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女人心思(57)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13 点击数:2522次 字数:
  阿城自回家后,隆徽殿尚宫侯氏和张氏时常过来看望阿城,还像在宫中一样侍奉。阿城劝不住,时常也去二人家里串门。阿里虎也悄悄派了人来看望她,说郎主只是让她禁足,还没有说怎样处置她,她也吓得整天缩在炕上,不敢轻易妄动,也不敢说什么,唯恐传到定哥耳朵里,也就传到郎主耳朵里了。
  阿城初回家的几天里,宫里宫外总有许多人或亲自或派人来看她。阿城每天除了招待客人,就是走亲访友。十天过去后,走动的人越来越少了,阿城想去的人家也越来越少,后来干脆哪里都不去,只在家里闷着,看着院子里的树影移过来移过去地发呆。想光英想得厉害,可是海陵有旨不许光英出宫,自己想入宫见光英也不被允许。阿城又气又恨,知道这是海陵存心报复。
  天渐渐地凉起来,听说海陵去了良乡狩猎。不知这次带着哪位妃嫔去的,只是再也不会见到凤旗傍着龙旗飞了。也许定哥去了,也许定哥已经封为皇后了,旁人怕自己难过不告诉自己吧?自己现在是庶民,没有资格入宫,此生还能再见到他了吗?自己整天地窝在家里,也不知皇帝出猎的事,否则在街上能远远地看到皇帝骑着马带着侍卫亲兵出城,他的身后肯定有萧裕还有徒单贞骑马相随。他一天天的事情多,又会找乐子,又不缺人陪伴,早把自己忘了吧,说不定早盼着自己消失好方便给定哥安排位子。自己私自出宫,也许正中他的下怀,毕竟十多年的夫妻,面子上总得过得去,不好意思撵。
  阿城正在呆想,弟弟吾里补进来,说自己要去捕鱼,问她想不想去。海陵曾禁止在中都路捕射獐兔,吾里补捕鱼也要到城外去。
  阿城想都没想说,你去吧,我今天不想去。
  吾里补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刚才吾里补进屋时应该穿过院子,怎么没看到?现在看见吾里补正走过院子出了院门。
  阿城跳下炕,迅速穿好靴子,披了一件白地忍冬纹窄袖袍就追了出去。吾里补听到姐姐在后面喊他,就站住脚,看到姐姐跑得气喘吁吁地笑着对自己说:“我跟你去。在家里呆得腿脚都发涩了。”
  阿城已经有好久没有捕过鱼了,网都撒不好。练习几回,竟也撒得又飘又圆,只是收网总收不好,网里留不下几条鱼。看着吾里补撒了几网,终于手头上有点准了。
  捕鱼回来时天色已阴晦了,阿城在马上问:“吾里补,你看跟宫里沾点亲的都当了官,你羡慕吗?”
  吾里补道:“不羡慕。”
  阿城道:“你不想当官吗?”
  吾里补道:“不想当。”
  阿城问:“为什么?”
  吾里补说:“我不识字,也不会说汉话。除了打猎捕鱼,不会别的。你就是把我弄到朝廷里去,我也像个聋哑一样,白送给人家打屁股,不如在家里自在。”
  阿城笑了:“你愿意我在皇宫里做皇后,还是回家里当平民?”
  吾里补道:“愿意你做皇后。”
  阿城愣了,问:“你不喜欢我回家吗?我回家来你觉得丢人吗?”
  吾里补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的路,拍拍马的屁股,催它走快点:“不是。因为我看你在家里不开心。”
  阿城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极力掩饰的情绪还是被看似粗心的弟弟发现了。白日里阿城有说有笑,还以为可以瞒得住家人。只有在夜里,独自就寝时,她心里才会翻江倒海般地难受。想光英,也想海陵,辗转难眠。她也劝告自己不要再想海陵了,都过去了,可是自己怎么办。当初是不是不该一时冲动跑出来?阿城细细回忆入宫以后的日子,她好像才发现自入宫后,海陵跟自己越来越陌生了,见面几乎都是礼节性的,好像都没有和海陵单独坐在一起唠唠咳,入宫也快有五年了吧?以后的日子很有可能还有这样,说不定更糟,定哥来了,不就是冲着皇后的位子吗?这种日子就是过上五十年又能怎么样?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鱼,看着父亲兴致勃勃地吹牛,吾里补无奈地对自己笑,阿城突然意识到父亲的官位和封号竟还岿然不动,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激海陵,不管怎么说,他还没有把事情做绝,尽管他其实完全可以做得更绝。
  阿城帮着吾里补的妻子哄侄儿、侄女吃了饭,睡了觉,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忽挞进来陪阿城说了会话,阿城看着忽挞问:“你还是国夫人吧?”
  忽挞道:“是啊,怎么?”
  阿城笑道:“没什么,是就好。”
  忽挞也笑道:“还没有被褫夺。就是被夺了也没关系,本来也不是好来的。”
  阿城道:“都是因为我。”
  忽挞拉着阿城的手,问:“阿城,依你看郎主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还能不能念念这十多年的夫妻之情了?”
  阿城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郎主如果尚念旧情,不出旬月就会来找我。如果一个月内不见召,就情断义绝了。”
  忽挞近前问:“你离开皇宫已经快有二十天了吧,如果一个月后,郎主那边还没有动静,怎么办呢?”
  阿城笑道:“怎么?我才住了十几天,你就不容我了?”
  忽挞道:“我倒是能容你,我只是担心你不容自己。”
  阿城说:“我当然能容。怎么过都是一辈子,不用多说,就是和太祖那时比,现在的日子已经是天堂了,能活着已经不易了,还有什么不容的呢?”
  忽挞道:“过日子容易,只是你打算怎么过啊?”
  阿城笑道:“我倒是想再找个人家,只怕难了。做侧室,不甘心;做正室,又没人要。”
  忽挞道:“还说什么正室侧室,谁敢要?且不说郎主要管,就是以后光英做了皇帝,娶了太后不是个大麻烦?”
  阿城道:“只要他不管,就没什么可怕的。光英还早呢,说不定我会死在他俩前头。得找个机会问问他管不管。”
  忽挞道:“别做梦了。男人啊,你就别想了,还有比郎主更可你心的?如果不可你心,当初还不如不走。”
  阿城失神道:“谈什么可心,人家可你心,你可不可人家心?”
  忽挞也愣了半天,道:“阿城,别傻了。太傻了,日子就没法过了。”
  阿城看着忽挞,忽挞第一次看到阿城如此绝望的神色:“忽挞,我在哪里都一样。跟哪个男人都一样,跟不跟男人都一样。”
  “不一样,阿城,还是不一样。”忽挞忍不住上前抱住阿城。
  阿城钻到忽挞的怀里,哭了:“不一样的日子,一样的苦。”
  忽挞轻拍着阿城的头,道:“苦的味道也不一样。有的淡一点,有的甜一点,有的还泄火,有的还挺是个味儿。找个你喜欢的苦味吧。”
  阿城哭得更厉害了:“我喜欢的苦……想吃……都吃不到了……忽挞,我太想他了,我该怎么办?”
  忽挞的眼泪也像决了堤一般簌簌地流下来。
  为了不让自己去想海陵,阿城把每一天都安排得满满的。她尤其喜欢去打猎,打猎的刺激、危险让她忘记得更容易一些海陵。忽挞的骑射技艺也很好。女真族的男男女女都喜欢打猎,女人也常跟着男人一起去。如果只是女人结伴打猎,就去打一些野兔山鸡之类。深山里是不敢去的,因为不仅会有狼群,有野猪,还会有熊瞎子,甚至老虎。
  又过了十几天,皇宫那边还是没有什么消息,而阿城又觉得中都不像会宁,可打猎的地方太少,中都城外都是农田,附近的山上没什么新鲜的野物。阿城就想走远一点,猎一些大一点的野兽。忽挞成天陪着阿城东游西逛也觉得有点撑不住了。她也渐渐看出来阿城是成心要去冒险,就说什么也不再答应了。
  有一天阿城在夜里想到海陵总想混一天下,忽然想去宋国看看,尤其渴望去看看海陵夸赞不已的西湖。第二天也不张罗打猎了,问父亲怎样才能去宋国,走哪条路,是不是一直往南走就能走得到,需要不需要什么证明身份之类的东西。
  徒单恭开始只是笑她异想天开,后来见阿城专门去找汉人或者曾经去过宋国的人打听,这才知道阿城的脑子又不好使了,登时吓了个半死。他告诫阿城说:“去宋国只能是官府派遣,私自过边境,就是投敌叛国,要灭族的。”见阿城根本听不进去,就让忽挞看着点阿城。阿城给拘管得受不了了,就说她不是想去宋国,只是想去汴京逛逛。可是徒单恭和忽挞都不相信,为了断阿城去宋国的念头,忽挞答应阿城去黑峰山猎梅花鹿和野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女人心思(5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