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一百〇四)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6-24 点击数:1673次 字数:

  清晨范莎醒来的时候,桔子早已起床了。因为前几天的调休,这两天桔子得从早上到晚的班。范莎等到许佑明和桔子都出门后才起床。提晚到八点钟的上班时间让她可以从容不迫地去往酒店,去酒店食堂用早餐。接下来范莎直接就去了财务部,处理那些账单、票据之类的事务。然后她又分别去各个餐厅收银处转了转。范莎很快便从对收银主管这一职位的压力感回到一种权力在握的愉快感中来,并且对上官静芳的离职真正感到庆幸了。

  范莎记得今天是韩冷当晚班。她有意选择中午的时间段去西餐厅。韩冷并不在。桔子吃午饭去了,只有新来的收银员徐娟在。徐娟对她的态度像是完全改过来了,范莎的一只脚刚踩在西餐厅入口处的地毯上的时候,坐在收银台内的徐娟就远远地朝她微笑——这在她俩还一块当班的那几天,范莎是从来没有见到的。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令范莎内心不由得更厌恶起这个徐娟,但她还是装作大度地回徐娟一个微笑。而且不可否认,范莎的虚荣心在某种意义上给这新来收银员似带着谄媚的微笑里给填充了。

  范莎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仍没有发现韩冷,桔子跟她打了个照面。范莎也没见到那些平常总聚在一块用餐的主管级的各部门领导。倒是昨天那个工程部主管赵普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来了,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搭讪。范莎本能地对这人感到厌恶,匆匆把饭吃完,然后快步离开了食堂。

  也许是惯性,范莎离开食堂不知不觉竟又迈步走向了西餐厅。她远远看到收银台前趴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心止不住猛跳了一下。是韩冷在跟桔子说话!

  听不清韩冷说些什么,只是那低低的语气让范莎的喉咙顷刻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脑子也似“嗡”了一声。她没有走向收银台去,旋即从西餐厅折向了大厅。她听着自己的高跟鞋在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咯吱”地响。她试图用这响声遮盖内心的不平静。范莎去财务处签到,马会计微笑着向她打招呼。她也向着里面的几个审计员微笑着招呼。然后范莎去了一趟卫生间——这里是许多员工解压的好去处。新来收银员徐娟这时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用一种很乖巧的声音喊了她一声:“范主管!”

  范莎对徐娟机械地笑着。她看着徐娟离开的背影,意识到韩冷定是趁着徐娟上洗手间的空儿去到收银台的。这个花心的男人,不几天前那晚和自己在后滨湖畔的相约又算什么?桔子,桔子!这个女子就像一块心病!范莎焦躁之余,忽然想到什么,于是转身就去员工电梯口。电梯停在八楼,且仍在往上升,范莎等不及,于是转身便向员工楼梯走了上去。

  四楼东面走廊全是客房,西面有一间大的美容院,说白了其实就是按摩院。紧邻美容院旁边的是一间台球室,也由美容院收银员开单收费。此刻的四楼安安静静的,范莎一出楼梯口,便瞥见正坐在收银台内的美容院收银员方红萍。

  “范主管,嘿嘿,怎么又上来了?”方红萍道。

  “得,只有你我在,就别叫什么主管了!”

  “本来你现在就是啊!”

  “你不是想回西餐厅吗?你现在就去西餐厅,跟桔子交接一下,让她来美容院这边。我在这边等着。”

  “不会吧,我开玩笑说说呢。你刚走马上任,我不为难你。”

  “也不是。你想,徐娟是新来的,桔子虽说来了近半年了,跟你相比业务还是稍微生疏了些。把你调回去,正好可以带着徐娟。”

  方红萍觉得有理,于是喜笑颜开地立起身,把美容院的一些账目简单移交给了范莎,然后佯嗔道:“呵呵,我还猜想你跟桔子住一块了就忘了旧好呢。”

  范莎看着朝楼下奔去的方红萍道,“电梯都过来了。”

  方红萍于是又兴冲冲奔向电梯口,然后回头对范莎打着飞吻。

  桔子在一刻钟左右到四楼来了。“方红萍说你让我和她给调换岗位,是这样吗?”

  “这也不叫调换,是各自复归其职。”范莎道,“最早方红萍就是在西餐厅的啊。上官静芳离职前,鲍总就跟我俩说了。原本上个月就计划让方红萍这个月回西餐厅去的。再徐娟又一个新手,你呢,虽说来后滨时间也不短了,但到西餐厅还不算长,业务也不是特熟悉,反正你现在也住到曙光小区来了,美容院这儿收银相对清净,就把你调回来了。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主管大人有令,况且还是鲍总的意思,我还能有啥意见。服从分配!”桔子笑道。

  桔子一副听命的样子,总算让范莎刚才瞅见韩冷与她谈话嫉妒之心稍稍缓解了一些。

  范莎把方红萍遗留的账单交接给了桔子,正欲离开四楼,收银台的电话响了。范莎起初以为是工作方面的事,就站在旁边听着,但显然这是个私人电话。范莎当是桔子的舅舅打过来的,但再听一会,才明白是朱洋打过来的。

  “……嗯,是的,刚调到美容院来……下班?可能很晚,您不用过来。谢谢您的帮助,欠您的钱我会想法还上……”

  范莎听到这里,暗自冷笑了一声,下楼去了。范莎下楼后又去了趟西餐厅。她看到韩冷正站在知客台旁。假装没看见是不可能的,但范莎绷了脸不去看他。

  “刚才有个自称是桔子朋友的人打电话到西餐厅来,我给转接到美容院那边去了,桔子收到没有?”方红萍问道。

  “哦,”范莎有意让知客台旁的韩冷听到似的提高嗓音说,“是西餐厅的一位常客。跟桔子早相识了,桔子母亲住院,人家自掏腰包给垫了上万块医药费,还开车去了桔子的老家,专程接送桔子来回呢。”

  “看桔子平常文文静静的,没想到这么快名花有主了。唉,这年头,美女都傍上有钱人了,哎,你说的那名常客是谁啊,帅气不?我见过没?”

  “人家可帅呆了。哎,你们两个可别乱说出去啊。”

  “桔子是谁我还不太清楚呢。我跟谁说啊。”新来收银员徐娟插话道。

  范莎笑着,然后高高地昂着头从韩冷站着的知客台旁踱进大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一百〇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