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一 3
发表时间:2016-10-14 点击数:131次 字数:

3

农村学校的开学报名工作不会像城镇学校一样,一两天就可以完成,它是一场持久战,至少要持续五六天。这里的家长都知道,迟几天来报名,可以捏造几个理由来减免甚至拖欠些学费,虽然学费也就那么点钱。

转眼间到了95日,报名工作进入了扫尾阶段,各班只有个别学生没来了。昨天晚上下了半夜的大雨,今天早晨凉快了不少。前些天那让人心烦气躁的腾腾暑气像被谁打包走了似的,说没就没了。路旁的杂草上,一颗颗晶莹的水珠,仿佛颗颗纯净无瑕的宝石,正微微闪着透亮的白光。偶有微风吹过,不少的水滴就从树枝上簌簌滚落下来。熬过了一个炎热的暑假的我们,真盼望凉爽的秋天早点到来。

早上七点不到,学生就陆陆续续地过来了。歇了两个来月,学校对于他们来说,既熟悉又有点陌生,新的学期,新的知识,还有许多尚未发生的新鲜的事情,都在等待着他们。所以,他们十分兴奋,在校园里走走跳跳,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寂静了一个暑假的学校,又重新迎来了它的小主人们,变得人声鼎沸,热闹异常。

为了给老师排课,我六点多就到校了。现在学校里五个班级,有八个老师(但子元老师例外,他再过半年多就要退休了。上头规定,不要再让他担任实际的教学工作。不过子元老师说了,他舍不得离开学校,舍不得离开大家,要我安排几节技能课给他。我准备让他上两节美术课,同时负责每天教师值日工作的管理,当然,也做一些适量的后勤方面的工作),还少一个人,我昨天已经叫校长去安排代课老师了。一般来说,小学阶段,一年级和毕业班是最重要的,一年级基础夯实了,后面几年教起来就轻松了;而毕业班关系着学校的声名荣誉,要是毕业考学生成绩考得不好,整个学校都会觉得丢脸,而那些可恶的家长更会在校外指点点点,恶言恶语,让你听了都抬不起头来。

我定了个初步的想法:春莹是个女孩子,适合与刚入学的小朋友打交道,可以任教一年级;经元继续带毕业班;国敏、林坤和我分别接二至四年级语文;校长教了好多年的五年级数学,经验丰富,猜题水平挺高的,就和经元搭班吧;绍影的数学教得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有多次任教低段数学的经历,我本来想让他教一二年级数学的,可是想想,心里忽然有些不安,不知道还没来的这个老师,有没有教学经验,能不能认真教书,会不会出什么状况,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绍影教一年级和明年就是毕业班的比较重要的四年级;剩下将要来的代课老师,就教二三年级的数学吧。初步思路既定,我就开始安排每个人的功课。

不久,大家也都到了,我们就在校长室临时开个教学工作会议。会上,我讲了自己的想法和每个人的功课安排,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我又宣布了一些老师的技能科的兼职工作,春莹由于是女孩子,又学过钢琴,我就让她兼教几个班的音乐。

任务布置完毕,我问:“校长,另外个代课老师,你找来了吗?”

校长从衣兜里拿出一包香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前几天我已经找了一个了,可是今天早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不来了。你们谁能帮忙找个吗?”

校长烟瘾很重,一天要抽好几包香烟,校长室里经常烟雾缭绕。有趣的是,除了他,我们都不会抽烟,也很讨厌抽烟。好多次,我们走进校长室,看到里面乌烟瘴气的样子,就忍不住埋怨几句,当然也少不了说些戒烟的话。久而久之,他就很少在办公室里抽烟了。有时烟瘾来了,就拿香烟放到鼻子前闻闻;实在忍不住了,就踱到校外的马路上独自一人吸个够。

子元老师发急了:“既然说定了,怎么又反悔了呀!现在临时去哪里找老师呀?你没问他什么原因吗?”

校长把香烟放在了桌子上,看了春莹一眼,说:“他说这里的村民不是很友善,心里十分的担心。我讲了好多安慰的话,还是没什么用。”

说实话,这个村的村民是挺让人头疼的。平时讲话时,嘴巴里总少不了粗话脏话;有些年轻的,还喜欢动手动脚,无理取闹,甚至打架滋事之类的也时有发生。这里民风粗野,自以为“拳头能说明一切”,所以许多人都对他们敬而远之,“惹不起,只能躲得起”。我忽然明白了校长看了春莹那一眼的含义。

子元老师立刻不说话了。他是本地人,对村民的不良风气更是心知肚明。有时他也会在我们面前发牢骚,说村民如何的野蛮,如何的令人讨厌,但是他也无可奈何。一时间,办公室里没人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经元开口了:“大家再去物色下人选吧,争取在今明两天之内找到合适的人来,要是再拖下去,学生的功课就会受到影响,这些村民又会说三道四了。”

大家都沉默着。每个人都知道事情的急迫,可又没什么办法——一时之间,到哪里找合适的人呢。校长环顾了一圈,又拿着香烟往鼻子前闻了闻,似乎这小小的香烟能给他带来什么好的主意。

春莹站在门口,后背靠着墙,两只手交叉着放在身前,右手的食指轻轻拍着自己的左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她直起身来,有些怯生生地说:“我可以推荐个人来吗?”

大家一听,可高兴了,沉闷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校长忙说:“好啊,我们正为这件事发愁呢?快说说,这个人哪里的?”

“她是我的邻居,也姓周,是学会计的,现在在她爸爸办的厂里当出纳。白天她应该没什么事,等下我打个电话给她,看来不来!”

校长站了起来:“来来来,现在马上打个电话吧。”说着把桌子上的电话机往外面移了下。

春莹走了过去,拿起电话,按起号码——“喂,是雪舞吗……”原来她要找的人名叫雪舞,好优雅的名字。听其名字,应该也是个女孩子。

几分钟后,她挂了电话,给了我们一个安心的答案:“她要来,不过得后天。”

校长用手敲了敲桌子,说:“太好了,我们学校这艘船又可以扬帆起航了。这几天大家辛苦了,中午学校食堂先不开伙,我们在校外的排档吃饭,学校公费支出,当是这些天大家努力工作的补贴。”

“嘢!”我们欢呼起来。

子元老师拍拍春莹的肩膀:“中午能在外面吃饭,春莹可得记首功呀!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多敬她几杯酒哦。”

春莹一听,有些慌了:“别啊,我不会喝酒。你们可不能欺负我。不然,我以后再也不敢多嘴了。”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早上进行了始业教育,下午照惯例放半天假,名义上依然是下村劝生。中午,我们都集中在村外的一家小排档里。由于紧挨云川村,大家都化整为零、偷偷摸摸地出发,以免被一些难缠的村民发现。

中午的菜比较丰盛,大家吃得非常开心,因为下午放假,大家就喝了一些啤酒。

校长站了起来,说:“按照我们学校的传统,工作时大家要尽心竭力,喝酒时要敞开胸怀。以前的老校长曾说过——喝酒要喝个够,爱你要爱个疯。下午没有上课,请大家不要有所顾忌,都尽情地喝。”每次喝酒时,校长都会搬出这句话来鼓动大家,今天也不例外。

春莹马上把酒杯倒置在桌上:“校长,我不会喝酒。我喝点饮料,可以吗?”

校长呵呵一笑:“谁说女孩子不会喝酒的。有一次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下午吃饭时,我们学校以前的一个女老师,硬是用白酒把那几个领导给喝趴下。从此,我们学校就酒名就远扬咯。你就不要推辞了。再说,今天你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不喝酒呢?”说着,伸手要把她的酒杯拿过来倒酒。

春莹马上用两只手按住酒杯,苦着脸,脸上现出十分惊惶的神色:“校长,我从小到大滴酒不沾,真的。我对酒有过敏,喝一点酒就脸红,然后呕吐。我真的不能喝酒的。”

子元老师拉了拉校长的衣服,劝道:“算了,她是女教师,既然不想喝,就算了。在座其他的都是男人,可不要像女孩子一样扭扭捏捏呀!”

校长听他这么说,就坐了下来。

我开了一瓶啤酒,给他们每个人倒满。倒完后,我对春莹说:“春莹,啤酒没什么酒精度,喝几杯没关系的。不信,我给你倒一杯试试。”

有几个人听我这么说,也附和着:“喝一点试试吧。难得今天大家这么高兴,喝一点绝对没关系的。

春莹上半身斜趴在桌上,双手更是紧紧按住酒杯,带着点哭腔说:“我真的不会喝啊。阿辉老师,别人都没说什么了,你可不要起哄啊。”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双眉轻轻地皱了下,脸上流露出乞求和一点点哀怨的表情。

这神情,像电流一样麻了我一下。我一愣,慢慢坐了下来,把接下来想要说的劝酒的话缩了进去。

子元老师举起了酒杯,说:“来,我们干一杯。”然后对着外面喊:“老板,麻烦拿几瓶饮料给这位女老师。”

我喝了杯中的酒,心里有些不安。我偷偷看了春莹,没想到她这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睛眨了眨,笑了一下,就从老板手里接过饮料喝了起来。

我也咧嘴笑了下。当然,刚刚有些不安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酒桌上,大家天南地北谈论起来,唯独春莹默默坐着,从不做声。她有时会放下筷子,两手轻轻搭着桌沿,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家的交谈;有时会靠在椅背上,头略低着,若有所思。 

我们杯觥交错,喝得面红耳赤,讲得不亦乐乎。

十多分钟后,春莹站了起来,说:“老师们,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明天就要开始正常上课了,我想先回学校备下课。”说完把挂在椅背上的手提包拎了过来,站起了身。

子元老师道:“你都没怎么动筷子呀!多吃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春莹把椅子往旁边移了下:“我已经吃得很多了,你们慢吃呀。”说完向我们挥了挥手,就轻轻往外走去。

子元老师喊道:“这里离学校远,你一个人小心点啊。”

“知道了。门外飘来了她轻柔的声音。

经元喝了一杯啤酒,咂了下嘴巴,说:“真是一个斯文的女孩子。没有女朋友的,你们可要花点心思咯。”

大家都向我和林坤这里看来。

我举起酒杯:“来来来,我们痛痛快快地喝酒吧!我敬大家一杯呀!”

“怎么,想转移话题?”国敏笑道。

“我举杯敬你们,你们不喝?”我“反击”道。

“这个阿辉!”国敏和大家一起,端起了酒杯,把酒喝了下去。

“说真的,阿辉,林坤,送到眼前的美女,难道你们都不心动?”国敏继续说道。

“我……我肯定没戏,大家看阿辉的本事吧。”林坤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

“我更没戏。”我忙说,“人家来自城镇,是见过世面的人,各方面的条件都那么好,我们怎么能和她相提并论呀!还是别把我们放在一起开玩笑了,说多了会让人笑话的。”

“这两个人,还没开始行动就打退堂鼓了。哎,真不像个男子汉!”国敏故意叹了口气,“哎,要是我还没结婚,再年轻几岁,就好了!那我呀,肯定会拼了命地去追春莹。”

“怕什么呀!刚出校门的女孩子,没那么多花花心肠的。你稍微花点心思,就能把她骗到手了。”绍影摆出了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女孩子么,就是靠哄、靠骗的。我家附近有好多年轻人,家境都很一般的,结果都追到了比自己条件好的老婆了。追女孩呀,就得厚脸皮,花心思。平时看你们两个胆子都蛮大的,怎么一到重要时刻,就跟个小女人似的了。这样可不行呀,追女孩子会吃亏的!”

我们都不敢说话了。

“慢慢来吧。”经元喝了一口酒,“现在彼此都还不大了解,他们可能还没想那么多。等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春心大动了。到那时我们再帮他们出谋划策、指点迷津吧。”

大家都笑了。

子元老师给每个人发了一瓶酒,说,“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大家只管喝酒吧。谁今天喝的酒多,就说明谁今年的工作会认真负责!喝酒的态度和工作的态度是一样的哦!来,干杯!”

于是,我们的酒杯就又纷纷碰在了一起……


  
上一章:一 2
下一章:一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一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