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一百一十九)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7-07 点击数:1573次 字数:

范莎拿起话筒拨下号码的时候几乎不假思索,等到拨到第三个数字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拨错了——她不知不觉又拨向韩冷家的电话。范莎“啪”地一声挂掉电话,然后清醒一下脑子,再重新拨过电话。 
  电话很快拨通了,母亲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范莎不曾料自己在母亲“喂”的一声之后的答话声音竟有些哽咽。这些年来多少回在母亲面前佯作起来的高傲终于在这刻给彻底击溃。范莎听得母亲在电话那头似乎有点手足无措,怕是自己出了什么事地充满紧张。范莎于是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下泪来。只是她止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怕被母亲在电话那头听见。 
  “你怎么了,莎莎?这样吧,你就站在那儿等我吧,我现在打的赶你那边去,今晚就帮你把东西收拾过来到我这来住吧。” 
  范莎没有拒绝,她已无力拒绝。她挂掉电话,立在小超市的门口静静地等着母亲的到来。她的脑海里忽然模模糊糊地就回忆起孩时的一幅场景:踮着脚尖,站在黄昏的家门口边等着母亲下班回来。范莎不能准确判定孩时是否真出现过这样一幅场景。若真出现,又会是在哪年哪月,可这会范莎的脑海里竟忽然全是母亲的身影。她想起自己当初从老家望城逃出门的时候,不正是母亲接纳的自己吗?她才忽然意识过来,原来,一个人最软弱无助的时候,只有母亲是最可靠的。可是,这么些年,她对母亲抱了多少的偏见! 
  母亲乘坐的出租车很快来到范莎站着的小超市门口旁,车门打开了,但车并未熄火。范莎钻进车里,很快就来到曙光小区她的住所楼下。范莎和母亲进屋去拿了范莎日常用的东西下来。范莎离开屋的时候朝里面看了一眼,她想这是不是就与自己住了这么些年的居所诀别,——甚至,是向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曙光小区作别? 
  范莎于是就这样在母亲家里暂且住下了。她每天清晨比在曙光小区提早一小时起床,然后从母亲家里出发,从女人街乘公交车来后滨酒店上班,傍晚便在酒店吃完晚饭再乘了公交车回母亲家里去。范莎知道韩冷每天也要走着这条路的,可是她奇怪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盼望着遇上韩冷。——是的,遇上他又能怎样?! 
  范莎还的确在下班后的女人街遇上韩冷了,那天是她的休息日,也是薪水发放后的次日。范莎和同天休息的母亲一起在女人街逛街,来到了那家范莎与巫斯桦曾在春季时就一起来闲逛过并听从巫斯桦劝诫买下那件“香雪莉”低胸线衫的商场。那件线衫范莎都没穿过几回呢。商场对面那幅巨型的性感广告牌仍高高地矗立着。范莎在夜深人静时幻想过许多回的那广告牌上男女相拥的姿态从来只停留在自己的幻想中。 
  范莎和母亲在这商场某个片区逗留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她感到自己的心剧烈地晃了一下。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韩冷。韩冷不止是一个人,陪在他身边的是那个叫姚莉的女子。之前范莎就已构想过可能与韩冷在这女人街的某个地方相遇的场景。甚至范莎同样构想过韩冷带着姚莉出现自己的面前。这幕场景竟终于如实地在她的眼前发生。只是她没想到这幕场景出现得会这么快,令范莎感到有些猝不及防。韩冷与她四目对视的刹那,范莎感觉到韩冷的眼神甚至脚步有那么刹那的慌乱,但很快就镇定自若地冲范莎礼貌地很轻地点点头,然后等不及范莎的回应,便撇转身背对了她,和那个叫姚莉的女子肩并肩去向别的卖场了。范莎咬着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意识到那个叫韩冷的男人原本是那样地陌生,陌生到叫她怀疑后滨大酒店西餐厅经理是否就是眼前这个人,那个与她通过多次电话的是否就是眼前这个人!他对自己的点头显得多么地虚伪可耻!这大半年来,自己的心就为眼前这个人缰锁着,为所谓的爱、为莫名醋意缰锁着,到头来,这个人跟自己无丝毫瓜葛!——她多巴望着这个人立马就死掉! 
  范莎站在商场原地呆望了老半天,直到母亲一句“莎莎,你在看啥?”范莎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昨天正好发薪水,今天顺便给母亲和弟弟小磊买点礼物。说到薪水发放的事,范莎便感到非常郁闷。因为桔子的擅自离职,几天前马会计造工资表的时候财务经理直接就叫马会计给克扣桔子上月半个月的薪金。范莎为桔子抱不平,找到财务经理说情,不料求情未果,反被财务经理借桔子的离职言及到她收银主管工作各方面的不力而将她狠狠批评了一通。 
  桔子是本月离开的,上个月并没有缺勤。要是鲍总在,桔子上月的薪水无论如何都不会就这样平白给克扣的,范莎也不会遭受那样的批评——范莎心想着,在心里是实实在在对桔子抱以同情了。逛商场时范莎跟母亲大略地提到了这事,母亲也随声附和,千叮咛万嘱咐她工作时要如何认真仔细,并教她如何观察领导的眼色行事,如何跟同事跟下属搞好关系——这些啰嗦的话语放在从前范莎是听不了几句就会打断的,可是这次她耐了性子来听。 
  尽管听从了母亲的教诲,范莎之后在酒店的收银主管工作却越来越感到不能得心应手。她感觉财务经理越来越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经常动不动就借故指责她工作中的不足。每受一次批评,范莎便生一次懊悔,懊悔当初应该只做一名普通的收银员来着。更气恼的是,每次寻班到四楼美容院收银处的时候,美容院收银员徐娟几乎又恢复了最初来后滨酒店时对她的爱理不理甚至傲慢的态度了。而接下来获悉的一个消息让范莎对继续呆在后滨酒店几乎都产生了动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一百一十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