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乌林荅氏(52)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06 点击数:2938次 字数:
  海陵自入中都见到李石后,不由得又想起了完颜乌禄,想起了乌禄高不可攀的妻子乌林荅氏和身披紫色袈裟的通慧圆明大师。这一男二女三个人没一个让他想起来心里爽快的。其实在完颜文之事后,海陵就想到完颜乌禄,想要有所举动,只是一直犹豫。到了中都,见到了李石,海陵终于下定决心,派人去乌禄的任所——济南,命乌禄的发妻乌林荅氏进中都侍奉太后。
  乌林荅氏家族世居海罗伊河畔,即今牡丹江流域,世代为乌林答部的族长。世祖时(阿骨打的父亲)乌林答部来归,居于上京,与完颜氏结为婚姻。乌林荅氏的父亲名石土黑,骑射绝伦,从太祖伐辽,领行军猛安。虽在行伍间,不嗜杀人。以功授世袭谋克,为东京留守。
  乌林荅氏天性聪慧豁达,自小就容仪整肃,丝毫没有小丫头的撒娇刁蛮之态。每天一早晨起来,乌林荅氏就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衣着发式一丝不乱,随时都可以把她领出去见各种级别的人物或亲属。五岁时家里人给她和同龄的完颜乌禄订了亲。六岁时听到家中的女眷坐在一起议论怎样拴住男人的心,最后都落在了如何使厌魅鬼道上。乌林荅氏在一旁正编着一个小柳条筐,忽然插话道:“洁身自好,敬奉长辈,对待丈夫温柔体贴,对下人宽容大度,不让男人看到自己举止轻浮,这样自然就能得到丈夫的看重。用厌魅巫术,靠害人获宠,就不觉得问心有愧吗?”一句话惊得众女眷面面相觑,半晌没人说话,后来各自都走散了。从此以后家里的女人们若说一点私房话都背着她,家里的男人都十分敬重这个小姑娘。
  乌林荅氏的母亲也觉得自己的姑娘与众不同,特意找了萨满来看,萨满说你的这个女儿日后会成为皇后。乌林荅氏的母亲悄悄告诉给了乌禄的母亲李洪愿。李洪愿也悄悄告诉她:“乌禄一出生胸前就有七颗痣,状如北斗,日后必大贵。”
  乌林荅氏十八岁与完颜乌禄结婚,那时乌禄的父亲已经去世,婆母寡居,不肯接续。乌林荅氏婚后事奉婆婆十分孝敬谨慎,治家有叙,甚得妇道,在皇室宗亲中颇得美誉。
  乌林荅氏与乌禄十分恩爱,育有两个女儿,多年未生儿子。乌林荅氏就劝乌禄纳妾。婆母李洪愿此时已出家为尼,却一直关心着儿子前程。在母亲和妻子的撮合下,乌禄娶了渤海望族张玄征的女儿为侧室。张氏为乌禄生了长子允中。
  娶妾后,乌禄对乌林荅氏宠爱不减,每当乌林荅氏生病,乌禄亲自寻医问药,日夜陪侍在妻子身边。乌林荅氏还劝乌禄不要总守着她,免得别人说她有“专房之宠”。
  后来,乌林荅氏也生了三个儿子,除了头生子允恭外,其余两个儿子不幸夭折。乌林荅氏又力劝乌禄纳舅父李石之女为侧室,可是乌禄一心都在乌林荅氏身上,加上张氏又生了一个儿子允功,乌禄说有三个儿子够了,不能奢望像太祖太宗那样有十多个儿子。后来张氏病故,母亲李洪愿又撮合乌禄和舅父的女儿李氏,可是乌禄还是没有同意。
  熙宗活着时,整天纵酒杀人。乌林荅氏劝乌禄将其父完颜宗辅在攻宋时得的一件稀世之宝白玉带献给熙宗,当时乌禄觉得父亲遗留下来的至宝,有些舍不得。乌林荅氏说:“人若不在,宝传谁家?”熙宗一向喜欢汉人文化,得此宝物,喜不自胜。
  海陵即位后,乌禄改任会宁牧,负责京都的行政和军事。当年秉德属意乌禄,乌带上告,海陵当时一心只想解决秉德,乌禄就被暂放一边。
  秉德死后,乌禄表现得格外恭谨。多次向海陵敬献其父留下的辽国骨睹犀牛佩刀和吐鹘良玉茶器等珍奇之物。海陵觉得他年纪尚小,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势力。他的父亲宗辅是太祖之子,有战功,在乌禄十二岁时病故。母亲李氏不愿接受宗族接续,寡居十年后,出家为尼。乌禄又没有亲兄弟,还是庶子出身,家事清白,性情又沉静寡言,不事张扬。海陵就觉得这个小兄弟恭顺畏己,似乎一时不能为害。萧裕也曾想劝海陵除掉乌禄,因为乌禄身材奇伟,骑射极精,被誉为“女真骑射第一”。可是自撒离喝、宗安全家被害后,萧裕郁郁以为自己必有恶报,就不太劝海陵杀人了。
  虽然如此,海陵还是不断变动乌禄的官职,乌禄任会宁牧不久,又被任命为负责皇族事务的判大宗正事,后又外调为中京留守,没多久,又改为燕京留守,最后又任命为济南尹。三年之间,乌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地跑着任职。乌林荅氏始终相随左右。
  接到了海陵的圣旨,乌林荅氏对乌禄说:“我当自勉,不能连累大王。”然后召来王府管家张仅言,对他说:“你是大王的心腹之人。我走以后,事无巨细,你要多为大王操心。替我到东岳祷告,我一定不会辜负大王,使皇天后土明鉴我心。”
  乌林荅氏又召集家中所有的仆人奴婢,将家中之事一一吩咐停当,然后说:“我自从嫁给大王到今天,从没有见过大王做过什么违法犯科的事情,说过什么背礼不道的话语。现今宗室皇亲被朝廷怀疑不忠的,往往就因为奴仆做了错事,怨恨主人惩罚,就去诬陷造谣。你们多是先国王的旧人,当念及先国王的旧恩,不要做对大王有害的事情。我死以后,在地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家仆奴婢们哭哭啼啼,纷纷赌咒发誓,请王妃放心。
  乌林荅氏的儿子允恭才六岁,长女儿十一岁,次女九岁。乌林答将他们都安置妥当,叮嘱大女儿孝敬父亲,照顾好弟弟妹妹,然后拜别乌禄,含泪上路。
  跟随乌林荅氏的人知道她必不肯见海陵,唯恐出现意外,一路上小心防护,惟恐乌林荅氏自寻短见。可是乌林荅氏丝毫没有自杀的迹象和企图,看起来也不是很悲伤。她每日里平静地食宿,赶路,听凭众人的安排。有时天气晴爽,就步行观赏风景。一路上走得十分顺利。走到房山良乡,眼看就要进中都了,大家不由得都松了口气,陪着乌林荅氏游山玩水,也不十分戒备了。此时乌林荅氏跨过桥栏,投水自尽。
  海陵得知乌林荅氏自尽,十分震惊。女真女子的贞操观念并不很强,海陵没想到乌林荅氏会寻死,既为她可惜,又觉得她死心眼。怎么也想不明白乌林荅氏为什么要自杀,就去问皇后阿城:“如果东昏在日,要召你入宫,你愿意去吗?”
  阿城还不知道乌林荅氏的事情,奇怪海陵怎么问这么这一个怪问题。她回答道:“我不愿意去。”
  海陵追问:“为什么不愿意去?是因为感觉对不住我吗?”
  阿城想想说:“有这个原因,而且我也不喜欢去。”
  海陵又问:“君命不可违,你怎么办呢?”
  阿城道:“还能怎么办?什么事哪里都由着我呀?”
  海陵问:“你会自尽吗?”
  阿城吓了一跳,身子向后一靠,盯着海陵,问:“你想让我自尽吗?”
  海陵说:“我问你呢,你先说。”
  阿城道:“为什么要自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希望我死,是吗?”
  海陵问:“如果我希望你死,你会死吗?”
  阿城看着海陵,心里有些难过,道:“如果我死对你有好处,我就死。”
  海陵起身道:“现在我告诉你,我不希望你死。你可以是别人的女人,虽然我不希望这样。女人可以傻一点儿,笨一点儿,但绝不要装模作样做什么烈女!”
  海陵从隆徽殿出来,心里感觉好多了,至少不那么愧疚了。虽然自己强命乌林荅氏入宫不对,可她自己愚蠢才送了命,不是自己要让她死的。海陵命将大宗正事给乌林荅氏安排就地安葬,并将死讯告知乌禄。
  永宁宫太后在乌林荅氏死后才知道海陵诏乌林荅氏到中都服侍自己的事情,气得不顾病体,亲手打了海陵几下。海陵惟恐母亲气得病情加重,就命内侍持杖,当着太后的面给自己施以臀杖,才打了四五下,太后就哭着喝止住了。
  后来乌禄改任中京留守,路过良乡时,让自己的女儿将乌林荅氏改葬于宛平县土鲁原。乌林荅氏死后,乌禄才娶了舅父李石的女儿。后来乌禄即位,追封乌林荅氏为昭德皇后,后改为“明德皇后”,将乌林荅氏改葬大房山。
  为表达对乌林荅香的思念和回报,金世宗完颜乌禄终身没有再立皇后。乌林荅氏的儿子允恭被立为皇太子,不幸英年早亡。乌禄没有立自己其他儿子为皇太子,而是立允恭的儿子完颜璟为皇太孙,将皇位直接传给了孙子。在乌林荅氏去世三十七年后,金世宗完颜雍病逝,与皇后乌林荅氏合葬于大房山兴陵,而其他妃嫔另葬于妃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乌林荅氏(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