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一 2
发表时间:2016-10-14 点击数:149次 字数:

2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昨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觉,脑子里老有什么影子在飘动着,具体是什么,我又不清楚。想想今天学生要来报名,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好,我一喝完了粥就往学校里赶。

到了学校,太阳还没升起,金灿灿的红霞铺满了天际。云霞四周,一些层次分明的白云,呈不规则的形状,将云霞团团围住,似乎想罩住即将喷射出来的闪闪金光。

我刚把车子推进校门,就听到后面传来甜甜的声音:“老师,早啊!”

我一回头,看到春莹也正骑着一辆车,停在校门之外。可能是我走得太急,竟没发现她在后面。她骑的是一辆崭新的蓝色女式车,车身擦得锃亮,相较之下,我这辆好久没洗过的、除了铃声不响其他什么地方都响的男式“老爷车”显得那样的破旧,它好似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站在一个衣着鲜亮的公主旁边,那么的格格不入,落魄不堪。我忽然有种自惭形秽的脸红感觉。

“现在才六点多。你来得好早啊!”我说。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想早点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熟悉一下环境,了解下工作内容。”她说着下了车,扶着车把。

我定睛看了她一下,她今天穿着件黄中镶花的连衣裙,裙子下摆挂着些浅红色的丝线,脚上蹬双米黄的中筒高跟凉鞋。

我们把车子推进了小礼堂的檐下。

“老师,我的办公地点在哪里,你知道吗?”春莹轻声细语地问道。

“在楼上,我带你上去吧。”

“哦,那有劳你带路了!”她讲话时吹气如兰,让人不由得想和她挨得近一些。

我带着她上了楼。

“这里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是校长室,另间是我们办公的地方。”

我打开左边这个办公室的门。

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正中间的六张办公桌,两张两张面对着摆放着。我的桌子在最里靠墙的窗边。我对面的桌子以前是一个代课老师用的,他今年不来了。 

“你就暂时坐这里吧。需要什么,等下跟我说。”我指了指那张桌子。

“好!”她走到了我给她指定的位置上。

“你先别着急坐下,这里两个来月没动过了,很脏的。”我生怕她会坐在满是灰尘的椅子上。虽然我知道,女孩子们一般是不会看都不看就坐到陌生的地方的。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弯下腰,撅起嘴巴对着桌子轻轻一吹,一些细小的粉尘马上就向上面飘了起来。

“很脏吧!”我感到有些羞愧——春莹第一天来上班,办公室却这么脏兮兮的,多丢人!

“灰尘就会欺负人的,它们看到哪个地方没人来了,就会堂而皇之地把它霸占了,直到主人来了为止。”春莹微笑着,“对了,老师,我想看下一年级的教材和参考书,现在有吗?”

“叫我名字吧,叫老师太生分了。看书不急的,等我把办公室收拾了再说吧,不然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呢!”

我想找些东西来打扫办公室,这时楼下响起了停车的声音。

“又有人来了。”我笑着说,“没想到大家都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是我最勤劳呢!”

我到走廊上看了下,原来校长和经元到校了。他们正边谈论着什么边往楼上走。我们有两个来月没见了,虽然昨天开会时有碰过面,但没坐一起,就少有交谈。现在,我有些兴奋,很想和他们聊聊。

“校长,经元,你们这么早就来啦!”我喊了起来。

“你更早呀!”经元举起手臂,向我打了个招呼。

我想走过去迎接他们。忽然,办公室里响起了“沙沙”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办公室里尘土飞扬,原来春莹正拿着扫把在扫地呢。我忙捂住嘴,打开了办公室走廊边的窗户。她也抿住嘴巴,拿着扫把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啊,忘记洒点水了。”

“你好勤劳哦!等下我来吧!这个地面好久没扫了,灰尘很多,稍微一扫,它们就满天乱窜的,太顽皮了!你刚来,别急着干活,这些脏活累活就让我们男人干吧!”

“没事啦。现在没什么事做,正无聊着呢,刚好看到办公室里有一把扫把。”

这时,张复成校长和经元走到了跟前,我忙作介绍:“校长,她是我们学校今年分配的新老师——周春莹老师。”

校长伸出了手,展颜笑道:“欢迎欢迎,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女老师了。”春莹连忙把扫把换到左手,然后伸出右手,和他握了下。她似乎不习惯这种握手的欢迎方式,伸手的刹那,有点不知所措,不过马上笑了笑:“谢谢校长,希望你们多多关照。”

校长看了我和经元一下,说道:“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对你照顾有加的。你教学有问题找阿辉,生活有困难找经元。他们一个管教学,一个管财务。要是他们解决不了,就来找我,我们肯定会让你感受到这里的温暖的。你可要安心呆在这里哟,不要时不时就想往其他学校跑。你会发现,天下所有的学校,这里是最温馨的,虽然它不漂亮,也不热闹。”

我今天才发现,我们这个长得有点老土的校长,有时讲话好有水平哦。

校长接着跟我说:“你好好考虑下,春莹老师今年适合教哪个班。在分配教学任务时要注意下分寸,她是新来的,和其他的老师要区别对待,不要让她一来就害怕得想离开,否则,我拿你是问。”他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其中还夹杂着本地的闽南腔。

我故意立正了一下:“报告首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这时,经元拉着我的手,说:“我已经带来了一些教学用具,你去看下吧!”

“哦!”我跟着经元走去。

走到一楼,他用肩膀顶了我下:“这个女孩子怎么样?”

“很清秀很可爱!”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是呀,真好!这可是个好机会,要加油哦。”经元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经元大我一岁,是我们乡教育界里最英俊的教师,一米八的个头,酷似影星黎明的面庞,走到哪里都有极高的回头率。在学校里,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工作之余,经常坐在一起聊天,而且无话不谈。今天的五月分,他刚订婚,女朋友是乡卫生院的干部,长得挺漂亮的。喝订婚酒时,我还开玩笑说:“你真幸福,娶个老婆工作又好,人又漂亮,真是让人妒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也长得这么帅,过不多久肯定能遇到个美女的,只是桃花运没到而已。下次叫校长他们去物色下,争取找个‘精品’给你。”当时我只哈哈一笑,没把他的话往深处想。

经元又附在我耳边道:“你放心,我们会为你们创造机会的,不过你也要努力啊,如今有正式工作的女孩子越来越少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千万要珍惜呀。”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下,就去整理教学用具了。

难道她真的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了这个念头。但我随即苦笑了下。

这个夏天特别热。都已经步入九月份了,还是让人感到酷热难忍。整理完学具,汗水早已经在我身上横行肆虐了。我走进厨房,用毛巾擦了擦汗,就提着一桶水往楼上走去。我得去帮春莹洒水扫地。

刚进办公室,只见地面已经扫得干干净净了,上面还洒了些水。春莹正在用抹布擦桌子。桌子上有一小桶水,但已经像油墨一样黑了。我真有点不敢相信,就这点时间,打水,洒水、扫地,她这个女孩子竟然能一气呵成,全部解决了。

“你都快做完了?”我十分惊愕地看着她,“我还想帮你呢!”

她笑笑,没有说话。

我把刚才提来的水桶提到桌上。

“你这桶水已经脏了,换一桶,我帮你倒掉。”我换下了她那小桶水,把脏水倒到楼梯边的垃圾堆上。

倒完后,我搓了搓手,想帮她擦桌子,可办公室里一时又找不到布。我又看了看她。她的脸红扑扑的,鼻子旁边闪着些非常细小的汗珠。她一只手擦桌子,另一只手拿着纸巾,当脸上有汗水冒出时,她就立即用纸巾轻轻擦去。左边的头发上,一些不显眼的灰色的小粉尘悄悄地粘在了那里,就像洁白的水面漂着几片不起眼的灰黄的树叶。

“让我来擦吧,你歇歇。”我又无意地瞥了一眼她的头发。

她好像也注意到了什么,就用拿餐巾纸的手在头发上轻轻拂了拂,然后把布放在水里,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那谢谢了,我先下去洗把脸。”

我走了过去,把布在水里拧了下,继续了她的工作。她对着办公室看了一圈,又看了我一下,就匆匆下楼了。

我随便擦了擦,就把布挂在窗户槽上,倒了水,把两个空水桶提到楼下。

不久,子元老师,林坤、绍影、国敏他们就陆续来学校了。大家和春莹互相介绍了下,就到办公室准备开学报名工作。

子元老师和经元与校长3个人在隔壁校长室办公,我这个教导主任率5个老师在这个办公室工作。楼下那个办公室里也放着几张办公桌,只是没那个老师愿意下去,后来那个办公室就当播音室兼储物室用。

林坤他们一进办公室就大声喊了起来:“哇,好干净的办公室啊!阿辉,是你干的?”

“主要功劳是春莹的,我只不过帮点小忙。”

绍影说:“我想也是,你应该不会这么勤劳。春莹,两个多月没清扫了,地上、桌上的灰尘肯定有三尺厚了吧!”

春莹婉尔一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

国敏用手在自己的桌上擦了擦,忽然“咦”地一声:“阿辉,我这张桌子是你擦的吧?”

我有点奇怪:“怎么了?”

他叫道:“你看看我的手指,全变黑了!”

“是么?刚才没擦干净?”我挠挠头。

“我明白了,里面的桌子,擦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的,肯定是细心的春莹做的。最外面这张是我的,上面还有残存的灰尘,肯定是你擦的。你看自己的桌子擦干净了,就偷工减料,随便应付下了,是不是?”

我还没说话,林坤也喊了起来:“我的桌子也没擦干净。阿辉——”

我嘻嘻一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们想想,免费的事情谁会做的那么完美的?不是很干净的,自己继续。”

绍影“啧”了一声,说:“看看人家春莹,出来乍到,就这么热心、细心、耐心地帮我们擦桌子,阿辉,你可要好好学习啊。”

“我来的时候,闲着没事,闷得慌。”春莹有些羞怯,“而且,只做了这点事,你们不要夸大其词啊。赞扬多了,我会骄傲的。”

“春莹啊,你可真是贤妻良母型的女孩子啊,以后谁要是娶了你,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哦。”国敏说着,瞄了我一下,还悄悄给我做了个鬼脸,似乎说:“这句话可是对你说的哟!”

我瞅了一眼春莹,只见她的双颊霎时就红了。

“我去楼下一年级的教室看下。”她轻声说了句,就转身往外走去。

等她走远了,绍影对我和林坤说:“真是个好姑娘。你们两个年轻人,要抓住机会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哦。”

国敏用手拍了下办公藤椅,赶跑了灰尘,然后坐了下来。“以前,我们农村学校,很少见到女教师来。现在来了一个既漂亮又勤劳的女孩子,真的不容易。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如今你们是近水楼台了,这轮美丽皎洁的月亮可千万别让人抢走了哦!”

国敏和绍影已经二十七八岁了,已经结婚,由于社会阅历比较丰富,我们有什么难解的问题都喜欢向他们请教。可惜,他们是代课老师。

林坤看了我一下:“阿辉比我帅多了,人又高,口才又好,我是没机会了。阿辉,你可要加油啊。”

我有点急了:“我条件哪里好啊。春莹她是从镇上来的,家境优越,怎么会看上我们这些穷人呢?再说,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个了。要是让她听到了,多没意思啊。”

“看看,没胆量了吧?这些话让女孩子听到怎么拉,听到了更好,说不定对好事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哪!”绍影故意提高了音量,“追女孩子就要死皮赖脸,多看看《厚黑学》这本书,就知道该怎么追女孩子了。”

“算了,阿辉和林坤都是脸皮薄的人,我们说话、玩笑还是适可而止吧,别把他们吓着了。”国敏说着,拿出了开学报名需要用的材料。

门外传来了春莹的脚步声,我们就都不说话了。大家开始整理东西,准备报名工作。春莹进来后,问了大家一些开学工作必须要做以及应该注意的事项,我们都做了详细回答。

这时,中心校送书的人到了,我就下楼去拿书了。校长和子元老师已经在楼下帮忙。整理好了书,子元老师对校长说:“校长,我这个亲戚怎么样?”

校长一时没明白他的亲戚是谁,一脸的茫然。

“春莹啊,我刚才不是和你提到过了?”

“哦。”校长恍然大悟,“不错。人长得很标致,有修养,又有气质。”

子元老师说:“是啊。虽然他们家和我是远房亲戚,但这个孩子以前我也没见过。昨天一见,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然后他转头看着我,“阿辉,我觉得你和她很般配啊。”

我一惊,怎么今天大家都爱开这样的玩笑啊。我忙说:“子元老师,这些玩笑就不要开了。我一个农村的穷孩子,她是看不上的。有些话要是被人听到了,大家都会很难为情的。”

子元老师哈哈一笑,就不说话了。校长从厨房里拿出一条抹布,擦了擦手,然后,他扫了我一眼:“现在这个社会,女孩子可没男的多呀。眼光别太高,但也别把自己看低了。我觉得你们两个都不错,可以好好去谈一谈。当然了,子元和她是亲戚,关键时刻或许能帮上点忙的。”

我不敢再说什么。我知道他们都是好心,但所谓人多嘴杂,要是这些话让春莹听到,那多尴尬呀!人家毕竟刚刚过来,万一让人家在同事关系的问题上拉紧敏感的神经,产生戒备心理,那就太不值得了。

我连忙去厨房里洗了下手,匆匆上楼了。


  
上一章:一 1
下一章:一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辉鸿
对《一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