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一百〇三)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6-22 点击数:1673次 字数:

  范莎下班回住所的时候,觉身体有些疲倦。也许是第一天上行政班,到住所时,桔子已从乡下回来了。当然,还有下早班回来的许佑明。他们正在厨房忙着做饭菜。范莎忽然意识到他们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使用厨房那些炊具了。

  “我在酒店吃过了来的。”范莎说,“以后我每周有六天时间在酒店吃食堂。”

  “也许当初提议大家搭伙买菜做饭是没必要的了。当时我也没想到这个,主要今天我从家里带了新鲜豆角和茄子,让你们尝尝。”桔子说着,把炒好的一盘菜放到桌子上来。

  “你从家里赶回来,没觉得累啊。”范莎说。她看着许佑明抽空去卫生间的功夫,想补充一句说桔子是不是搭了朱洋的车回来的,话未开口,却见巫斯桦的声音先于她的身影进到屋里来——“哇,好香啊!”隔壁屋的三女生恰巧从外面上楼来。巫斯桦声音刚落,另外两人几乎同时挤进屋来。

  “桔子,可是好多天没看到你呀!”巫斯桦说着,毫不客气地接过桔子手中的筷子就去夹盘子里的菜。

  “瞧瞧你,还是这么贪吃,跟没吃晚饭似的。”巫斯桦的表姐艾雅莉不满地撇嘴道,“过几天要是去新酒店还改不了这坏毛病,迟早又得走人!”

  “我尝尝桔子做的菜嘛!”因为含了满嘴的菜,巫斯桦的话说得有点含混不清。

  “巫斯桦找到新工作了?”范莎说。

  “找工作,那还不是分把钟的事!”巫斯桦这会终于口齿清楚了,一副不屑的神情道,“离开那破后滨大酒店,我巫斯桦还活不下去了?我今天在丰城大酒店应聘,人家二话没说,当场就拍板要定我了!杨子也应聘上了。那酒店现在大量招人。我都怂恿我表姐跟裘霞一起辞职去那里。”

  范莎“哦”了一声,心想着这个巫斯桦活得还真是够滋润,失恋、失业好像从来就不能给她带来丝毫打击。

  “不会吧,你们也打算辞职?”桔子问艾雅莉和裘霞道。

  “听她乱说。”艾雅莉道。

  “嗯,我倒是有点动心呢。现在我不太想做客房了,想做回原先的中餐去。”裘霞道。

  “哼,我表姐对你可是比对我好。如果你不去,她肯定是不会辞职的。”巫斯桦对艾雅莉道,“我说的没错吧,我的表姐?”

  “哎,范莎,你也辞职去丰城大酒店不?那里好像也招收银员。”巫斯桦接着对范莎说。

  范莎轻笑了一下,然后用目光瞅了瞅桔子和许佑明。她希望桔子或许佑明代自己向巫斯桦和其他两女生作出解释,今天的自己,已是后滨大酒店的堂堂收银主管了。

  “人家范美女现在可是后滨大酒店财务部的收银主管了。”仿佛间隔了好几秒的时间,许佑明终于把范莎想要的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巫斯桦不屑地白了许佑明一眼,范莎看到巫斯桦这眼神始觉想笑,继而为自己的荣升在她们眼里未见出多少反应而颇有点郁闷。

  “如果有能力,去丰城大酒店也是一样做收银主管的!”巫斯桦说,“再说,这曙光小区都要拆迁了,我们下步的着落都没有,再到附近租个合适的房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我看曙光小区拆迁的事好像都没动静了。”桔子说。

  “没动静?桔子你不会离开这几天就不晓得这里的事了吧?这里早晚都要拆掉!”

  “你听到确切的消息没有,几时拆迁?”范莎道。

  “这个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不跟你们说了,先做通裘霞和我表姐的思想工作,让她们也辞职去丰城大酒店再说!”巫斯桦砸吧一下嘴,转身出门和艾雅莉、裘霞回隔壁屋去了。

  范莎又为拆迁的事有了点小小的烦恼,但疲倦让她未及多想。她早早地去卫生间冲澡。刚冲完澡出来的时候隔壁的裘霞过来邀他们打牌。但三人都以疲倦为由一并推脱了。范莎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再在下班后荒废时间了,以后得多阅读有关财务方面的书籍来给自己充点电。

  桔子几乎在范莎刚躺下没多久也冲完澡挨到床边躺下来。范莎忍不住问桔子白天是不是朱洋用车给接回来的。

  “是的。这回母亲动手术,各方面还多亏了他。钱也是他帮垫付了绝大部分。”桔子缄默了好一会说。

  “哦,他给垫了多少?”

  “光手术费就四千多,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怕少说也有近六千了。”

  “反正他有的是钱。”

  “要说起来,我们跟他还算不上怎么熟呢。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欠他的钱,早晚得还上。”

  “还?——就你这点工资?除去吃住,剩余有多少?这样要还到几时去?”范莎呆了一下,说,“一个月辛苦下来还不够他在后滨吃顿午餐的。”

  “我是这样一个打算,向舅舅舅妈再借一点——对不起,我知道他们已垫了近千块了,……”桔子说着,停了一会,说,“还有,莎莎……你能不能也借一点?我再和许大哥借点,凑齐了还给朱总。如果你们不急用的话,我会从每个月工资里拿出来给你们补上。”

  “桔子,不是我不肯借给你,我不明白你要逞这个强干嘛?你以为朱洋他等着你还他钱啊?你辛辛苦苦攒钱还他,他一顿饭就花个精光,这种拿钱不在乎的人你又来较什么真?再说,我跟许佑明每个月也没多少薪水,你舅舅那里也有个家要养着,你跟这个借跟那个借就不怕欠人情了?况且你每个月还要寄钱给自己家里吧?对不起,我只是帮你分析实情。你要我借,我只能挪几百块给你。许佑明那未必有存款。我们在外打工的,有几个不是月头富余,月底精光的?”

  范莎等着桔子答话,桔子却沉默了。于是两人再无话,各自睡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一百〇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