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九一)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6-08 点击数:1674次 字数:

  老太太看着范莎有点发愣的样子,问道:“姑娘,你是不是还要再打电话?”

  “哦,不打了。”范莎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钱来付电话费。

  “唉,以后怕是想来这打电话也打不成喽。”老太太忽然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范莎说。

  “是因为这儿要拆迁吧?”

  “哎哟,这叫什么政府,什么政策哟!在这顺顺当当住了快一辈子了,轮到老了老了,却还要拆什么迁!”

  “拆迁不是有补偿的吗?”

  “补偿?那有多少补偿!不就拆一套补一套房子吗?那我要拆掉自己现在的房子受那个折腾干嘛哟。不瞒你说,我守着这几部电话都近十年了,要把房子拆了,我一个老婆子靠什么活下去!再说,还不晓得把我们这些人安置到什么地方去……唉!”老太太长吁短叹了一回。

  “我们也不想这儿拆迁呢,这儿拆掉了租房也是个麻烦事呢。”范莎说。与韩冷的通话让范莎心情大好,甚至与对面这个老太太都能就某件事产生共鸣。范莎干脆就站在电话屋的门口,和老太太聊起了家常。

  “咦,”范莎忽然想到什么,说,“您老的听力不错嘛,怎么听说您……”

  “呵呵呵呵……”耳背老太太听到这个忽然笑起来,也许是好久没人与她聊天,好久不曾这么开心笑过,老太太笑得连连咳嗽起来,然后她对范莎说,“闺女,”——老太太都开始喊范莎“闺女”了——“不瞒你说,我的耳朵灵光着呢。那是好几十年前了,我耳朵是动过手术,可是后来都好了。唉,我一个隔壁邻居——她本来就特别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有一回跟她吵了架,她就到处宣扬我耳朵聋了,又正好一次我这隔壁邻居跟另一个女子走在我背后,那女子叫了我一声,我没应她——我是看她跟我那个邻居在一起才懒得应的——哪晓得那女子也就真以为我耳朵出问题了。”

  “唉,现在这曙光小区年纪大点的、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是半个聋子。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年纪大了,管人家背后讲我什么呢。就当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呗,闺女你说是不?——我跟你说呢,”老太太说到这,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神秘兮兮地告诉范莎,“现在我巴不得到我这打电话的人以为我耳背呢。”

  “为什么呀?”范莎奇怪地问。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听人家打电话。有时候我电视开在这里,但我其实却在侧耳听来我这里打电话人的事情。大家都认为我耳背,对我就没什么戒心了,想说什么就尽情地说呗。嘻嘻,其实呀,他们很多电话内容我都听到了呢……尤其我喜欢听姑娘家跟男朋友打电话……”老太太说到这,满是皱纹的脸上竟忽然都有了小姑娘般羞涩的神情,“人都年轻过嘛……你们这个年代还好,还可以打电话谈情。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条件哦……”

  “那您年轻时候是怎样的呢?”范莎饶有兴致。

  “我年轻时候?呵呵,我年轻时候谁要跟谁好,哪敢嘴上说出来?路上碰见,也只彼此远远地望上一眼,不得不迎面走过,那个心呀,扑通地跳的厉害呀……”老太太像自顾自地沉浸在某种回忆里,虽然是在灯光暗淡的夜晚,范莎能感觉她的目光里闪着晶亮的光。

  “唉,我年轻时在村里也有这么位相好啊,可惜,那时婚姻不由自己做主,不多久就听说他娶亲了。我心里难过也没人说啊。后来我也出嫁了。出嫁不久听说他在老家那边出事死了。”

  老太太的语速愈益低缓下来。为打破这种气氛,范莎忽然心想着自己之前与韩冷的多次通话是不是也在她的偷听之中呢?于是她试探着问:“那您也经常听到我打的电话内容了?”

  “知道。”老太太信心十足的口吻,说,“你不就是马上要跟男朋友结婚的那个吗?好像是十月还是腊月准备办酒来着?”

  这都哪跟哪呀!范莎哭笑不得地想。范莎有心想让老太太把她年轻时候的事给再讲上一段,这时外面有人进来打电话了。范莎于是辞别老太太从电话屋里出来。

  范莎边往住所走边回味着与韩冷的通话。她的心情很久没有如此刻感觉到舒畅。她细细地回味着韩冷在电话里向她倾吐的那些内容。她揣摩着被她记住的韩冷每一句话的语气,每一句话说完之后的停顿,甚至他的偶尔的极轻微的叹息,他的偶然的一声咳嗽。范莎直至走到住所门口,关于韩冷的那些言谈的内容仿佛都未品咂净尽。

  隔壁屋的门这时仍关着,里面没有一点动静。许佑明这时仍未回来。不过范莎已淡化了出门之前时的孤独感了。与韩冷的通话又够自己回味上好一阵子。范莎去卫生间洗了澡,把衣服也洗完了,就在她端着盆把拧干水的衣服拿到阳台上去晾晒时,看见许佑明的身影正从楼下院子里走上来了。

  “嗨,许佑明,这么晚打哪儿来呢?”

  “还能去哪,在我酒水部兄弟那坐了半晚上呢。”

  “哟,切磋调酒技术去了?”

  “哪呀,周俊那个表弟——就是做西厨的那个杨子今天偷吃东西被老总当场开除了,我过去就是询问这事呢——唉,你听说了没?”许佑明走进屋里。

  “人家卢友梅亲眼瞧见了呢。杨子也活该倒霉,还拉上人家巫斯桦。”范莎说,仍在阳台上晒着衣服。

  “你要这么说,我还觉得是巫斯桦把杨子给坑了呢。”

  许佑明在屋里说完这话的时候,晾晒完衣服正准备回屋的范莎恰巧见巫斯桦、艾雅莉还有裘霞三个人影走进到院子里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九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