舞看了我一眼,又和春莹相视一笑,说,“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我们在逛街。春莹说你挺喜欢手机的,我们就来这看下,想问下诺基亚3210的质量和实际价格,好让你心里有个底。没想到这么巧,竟然碰到了你。”

我一听,心里暖洋洋的:“谢谢了,让你们费心了。”

春莹微微一笑:“都是同事,谢什么呀;再说,我们也是顺路,举手之劳而已。怎么样,都到了这里了,进去看下手机吧?”

我不好推却,停了车,跟着她们来到刚才她们问过的那家店里。春莹指着门口玻璃柜台中的一部手机对我说:“我中午说的就是这款手机,你觉得怎么样?”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这是一部灰色的直板手机,屏幕很大,机身略有些向内凹进,比林坤的手机长些,也宽些,但没他的精致。我看了它的标价——1080元。

“这手机不是很好看,但很耐用,电池的待机时间也很长。现在好多人都买它。”春莹在旁边介绍着。

我本来想问能不能再砍砍价,但在女孩子面前,我不好意思说,就点点头:“还不错,手机只要耐用好用就可以了,外形并不重要。”

雪舞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这家店是春莹的亲戚开的,刚才春莹和老板聊过了,可以用最低价——960元购买,这个价格其他的店里是买不到的。你什么时候想买的话,就提前春莹说下,她让老板以这个价格卖给你。”

我一听,大喜过望,九百多块钱,我想还可以接受的。我很感激地看着她们说:“麻烦你们了。你们帮我这么大忙,我请你们吃点东西吧!”

春莹“呵呵”一笑:“别呀,我们没做什么。天晚了,我们得回去了,不然老爸老妈又要唠叨了。你也该回去了,再晚点连饭都没得吃了。”说完,挽着雪舞的胳膊,走出了这家手机店。

“难得碰到你们,吃点东西吧!”我想留住她们。

“真的要请客,等手机买完后再说哟,现在先欠着。”雪舞说。

“那——”我不知道该放她们走。

“快回去吧,等下太迟了,家里门锁了看你怎么进得去!”春莹甜甜地笑了下,接着向我挥了挥手,就和雪舞一起走了。

我也只能挥挥手,然后骑上车往回走。明朗的夜空中,一轮杏黄色的圆月正悄悄地从灰色的云层中溜了出来,它露出迷人的笑脸,把宁静而温柔的光芒洒向大地,还在我的身后留下了一道不长的影子……    


  
上一章:一 10
下一章:二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二 1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